国庆档影片突击“去库存”,行业复苏之后业内分析明年下半年或现供应缺口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2020 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国际国内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电影行业遭到严重冲击,“春节档”被迫集体撤档。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姗姗来迟的《八佰》上映后直逼30亿元的高票房提振了影视行业,春节档撤档大军《夺冠》、《姜子牙》、《急先锋》再次扎堆国庆档,与国庆档量身定制的主旋律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形成五强争霸的局面。

与此同时,电影院又迎来政策“大礼包”,9月25日起,将上座率从50%提至75%,加之重磅影片重新定档十一黄金周,受疫情影响的影院、影视公司上演国庆黄金档的绝地反击。

电影行业分析师南如珉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则表示,国庆档肯定是今年电影市场最高峰,囤积了今年最具竞争力的影片。对影院有很强的回血作用,对参与到国庆的影视公司同样如此;但寒冬叠加疫情影响下,依然有无数影视公司非常困难。“从历年数据来看,假期的变化对市场几乎没什么影响,最终还是由影片自身决定。”南如珉还表示。


《八佰》幕后赢家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9月24日,《八佰》上映35天,累计票房达到29.58亿元,直逼30亿元大关,成为2020年全球最高票房影片,并超越《中国机长》,成为中国电影市场影史票房前十的影片。

作为全资子公司主要投资和发行的影片,《八佰》成为了华谊兄弟(300027.SZ)的救命稻草。根据《华谊兄弟》8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根据国家电影资金办数据显示,截至8月25日24时,《八佰》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5天,累计票房收入已超过11.55 亿元,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2.05 亿元至2.45 亿元。由此算来,华谊兄弟从《八佰》获得的营收超过了5亿元。

华谊兄弟近两年压力不小。自2018年起,华谊兄弟深陷经营低谷与债务困局,2018年、2019年净亏损为10.93亿元、39.60亿元,亏损持续扩大,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华谊实现营收3.24亿元,同比减少69.88%,归母净亏损2.31亿元。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最基本的在运营层面,《八佰》迅速解决了项目主体上的现金回收,这部电影的投资回报应该能进入到华谊所有电影项目中单项目投资回报的前三名,也是华谊主控主投项目中,到现在为止票房最高的作品。不过,王中磊还表示,《八佰》对华谊兄弟挺过难关肯定有很大帮助,但是靠单片没办法做很多事情。

天风证券分析师认为,华谊兄弟经历了几年扩张性投资战略,叠加影视娱乐行业经历了一系列规范和调整,公司在经营上短期面临了困难和调整,但无论是主业经营还是资金情况,公司都体现出明显改善。《八佰》的优秀表现已初步验证,继续看好公司主业优势加速恢复,预计2020年扭亏为盈。


影视公司业绩压力大


疫情令电影行业遭到严重冲击。1月24日起,为防控新冠疫情,国内电影院陆续停业,影片取消发行上映计划,影视项目的拍摄、制作暂停或延期。

今年上半年全国电影总票房 22.46 亿元,仅为去年同期全国票房的7.21%,其中国产影片票房为18.2亿元,占全国票房总额的81.03%;进口影片票房为4.26亿元,占全国票房总额的18.97%。观影人群总人次约6005.77万。

具体到头部影视公司来看,除了上述提及的华谊兄弟外,光线传媒(300251.SZ)与万达电影(002739.SZ)营收均下滑7成,光线传媒净利润下滑8成。

中国电影(600977.SH)上半年收入为4.61亿元,同比减少90.48%,净亏损为5.02亿,同比下降173.68%;上海电影(601595.SH)上半年收入0.57亿元,同比下降89.54%,净亏损为2.39亿,同比下降450.63%。

电影公司在上半年可谓惨淡收局,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影视业开始复苏,《八佰》的高票房更是对影视行业的提振带来的积极作用。

值得关注的是,《八佰》采取了秘钥分时段发放方式,向偷票房宣战,此后《夺冠》和《姜子牙》也宣布,秘钥采用分时段发放方式。有电影观察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影片秘钥采用分时段发放方式,一方面是片方有收益的压力,另一方面是片商也担心,面对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今年部分影院端会有损害片方利益行为。为求保护自身利益,才采取这种方式,加大了对偷漏瞒报行为的惩处力度。

“其实很多公司已经处于破产边缘了,不是说非得注销,未注销的一大批也非常惨,这种情况至少还得延续半年到一年。”南如珉告诉记者。

南如珉分析,今年对盗版、偷票房管控的非常严,主要原因便是业绩压力,大家都很穷都很紧张,因此那点偷掉的票房就显得格外重要。反之,那些偷不到票房的影城,尤其三四线以下的小影城会比较惨。

“《八佰》作为市场恢复后上映的第一部大片,片方也需要手段确保自身的利益,否则市场恢复后,利益都到了影院的腰包,片方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积极性也会打击;华谊兄弟率先使用秘钥分时段发放方式当时也引发争议,但多数合规守法经营的影院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偷漏瞒报即使对于守法影院而言,也是不正当竞争行为。”上述电影观察人士进一步表示,从影院终端来看,始终面对房租沉重的压力,相当一些影院仍未开业也是因为没有就租金减免达成一致,此前,有部分影院并未守法经营,为减轻自身压力做出有损片方利益的行为,在今年的年景下,一些影院偷漏瞒报票房的行为会增加,基于这样的考虑,一些影视公司采取影片秘钥采用分时段发放方式。


影视业“国庆档”全面复苏


据灯塔专业版和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9月24日,国庆档预售总票房已超过6000万元。

9月25日开始,《夺冠》、《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等重磅新片陆续上映,将对国庆档及9-10月票房整体表现带来积极影响。

太合娱乐副总经理邱洪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庆黄金档将有诸多影片密集上映,是影视行业的全面复苏,《八佰》的高票房对影视行业的提振较为明显,绝大多数影院也都已经复工,恢复情况超出市场预期。

“今年国庆假期,最为受益的就是旅游与电影两个行业,国庆档的影片内容质量较高,叠加今年假期延长,出境游被限制后,境内旅行也因部分学生出行被限制,潜在出行减少,这对电影行业是利好因素;进一步说,国内旅行更多情况下也不会影响2小时左右的观影时间,观影人次不会受到出行冲击。”邱洪涛表示。

在这些国庆档的影片背后,中国电影的身影频现。据中国电影在投资者平台表示,公司主导或参与出品将于2020年国庆档上映的影片包括《夺冠》、《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急先锋》、《木兰:横空出世》。

西南证券分析师分析,作为国内电影业务最大的发行商、最大的技术服务商、最大的院线经营商之一,中国电影在整个产业链中的位置举足轻重。随着疫情得到逐步的控制,影院率先复工,将带动公司发行业务、放映业务和制作业务率先回归正常;随后影院建设也会继续推进,公司先进的放映技术业务将回归正轨。“疫情带来的冲击对中国电影的长期影响几乎不存在,反而有利于整个产业链加速出清,利好龙头公司。”西南证券分析师还表示。

对于疫情是否导致大型影视公司与小型影视公司的分化?有电影行业从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疫情对小型影视公司影响并不算大,处在剧本开发阶段的公司没有太多成本,疫情期间,相关的工作并未延迟;有影响的主要是已经开机、建组开拍的影视公司。

“疫情对今年下半年影视行业的影响并不大,国庆档密集影片的上映,甚至部分影片是突击定档,其实上是‘去库存’,回笼资金提振业绩;但从长远看,2021年主旋律电影将占据市场主流,2021年上半年情况会较好,春节档不会受影响,但今年一些计划中的影片可能受疫情影响不能推进,明年下半年可能内容供应会有缺口,严重点会出现‘片荒’。”上述电影行业从业人士分析。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