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君宏观】海外政治观察之美国大选:一文看懂美国选情各类数据

作者:花长春 田玉铎

来源:宏观长春

导  读

本文系统地研究了美国各种选举调查数据——如民调(独立、非独立、综合、各州)数据、民众反对率、筹集资金数、投注赔率等,并指出如何使用这些数据。结合这些数据,若现在选举,拜登赢率大。此次,赢得普选输掉大选的机率不高。

摘  要

1、本文系统地研究了美国各种选举调查数据——如民调(独立、非独立、综合、各州)数据、民众反对率、筹集资金数、投注赔率等,指出哪些更加可靠,帮助我们预判美国的选情。

2、第一类数据,美国民调数据中,可靠性排序:综合民调>独立民调>非独立民调。目前最重要的两家综合民调机构是Real ClearPolitics和FiveThreeEight。州级别的民调准确度相对较低,没有参考意义。

3、第二类数据,“民众反对率”是一个比较重要但又往往被忽视的数据,准确度比较高,值得重视。

4、第三类数据,“用钱投票”,两党竞选筹集的捐款和政治投注网站隐含的候选人获胜概率:

1)一般而言,筹集的竞选捐款越多,该党胜选的可能就会越大。两党竞选筹款,一方面可以代表民意,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于宣传。1980年以来的10次大选中只有3次筹款少的候选人获得胜利。

2)目前学术界对是政治投注网站预测出的结果更准确,还是民调结果更准确存在争议,目前还没有定论。值得注意的是参与政治投注的人群并不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美国选民样本。

5、2020年大选,目前数据非常有利于拜登:(1)综合民调数据拜登高于特朗普7.5个点;(2)特朗普民众反对率较高,已经与老布什、卡特谋求连任时的反对率不相上下,而这两者均连任失败;(3)8月份拜登筹资远超特朗普。

6、会不会再次出现“赢得普选但输掉大选”——即2016年希拉里选举——的情况?我们认为概率不高。

正  文

美国大选异常热闹,为了“判断”谁能当选,市场、媒体、智库等各显神通,通过各种民调、赔率、筹钱数目等来进行“预判”。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们如何在这纷繁复杂的选情资料中把握选举形势?我们这篇报告,以科普性的视角,来系统地研究下美国各种选举调查,并指出我们该如何使用这些选举数据。

我们总结了目前关于美国大选的各类数据,主要有综合民调、独立民调、非独立民调、民众反对率、竞选筹款、政治投注等类型的数据。准确度最高、参考价值最高的仍然是全国综合民调,其次是独立民调、政治投注和民众反对率,而州级综合民调和竞选筹款的准确度和参考价值一般,非独立民调最低。我们认为各种类型的数据仅为投资者提供参考,帮助投资者建立“坐标系”,最终的大选结果还会受各种诸如突发性事件等因素的影响。


1. 三种民调数据可靠性顺序:综合民调>独立民调>非独立民调


1.1. 全球性民调相对靠谱,综合性民调最准确,而且准确度在提升

从统计意义上来说,综合民调结果准确度高于独立民调,高于非独立民调。目前最重要的两家综合民调机构是Real Clear Politics和FiveThreeEight。学术上民调机构的准确度指的是预测结果与实际结果之间的差距大小,而非最终结果谁胜谁负。美国民调结构主要分为三类:独立民调、非独立民调和综合民调。独立民调机构是独立于党派而进行的民意调查,不受党派立场影响,而非独立民调反之。一般而言,非独立民调机构更愿意通过“设问引导”等方式夸大本党的支持率。由于摆脱了党派影响,在进行民调时并不提前预设立场,独立民调的结果比非独立民调的更准确,可信度更高。

综合民调机构一般并不真正进行实地民调,而是对各家民调机构的数据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处理从而得到最终的民调数据。综合民调机构对各民调机构的数据进行进一步加工,例如Real Clear Politics计算各民调机构的算数平均,FiveThreeEight网站则根据各家民调机构的历史表现、党派属性、民调方式等因素赋予不同权重,再进行加权平均。从统计意义上来说(大数定律),对各家民调机构进行算术平均或加权平均,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或剔除掉各民调机构中的“噪声”,使得结果更加准确。

从历史上来看,全国综合民调的准确度总体在提升(图2)。根据美国民意研究协会(AAPOR)发布的报告,自1936年以来,全国综合民调数据的准确度总体在提升,最近几次的大选综合民调数据与最终候选人实际支持率都十分接近。按照历史标准,2016年总统选举的全国综合民调数据的准确度已经非常高了,希拉里与特朗普的最终得票率之差仅比综合民调数据低2.2%。自1936年现代民意测验问世以来,2016年的误差水平不到全国综合民调数据平均误差的一半(4.4%),也低于1992年以来的平均误差(2.7%)。

1.2. 州级民调准确度相对较低且没有明显提升

与全国民调相比,州级民调准确度相对较低且近几次大选中并没有显著提升,且2016年州级民调误差较大(图3),解释了希拉里赢得了普选但输掉了大选。根据AAPOR发布的报告,2016年美国州级别的民调误差为5.1%,超过了2000年以来的任何一次总统选举。虽然摇摆州的民调误差较小,仅为3.6%(图4),但仍高于2004年以来的任何一次总统选举,摇摆州民调的准确率并没有显著提升,这也部分解释了民调机构普遍预测希拉里会获得多数选举人团票的原因。

1.3. 摇摆州民调准确度没有显著提升但误差总体可控

摇摆州是总统竞选的关键,“得摇摆州者得天下”,最近十次的美国大选中有九次赢得摇摆州多数选票的党派最终赢得大选。长期以来,美国部分州受自身产业结构、人口结构等因素影响,会从民主党或共和党的政策中长期受益,因此大选时也会将选票投给该党的候选人,这些州也被称为两党的铁票仓。除了铁票仓外,美国还有部分州对两党并没有长期偏好,会根据大选时两位候选人的具体政策主张进行投票,这些州被称为摇摆州。

美国主要有六大摇摆州,共计101张选举人团票(总统候选人赢得270张选票即赢得大选),成为左右美国大选的关键力量。根据Real Clear Politics数据统计,最近十次的美国大选中有九次赢得摇摆州多数选票的党派最终赢得大选,仅有一次输掉选举,并且还是颇有争议的2000年小布什对阵戈尔的大选。可以这么说,“得摇摆州者得天下”。

摇摆州的民调数据的准确度并没有显著提升,甚至还有下降趋势(图5、6),这一结论也与AAPOR的报告中相一致。但总体而言摇摆州民调数据的误差仍然可控,2008年至2016年三次总统选举的平均误差均在3%以内,仍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根据RCP民调数据,2008年至2016年三次总统选举中,六大摇摆州候选人得票率的平均民调误差不断在扩大,2008年高估了共和党候选人得票率0.93%,2012年高估共和党候选人1.93%,2016年高估民主党候选人2.78%,民调误差的绝对值不断上升。关于摇摆州的民调误差也直接导致了2016年大选民调数据与实际选举结果相去甚远,民调数据显示希拉里在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三个摇摆州均具有较大领先优势,但最终全部被特朗普以微弱优势翻盘,希拉里在六大摇摆州中全面溃败。


2. 总统能否连任的一个重要但往往被忽视的指标:民众反对率


除了支持率之外,在现任总统谋求连任时还有一个比较重要但又往往被忽视的民调数据——民众反对率。在只有两个候选人的情况下,特别反对其中一人,那会因为反对而选另外一个人。可以说,部分支持拜登竞选总统原因是“他不是特朗普”。

根据FiveThreeEight网站数据(图7),特朗普的反对率已经与老布什和卡特高度一致,而老布什和卡特均未能成功连任。其余6位成功连任的总统的民众反对率均低于特朗普的反对率。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8月中旬民调数据(图8、9),支持拜登竞选总统的主要原因是“他不是特朗普”,占比高达56%,而对比之下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原因是他的“领导力和表现”,“他不是拜登”占比仅为19%。

一般认为,当现任总统候选人的反对率比较高时,选民的投票率也会较高,将选票投给他的竞争者,因为反对现任总统的选民可能对现行政策早有不满,早就“怀恨于心”,故会在大选把现任总统“投下去”。这一点在英国脱欧公投时就被很明显地体现出来,例如英国渔民早就对欧盟其他国家可以在英国专属经济区捕鱼心怀不满,故在脱欧公投时投票率极高,支持英国脱欧。


3. “用钱投票”(即竞选筹款和投注赔率)会比民调更准吗?


3.1.  两党竞选筹款,总体表现不错

一般而言,筹集的竞选捐款越多,该党胜选的可能就会越大,但也会有例外情况。两党竞选筹款,一方面代表该党更受民众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政治捐款开展电视广告、集会演讲等宣传活动以扩大候选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号召支持本党的选民进行投票。所以一般而言,筹集的竞选捐款越多,该党胜选的可能就会越大。但另一方面,政治捐款与选民意愿并不完全重合,不能完全代表选民意愿,所以也可能会出现竞选筹款少的党派在大选中获胜。从美国1980年至2016年10次大选情况来看,7次都是竞选筹款多的党派获胜,1984年、1996年和2016年3次例外(图10)。

此次大选,拜登筹款突然发力,在8月份的筹款金额达到3.645亿美元,打破美国总统竞选单月筹款记录,比特朗普所筹的高73.5%(图11)。

3.2.  政治投注网站的赔率,争议比较大

根据政治投注网站的赔率计算出来的候选人获胜概率也被视为对选举结果的一种预测,但值得注意的是参与政治投注的人群并不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美国选民样本,在风险偏好等方面与普通选民存在差异。

目前学术界对是政治投注和民调结果谁更准确存在还争议,并没有定论。美国大选的政治投注在美国建国时就已经出现,根据罗德(Paul W. Rhode,2004)等人的研究成果,1884年至1940年的15次总统大选中,只有1916年政治投注预测错误,其余11次均预测成功,剩下的1884年至1892年的3次大选候选人的赔率几乎一样,并不构成预测。1940年之后美国政府加大了对博彩业的打击力度,政治投注一度在公众视野中消失,直到1988年才有所改变。根据埃里克森(Robert S. Erikson,2008)等人的研究成果,1988年至2004年的五次大选预测上,政治投注的准确率比民调高,但之后也有学者质疑埃里克森等人的研究方法,在对他们的研究方法进行调整后发现1988年至2004年的民调准确度更高,并且此结论也适用于2004年至2016年的大选。[1]

在2004年至2016年的四次大选中,政治投注和民调均成功预测前三次大选,但对2016年的大选预测均失败。但2016年民调的结果更接近实际投票结果,希拉里的普选率也确实比特朗普高2.1%,而政治投注网站此前预测希拉里的胜率高达88%(图12)。


4. “赢得普选却输掉大选”的事情会否在2020年重新上演?


讨论这些民调数据价值后,目前来看,拜登的确有更大机率能够胜出,但会不会再次出现赢得普选却输掉大选的情况?总体上来看,我们认为这次可能性不大。

从历史上来看,仅有五次美国总统候选人赢得普选却输掉大选的案例(图14),占美国历次总统选举的11.1%。这五次事件分别是2016年特朗普战胜希拉里、2000年小布什战胜戈尔、1888年哈里森战胜克利夫兰、1876年海耶斯战胜蒂尔登、1824年下亚当斯战胜杰克逊。

赢得普选但却输掉大选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总统选举中的“选举人团制度”。首先,由各州选民选举出本州的总统选举人,并实行“赢者通吃”,即在各州中获胜一方将赢得该州所有选举人团票(个别州除外),再由各州选举人团选举出总统,得票过半数(270张)的候选人胜选。但由于各州的选举人团票数与各州的实际人口并不完全匹配,所以有可能出现总统候选人赢得普选但输掉大选的情况,但从历次美国总统选举情况来看概率并不高。

民调数据受隐瞒真实想法、摇摆选民、样本选择、趋同效用等诸多因素影响,后续可能发生的政治事件或能在短时间内改变竞选双方的力量对比。在美国2016年大选爆出“黑天鹅事件”后,各家民调机构及研究机构又开始重新反思民调数据的准确性和缺陷。

受访者隐瞒真实想法被认为是2016年大选民调数据失真的重要原因,并且该因素可能还会影响2020年大选民调的准确度。迫于移民、种族平等等“政治正确”的压力,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存在“支持特朗普羞耻现象”(Shy Trump Effect)。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数据(图15),特朗普最终选民中有4.4%来自此前表示支持其他候选人或拒绝表态的人,而希拉里的这一比例仅为2.6%。许多受访者在接受调查时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意愿,导致最终民调数据失真。“支持特朗普羞耻现象”在2020年的大选中可能还会继续存在。根据卡托研究所数据,77%的保守派、53%的自由派和64%的温和派表示如今无法自由地表达政见了。这将给民调带来较大的影响。

摇摆选民也是2016年大选民调预测失败的重要因素(图16),但2020年摇摆选民比例已比四年前大幅下降。2016年大选前的两个月仍有大量摇摆选民不知道要投票给谁,这一现象在密歇根、威斯康星和宾夕法尼亚三大摇摆州表现更为明显,约有13%至15%的选民在最后一周才确定将选票投给谁。而选举后的民调显示,这些州的大部分摇摆选民将票投给了特朗普。根据美国媒体《新闻周刊》(Newsweek)2020年的报道,2016年8月份的摇摆选民占比20%左右(与图16中的摇摆选民比例不一致,可能是设定标准不一),而2020年这一比例则下降到了10%。[2]

民调样本选择也会影响民调结果,2016年民调样本对低教育水平人群代表性不足,2020年民调样本的代表性有所增强。2016年民调的主要问题是低估了低教育水平白人对特朗普的支持率,并且这一问题在州级民调中更为明显,导致最终州级民调数据出现较大偏差。根据《纽约时报》2020年5月份报道,2016年只有20%左右的摇摆州州级民调调整了样本中不同教育水平人群的比例,而2020年这一比例上升到了50%左右。[3]

民调机构部分会受媒体舆论影响,存在一定程度的趋同效应。当媒体舆论和其他大多数民调机构都认为希拉里当选总统是大概率事件时,几乎很少有民调机构敢冒着与全市场为敌的风险认为特朗普大概率当选总统,于是在样本选择、提问设置等方面可能会更倾向于希拉里,导致最终的民调结果趋同。而在经历了2016年民调翻车后,2020年无论是媒体舆论,还是民调机构,在这方面都变得更加谨慎。

突发政治事件也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改变选民对两位候选人的态度,例如在2016年大选前两周左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重启了对希拉里“邮件门事件”的调查,此后希拉里的领先优势被急剧缩小(图17),从2016年10月28日重启调查日的领先4.6%,缩小到11月3日的1.3%。参照以往美国历次大选经验,我们预计2020年大选前两周左右的时间,将会是两党候选人竞争最激烈的时刻,两党届时也将会把自己手中掌握的对方的黑料全盘托出,甚至不惜采取造假、谣言和诽谤等手段,“好戏在后面”。

我们认为在民调机构经过一系列改进后,2020年的大选民调数据依旧可信。总体来看,全国综合民调数据的准确性还在不断提升,2020年大选民调的最大风险点来源于州级民调,特别是摇摆州民调。与2016年相比,虽然“支持特朗普羞耻现象”可能依旧存在,但在摇摆选民、民调样本、民调趋同性等方面朝着有利于提升民调准确性的方向发展,将有利于提高2020年全国和州级民调的准确性,民调数据依旧可信。但同时我们还需要警惕突发政治事件对民调和选举结果的影响。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