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给谁用?

作者:寇敏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

2019年5月,面对海外禁令,华为郑重对外宣称,自主研发操作系统“鸿蒙”,已经在路上。

然而,三个月后,鸿蒙1.0的发布会上,却没有文档、没有API、没有代码示例……一个本该面向开发者的源代码,却变成了一堆面向媒体记者的PPT

顶着质疑一年多后,在今年9月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鸿蒙2.0终于揭开了庐山真面目。不但带来了代码,而且还在九阳、美的等家电上展示了一番应用。甚至,华为还计划未来在一亿台华为设备以及一亿台三方设备上搭载鸿蒙系统。

这个规划很美好,数据一算,马上就可以在手机端,就和iOS、安卓三分天下了。但现实却有一丝冰冷。

从短期来看,华为芯片断供在前,轮值董事长郭平也刚表示,手机芯片方面“还在寻找办法”,鸿蒙单骑救主,几乎无望;而长期看,技术不成熟、软硬件生态缺乏,鸿蒙在手机端追平安卓也机会渺茫。

总之一句话,鸿蒙,救不了华为手机。

那么,官宣了快两年的鸿蒙,到底给谁用?

鸿蒙2.0正式发布,人们最关心的是:鸿蒙,到底能救回华为手机吗?

答案很清楚,单凭一个鸿蒙,难挽大局。

鸿蒙1.0官宣时的背景是,华为刚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谷歌宣布暂停与华为部分业务往来,GMS断供华为。此时的华为,还有芯可用,失去了GMS尽管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海外市场的销售,但是已经保持了一年国内市场的增长。

而当时华为的应对思路也很简单:华为手机2019年出货2.4亿部,2020年上半年出货1.05亿部,当时凭借华为手机的数量级,鸿蒙仿照IOS,搭建起一套自己的生态,并非不可能

只是,到了2.0官宣前夕,美国制裁进一步升级。不仅台积电、中芯国际无法为华为代工生产麒麟芯片,就连高通、联发科也不能出售芯片给华为,mate40可能成为搭载麒麟芯片的最后一款华为旗舰机。

《每日经济新闻》更是直接爆出,目前华为旗下海思的芯片库存只能用到2021年年初,同时明年手机的出货量已大幅调整至5000万到7000万部。这个出货量是个什么概念呢?大概与2013年、2014年华为智能手机出货量持平。基本上,一朝回到十年前。

因此,华为手机被卡位在于芯片,而非系统;而倘若禁令持续执行,华为高端手机产量会继续减少。鸿蒙系统,救不回华为手机。

那么,华为手机业务又是否可以帮助鸿蒙呢?比如靠存量市场。遗憾的是,也基本不可能。操作系统需要的是一个“增量、流量”市场。

操作系统不能孤立存在,需要更多的开发者一同参与共建。而开发者只有看到了足够的增量市场才会有参与其中的动力。

更何况,一般系统与软件的升级是跟着硬件性能提升而同步向前的:PC时代,一代Intel一代Windows,榨干电脑最后一滴性能;手机时代,一代苹果一代iOS,每逢苹果新机发布,旧的iOS似乎总是会莫名变卡。

如果硬件落后,那么就无法带动软件的运行;如果软件落后,就无法发挥硬件的性能。性能落后的华为存量手机,自然无法培育出一个与时俱进的鸿蒙生态。

那么,另一个问题是,既然华为自己带不动,OVM三大友商呢?他们会来驰援吗?

这个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一个开放的系统生态,需要一个不用亲自下场的系统盟主。

系统生态搭建有两类,一种是苹果的垂直模式,一家全都做。另一种是开放给第三方一起做的,比如谷歌的安卓。

走垂直模式,不仅要硬件软件两手抓、两手硬,更需要用户对产品本身有着信仰一样的信任。这也是苹果iOS做成而三星Tizen失败的原因。

而走第三方模式,则需要一个能笼络人心的盟主,不但自己不能下场做硬件与生态企业抢生意,还得保证让他们都能有利可图,生态才能做大。这一点,从Windows Phone 当年的落败中可见一斑。

当年,Windows Phone刚一推出,微软就在明目张胆的拉偏架。尽管三星、LG、HTC、华为以及中兴、阿尔卡特、富士通也亲自为WP捧场。可是WP不但高调宣布和诺基亚结盟,两者还签下了情书一般的合作协议,约定微软和诺基亚一起制定产品开发路线,连系统里的地图都交给诺基亚开发。

这种眉来眼去,自然让其他参与WP的厂商十分恼火,当时华为国际媒体事务主管JoeKelly在接受《西雅图时报》采访时,就曾颇为不满地表示“还没有厂商已经从WP设备中赚到任何钱”。言下之意就是以前就出力不赚钱,现在还被漠视,我不干了。

更为灾难的是,WP刚见成效,微软就在2014年初收购诺基亚,还在亚马逊上大声吆喝自己物美价廉的Widows Phone 手机。用力过猛的结果就是直接将当时本就不满的三星、华为、HTC直接从合作者变成了竞争者,第三方厂商纷纷从WP生态撤退:

华为的最后一款WP手机发布于2013年中,三星2014年初结束了最后一款WP机型,就连和微软关系最好的HTC也在2014年4月份匆匆发布了一款手机后撤离。

而当微软在2015年发布手机版的Windows10 ,这个被微软视为救星的新系统时,整个WP生态圈的除了微软自己,已经空无一人。

不同于微软想要借操作系统实现软硬件两手抓的效果,谷歌做手机的初衷只是为了起到一个“打样”的作用——为安卓系统服务。

也是因此,尽管谷歌早在2011年就收购了另一大功能机霸主摩托罗拉,但也只是在象征性的推出了一款Xphone后就此打住。

而谷歌自研手机上,早年的Nexus系列,谷歌则全部采用合作方式出货,为生态内硬件企业起到打样作用。而后续的Pixel系列,虽然属于谷歌自研,但本质上依旧是一款原生安卓的样板机。

主要用作开发测试平台,核心用户依旧不在C端。谷歌的态度也是,我就做着玩,大家别当真。也正因此,2019年Pixel系列在销量在增长了52%的情况下,依旧只售出720万部,根本没人在意。

这些举措,激励了安卓生态的信心和积极性,也共同铸就了安卓六七成的市场占比。

WP和安卓两大系统的建设过程中,可以看到的一个清晰的结论在于:想做手机系统,就别和手机厂商抢肉吃,毕竟一个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选手,是不被其他对手欢迎的。

而华为鸿蒙若想用在手机上,就正好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

华为与OVM是直接的竞争对手。过去几年“我增加的,就是你减少的。我抢来的就是你丢失的”,商业社会,自然有商业规则来驱动。

既然鸿蒙的对手不是安卓,那么鸿蒙究竟造给谁用?答案是物联网。

GSMA的数据,自2010年至2019年,全球物联网设备数量的年复合增长率达22%,2019年设备连接数量达120亿,到2025年物联网设备连接将达246亿。

而物联网的特征在于,功能相对单一,场景相对特定,种类特别繁多,因此,物联网并不需要一个内核功能极为强大的系统,反倒需要一个能轻松跨场景,把各种碎片化场景打通的系统。

这种需求转变带来的新蓝海,无疑给了华为换道超车的机会。鸿蒙,也就此有机会成为基于物联网时代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而事实上,华为做物联网操作系统,并非首次。早在2015年的华为网络大会上,华为就曾推出一款叫做LiteOS的物联网操作系统。目前已经在手环、门锁、摄像头等多个领域展开了应用。

而从技术架构来谈,LiteOS也正是鸿蒙OS的前身。此次鸿蒙的开源放出的核心代码,也主要由LiteOS构成。

另外,从鸿蒙对应的技术指标上,我们也能窥得一二:今年面向智慧屏、手表、车机等传统物联网终端,明年10月前面向4GB以下内存终端。而以4G内存显然距离如今动辄256G内存的手机来看还差得远。

也就是说,至少在明年,鸿蒙依旧是一款典型的物联网操作系统。

而现实就是,HarmonyOS2.0正式亮相后,华为手机没有率先搭载,美的、九阳等家电反而拿走了鸿蒙的首发。

更何况,AIoT领域,并不存在华为手机一样的卡脖子问题。根据华为开发者大会公布的数据来看,在AloT领域做生态,华为还是有不少本钱的,小兄弟就有一堆:

800家合作伙伴构建了HiLink智能硬件生态,合作伙伴达到800+,打造出超过3000款产品,拥有5000万+的智能硬件用户,累计发货量超过2.2亿;

与智能硬件搭配使用的华为智慧生活APP已经拥有4亿装机量,激活用户数达到5000万,智慧生活APP每天请求次数达到10.8亿次;

华为HiCar已经合作了超过150款汽车,2021年将计划预装超过500万台。

加上华为自身在智能手表、智慧屏、VR、体脂秤等多个领域的布局,鸿蒙在物联网领域的起点就领先了对手一大截。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依然是,华为不能亲自下场做豆浆机、空调、油烟机,不要与自己的客户抢生意。

对于华为而言,做鸿蒙的最好答案,也许不是为了追求眼前的速胜,而是为了不下牌桌等待机遇。

手机领域,鸿蒙式微。但物联网领域,技术难度并不大,虽然行业仍需要时日才会爆发,但依然是值得卡位的趋势。

而复盘商业翻盘史,会发现:许多成功企业,不是在领先者的地盘上硬打硬抗,而是先默默积累技术,保存火种,熬过寒冬;等新的技术路线出现时,联合群众,一起掀翻老技术路线上的既得利益者。

ASML的湿刻法打败日本的干刻法是这样,谷歌的安卓击败诺基亚的塞班也是如此。

鸿蒙给谁用?这不是一个抢答题。我们不需要苛求华为明天就打崩安卓,横扫微软;我们需要的是当新时代来临、新趋势萌发时,华为依然能披上战袍、奋力出征。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