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寻找伟大的人,而不是伟大的公司!

很多会员朋友和格隆探讨一个话题:中国改革开放30年年均9.8%GDP增长的经济奇迹,为何没有催生伟大的公司?怎么才能寻找到能五年十倍的伟大公司?格隆的回答是:有伟大的人,才有伟大的公司!

投资是一个买未来的活。做投资最大的梦想之一,就是能挖掘出一家或几家能够在未来堪称伟大的企业,然后买入并伴随其一起成长。用通俗的资本市场用语,可以煽情地概括为“如何找到未来五年涨十倍的股票”。挖掘到这样的公司有机缘凑巧成分,但也绝不是无迹可循,这其中两个关键因素,一是选对行业,二是跟对人。而重中之重是跟对人。

在格隆看来,用印刷在定期报告上的冰冷财务数据来确定公司投资价值,多少有点刻舟求剑的味道。数字是死的,人是活的,收入、负债率、毛利率这些数字只能表明公司曾经是什么样子,而未来公司会是什么样子,基本取决于人:以公司老板为代表的管理层。没有一个好的管理层,金矿也会坐吃山空。相反,有一个不错的管理层,即使置身绝境,也完全可能力挽狂澜重塑辉煌。正是从这个视角出发,格隆对自己所重点研究的每一家企业都有一个基本要求:能见到企业的最大老板。如果说投资很多时候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这种艺术性很大程度就体现在对公司核心管理层的感知判断上:也许你很难用数据体系去给这些人做一个精确评级,但与他们接触完后一定能帮助你决定是买入还是卖出,是短期陪他玩玩还是长期持有,而这种看似模糊混沌的感觉判断在多数时候都是对的。每年三月的年报季和八月的中报季各公司管理层都会出来做业绩路演,也是集中感知他们的最佳时间。格隆印象最深的一个案例是听一家国有著名电讯设备商的路演,最大老板看似威严却毫无生气,其他高管唯唯诺诺战战兢兢,整场路演气氛极度阴郁而压抑,给我的感觉如同参加一场追悼会。走出会场有研究员问格隆怎么看,我的回答是忘记什么4G、5G的噱头吧,2年内应该都不用研究这个公司了:陪着这样的公司,赚钱也闹心,不赚钱更闹心。

事实上,历史上多数堪称伟大的公司,都会深深打上个人的烙印:没有Steve Jobs,我们很难想象苹果今天的辉煌以及人类在数字娱乐、移动计算和智能手机等多个领域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Elon Musk,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带领三家堪称奇迹的公司PayPal,SpaceX和Tesla Motors在短短20年里在全世界最酷的三个领域:互联网、可持续能源和航天技术中制造出这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产品。中资企业中这种案例也不胜枚举:如果没有周鸿祎,奇虎不会有机会在已基本三分天下的中国互联网领域搅得鸡犬不宁风生水起;没有马明哲,应该就没有今天中国实力最为强大的综合金融集团之一中国平安;没有王石,万科也很可能类似早期诸多在深圳大名鼎鼎的地产企业一样消失无踪了;没有董明珠,偏安珠海一隅的格力电器恐怕也很难在激烈的竞争中屹立不倒并成为行业的领跑者。从这个角度说,公司价值的真正核心实际就是被称作企业家的公司引路人的价值,而企业家个人的层次就基本决定了该企业只是玩儿资本的老千公司,还是一家催肥一个家族养活一批员工的普通企业,抑或是会成为拓展新的商业模式引领行业技术创新增加社会福祉的优秀企业,甚至是成为一家改变整个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伟大企业。

“企业家”一词是1800年由法国经济学家萨伊创造的。从经济学中投入产出的角度,萨伊认为企业家的价值在于能够“将经济资源从生产力和产出较低的领域转到较高的领域“。这是从财富创造的角度定义的企业家,是最原始最初级层次的企业家。这样的企业家能够创造出社会需要的产品和服务,能为社会贡献税收,也能解决一批员工的就业与温饱问题,但除此之外,极少有其他的社会正溢出效应,甚至不排除为了利润的获取而产生经济学中所谓的“外部不经济”:环境污染与破坏,员工健康损失,甚至干脆生产假冒伪劣的毒害产品。这也是为何地沟油、毒奶粉等事件层出不穷的原因。应该说目前中国相当多的企业家是这个层级的,这也决定了这样的企业丝毫不具备长远的投资价值,更奢谈成为伟大的企业了。这其中最有代表意义的案例是在A股上市并一度声名在外的某某生物公司:它生产一种虽喝不死人,但却对人体没有任何意义的所谓白金饮料。同样类似的还有在香港上市的某卖减肥品的公司:多数人都知道,它卖的实际就是泻药而已。这类连正常产品都不生产的公司基本已经突破了企业的底线,与之关联的所谓企业家的目标也只是赚钱二字而已。从投资角度而言,对这类企业应该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当然,多数企业家仍会让他的公司生产出对人类有用的产品与服务。但这种有用仍有本质的区别:是单单基于利润的有用,还是基于增加社会的机会、公平、正义等相关福祉的有用,而这恰恰是伟大企业与普通企业的根本区别。利润与技术只是伟大企业的必要条件,最重要的充分条件是:任何一个伟大的企业在上路之初,必先有一个伟大的理念,这个理念多数来自公司的创始人,而该理念一定与社会福利增加有关——这在经济学中称为帕累托最优。翻开亨利·福特自传,你会读到这样一段宣言:“我将为广大普通人生产汽车。任何一个有一份好工作的人都有可能买上一辆,并和他的家庭享受美好时光。”106年前,美国默克制药的缔造者乔治·默克说:“应永远铭记,我们旨在救人,不在求利。如果记住这一点,我们绝不会没有利润,记得越清楚,利润越大。”可口可乐大行其道是因为它的目标仅仅是做全世界人人都喝得起买得到的美味饮料;沃尔玛能雄霸天下只因它永远把“为社会底层的人节约每一分钱”放在首位。最近的案例是,Musk承诺向所有善意(in good faith)使用特斯拉专利技术的人开放所有核心专利:All Our Patent Are Belong To You.这次特斯拉开放其新能源专利技术,伟大并不是结果,而是一个永远在前方的目的、愿景。伟大企业带给社会和世界的不仅仅是产品与服务的价值,还一定有为世人所认同的普世价值:自由、平等、博爱、快乐与幸福……正如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所说:“Facebook原本并非为了成为一家公司而创建。它的诞生旨在完成一个社会任务——让世界更加开放,联系更加紧密。我们期待Facebook的所有人每天都专注于如何通过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为世界带来真正的价值。”基于同样的理由,Google对一些实行信息管制的市场坚决说不,因为这与GOOGLE创始人Larry Page “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的初衷使命相背离。在我们惊诧于GOOGLE放弃了一个超级大市场后仍能保持全球互联网公司第一的流量时,应该不难得出这个公司几乎注定会成为一家伟大企业的结论。

与之对应的是,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每年会做一个“中国民营企业社会价值榜”,评价指标包括民营企业家的经济价值、社会贡献、公益事业、社会影响力和美誉度等指标。在最近一次调查中,万达王健林、联想柳传志、苏宁张近东、华为任正非、娃哈哈宗庆后位列前茅。以中国传统的尊卑阶层价值观,格隆这种草民是没有资格对这些如雷贯耳的商界泰斗发表什么看法的,但我仍清晰记得《财经》杂志对柳传志的专访:他是企业家软弱论的信奉者。他承认自己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他渴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他并不准备自己站出来去争取这些。这些能够很好解释联想为何只能是个大企业而不会是个优秀的企业,更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也能解释联想为何始终只是一个行业的跟随者(不排除它会再接手IBM淘汰的一些产品比如笔记本电脑、低端服务器等在国内看似仍算性感的业务)——这种账上不少现金,又是政府一直钦点的“明星企业”很难被列作做空的对象,但,也确定不是格隆的长期研究对象。

回到一个很多朋友询问的问题:怎么判断一个公司是不是老千股?其实有个非常简单有效的办法:去接触和了解一下公司的老板,你就基本能八九不离十判断这公司是不是老千,或者有没有可能会出千。至于很多朋友问的阿里巴巴有无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格隆的看法是,马云一点也不完美,但,与中国那些靠资源优势与市场垄断而入选世界500强的传统石油、钢铁、银行等国企“庞然大物”相比,出身草莽并实实在在增进了整个社会福祉的的草根阿里巴巴离“伟大”两个字,确实要近一点。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