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接棒后,阿里度过关键一年

作者 | 达达尼尔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9月10日是阿里巴巴走向第22个年头的第一天。从官方微博来看,这家市值7000亿美元的公司过了一个温情而简单的生日,在其位于杭州的总部园区办拔河比赛。

这一天比过去三年的9月10日都安静一些。2017年9月10日,阿里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办了一场大型年会庆祝成年;2018年9月10日,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将在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由集团CEO张勇接任,“这是我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10年的计划”。一年前的昨天,阿里宣布了更新后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体系,马云退休了,阿里制度传承的交接棒正式交到了张勇手里。

外界高度关注这之后的变化,范围远超TMT行业本身,因为过去的20年里阿里不缺传奇也不缺话题。但在不少人眼里,从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至今,阿里走得并不平顺。

商业层面,拼多多、美团在上半年获得了一轮估值飙升,双双站上千亿美元,对阿里电商和本地生活业务形成的竞争成倍数加大。市场环境的变化也加剧了抖音、快手乃至腾讯的变现压力,它们或多或少地拦截了流向淘宝、天猫的流量、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摸索电商化。在这些之外,淘宝及天猫总裁蒋凡在4月意外爆发的绯闻成了阿里声誉最大的“黑天鹅”。阿里革除了蒋凡的合伙人身份,对其降职、扣除奖金,但此事引发了内部及外部质疑阿里价值观的链式反应。

聚光灯之下的阿里在过去一年中饱经争议。它遭遇的挑战实质是什么?拨开吃瓜议论和猜测的迷雾,我们从数据反向推理至这家公司内部,看清更多真实的肌理。


1

竞争下的速度


从基本面看起,往回看一年,阿里的股价从174.99美元上涨至265.55美元,总市值约上涨了2500亿美元。受到蚂蚁上市的利好消息刺激,月初甚至高达298美元,但我们还是基于9月10日的收盘价来做分析。

最新一个财政季度(截至2020年6月30日),阿里营收1537.5亿元人民币,非公认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94.74亿元,非公认会计准则下的自由现金流为人民币365.70亿元。

如何评价这一业绩?公允地说,阿里的发展阶段、体量和主营业务与目前规模最大的几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均有巨大的差异,横向比较的有效性并不扎实。但由于影响力更容易催化谈资,与阿里对标可能仍是评估其价值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那么同样从去年9月看起,拼多多的股价从36美元左右飙升到84美元,市值为1004亿美元,美团则从70港元上涨至233港元,市值约合1780亿美元,均翻了一倍有余,速度惊人。但阿里同期的市值增量足有2500亿美元,相当于比一个美团的市值还高出约700亿美元。

对投资者来说,阿里没有失速。逐渐挣脱今年一季度疫情带来的短期影响后,它的抗周期属性甚至更加明显。根据美国SEC网站披露的基金持仓报告,二季度桥水基金、高盛、摩根大通等纷纷大幅加仓阿里,与腾讯系交情甚笃的高瓴资本亦加仓阿里98%。

因此,张勇接任董事长的第一个财年里,尽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但阿里的经营状况依然优秀。市值增长250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在去年9月的基础上又新造了二分之一个阿里。

再往下看一层,即可发现阿里增量的来源。

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季度里,阿里的财务表现明显受到了疫情冲击。由于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核心商业,该季度,阿里净流润失速,经营现金流出现了少见的急剧下滑。全球股市的震荡给阿里的投资带来了消极影响,同期阿里拿出的一系列商家费用减免、优惠和支持措施及大笔的抗疫投入,合计33.56亿元(包含蚂蚁)。

但也就是在这一时期,阿里财报上的新亮点浮现出来:在企业缩减开支的大背景下,同业云计算收入环比下降,而阿里云的收入增速仍有58%;以天猫超市、盒马、银泰等为主的新零售直营业务收入增速高达88%。几个新业务增势迅猛:淘宝直播带动GMV同比增长超100%,菜鸟驿站的社区下沉显现成效,日均处理的包裹量同比增长超过100%,“小学生的冤家”钉钉3月日均月活高达1.55亿。

如果说疫情带来的暂时影响会利好上述业务,到6月季度的表现有力地否决了这种判断。新零售业务的收入增速仍保持在80%的高位,且在阿里总营收中的占比已达20%;已稳居市场份额第一位的阿里云速度甚至加快了一个点,淘宝直播带来的GMV、菜鸟驿站的日均包裹量依然双双保持在100%以上。阿里抓住了一波新机会。


2

珍珑棋局


这是惊喜,但不算意外,因为诉诸不可知论,阿里这一年的运气也实在太糟了。不论是新零售还是钉钉和直播电商,阿里都已为此准备了至少4年以上。这些早先没有体现出账面或股市回报、乃至不容易对外“讲故事”的布局,在危难之时却洗练出了厚重感。

2016年10月,马云提出“五新”,张勇担纲阿里经济体“五新”战略执行委员会主席。而事实上阿里的新零售动作比这早一些。2015年5月7日,张勇上任成为阿里CEO,19日宣布担任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2016年,盒马启动内部孵化;2017年,阿里投资224亿港元入股高鑫零售,其以大润发和欧尚为主的商超网络成为阿里商超到家解决方案的试验田;天猫超市开通“1小时达”业务。

同期,干线和本地化的物流网络也在加速成型。快递、仓配、跨境、农村和驿站在2015年即被定位菜鸟网络的五个战略支点。除加深技术建设及与四通一达的合作,菜鸟在海外与各国邮政及商业物流公司搭建合作关系,专门运营包机线路,并基于在欧洲、东南亚的eHub推动航空货站、跨国班车和关务的规则变化。驿站则重在盘活大学校园、连锁便利店、连锁夫妻老婆店等社会化资源,提升末端物流效率。2018年,阿里联合蚂蚁收购饿了么,蜂鸟的即配网络又在其本地布局中再添一子。

在激烈竞争的表象下,张勇非常清楚阿里擅长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

2019年5月,张勇在湖畔大学授课时提到,他在阿里内部讲得最多的是战略定力,“可能是性格使然”。

“选赛道也好,定义客户痛点也好,寻找客户规模也好,所有这些问题其实不是静态,而是一个动态变化、不断演进的过程。这个过程当中,整个世界也在动态演变,每天都在发生很多事情,这个市场上不只你一个人在玩,别人也在玩。如何避免受到市场因素的干扰或影响?怎么能够真正找到属于你的独特的东西?特别重要的是战略定力。”

上述这些在部分评论人士看来意义不明朗的业务,在逍遥子的构想里清晰地指向了阿里提出的全球化、内需、云计算大数据三大战略。当其他电商公司与新零售提法类似的业务陆续退潮,新零售在阿里的重要性反而日益显现出来,自不用多加阐释;所以疫情在全球各地暴发之后,天猫国际的上一季度的GMV增长了40%,非常时刻的供应链优势显然与菜鸟跨境物流网络的战略协同密不可分。

对于一大把亏损业务,以阿里财务状况的健康程度,并不用为此担心。这也是一个鲜明的战略选择。前段时间“阿里一切业务的头号优先性是向电商服务”的说法颇有市场,但若以同样的逻辑评判,阿里本不应该对云计算、新零售、数字媒体和娱乐等体现出这样十足的耐心,而事实正好相反。马云个性强烈,张勇个性温和,但两人有一大共通点:向五年十年之后远眺是件有乐趣的事。

备受争议的淘系是阿里的现金牛,牵一发而动全身。对这块看家的业务,阿里很难孤注一掷地搞颠覆式的剧烈变革,但也有新想法。

最新数据显示,以淘宝、天猫为主的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为8.74亿,年度活跃买家为7.42亿。微信允许一人注册一个以上账号,手机淘宝的规则是与实人绑定,因此像所有超级旗舰级的App一样,其用户规模的增长曲线不可避免地在接近中国网民总数时开始弯曲。从2016年期,淘宝在无线化后期开始大举加码内容化,直播就是当时的产物。

多年来,腾讯被诟病没有电商基因,阿里被诟病没有社交基因与其说阿里缺乏成功的社交经验,不如说阿里要从头开始学习如何做好内容。张勇的观点是,“如果我们不杀死自己,就会被敌人杀死。你要抱有杀死自己的勇气。”而这一轮内容化的摸索,实际上是淘宝天猫在相对温和地重塑自己,为5G技术普及后即将全面到来的视频时代预习功课。

2020年,像之前的新零售一样,淘宝直播带起了一个新的风口,也在自己的领地上引来了环伺的群狼。但所幸淘宝直播有一个更团结的“娘家”。商业平台、技术、资源和组织的统一,使淘宝的转化率和稳定性都显著地优于同业。中国消费者协会3月底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使用淘宝直播的消费者占比有68.5%。除两个头部的大主播外,淘宝直播和天猫旗舰店2.0的嵌合则增加了淘系给天猫商家提供的私域运营能力。

零售市场从历史上看很难出现垄断,也正因为如此,阿里的102年愿景之路上对手会越来越多。对此,阿里早早设计了一个脉脉相通、丝丝入扣的珍珑棋局。尽管这个过程可能如他所说,有着必然的孤独感,对方向的自信,使得张勇在局部的厮杀之中保持着冷静的判断。


3

一号位的责任


张勇认为商业设计和组织设计是一号位的两大责任。所有组织设计都要为特定的战略目标服务,在特定的时间解决分合和纵横的问题。要加速突进时的打法求灵动,纵向设计;要效率、要沉淀时则横过来。

“我在阿里天天都在想这个事情”,在湖畔的课上,他说,“现在每年双11以后,基本上大家都有预期了,逍遥子要调组织了。”

把阿里过去两年的组织架构变化连起来看,今天阿里的新增长点几乎与之一一啮合。不少观察者容易忽视这一点,但如若剖析阿里的变化,组织力的视角必不可少。

2018年11月26日,张勇决定将原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张建锋任总裁;新成立一个新零售技术事业群,原天猫技术部负责人吴泽明任总裁。天猫形成天猫事业群、天猫超市事业群、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三大板块,李永和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

2019年618后,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侯毅任总裁;钉钉进入云智能事业群;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天猫精灵被纳入,朱顺炎任总裁;大文娱业务收得更聚焦,阿里影业并表,樊路远任总裁。双11后又是一轮新调整:广告平台深度入淘,蒋凡在淘宝天猫总裁的职责基础上分管阿里妈妈,张建锋卸任阿里集团CTO工作,继续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达摩院院长、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原蚂蚁金服CTO程立调任至阿里集团任CTO,并兼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副主席,负责阿里数字经济体内各业务的技术全面打通;盒马与智慧农业加速整合,侯毅向B2B事业群总裁戴珊汇报。

这些变阵一时不一定看透用意,但关键时刻保障了阿里的后劲。

比如在阿里云的护航下,钉钉得以牢牢接住疫情带来的在线办公和在线教育机会,迅速拉大办公协同赛道的领先优势。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钉钉与企业微信的用户差距在1倍上下,变化不大,但到了2020年一季度之后,钉钉的用户数翻倍飞涨。今年2月,钉钉的日活接近2亿。同期的媒体报道显示,钉钉在阿里云上扩容了1万台云服务器来支撑暴涨的视频会议、群直播、办公协同等需求。疫情常态化防控后,张建锋提出“云钉一体”,二者融合有望使钉钉和阿里云对企业客户的服务范畴叠加拉大。

低调的新零售技术事业群成为阿里新零售的技术中腰在2019年云栖大会上,该事业群的供应链技术体系负责人王曦若透露,阿里供应链平台支撑了25个以上的内部业务、3万以上外部商家。

另一个角度也能看出技术打通的能效:淘宝直播不止火在淘宝,也得以快速复用到饿了么、支付宝、飞猪等应用上,扩大了阿里在餐饮到家、理财、文旅等行业的商户基础。

张勇将阿里巴巴的能力模型比喻为“商业操作系统”。从中可以看出,阿里的管理层深谙其耕作21年形成了独特的整体性优势。

所以,用“合纵连横”描述阿里并不全然准确,这在战国时期是外交和军事的谋略,但在阿里的生态系统内却不存在诸侯国或战时结盟式的利益分割2018年前后,有人质疑阿里的战略部署及投资风格是“什么都想自己做”,但放在阿里长期主义的习惯里,这又是个自然的选择。

2020年6月,原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新变化又开始了。

这仅是张勇任阿里董事会主席的第一年,却也是他任阿里CEO的第六年。

从商业本身来讲,激烈竞争的表象之下,阿里将此视为一个关键年,期间发生的组织变化、创新业务的崛起,或是其下一个十年增长曲线的锚点。张勇一以贯之地把握了阿里的战略方向,为阿里敲定了诸多意外之下的确定性来源。

在福布斯的中国最佳CEO排行榜上,张勇排名第一。榜单考察范围是包括A股、港股以及在境外上市的中概股公司连续三年的经营业绩,并剔除了因分红配股等原因所造成的股价不连贯性。50位上榜的CEO的平均年龄在54岁,张勇的年龄是48岁。

他也必须面对挑战,尤其是那些不体现在公司经营本身的部分。对于经历过“十月围城”等危机的张勇来说,这个过程不一定特别焦虑,但可能比过去更加孤独。

2019年4月,经历了“标签门”等一系列负面事件的盒马和张勇有过一次内部交流,谈文化和组织力量。盒马业绩一马当先,但侯毅在组织部大会上,当着500多号中高层管理者上台领了一个“烂草莓奖”。张勇说,他坚持把这个奖给盒马,“这是一个态度”。

“作为阿里经济体的一员,盒马有它有特色的地方。但是我更希望大家去感受一下,用阿里巴巴的六句土话(即后来的“新六脉神剑”)去看,无论模式怎样,无论轻运营重运营,本质是一样的。”他说,“不同性格的一群人能够聚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我们追求的是内核的一致性,内心的一致性,其实这个内核、内心就是人性的一致性,那就是——我们都希望做个好人。这个是我们聚在一起‘做文化’最重要的出发点,也是阿里价值观的原点。”

2020年波折更多。刨除外界尖锐的议论,这家11万人的公司内部对此亦不乏激烈讨论者。在蒋凡的风波和之后一系列阿里员工大大小小的八卦事件后,张勇在内网参加过解答员工问题的直播,这一两个月里,阿里取消了周报制度,在内部系统里隐藏了员工的职级序列。

在湖畔的那次讲话中,他说:“所谓‘落子无悔’,一定是作为负责人的首要责任,‘此时此刻、非我莫属’。别人不可能替你做,只有一号位责无旁贷。”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