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们当为华为点亮满天星光


1


犹记得2001年3月,北国大地坚冰未融,神州南滨的早春,暖阳中仍带着料峭。

当时,全球资本市场尚处在互联网泡沫破裂的余悸之中瑟瑟,而中国经历了90年代中后期从经济过热到去杠杆的大起大落,彼时尚未入市,经济发展的前路去途,许多人还看不清楚。有些人仍然坚信中国的未来,而更多的人其实无法预料到,短短两年之后,一个盛世即将喷薄而出。

就在那个冰下蠢蠢的气候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在华为的企业内刊上表发了一篇《华为的冬天》。

三年后,2004年10月,任正非拍板决定,何庭波奉命筹建半导体公司“华为海思”。任正非说:给你2万人,每年4个亿美元的经费,一定要站起来!

当时的任正非,56岁的年纪,鬓连喉的一片胡子,微微向两边拉上去的嘴角,透出不屈与坚强。

当时,人们不解,人们甚至觉得任正非是杞人忧天。因为华为在2000年的营收为220亿,净利润也高达30亿人民币。站在当时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家活得相当好的企业。

15年后,2019年5月17日,美国悍然将华为等一系列企业列入“实体清单”的时候,人们在网上开始流传海思的一封内部员工信。

正如何庭波在这封内部信中所说,

多年前,还是云淡风轻的季节,公司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数千个日夜中,我们星夜兼程,艰苦前行。

事实上,只有到“命运的年轮转到这个极限而黑暗的时刻,超级大国毫不留情地中断全球合作的技术与产业体系,做出了最疯狂的决定”的时候,人们才恍然领悟到2004年10月那个果落虫鸣的深秋,何庭波开启“海思”征程的那个起点的珍贵意义。

居安者,当思危。任正非与华为的忧患意识,早在20年前就已经预料到今天的会发生的最坏的结果。

今夜,华为遭此至暗时刻,我们当为华为点亮满天星光。


2


现在,北京时间2020年9月16日,凌晨。

再过12小时,没有任何变数,华为的即将承受芯片断供的命运。铁幕落下,至暗时刻降临!

这个场景,任正非在深夜梦回的时候构想过无数次。

正如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中所说的,“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

任正非说:

“华为公司老喊狼来了,喊多了,大家有些不信了。但狼真的会来了。今年我们要广泛展开对危机的讨论,讨论华为有什么危机,你的部门有什么危机,你的科室有什么危机,你的流程的那一点有什么危机。还能改进吗?还能改进吗?还能提高人均效益吗?”

任正非是清醒的,华为是清醒的。

只有任老这样生于战火之中,生命中经历了无数跌宕的人,才能真正理解居安思危的意义。华为这些年,正是在不断的自我革新的过程中,才保持着强大的进化能力,才能在面对千禧年那种繁荣的时候,基于对最极端情形的假设,启动了“华为海思”项目。

也许在2000年的时候,对于任正非而言,危机是来自内部,来自组织架构,来自员工的锐气消退,来自富裕滋生的腐化。

但是今天,危难真正降临的时候,其实华为早就15年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些年,在盛世与繁荣中自我膨胀,狂赌豪博,一掷千金的企业主不要太多。随着全球金融收紧,继之以大国之间兵戎相见,破产、倒闭、欠债不还的,也是不要太多。

华为在面对繁荣时的清醒,在遭受打击时的保持冷静,在中国企业中堪称一股清流。

华为的清醒,还体现在对极端民粹思想的警惕。任正非在许多场合多次说过,大家不要认为爱华为就要爱华为手机。在中国,不少企业在竞争中一旦处于劣势,就喜欢打“爱国牌”。事实上,那些扯虎皮做大旗,打“爱国牌”为自己遮风挡雨的企业收割民众智商税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手软。

2018年4月20日,也就是中兴遭受美国政府制裁4天后,华为陈黎芳对员工说:“大家关心世界格局,现在网上看到的各种信息也很多,我想把任总最近和我们团队分享的话也分享给大家:

‘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看到差距,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在社会上不要支持民粹主义,在内部不允许出现民粹,至少不允许它有言论的机会。全体员工要有危机感,不能盲目乐观,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

今夜,华为遭此至暗时刻,我们当为华为点亮满天星光。


3


华为向来不标榜自己“爱国”。华为的爱国,体现在纳税、创造的就业,体现在对中国科技进步做出的推动,体现在为国家培养出的科学技术人才。

华为向来主张中西方交流与互相尊重。

2018年9月29日,任正非对华为的员工说:“我们要解决在西方遇到的问题,首先要充分认识西方的价值观,站在他们的立场去理解他们。

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很容易接受我们的观点,日韩也还好一点,欧美很难。如果我们和西方价值观不一样,怎么进得去西方?那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是在进攻。他们一定会把墙越筑越厚、越筑越高,我们的困难就越来越大。

我们这些年,都是采取中国的思维方式去理解世界的格局、去揣测西方的意图。要对世界有充分的了解,就必须站在西方的观念上理解西方。”

华为在半导体与硬件方面在中国当属领军企业,然而华为从来不盲目自大,而是虚心地向比自己强大的企业学习。

2019年1月17日,有记者问任正非:“以华为目前的业务结构和体量,现在还有一个学习的榜样吗?”

任正非回答道:“第一,亚马逊的开发模式值得我们学习,一个卖书的书店突然成为全世界电信营运商的最大竞争对手,也是全世界电信设备商的最大竞争对手。第二,谷歌也很厉害,大家也看到‘谷歌军团’的作战方式。第三,微软也很厉害。怎么没有学习榜样呢?到处都是老师,到处都可以学习。”

2019年4月,世界芯片产业格局发生变化,苹果表示希望能从华为采购5G芯片。4月15日,任正非说:“在向智能手机竞争对手出售高速5G芯片和其他芯片方面,华为持开放态度。这其中也包括苹果公司。”

与任总这番话透露出来的气度相比,川普简直就是小人心度君子服;当然,他的政客本质决定了他只能这样做。

事实上,华为从来都是站在商业的角度与其他人和其他企业相处的,他从不把苹果当成死敌,也不把美国视为非我族类。

任正非与华为的精神,值得每一家有担当的企业与每个正直的人学习敬仰。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之冻毙。

几天前,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说:没有人能熄灭满天星光

今夜,华为遭此至暗时刻。让我们一起,为华为点亮满天星光。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