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党陷入激烈“补位之争”,美国大选如何影响市场?

来源:金十数据

上周五(9月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去世,第二天,特朗普就表示将提名一名女性保守派人士来填补这个空缺。

距离美国大选仅剩一个多月,金斯伯格的去世无疑给美国大选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两党之间关于大法官职位填补的竞争恐将异常激烈。


美国大选又添新看点


特朗普将在本周公布提名人选,今年美国总统选举首场辩论将下周(9月29日)举行。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之所以如此急着提名新人选,主要有两个目的:

一是增加舆论的关注度;

二是为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首场辩论设置议题。

目前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占比为5:4。金斯伯格去世后,如果共和党用一名保守派来替代她的位置,那么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将变成6比3。到时候共和党将占据绝对优势。

特朗普希望能够在大选之前对大法官的提名人选进行投票表决,不过,时间上可能会来不及。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2018年一份报告显示,自1975年以来,从大法官的提名到首次听证会,平均需要40天,而且听证会的持续时间也比较长,最短也需要4-5天,有的甚至超过10天。

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则在当地时间20日表示,参院应避免在总统选举前投票表决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

此外,美国民众也大都不支持在大选前对大法官提名人选进行表决。一份民调结果显示,有62%的美国受访者认为,新任大法官应该由赢得大选的总统候选人来决定。80%的民主党人认同新任大法官的任命应等到选举之后,另有50%的共和党人也持同样的想法。

如果要等到大选结果出来在对大法官提名人选进行表决,那么最终表决的时间可能还要往后拖一拖,因为大选结果可能推迟。

期权市场暗示大选结果可能推:

期权交易商正在减少对美国大选后股市波动性将立即飙升的押注。相反,据高盛集团的策略师表示,他们加大了对投票后至少一个月价格波动将保持高位的押注。

根据该行的分析,标普500指数期权显示,11月4日,也就是总统大选的第二天,标普500指数的波动幅度为2.8%,低于8月份3.2%的隐含波动幅度。

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波动指数挂钩的期货曲线也在发生变化。以本•斯奈德(Ben Snider)为首的高盛策略师说,具体来说,VIX 11月合约(指截至12月18日一个月的波动率)今年首次超过10月合约,这表明交易员在大选日之后还在进行对冲措施。

期权市场似乎已放弃波动性将在大选前大幅上升的观点,而这已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被消化,策略师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相反,目前市场预计大选日的波动会大幅增加,而且在大选日之后会保持在高位。

对持续波动的关注可能标志着对选举风险的看法发生变化。8月初,德意志银行首席全球策略师宾基•查达(Binky Chadha)警告称,对于VIX指数在美国大选后的大幅下跌,期权交易员过于乐观地调整头寸。

高盛表示,波动性定价的最新变化反映出,计票可能会被推迟,投票结果可能会出现争议。选举过程中的一个关键日期是12月8日,也就是被称为“安全港”的最后期限,在这一天,各州必须解决有关任命选举人进入选举团的任何争议。6天之后,选举人将在12月14日进行最后投票,以决定选举结果。


小心大选外的另一风险


大法官的补位之争无疑让美国大选更受投资者关注,然而,另外一个结果对市场的影响也不容忽视,那就是未来参议院的控制权。

许多政治分析人士目前预计,无论谁赢得总统选举,民主党都将继续在众议院占据多数席位。参议院的控制权更难预测。在这100个席位中,有35个席位将在今年进行选举,共和党将捍卫其中的23个席位,以其3个席位的多数优势来决定胜负。

正如Cowen & Co.分析师克里斯•克鲁格(Chris Krueger)所说,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可能会带来阻止或推动下一任总统议程的权力,使其成为2021年最终的政策仲裁者。

上周五,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自由派大法官鲁思·巴德·金斯伯格的去世,以及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承诺就特朗普挑选的新法官人选举行投票,都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参议院的控制权对金融市场到底有何影响?我们来看看专业人士的分析。

投资顾问公司Veda Partners的分析师亨利埃塔·特雷兹(Henrietta Treyz)设想,如果民主党人控制了白宫、众议院和参议院,将出台一个2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扩大失业补贴,同时向学校、州政府、医疗机构和家庭提供援助。它可以与一项以清洁能源为重点、以基础设施为目标的创造就业机会的计划相结合。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美国股票和衍生品策略主管格雷格·布特尔(Greg Boutle)认为,投资者应该关注美国政府到时候是分裂还是统一。若民主党胜出后提高税率,其影响可能会被财政刺激抵消。在这种情况下,与经济挂钩的价值型股票可能会受益。

然而,如果美国国会和白宫的控制权仍存在分歧,政策僵局可能会继续存在。如果到2021年1月份,失业率仍居高不下,议员们在刺激措施上仍未达成协议,这可能对市场构成威胁。

在最坏的情况下,投资者可能会回想起2011年的危机,当时国会意见分歧,将美国推到违约的边缘,使美国失去了标准普尔的AAA信用评级。标准普尔500指数在7月初到10月初这一戏剧性的一年下跌了近19%。

目前许多投资者都十分关注,假设拜登上台后,特朗普的减税政策还能剩多少。拜登说,他将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增税,并将企业税率从21%提高到28%。

SunTrust Advisory Services的策略师勒纳(Keith Lerner)和凯斯(Dylan Kase)认为,增税不一定会导致股市表现不佳。SunTrust的策略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平均而言,在增税的年份,市场实际上创造了更好的回报,而且一直保持着正收益。他们写道,尽管上世纪50年代的税率相对较高,但美国股市还是经历了70年来表现最好的10年。

尽管本世纪头十年的平均税率是过去50年来最低的,但股市回报率和经济增长却是现代以来最糟糕的。他们指出,在提高税率的情况下,标普500指数在2013年上涨了30%以上。尽管特朗普实施了减税,但该指数在2018年还是下跌了。

当然,标普500指数在2017年19%的上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市场的乐观情绪,当时人们认为特朗普的减税计划将提高美国公司第二年的收益。但是,假设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高税收就一定意味着市场下跌,这种逻辑未免过于简单化。

以塔维斯•麦考特(Tavis McCourt)为首的Raymond James分析师在8月底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即便拜登获胜后民主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席位,温和派也可能会限制他的议程。

关于参议院控制权归属的每一种可能的结果都为美国国债市场提供了不同的潜在驱动因素。NatWest Markets的策略师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拜登获胜,民主党控制参众两院,目前他们认为这种可能性有40%。

不过,投资者应该做好心理准备,就像总统大选一样,参议院选举结果也可能会引发争议,2021年的参议院控制权可能不会在选举后立即揭晓。


如何影响市场?


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还有40余天,那么随着大选越来越近,各类资产可能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

美元:民主党若胜出,美元将加速下行

首先来看看美元。高盛经济学家潘德尔(Zach Pandl)认为,美元在大选前将持续疲软,理由如下:美元的高估值、美国的负实际利率以及全球经济的复苏(全球经济复苏往往会对美元构成下行压力)。

潘德尔表示,如果民主党在美国大选中大获全胜,可能会加速这一趋势,原因如下:

首先,拜登提出的提高美国公司税率的提议将使美股与其他国际市场相比,吸引力降低,尤其是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美国股票表现不佳,这可能导致美元抛售。而且监管的变化,尤其是针对技术领域的任何变化,都可能产生类似的影响。

其次,由于美联储承诺保持低利率,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措施也可能削弱美元。学术研究发现,当失业率高和/或央行政策利率停留在其有效的下限时,货币在财政扩张后会贬值。

最后,美国对外交事务采取更加多边的态度会降低某些货币的风险溢价,尤其是人民币。出于这个原因,高盛最近将其1200万美元兑人民币目标价下调至6.50美元。高盛认为拜登政府可能暗示降低贸易争端的风险,因此人民币到时候可能会随着美元的广泛疲软而上涨。

不过,高盛指出,其他的选举结果也有可能意味着美元走弱程度将有所减弱,并影响某些交叉品种的表现。

例如,如果民主党人入主白宫,但共和党人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美国对外的政策方式可能会改变,但财政刺激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这可能导致美元表现优于对风险更为敏感的新兴市场和G10货币。或者,特朗普的胜利加上共和党对参议院的控制可能会对美元有利,尤其是相对于欧元和人民币。

美股:大选前面临更大压力

美股在10月份大选前可能会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

人们对即将到来的选举相当担忧,考虑到右翼和左翼之间的激烈言辞,这并不令人惊讶。共和党人声称拜登会让市场崩溃,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也是如此。

从投资组合管理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了解的是选举年期间股市和投资者回报的变化。

自1833年以来,道指在大选前一年的平均涨幅为10.4%,在大选年的平均涨幅接近6%。相比之下,总统任期的头两年平均涨幅分别为2.5%和4.2%。2008年是个例外,当时道琼斯指数下跌了近34%。

自从1944年以来,在总统选举年美股只有两次表现糟糕:2000年和2008年。那两年正好赶上了“互联网泡沫”和“金融危机”。平均而言,股市在总统选举年的表现排名第二。

不过,考虑到当前的经济疲软,不能直接忽视熊市再次出现的可能性。

尽管目前有很多关于谁的政策对股市更有利的争论,但从历史和统计角度来看,这并不重要。回顾自1960年以来的所有选举年,市场平均每年增长近2.2%。

这个数字受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严重扭曲了。如果剔除2008年,在选举年的回报率就会跃升至每年7.7%。值得注意的是,每次选举年的9和10月份,美股收益率都会下滑,因此,目前的市场情况符合历史规律。

潘德尔认为,如果民主党胜出将导致美股主要股指的情况变得复杂。民主党胜出可能导致的企业税增加,股市将受到最直接的影响。但更大规模的财政刺激以及由此产生的贸易政策更具可预测性的前景,至少温和地推动了美股往另一个方向的发展。

不过,高盛认为,目前市场的不确定性依然很高。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