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特佳董事长陷离婚纠纷 牵出博雅生物蹊跷“输血”交易内幕

博雅生物易主在即?

小三、出轨、代孕、非婚生子……高特佳创始人蔡达建结发妻子用一封全程“高能”的实名公开信,牵出了上市公司博雅生物的一系列内幕。

9月10日,一封《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公开信的作者自称是高特佳集团董事长蔡达建的妻子金惠丽。她在信中举报蔡达建与女秘书张晓楠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且蔡达建动用高特佳的力量与她打离婚官司。

金惠丽在公开信中透露,高特佳自2017年至今经营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购失控,如丹霞项目等。

从公开信息内容来看,高特佳并购的丹霞项目确实出现了重大问题,并拖累到上市公司博雅生物(300294.SZ)。9月11日,博雅生物开盘即跌,收跌4.25%报35.33元,总市值153亿元。

博雅生物在盘后发布澄清公告,称高特佳直接间接持有博雅生物30.76%股份,为控股股东,蔡达建为高特佳董事长,但上市公司与高特佳在资产、业务、人员、机构等方面与上市公司保持相互独立。高特佳及蔡达建不参与博雅生物经营活动,相关报道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活动。

高特佳是国内较为知名的医疗健康行业投资机构。公开资料显示,该集团资产管理规模超200亿元,医疗健康产业基金25支,先后投资140余家企业,其中医疗健康企业70余家,并推动了20家企业成功上市。博雅生物是高特佳的投资代表作。

高特佳董事长蔡达建现年56岁,早期曾就职于中国农业发展信托投资公司,1995年加入原君安证券,先后任君安证券北京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和国泰君安证券收购兼并三部经理,2001年起创办高特佳。

君安证券的经历为蔡达建积累了投资行业的人脉,高特佳的部分员工从君安证券时期就一直跟随蔡达建。

2007年,蔡达建提出“主题行业投资”的模式。当年底,高特佳以1.02亿元的价格收购博雅生物8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成功入主后,蔡达建进入博雅生物的董事会名单,直到2009年辞任董事职务。

2012年,博雅生物登陆创业板,彼时高特佳直接持股46.87%,并通过融华投资间接持股11.7%,为控股股东。不过从上市之初,博雅生物就以高特佳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为由,表示上市公司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但蔡达建妻子在公开信中指出,蔡达建为高特佳的控股股东。

工商信息显示,高特佳集团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为蔡达建。穿透高特佳14家股东后可以发现,三家合计持股达43.86%的股东——包括持股17.68%的阳光佳润投资、持股13.45%的速速达投资、持股12.73%的佳兴和润投资)——均由蔡达建通过交叉持股全资持有;其他合计持股31.79%的四家有限合伙企业,蔡达建也均为主要股东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持有高特佳0.53%股权的旭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正是公开信的另一女主角、张晓楠。

博雅生物的蹊跷交易

蔡妻提到的丹霞项目,即高特佳在2017年并购的丹霞生物。

2017年,丹霞生物因人血蛋白产品中铝离子超标被勒令停产。然而,已经没有药品生产GMP资质的丹霞生物,仍在当年被高特佳旗下的前海优享有限合伙企业收购。

正是这一年,博雅生物开始向丹霞生物采购血浆制品。2017年5月,博雅生物披露向丹霞生物采购调拨血浆及血浆组分,合同总金额不超过4.02亿,并为此支付了1.15亿采购预付款。值得注意的是,此时丹霞生物依旧未能取得药品生产GMP资质

继2017年付款没拿到血浆后,2018年博雅生物继续向丹霞生物支付了2.02亿预付款。奇妙的是,丹霞生物一直未能取得《药品GMP证书》,博雅生物也没有采购到血浆。

2019年4月,博雅生物已经支付3.17亿预付款且两年未获得血浆的情况下,博雅生物与丹霞生物终止了前期合同,但同时签订了一份新合同,约定博雅生物向丹霞生物采购不超过500吨的原料血浆,采购价格不超过165万/吨,合同金额不超过8.25亿。为此,博雅生物再向丹霞生物支付了5亿预付款,截至2019年底,博雅生物向丹霞生物支付的预付款达到8.18亿。

2019年8月,丹霞生物获得药品GMP证书,恢复正常经营,当年底实现药品销售。博雅生物的原料血浆采购款也在今年六月底增加至8.23亿。

就在2019年7月,丹霞生物在大股东仍为高特佳前海优享的前提下,丹霞生物已经更名为博雅(广东)。

丹霞生物近三年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如果没有博雅生物三年内超8亿元的资金输血,丹霞生物能否撑得下去不得而知。

博雅生物被质疑大手笔“输血”丹霞生物、掏空上市公司的同时,业绩也出现滑坡。财报显示,2019年博雅生物扣非净利4.1亿元,同比下滑7.87%。今年上半年,博雅生物实现营收13.3亿,同比降3.47%;扣非净利仅有1.53亿,同比降23.51%。

博雅生物易主在即?

作为投资公司的高特佳已经连续多年减持博雅生物持股。上市前,高特佳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博雅投资58.57%股份,经过多年减持,其最新持股比例为30.76%。

今年7月,博雅生物披露控股股东高特佳正在筹划涉及公司股权变动的重大事项,“华润资本拟考虑收购博雅生物控股股份”的传闻随即渐起。值得关注的是,此时蔡达建的婚姻已亮起红灯。

高特佳急于从博雅生物“抽身”之时,蔡达建妻子这份公开信对其无疑是雪上加霜。外界有猜测认为,蔡达建妻子此时抛出公开信,正是因这份股权转让带来的利润会对二人离婚财产分割有巨大影响。

高特佳成立于2001年,而蔡达建婚姻已经存续33年,显然,高特佳在博雅生物的持股系二人的婚后共同财产。据公开信说法,金惠丽已经向法院提起离婚析产诉讼,蔡达建高价聘请知名律师与其对簿公堂。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