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海固收】条分缕析,美国CPI解构

作者:靳毅团队 

来源:靳论固收

投资要点

美国“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联储不但再次降息至“零利率”,同时还开展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试图挽救美国经济,美元货币投放增速创历史新高。受美元流动性过度宽松的影响,三季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明显上行,并引发了市场对于接下来美国通胀走势的担忧,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是否会快速扭转的猜测。

为此,我们通过拆解并重构美国CPI的统计篮子,试图寻找一系列具有指导意义的先行指标,最终帮助我们对美国CPI的远月走势做出判断。

我们发现,2021年5月至8月,由于油价低基数的原因,美国CPI同比将受到能源类商品与能源类服务的拉动,暂时超过2%的美联储长期通胀目标线。但是此次美国CPI同比的快速回升,并不意味着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转向。因为届时CPI的上行,主要是基数因素带来的暂时波动。而在2022年前,房租、核心商品等其他大项,不会表现出超预期的通胀压力。

同时,根据8月27日美联储公布的最新货币政策框架,美联储将2%的通胀目标调整为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平均达到2%,意味着在长期的低通胀水平过后,美联储将对CPI暂时超过2%的增速更加容忍。因此我们认为明年年中美国CPI的暂时性上行,将不会对当前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形成约束。

风险提示

油价波动超预期;粮价波动超预期。

通胀是影响资产价格的核心指标之一,关于通胀的讨论,也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为此,我们精心准备了系列专题,通过数据模型预测中国、美国通胀在下一阶段的走势,并回答当前市场上的热点问题。

美国“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联储不但再次降息至“零利率”,同时还开展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试图挽救美国经济,美元货币投放增速创历史新高。受美元流动性过度宽松的影响,三季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明显上行,并引发了市场对于接下来美国通胀走势的担忧,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是否会快速扭转的猜测。

为此,我们通过拆解并重构美国CPI的统计篮子,试图寻找一系列具有指导意义的先行指标,最终帮助我们对美国CPI的远月走势做出判断。


一、美国CPI解构


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是由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统计并公布的、旨在衡量城市消费者购买一篮子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指数。

1913年起,劳工统计局针对城市工薪阶层(工薪收入占总收入一半以上),进行消费调查并得出统计权重,后来这一历史悠久的指标被称为“CPI-W”。由于CPI-W调查统计的城市工薪阶层只占美国总人口的28%,具有局限性。因此1978年,劳工统计局引入了涵盖阶层更广泛的新CPI指标“CPI-U”。CPI-U调查样本涵盖了个体户、退休人员、失业者、工薪阶层等,占到美国总人口的88%,指标更具有代表性,因此也被美国政府与经济学界广泛使用。本文所解析的美国CPI指标,也指的是“CPI-U”。

与中国CPI统计篮子类似,美国CPI分为八个一级子项,分别为“食品饮料”、“居住”、“衣着”、“交通”、“医疗”、“娱乐”、“教育与通信”、“其他商品与服务”,每个一级子项下又有若干二级子项。

虽然美国劳工统计局同时公布了官方的CPI统计篮子各分项权重,但一级子项组成成分繁杂(涵盖能源、商品与服务),不利于我们寻找先行指标,因此我们从细分项入手,将美国CPI统计篮子重新组合排列为5项:能源类商品、食品、核心商品、服务(不包括房租)、房租。

1.1、能源类商品

重组后的5项中,能源类商品占比最小但波动最大。我们发现,CPI能源类商品环比增速,与WTI期货连续合约(当期及滞后一期)价格环比增速高度相关,两者的回归拟合优度为52%。

若以当前WTI远月期货合约(2021年6月到期,44.3美元每桶)作为未来WTI连续合约的真实值计算,2021年5月份CPI能源类商品将由于低基数原因,同比上涨56%,向上拉动美国CPI2.0个百分点(2020年7月份为向下拉动0.7个百分点),此后将同样由于基数原因快速回落。

1.2、食品

CPI食品项方面,美国“商品调查局(CRB)”公布的BLS现货食品指数,是美国CPI食品项良好的领先指标,大体领先CPI食品项趋势5个月左右。

但由于该指标在预测CPI食品项的数学模型上拟合优度较差,我们仅依据该指标进行定性判断。从CRB食品项指标今年上半年的下行趋势来看,美国CPI食品项在年内将处于下行筑底阶段,直到2021年初才恢复向上趋势。

1.3、核心商品

与食品项类似,CRB金属、工业原料现货指数是CPI核心商品项的先行指标。80年代现货指数领先CPI核心商品项12个月左右,2000年后由于美国商品供应链的外移和拉长,领先周期拉长至18个月。

根据这一指标判断,今年三季度大宗商品价格上行带来的通胀压力,传导至美国CPI核心商品项,至少要等到2022年。

1.4、服务(不含房租)

美国CPI服务项构成较为复杂,其中占比最大的两项为“医疗护理服务”(占CPI服务项23%)与“能源服务”(占CPI服务项10%),上述两项解释了CPI服务项85%的波动。

有意思的是,CPI医疗护理服务项与美国失业率高度正相关,属于逆周期项目。主要源于失业率上行后,医疗保险断缴导致美国居民的医疗开支上升。当前美国疫情高峰已过、失业率逐步下降,医疗护理服务CPI项将进入长期回落通道。

能源服务方面,能源服务与WTI原油价格高度相关,但滞后原油期货价格4个月。由此推算2020年8月份CPI能源类服务项将达到阶段性低点,2021年8月份CPI能源类服务同比将由于低基数原因快速上行,届时能源类商品CPI项同比已经从高位回落。

1.5、房租

CPI房租项是美国CPI统计篮子中权重最大的一项,占比近3成。数据上看,标普20大中城市房价指数是美国CPI房租项的领先指标,领先周期在18个月左右。

2018年美联储加息后,2019年美国房价上涨速度明显放缓,其对房租带来的通缩压力将在今年内逐步释放。同时,2019年末及疫情期间的美联储降息,推动美国房价增速重新抬头,但增长水平远不及2018年,因此2021年美国CPI房租项同比增速可能虽有上行,但很难超预期。

 

二、结论


综上所述,2021年5月至8月,由于油价低基数的原因,美国CPI同比将受到能源类商品与能源类服务的拉动,暂时超过2%的美联储长期通胀目标线。但是此次美国CPI同比的快速回升,并不意味着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转向。因为届时CPI的上行,主要是基数因素带来的暂时波动,而在2022年前,房租、核心商品等其他大项,不会表现出超预期的通胀压力。

同时,根据8月27日美联储公布的最新货币政策框架,美联储将2%的通胀目标调整为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平均达到2%,意味着在长期的低通胀水平过后,美联储将对CPI暂时超过2%的增速更加容忍。因此我们认为明年年中美国CPI的暂时性上行,将不会对当前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形成约束。

风险提示:油价波动超预期;粮价波动超预期。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