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舱+经营性租赁,货运服务的一场新“集装箱式”革命

1956年4月26日,新泽西州纽华克港口,一架起重机把58个铝制卡车车厢装到了港口的一艘老邮轮上。5天之后,这艘邮轮驶入休斯顿,58辆卡车再次装上这些金属货柜,把它们运往目的地。

这是美国学者马克·莱文森的《集装箱改变世界》中所记录的一幕革命性的场景。集装箱作为20世纪最重大的一项发明,其创新之处就在于建立了一整套标准化的运输系统,颠覆性地改变了全球物流体系,极大提升了货运系统的效率,降低了运输成本。

现在,随着全球经济结构的深度调整,以及5G、AI、物联网等技术的出现,企业对于物流运输的效能提升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果说集装箱是通过有形的工具创新和结构创新,带动了现代物流体系的第一次革命,那么,现在我们所经历的新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正在推动现代物流体系的第二次革命。

就公路物流行业而言,我国不仅正享受集装箱货运所产生的技术红利,同时也正赶上了新一轮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所带来的全新机遇。其中,新技术创新就是以数字化、智能化为核心的装备及AIoT平台,而商业模式创新则是以经营性租赁为代表的轻资产服务模式。

在货运金融服务极为发达的欧美地区,货车租赁市场早已非常成熟,其中美国货车租赁渗透率已达到25%。我国的货车租赁起步才短短五年时间,虽然货车租赁保有量快速增长,但对比美国市场,国内货车租赁渗透率还不到1%,租赁市场潜力巨大。

而在自动驾驶和物流物联网技术方面,中国和欧美发达国家这一次却走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国内企业在物联网+货运行业的成熟技术实践,使得我国已经具备大规模推动物流行业智能化普及的实力。

现在,货车租赁市场的巨大潜力叠加智能物联网技术红利,正在带给中国物流行业一场颠覆性变革的机遇,也正在催生一批引领这场物流行业变革的全新服务平台。

在国内货车租赁市场中,G7作为最早以“数字货舱”+“经营性租赁”作为核心模式的公路物流物联网技术公司,成为了这一轮物流货运系统创新的资深玩家和行业领导者。

通过对G7技术平台以及资产服务运营模式的深度剖析,我们不仅可以看懂现代物流体系的创新逻辑,也能为众多物流行业客户和企业客户提供一份全新的参考。

降本增效:物流行业的核心命题

据统计,我国大约有3000万名的卡车司机,以及超过1000万的货运车辆。货运危险系数高、多超载才能多赚钱、货车司机工作超时、疲劳驾驶,这些都只是我们外人看到的表面问题,而在内行看来,物流行业面临的问题却要更为复杂和难解。如何在保障安全运营的基础上从每个货运环节降低成本、增加效率,是这些物流车队和司机永远关心的核心命题。

首先就装备本身而言,过去的挂车就是一个黑箱子,只要开出去就一无所知,在哪里?装了多少货?是否超载?轮胎或重要部件状态是否正常?都需要通过传统的人工查看、测量、记录、反馈等一系列的动作实现信息闭环。一个上百台车的车队管理工作,意味着无数的重复低效工作以及依赖人工必然会产生的判断不专业、数据不准确等一系列问题,同时信息的不对称和滞后也直接限制了车队的资产使用效率。

其次,对于公路物流货运企业而言,货运量的多少是决定企业能否生存和赢利的关键,而货运量的周期性不均衡波动,成为困扰很多企业平稳发展的极大制约因素。从G7的公路货运大数据来看,近5年来,全国公路货运量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4%,但是每一年当中货运量会出现非常剧烈的季节性波动,比如6.18、双11、年末等货运旺季。并且不同行业的货物运输也会出现更为剧烈的波动,比如今年疫情期间,像钢铁、煤炭等大宗货品的运量就出现大幅下滑,而快递运量则有较快的上升。货运量的变动会给这些企业的运力调配和业务增长带来巨大压力,货运量波动对于实力较小的承运企业更是生死攸关。

与此同时,国家在产业政策方面日趋频繁和严格的变动给货车资产配置带来种种不确定因素。比如对挂车尺寸、标准的规范,以及《按轴收费》政策的出台,货车政策的趋严导致部分承运公司出现大量淘汰车型,也会出现一些非理性的购车行为,导致货车资产的错配和浪费。

以上这些问题都和货车的智能化水平以及车队的资产组合模式密切相关。面对行业市场、货运量、产业政策的快速变动,如何提升数字化能力?重资产经营模式or轻资产模式?这成为众多物流货运企业必须考虑的问题。

行业难题的紧迫已经在催生新的行业解决方案。一方面,通过货车智能装备和车队智能资产管理来优化运力效率;另一方面,通过经营性租赁的货车资产模式的优化配置来降低运力成本,成为物流货运企业实现业绩增长,获得持续经营能力的必然选择。

数字货舱:G7资产服务的技术优势

如何让一家快递公司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车辆实现在一个系统内调度?

如何让一个物流公司的几百名司机通过观察发动机数据来改善驾驶习惯以节省10%的油耗?

如何让一个长途司机在偏僻地区无人值守的加油站,不用现金就能加到质量可靠的油品?

如何保证一家牛奶加工厂的酸奶从工厂到用户手中,酸奶的温度全程时刻保持在4度?

……

这些场景正是物流行业在迎接全面数字信息化来搭建全新生产力体系阶段,所面临的最真实的一些挑战。

在G7创始人兼CEO翟学魂看来,货车、司机、货物、能源补给等整个物流行业环节都可以实现数字化、标准化,在此基础上,实现物流行业的智能化。

成立十年,G7一直坚持将物联网技术输出到物流行业,来提升物流的效率和安全,为行业搭建一个 “操作系统”级的基础设施平台。现在,G7已经实现了服务模式从“按使用付费”到“按结果付费”的升级,建立起安全管家、网络货运和智能装备三大核心业务,又在2018年在业界率先创造出“数字货舱”这一物流智能装备。

“数字货舱”,翟学魂形象地称呼它为“会说话的挂”。通过智能终端与数据传感器,可以采集车厢内的货物体积、重量、温度等多维度数据信息,然后结合大数据智能决策,实现头挂匹配、AI量方、载重监控、温度控制、防侧翻等一系列场景的智能化应用,对挂车与货物实现可视化、标准化、集中化的系统性管理。

简单来讲,G7数字货舱,就是通过将物联网、大数据、AI等前沿技术与传统挂车相融合,实现对传统挂车的智能化升级,帮助物流企业显著提升挂车运输的安全性、大幅降低管理成本。目前数字货舱已经发布了快递快运版、大宗版、冷链版三种解决方案。

在快递快运中,数字货舱可实现对舱内货物装载的实时记录,精准度高达98%,平均装载率提升2%,满足快递快运在低成本竞争压力下对于装载效率的高诉求。

在大宗领域,数字货舱对舱内载重实现实时精准监管,防止偷货、换货、窜货,可以代替人工抽查记录的传统管理,极大降低管理成本。并且,G7与中国铝业合作推出的轻量化铝制挂车,与铁挂相比自重轻1吨,一些特定行业就可以通过多运输1吨的货物来获得更高收益。

在冷链领域,数字货舱能够实现对温度的远程实时控制,满足生鲜行业对于在途温度的严格要求。不仅如此,当途中检测到冷机故障时,G7数字货舱还支持远程消除故障,保证冷机处于最佳状态。

物流企业在使用G7数字货舱时,就可以免费使用G7智能资产平台,通过IoT技术实时数据,实时掌握车队资产状态,实现车队高效运营和成本有效管控。

在G7数字货舱运营至今的两年中,其“足迹”已覆盖357个城市,累计行驶3亿公里,累计行驶了402万小时,累计车辆监控管理1700多万次。G7数字货舱全国交付中心累计超过15家,全国签约服务网点25家,并有超过800个合作服务网点,覆盖全国30+省级行政区。

目前,G7数字货舱已成为行业内规模最大的智能资产服务平台,主要覆盖德邦、京东、顺丰、跨越、安能、等客户,牢牢占据新增挂车租赁市场第一的位置。

经营性租赁:G7资产配置的新赛道

物流企业、货运车队所面临的货运量、产业政策和市场需求的变动风险,对他们的经营模式和资产配置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不同行业在不同周期的货运量的剧烈变动,要求物流企业采取更为灵活的货车租赁来调配运力;日趋严格的货运产业政策,也在迫使物流企业转变重资产采购模式而采取标准化卡车租赁以节约资产成本;而货运市场的差异化需求变动,也要求物流企业在专业化货车定制和通用化货车租赁上进行合理配置。

这些新的解决方案,无一例外地指向了经营性租赁的货车资产服务模式。

在欧美成熟市场,货车租赁比大概在20%左右,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美国卡车租赁公司Ryder。Ryder诞生于1933年,目前占有美国最大的商用车队市场,管理着全美27.2万辆卡车。旗下长短期租车业务占到总业务的一半多。Ryder从融资租赁模式起步,逐步衍生出二手车处置、供应链服务、经营性租赁等多元化产品。

现在,经营性租赁代表的真正的轻资产运营以及高抗风险能力,正在被越来越广泛的市场接受和认可。

通俗来理解,所谓经营性租赁,就是出租人拥有设备所有权,承租人只是购买使用权和相关服务,出租的设备和共享单车一样具有共享属性。这一模式既适合出租人对这种高养护成本、技术迭代快的高资产设备的持有和专业管理,解决了承租人资产有限、抗风险能力差的问题,它又适合承租人灵活租用,想要快速实现资产变现的需求。

而融资性租赁,是一种货车资产的融资手段,由出租人出资购买,承租人分期支付租金的方式来使用和购买货车,本质上是出租方提供的一种按揭销售方式,主要赚取利差。目前被很多客户所青睐的原因是货车的所有权以及车辆残值,然而在二手商用车市场中,无论是残值还是交易的便利性,都和乘用车有很大差距。

对比融资性租赁,经营性租赁有着零首付、低月供、低纳税、低维保成本、低准入门槛等方面的优势,更有着灵活性的借还优势,非常适合不坚持自持资产,而是需要高现金流、高灵活性的物流货运企业。

总之,经营性租赁可以帮助物流货运企业实现:1、减少固定资产投入,提高资产效率;2、降低业务波动风险,提高运力灵活性;3、降低车队管理成本,获得全周期的资产服务。而这些正是经营性租赁逐步成为货运资产服务新趋势的根本所在。

根据相关数据,截至2020年7月,通过经营性租赁服务模式,G7已经为客户累计降低1亿多的资产成本。当然,能让G7在行业中脱颖而出,不仅在于其提供了灵活的经营性租赁模式,还在于提供了配套的智能化资产,而这也是G7区别于国内外同行业对手的差异化优势。

智能化资产+经营性租赁:产融协同的良性双循环

以通用电气(GE)为代表的“产融结合”的模式,也就是从实业向金融业演进的“由产而融”,以服务产业业务为宗旨的金融业务,可以为产业上下游客户提供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从而有效发挥金融和实业的协同效应。

想要实现产融协同,就必须对物流行业进行全流程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通过AIoT能力将货物、货车、司机等状态变成可视化的的智能化资产,才能形成对物流货运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

对于G7而言,“智能化资产+经营性租赁”的结合,正在产生强大优势互补,产融协同的良性双循环效应。

首先,数字货舱所具备的AIoT能力让G7可以获取海量数据,实现客户运营状况和业务健康度的评估,从而支持租赁业务的风险管控。同时基于十年的行业积淀,G7在对客户的选择和评估上,又具备独一无二的优势,保证了平台的良性运营发展。

其次,区别于单纯的货车租赁金融服务,G7积极投身于“数字货舱”智能资产服务平台的制造,洞悉客户需求,了解客户状态,极大地降低销售成本,也降低客户的运营成本。伴随使用数字货舱客户的不断拓展,规模效应的显现,经营性租赁模式的市场接受度也进一步得到提升。

此外,G7所推动的智能化资产和经营性租赁的结合,也提升了企业的差异化优势和行业标准。智能化推动了物流体系的标准化和专业化,必然要求越来越多物流企业采用租赁方式来解决运输需求。

两者的结合,将最终提高物流行业的智能化、集约化水平,提升行业金融资产的利用效率。

正如我国其他所有传统行业一样,物流业也正在承受全球贸易争端引发的外部风险,也正在面临智能时代到来所提出的转型挑战,特别是年初新冠疫情影响下,一些物流企业更是迎来了短暂停摆的“至暗时刻”。

环境的变化、行业的变革和黑天鹅事件的突发,使得物流行业当中的每家企业和从业者不得不思考物流业的发展方向,以及自己所要把握的新生存位。而从我们对G7平台一番考察来看,以AIoT技术引领的智能资产服务和以此为基础的经营性租赁的货车资产模式,正在成为我国物流行业转型变革的全新趋势。

正如一开始我们看到,六七十年前,正是美国码头上面的一个个标准化的“集装箱”货舱的出现,推动了整个物流系统化的基础设施变革。那么,在现在这场新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变革面前,智能数字货舱的出现,将使得我们再次迎来新的一次“集装箱式”的变革机遇。而这一次变革的规模和影响,可能将并不亚于“集装箱改变世界”的产业价值。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