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莱:新冠疫苗问世之日,便是美股科技股泡沫破灭之时

来源:腾讯美股

巴克莱最新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标普500强估值的总和现在已经达到了1990年代晚期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估值近几个月的猛增主要都是源自于少数最大的科技股,以及一些电商股价格的上涨。

这些企业的估值总和已经超过了他们2000年的峰值,比起过去五年估值中值高出足足50%以上。这看上去就已经非常像是一个泡沫了,而伴随新冠病毒疫苗问世,帮助经济重新回到正轨,这泡沫就可能会开始破灭。

巴克莱分析师戴什潘德(Maneesh Deshpande)在研究报告当中写道,虽然泡沫会破灭,但是局面大概率不会过分惨烈,也不会造成长期影响。报告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3月谷底以来推动大盘上行的那些大科技公司要比互联网泡沫时期的主角们强大许多——他们规模更大,更稳定,更成熟,而且盈利能力也更强,因此,投资者对他们成长前景的预期也没有当年对互联网泡沫宠儿们那么夸张。

和当年的泡沫时期不同,“今天的市场上还没有那种达到狂野地步的乐观情绪”。戴什潘德指出,虽然“估值要大幅高于”曾经的水平,“但是跌势不会达到同样的地步”。

话虽如此,在上周四发布的研究报告当中,戴什潘德还是调降了一些最大科技公司股票的评级——包括Facebook、亚马逊、奈飞、微软、苹果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即所谓FANMAG等股票的评级都从增持降至平持,意味着巴克莱相信这些股票在未来几个月都可能遭到卖压袭击。

在研究报告当中,德什潘德将当下的局面与互联网泡沫时期进行了比较。目前,标普500指数的整体点位大约相当于未来一年时间内每股盈利预期的18.7倍。这个数字达到了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比如,在过去五年时间当中,标普500基于未来一年每股盈利预期的市盈率中值只有15.2。

只是,必须看到的是,大盘的这种虚高极大程度上都是FANMAG股票,以及少部分电商及相关股票估值猛增的结果。这是当前局面与互联网泡沫时期的一个重大差异,当时标普500强当中估值高企者的分布要广泛得多。

当下,前述这少数科技和电商股票,即德什潘德口中的“弹性股票”,基于未来一年盈利预期的整体市盈率为29.2,要大幅度高过标普500指数互联网泡沫时的峰值,也高过自身近五年市盈率中值50%,高过自身此前的峰值25%。

“我们担心的是,估值当前严重高企,已经进入泡沫地带。”戴什潘德在研究报告当中写道,“尽管泡沫涨势可能还会持续下去,但是归根结底是要破灭的。”

这些弹性股票在疫情期间会有出色表现,是有充分原因的。其中最重要者之一就在于,这些企业不但没有受到疫情冲击,反而在相当程度上成为了受益者,夺占了非数字化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在正常的衰退周期当中,投资者往往都会放弃那些成长型和景气周期型股票,转入防御性板块,比如必需消费品、医疗提供商等,因为他们对经济低迷具有相当程度的免疫力。可是,疫情造成的衰退是非常特殊的,因为它直接改变了消费者支出的模式,推动了一些能够满足被迫居家的消费者需求的企业和行业的大发展。

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投资者,尤其是那些日间交易者,便一直在蜂拥买进各种弹性股票。德什潘德总结道,“这一次,这些家伙就成为了新的防御性”股票。

不过,德什潘德要强调的是,这些企业和股票虽然优秀,但是至少相对而言,他们看上去已经高估了。诚然,泡沫完全可能继续存在相当时间,但是迟早,某种形式的破灭总是要到来的。

德什潘德预言,这一次,疫苗的问世就可能成为刺破泡沫的那一针。一旦有效的疫苗开始大范围接种,人们就可以重新回到办公室、餐厅和影剧院,整体经济将获得强大的刺激,而与此同时,人们对视频会议软件、送餐服务,以及视频内容的依赖也将大幅度减轻。

到那时,投资者就将放弃一些大科技股票投资,转入景气周期型股票,因为相应企业的营收和盈利大概率将会猛增。德什潘德还补充道,这些周期性股票的估值相对于弹性股票还要低出不少,但是双方的成长预期却大致相当。

德什潘德告诫投资者,必须留心弹性股票,尤其是FANMAG的估值,“迟早有一天,你会意识到这估值实在是过高了”。

只是,德什潘德估计,投资者开始轮动和科技股泡沫开始破灭时,不会发生特别强烈的卖压。在他看来,当初互联网泡沫破灭那种惨烈的局面是不会重演的——想当初,标普500指数和道指重归曾经的高点用了七年时间,而纳指更是等待了足足十五年。

当初互联网泡沫的宠儿们都是一些非常年轻的,不成熟的企业,其中许多甚至还一直在烧钱。今天的情况却与那时大相径庭。德什潘德指出,尤其是占据了弹性股票市值总和的FANMAG,他们都是稳定和成熟的大玩家。“这些都是非常靠谱的企业。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在赚钱的。”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