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5年世界将巨变!对冲基金教父达利欧谈资本主义危机

来源:腾讯美股

说起来,在投资世界中冷酷无情的达利欧(Ray Dalio)绝对不可能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但是他又确实有理想主义的一面,频繁在媒体上撰文或者露面,呼吁美国人重新设计其资本主义架构,让后者变得更加公平,能够惠及更多人。

达利欧预言,如果美国不能适时做出改变,路就会越走越窄——债务堆积如山,阻碍经济增长;普通人的机会越来越少,想要登上更高的财务台阶越来越难;全世界对美元的信任不断削弱,使得美元购买力被侵蚀,美国人生活水准降低。

达利欧创建的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而他自己也在这一过程当中成为了亿万富翁。因此,他相信资本主义制度,认为它推动经济增长和提高生活水准的能力已经被证明,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他表示:“资本主义和资本家在增加和创造生产力,将整个经济蛋糕做大方面非常擅长。”

达利欧不满的地方在于,资本家虽然擅长做蛋糕,但是分蛋糕却分得很不好,这也成了当前资本主义系统的重大弊端。这系统作为美国经济的基石,并未给所有人都带来足够的,公平的好处。

“资本主义也会造成巨大的财富差距,财富差距又产生出机会差距,而这反过来便威胁到了系统本身的存续。”达利欧说,这系统之前一直是,而且目前也依然是美国企业、劳动者、政府和投资者健康和成功的关键所在。可是,如果美国不能尽快采取必要步骤来改进系统的设定,为更多美国人提供更好的机会,帮助他们实现个人成长和达成财务安全,那些消极的后果就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痛苦。近日,他又在采访当中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这些观点。

问:你最近在自己的文章和讲话当中强调,美国在未来五年到十年的周期内面临着三大国内和国际层面的风险,如果不能有效面对这些挑战,美国在全世界的地位就会受到严重威胁。这三大挑战都是什么呢?

答:我看这些问题时是纯粹冷静客观的,就像医生对待疾病一样。如果你问我这里的问题是什么,我会告诉你,这是某种疾病,具有特定的症状,这些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美国自然也不例外。

要解决我们面临的这三个问题,首先当然要分开了解它们每一个,然后再去看它们合起来,为何会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

具体来说,它们分别是一个货币和信贷周期的问题,一个财富与价值观鸿沟的问题,以及一个新兴势力挑战既有霸权的问题。我们当下看到的,是一个经济低迷时期,同时还伴随着财富差距不断扩大的局面。

事实就是,过去一二十年来,美国的竞争优势一直在受到持续的削弱。比如,美国相对于其他国家已经丧失掉了大量的教育优势,我们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当中的占比也降低了,我们国内的贫富差距拉大了,而这就造成了我们政治和社会的两极分化。

不过,我们并没有丢掉全部的竞争优势。比如,在创新和科技领域,美国依然是最强大的,只是中国也已经变得非常强大,而且按照目前的速度发展下去,迟早会超过美国。美国处在债务周期和货币周期的晚期阶段,我们正在制造大量的债务,印出大量的钞票。这是个大麻烦。目前,美元依然是居于统治性地位的储备货币,但是这地位正在因为美国央行的大量印钞,以及美国政府的债台高筑而受到威胁。

问:就货币和信贷问题而言,过量的债务会对企业和家庭构成致命威胁,这已经是众所周知,但是大多数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债务也会给国家财政造成浩劫。政府虽然开动了印钞机,但那只能拖延时间而已,该来的事情最后总是要来的。

如果你回顾历史,就会发现当年的荷兰帝国和大英帝国都经历过类似的阶段——制造债务,印刷钞票,教育优势缩水,国内财富不均引发冲突,来自对立国家的挑战日益严峻。每个国家都会遇到自己的“压力测试”。

回顾英国历史,可以看到对立国家的发展导致英国不断失去自己的竞争优势。他们累积了大量的债务,财政状况越来越糟糕。于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所有的这些趋势都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直至苏伊士运河危机时,英国被证明再也不是世界级的大国了,英镑也丧失了储备货币地位。总之,所有这类疾病,其发病过程都是极度相似的。

在1945年,新的世界秩序确立时,美国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居于绝对的统治性地位,但是之后,相对地位不断趋向衰落,出现了各种令人担心的征兆。美国现在的负担实在太沉重了。美国有大量的债务,这就使得经济受到了直接的拖累,因此如果我们想要获得成功,就必须进行大规模的债务重组。历史告诉我们,这是极为重大的挑战。

我只是希望大家了解眼前的现实。生命是有周期的,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生老病死。当你年事渐高,身体就会出现一些特定的征兆,显示你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晚期。我所希望大家了解的,就是这样的生命周期,所希望大家看到的,就是这些征兆。美国作为一个帝国,已经七十五岁了,现在正显示出衰落的迹象。如果你想要延年益寿,办法显然是有的,只是有些事情你会不愿意去做罢了。

问:我们可以更坦率直接一点:资本主义是不是已经破产了?

答:我不会说资本主义破产,我说的是,资本主义出现了必须去解决的问题。正如我多次提到过的,我不是个冥想家,而是个实践者。我会将一切事物的运转都看作是机器运行,而我目前所看到的是,在创造激励机制、推动创新,以及配置资源来提升生产力这些方面,资本主义是一种绝佳的方法。所有成功的国家都或多或少在依靠它。

不过与此同时,资本主义也会造成财富鸿沟和机会鸿沟,让系统本身受到威胁,正如我们现在所目睹的那样。财富差距使得富人的孩子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因为他们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这样就破坏了机会均等的原则。当能够获得均等机会的人不断减少,从这些人当中涌现出人才的概率也就会相应降低,这不单是不公平,也会阻碍生产力发展。那些被抛在后面的人,一旦遇到糟糕的经济环境,自然就想要彻底摧毁这个资本主义系统。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现在也是如此。

资本主义系统从本质上说来,就是一个人们逐利的动机决定资源配置的系统,在大多数时候,这样的系统都运转良好,但是偶尔也会失灵。具体来说就是,资本主义和资本家是擅长创造和提高生产力,将整个经济蛋糕做大的,但是分蛋糕的才能,他们是不具备的。

我们现在过度重视财富分配,诉诸制造债务和印钞的手段,却忽视了创造生产力。靠着举债和印钞是不能创造出财富的。我们必须富有生产性才行,因此我们必须寻找好的、有意义的投资方向,而且是整个国家和社会都能够参与进去的那一种,比如教育,以创造出机会均等的环境,进而达到创造生产力的目的。

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整个系统必须为了这个目的而重新设计和调整。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就将不断无限制地支出,导致欠下根本无法归还的债务,美元也将因此面对失去储备地位的风险。如果我们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事实上我们现在已经很接近了——局面就将大幅度恶化,因为我们是靠着借来的钱在支撑自己的消费。

问:你说“很接近”,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真的要出大问题了吗?这对于美国人又意味着什么?

答:未来五年之内,我们就将目睹一个新的变化,那些之前一直借钱给美国的外国人,将不再愿意那么做了,同时美元也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被全世界想都不想地接受,用作交易和支付手段。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现在花的钱已经远超过我们赚的钱。所有个人、企业和国家都有自己的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损益表会告诉你,你相对于支出的利润是多少。如果你的利润超过支出,那么你的资产负债表就会越来越强大,而如果你的利润不及你的支出,情况便会向着反方向发展。

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美国的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都很不理想。美国产生着可观的赤字,需要世界其他地方放款给美国,这样我们的债务负担就越来越沉重。我们目前的生活水平是由我们的支出,而不是我们的损益表或资产负债表来决定的。如果美国不能强迫自己变得更有生产性,我们迟早有一天会失掉这种借债能力,到那时,我们就只能诉诸削减支出了,而那将是非常痛苦的。

当痛苦来临时,如果全国人还在彼此激烈对立,那就绝对是一种有毒的组合了。人们不可能轻松接受经济低迷,购买力缩水的现实。因此,穷人自然想要去分取富人的钱财,而富人肯定要防止这样的局面发生,当局面彻底糜烂,生产力也会变得一团糟。

问:政界和商界的领导者们现在需要采取怎样的手段来发起和贯彻改革,来强化美国的资产负债表,强化美元的地位呢?

答:简而言之,一是生产力,二是机会均等,这两者是最为重要的。如果我们至少能够达成共识,确定我们需要这些,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很好的起点。然而事实却是,我们正在彼此对立,我们并未能提供均等的机会,我们正在失掉自己获得的生产力。

最大的麻烦之一就在于,每个人都是各自为战,眼里只有一己私利。当人们都将自己为之作战的私利看得无比重要,超过那将大家集结在一起的系统,那么,这系统本身便处在高度危险当中了。当下的局面便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却几乎彻底丧失了大局观。民主是需要妥协的。我们必须能够妥协、协作,以及沟通,最终得到一个大部分人都能够接受的方案,而不是一方击败另外一方。

我们必须能够将不同党派坐在一起,让大家就潜在的最佳解决方案达成共识。协商参与者必须是超越党派的,必须足够睿智,而且还是脚踏实地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集结起力量,让我们变得更有生产性,将蛋糕做得更大,切分得更让人满意。如果不管哪个党派的人成为总统,都能够召集两党的英才,以及拥有不同观察角度的人们通力合作,那就很理想了。

问:现在,美国即将迎来11月的总统大选。你前面提到的三个问题,看上去也引起了选民们的注意,他们也会认真思考。

答:是的,这世界在未来五年内将发生令人震惊的变化,而我们前面所提到的三个问题,都与这巨变密切相关。

首先,是一个债务周期——债务会怎样?美元是否能够保住自己的价值?还有融资——谁来为一切埋单?如何埋单?局面会怎样发展?这是头号问题。

然后,是财富、机会和价值观的差异。整个美国社会是将走向极为有害的激烈对立局面,还是能够团结协作?

第三点,则是中国作为超级大国正在崛起。这一幕您怎么看?

对这些问题的应对正是下一任总统任期内的关键,其影响将是极其深远的。我们上一次面对类似的局面,还要追溯到1930年至1945年的时期。那是最近的一次零利率和海量印钞时代,也是最近的一次财富和政治鸿沟能够与今日等量齐观的时代,更是最近的一次后起大国挑战既定世界秩序的时代。通过对那个时代,以及历史上大量其他类似时代的研究分析,我们就可以获得更清晰的视角。

问:像这样的,以及其他的国际层面的变化显然会直接影响到美国的金融面。投资者是否能够找到一种精明的,先下手为强的策略来保护自己的投资组合,乃至于利用涌现出的市场机会?

答:首先,眼睛不要只是盯着你自己的投资,你手中的货币完全值得你同样程度的担心。持续的印钞和高企的债务正逼着你意识到这一点。不管是股票还是黄金,金融资产价格为何一直在上涨?正是因为我们在不断制造债务,印刷钞票。你以为现金是最安全的,但事实很可能正相反。

其次,你必须真正掌握多元化的要义。我们需要在不同国家、不同货币、不同资产之间都实现多元化,因为财富其实主要并不是被毁灭,而是被转移。某种资产价格下跌了,另外一种就会上涨,因此你必须从相对的视角出发,覆盖所有的领域。总之,要充分多元化,要当心现金的价值。

美国人在评估一切东西的价值时,都会拿美元来做单位,但是他们却很少想到美元本身的价值。在当下的环境当中,我们必须谨慎起来,因为对于我们的政府而言,最轻松的选项其实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正是举债和印钞。当然,他们希望尽量不找人来埋单,因为一旦他们增税了,目标群体必然会大声抱怨。

我们目前还没有对债务和印钞给予足够关注,相反都非常喜欢政客们不断发钱。大家都大声喊着“我还需要更多的钱”,如果没有得到满足,便会火冒三丈。因此,政客们必须派出更大的红包,只要暂时不需要什么人埋单,这总是很轻松的选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