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筹牛股创富能力强于小市值牛股

作者:玄铁

来源:红刊财经

8日和9日,创业板单日成交额超过沪市,政策市主基调转向抑市。10日创业板48只股票封在两成跌停板,堪称存量注册制风险放大器效应的首轮冲击波。


散户市PK政策市


当“低价+低市值”成为大牛股标配,散户市进入狂欢期。天山生物、豫金刚石、长方集团本季度累计涨幅分别是6.3倍、2.5倍和2.46倍,10日收盘最新市值分别为108.5亿元、80亿元和65.6亿元。龙头股的赚钱效应蔓延,创业板“一”字板风行,2元和3元股一度清零,4元股所剩无几。创业板人气到达峰值的信号,是8日和9日的成交额均超过沪市,幅度分别是3.84%和17.9%。

与极限投机相伴的是政策重拳。自9日起,3只“妖股”被勒令停牌核查,市场解读为监管层引导市场回归理性,纠偏式政策抑市周期到来。创业板综9日和10日分别暴跌4.71%和4.69%,散户市上演“踩踏式”抛售。10日,创业板852只股票中,343只股票跌幅逾一成,系统性风险始现。

但科创板并未被集体围杀:一是科创50自7月13日见顶后,已回撤25.8%,多数股票提前“入冬”。二是科创板散户占比低。中证登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持股市值在50万元以下的自然人占深沪股民总数之比为87%。而科创板开户门槛是持有50万元资产,相当于率先去散户化。但是,科创板平均市盈率85倍,证明大户和机构估值体系并非摆脱散户市的主流风格,只不过对亏损容忍度更大,持股更有耐心。

创业板炒风遭遇政策打压,与其说是价值投资理念的胜利,不如说是削峰填谷式的常规监管所致。在30年A股历史中,散户市的“短线+波段+追涨杀跌”是主导策略。今年,银行指数年内下跌7.97%,动态市盈率5.77倍。创业板平均市盈率为56倍,年内上涨36.3%。看来,价值投资鼻祖格雷厄姆倡导以高股息率为优先策略的选股模式,并非A股主流。


散户市引擎是新股泡沫


以价值投资的名义纠偏,监管基调变脸并非无章可循,通常分为抑制型政策市和扶持型政策市,前者起于牛市之末,为熊市之因,后者起于熊市之末,为牛市之因。由于行政干预充满不可预测性等变数,股市“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症结难以改。惟独新股市场是政策百变不改其咎,恶炒之风被有意无意地放行。

可以说,在五炒之风(炒新股、小盘、低市值、绩差和概念股票)中,炒风最浓最烈的当数新股不败神话,对二级市场伤害最大的也是新股开板后对大盘的拖累。按国际惯例可出二大狠招,一是开征资本利得税和增加证券交易印花税,提升高频交易成本。二是推出再融资和权证注册制,引进快速做空机制。二者杀伤力太大,短期难以试行。

今年以来,次新股(剔除未开板的股票)指数(880529)下跌3.87%,较今年7月14日的3764点和历史高位(2017年3月23日的7616点)的最大跌幅分别是21.8%和66.2%。其从2017至2019年的年度跌幅分别是9.2%、45.3%和8.88%,为A股最熊指数之一。

目前,在注册制创业板新股中,有11家股价较峰值下跌逾五成。


A股去散户化别竭泽而渔


新股上市估值虚高,“漂亮50”多数三高(涨幅高、市盈率高、市值高),机构追高配置意愿低。在市场热点匮乏之际,小市值低价股暴炒更多是活跃人气。由于监管层亮剑,创业板本周狂跌,坊间评论是“散户亏损零干预,散户赚钱零容忍”。这话失之偏颇,因为蓝筹牛股创富能力更强,且政策并未干预。

高换手小市值牛股以短期超高回报吸引眼球,跌起来凶悍,且是涨得越高,筹码越分散,散户套牢群体越大,易招来系统性风险。天山生物持股户数由8月19日1.38万户增长至9月7日的4.89万户,其间增加市值90亿元。相比之下,宁德时代股东总数逾12万户(截至6月底),年内市值增加1956亿元。“漂亮50”大而美,涨势持续性强且顺应政策导向,机构敢于抱团持股。本月,纳指较高位一度下跌一成多,特斯拉股价最高回撤34%,抱团不败的理论基石明显动摇。

本周,A股走弱或有虚以迎新之意。蚂蚁集团新股9月18日上会消息出炉,或在下月登陆科创板。彭博社对其估值为2250亿美元,A股机构更是看高一线。

按照新规定,总市值在沪市排名前十位的新股,上市三个月后计入指数。如在牛市中火爆上市,权重新股泡沫化影响极远极恶。中石油A股在2007年11月5日上市,当日市值虚高至沪市总市值的三成多,如今为1.88%。截至10日,沪市主板和科创板总市值分别为38.6万亿元和2.64万亿元人民币。蚂蚁集团有科技股龙头之相,一旦步中石油“首秀即巅峰”的覆辙,则科创板慢牛将成空谈。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