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之后,日本进入改革期,2022年4月将出现“数字厅”

作者:chenyan5931 

来源:秦朔朋友圈

12点差五分钟,菅义伟来到首相官邸一层,站在两位几年来一直为安倍晋三首相端茶倒水、年龄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美女附近。

首相官邸的男性职员清一色的深蓝西服,雪白的口罩(其中不少人戴着只能将鼻子和嘴盖住的棉纱口罩——“安倍口罩”),在一层大厅两旁站稳,无人交头接耳。

一名同样一身深蓝西服的特警局保镖快速从楼上走了下来,接着看上去如同双胞胎一样的两位保镖也出现在了楼道上,安倍紧跟其后。

安倍走到美女前,接下了美女敬献的鲜花,向美女鞠躬致意,美女更是深深地弯下了腰,长时间没有能抬起。等美女直起腰板后,安倍向前来欢送的所有职员致意,接着快步走向门口的轿车,去国会宣布辞职。

在目送安倍的轿车远去后,菅登上另一部轿车。菅将从目前的官房长官改为日本第99任首相,接下安倍的职务。

这是9月16日中午的事。


65%的内阁支持率


安倍晋三从2012年12月起任首相,通过刺激经济、促进发展的“安倍经济学”,让日本股价提升,失业率也大为降低。在执政期间,日本经济出现了长达128个月的复苏。经济向好的态势下,安倍也有较多时间去世界各地访问,以提升日本的国际影响力,谋求从美国或者俄国那里得到实惠。尽管在外交上他几乎没有给日本留下像样的成果,但安倍的努力日本国民都看在了眼里。

在经济方面,安倍经济学最大的缺憾就是技术革新,尤其在IT、数字经济方面的革新,在其执政期间大大地落后于世界其他强国。

等经济复苏期过去后,日本经济开始出现了严重的下滑,并且下滑的速度也在加快。

2018年10月,经济增长到达史无前例的第128个月后,开始转入下调阶段。安倍在2019年10月将消费税从8%提升为10%,打击了国内消费,加速了日本经济的下滑;等2020年新冠疫情到来后,经济的下滑就从缓慢下坡,变成了跳崖。

9月8日,日本内阁府发表了4-6月的GDP(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方面的数字。与去年同期比下降了7.9%,按年率算的话,数值为下滑28.1%。在安倍内阁负责经济再生的大臣西村康稔对日本媒体说,“我们的下滑情况和欧美各国的30~60%比起来,算是控制了下滑速度。

西村大臣可能不知道,日本的经济周期与欧美不同,等第三季度的GDP增长率数字出来的时候,估计情况将更加严峻。在菅内阁里,西村依旧担任经济再生大臣。如何让日本经济再生,这位大臣真的该好好做些调查分析了。

9月16日,菅走马上任。16、17日两天,《朝日新闻》做了内阁支持率方面的民意调查。菅内阁立即获得了65%的支持率。8年前,安倍打败民主党,夺回了政权,民众对安倍的期待非常高。那时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为63%,菅并未发表像样的经济政策,一下子能拿到65%的支持率,显然这不是简单地对菅的支持,而是一种对安倍的无奈,一种对改革的希望。

“我将全面继承安倍内阁的政治、经济政策。”菅在无数场合反复这样声明。

们在这里暂不评述安倍的政治手法。在经济政策方面,将近8年时间,未见他出台振兴产业、催发技术革新的政策。经济巧遇长达128个月的复苏,只是到最后也有看到经济繁荣

安倍就任初始,强调与中国对立,就任后一年便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摆出了在中日关系上挑战中国舆论与民意的态势。过去的8年是中国经济从量的膨胀到质的提升的时期,日本的经济复苏本来能用上中国的市场,迅速进入繁荣期,但政治上的刻意敌对态度,让日本彻底地失去了获得繁荣的机会。

日本国内有大量的媒体、评论家为安倍经济学唱赞歌。但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如果日本的劳动生产率提升了,那这种赞歌听听也无妨。但在安倍执政期间,笔者未看到日本全要素生产率(TFP)得以具体提升的数字。

确实,日本的失业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倒是解决得不错,但人们的实际工资并未提升。增加雇佣后,本该用于IT等技术革新的投资放在了减少失业上,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技术革新的步伐。

企业现在保有的现金资本空前绝后。遭遇新冠危机后,美国、欧洲企业旋即陷入困境,日本企业情况则大为不同,保障数年发放工资都没有问题,在大量减产甚至停产的情况下,企业也不会倒闭。

因为实施安倍经济学期间,企业未投资,保留了大量资本,让日本在抗击疫情方面别具特色。但缺乏投资的日本,其潜在增长率在不断下调,让企业愈发没有了投资意向。

是安倍经济学通过扩大财政支出、缓和金融方面的规制,让资本资源的分配出现了扭曲现象。而本该倒闭的部门得以生存,进一步拉低了生产效率。

没有了生产效率,何以谈工资的提升。日本的问题是宽松的金融财政,解决了失业问题,让本该淘汰出局的企业也生存了下来,但劳动生产率下滑,日本不能获得经济发展,在复苏阶段后也不能转为进入繁荣期,和最大的国外市场拒绝合作,在政治上主张亚太战略,希望加入英美包围中国的五眼同盟,成为第六只眼睛。国内国外政策让轰轰烈烈的安倍经济学最终以不了了之的状态结束。

菅全面继承了安倍的政治经济政策。如果不对安倍遗产进行认真的甄别处理的话,继续走安倍的路子,对日本未来并无意义。

65%的支持率超过了民众过去对安倍的支持,反过来说也是对菅抱有更大的希望,要促使他修正路线,走出新路。


2022年4月成立数字厅


如何看待菅政权?日本媒体的做法非常简单,他们画了一幅漫画:足球赛日本国家队的前锋是菅义伟和河野太郎,中锋有加藤胜信官房长官、杉田和博官房副长官、和泉洋人首相辅佐官,后卫是森山裕国会对策委员长,大门二阶俊博自民党干事长。

者特别注意到的是57岁的河野太郎。

表面上看,河野从外务大臣降格为防卫大臣,现在又再度降格为行政改革担当大臣,在内阁的排名愈发靠后,但实际上河野的重要性是得到提升的。

河野在安倍宣布辞职后,于9月9日在和美国智囊在线讨论的时候,将中国规定为“安全保障上的威胁”。人们都知道,2013年以后,日本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只把朝鲜定位为“威胁”,虽然对中国非常不友好,但也只是定义为“悬念”(担心)。一个就要解散的内阁,其负责国防的大臣将中国定为“威胁”,让人很摸不着头脑。

很快,安倍在9月11日发表了“防卫方针”方面的谈话,希望下届内阁能够保有让日本在战争发生前“攻击敌方导弹基地”的能力。河野与安倍一唱一和,搭配绝妙。

如果说菅是日本国家队队长的话,河野实际上是副队长,大有在菅之后成为日本新首相的可能。

在菅不能对安倍经济学做出总结的情况下,能够打出的新亮点只有设立“数字厅”这一个。

本届内阁的数字大臣是62岁的平井卓也。平井做过IT担当大臣,熟悉IT业务。不过日本国家在数字厅的设立上似乎不急。内阁宣布成立的9月16日,日本电视台报道说,9月内国家会做出相关的预算,然后组建数字厅创设准备委员会,在2021年的国会上提出对IT基本法的修改意见,设立相关法律。“最早日本能在2022年4月成立数字厅。”电视台喜悦地报道说。

经济发展,这不是内阁的最高责任。企业不投资,账户上留存大量现金,让民众不至于立即失业,企业也能生存下去,保守有保守的道理。

日本国家能做什么?或者继续寻找“威胁”,通过与周边国家的对立实现国内意见的统一,或者从制度上进行一些改革,在经济方面提出个小概念,用一年或者几年时间去完成,日本政治家能做的大概也就这些了。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