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断芯,全村的希望在哪里?

作者 | 熊大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来源 | 格隆汇探雷区(ID:glh-tlq)

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丘吉尔

2020年5月18日下午,在一年一度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演讲中首次回应5月15日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新出口管制措施:“我们的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影响,但过去一年的磨练也让我们皮糙肉厚,我们有信心能尽快找到解决方案。”

2020年9月15日,华为芯片正式被断供。9月15日,台积电等芯片生产商将不能再为华为供应芯片。

尽管台积电、中芯国际、联发科等多家芯片供应链企业表态称,已(将)向美国申请出货华为的许可,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企业披露许可证申请结果。

大国博弈下,短期来看,由于华为全部高端芯片几乎都由台积电和中芯国际代工生产,华为的供应链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华为手机业务受到冲击,华为今秋将上市的Mate40手机,搭载麒麟9000芯片,可能是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

但中长期看,危中有机,华为产业链国产化替代已是燎原之势,从大的趋势上看,毫无疑问华为产业链是A股市场中最大的投资机会之一。


一、华为产业链的市场规模

根据华为年报,其2019年的销售成本为5361亿,我们结合投资及薪酬支出推测,华为供应商的市场规模应该在5000亿的水平。

根据华为19年年报,从终端业务看,华为的主营业务主要包括三大块。其中,消费者业务4673亿,占比34%,企业业务897亿,占比8.6%,运营商业务2967亿,占比3.8%。国内供应商主要集中在电子元器件、消费电子、通信设备等生产制造领域,目前已渗透到华为主营业务的多个方面。

华为的供应商有160多家,A股市场上华为概念股超过百家。目前,华为的磁盘存储业务需要依赖从希捷、西部数据等公司进口硬盘、磁盘阵列,其余产品线所需进口的零部件均存在国产替代产品,但大部分国产产品的性能暂时无法达到华为现有产品的要求,少部分产品只能在低端市场或者部分环节实现替代,海思的麒麟、Solar 系列NP、天罡基站芯片已经基本可以实现完全替代。


二、扶持国内供应商

扶持国内供应商是国产替代的一大机会。

比如,在A股半导体厂商中,2019年最受外界瞩目的企业之中就有王的女人卓胜微的身影。截至2020年9月16日,卓胜微市值661亿,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31.97%,卓胜微自己表示,公司在华为的订单出货量逐渐提升,再比如A股生产显示器及模块产品的维信诺,有报道维信诺有望成为华为下一代折叠屏手机的屏幕供应商,双方将共同致力于下一代折叠屏手机的技术攻克与研发。


三、缺“芯”的影响

缺“芯”是华为最大的痛。

在美国限制华为芯片后,中国半导体已经成为了全民热议的话题,在资本市场相关个股也遭受争议。

尽管华为海思有全球领先的芯片设计能力,但是,作为一家芯片设计企业,华为海思在芯片设计上需要使用美国的EDA(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在制造上高度依赖台积电的代工。

而不管是台积电还是国人寄予厚望的中芯国际,其先进制程的芯片生产过程中都需要用到半导体设备,而美国半导体设备厂商AMAT、LAM、KLA和泰瑞达在多个细分领域占领极高的份额,没有一家国内企业可以避开美国设备而生产出芯片。

市场普遍认为,通过提前备货,华为的各项业务撑到今年年底,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Canalys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5580万台,华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三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销售商,但是,在美国的打压下,未来华为的高端手机市场很难避免遭受到蚕食。

在手机业务之前,华为的电信设备业务一直是其运营的支柱,华为拥有大约28%的电信设备市场份额。

从华为2020年中报看,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2558亿元,运营商业务收入1596亿元,企业业务收入363亿元。运营商及企业业务的收入约占到主营收入的四成多,所以,即使高端手机业务收入遭受到影响,但是,中国5G业务的大力推进及发展下,华为的营收及利润仍然有较大的支撑。


结束语

断“芯”背景下,一方面将加速华为供应链的国产化替代进程,另一方面也将较大影响华为的消费者业务。但,华为依然能顽强地活下来。

半导体产业需要长期持续不断投入,这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赛。

而对于华为来说,“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关注「格隆汇探雷区」公众号,点击底部菜单栏「文章分类」,即可查阅更多。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