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内部提升国际业务风险关注度,金融支付清算系统也要备好自己的“鸿蒙”

今晚的内容不展开,简要说几件事情。

第一,前阵子几家大行和股份制银行都开过年中工作会议,我问了一下今年大家都关注哪些难啃的骨头。比较能猜到的是:疫后放宽风险容忍度后的不良资产压力应对与不良资产处置,引导贷款利率下行后的息差收窄,案防内控,以及有几家银行提到了资本补充……

而除此之外,对国际业务盘子比较大的几家银行而言,国际业务风险的关注度也普遍被提升。

居安先思危,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愉见财经”获悉,已经有银行开始提前评估各条线外汇业务,跨境融资,外汇机构业务和海外分行、子公司业务风险。听说也做了一些应急预案的防范演练工作。

一名银行国际业务人士说,行里要求提早预防、加强应对,中资银行的危机管理能力都比从前提升了不少。

第二,有人提到了对SWIFT动作的担忧。

SWIFT是“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一个国际银行间非盈利性的国际合作组织,成立于1973年5月,总部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SWIFT为全球各国金融机构提供安全讯息服务和接口软件,成员行接收到这些信息后再转送到相应的资金调拨系统或清算系统内,进行各种资金转账处理。

但这一本该是“中立”的公共服务设施系统却并不中立,其核心成员主要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这不仅意味着在SWIFT系统底下的全世界大部分国家的贸易往来都可能受美国监控(其实就是偷窥)。

此前SWIFT其实就被美国操控,对朝鲜、伊朗、俄罗斯都施过压。这根本上也是个美元霸权的霸凌行为。

话也要分几头说。

一则,美国是曾经对别国动用过SWIFT施压,但对中国这样体量的国家,料不敢完全切断,否则用美元霸权把人民币挡在墙外,SWIFT还算是一个全球性质的系统吗。

二则,中国有前瞻性,为应对金融风险和解决跨境人民币支付基础问题等,于2012年启动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CIPS)建设,这是中国自己的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业务批发类支付系统,迈出抵制美国主导的SWIFT第一步。

在银行卡清算层面,我们也有全球第三大卡清算组织中国银联。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撰文称:美国可能已经开启了世界“去美元化”的进程;如果SWIFT不好自为之,难免也进入世界“去SWIFT化”的通道。

说白了,SWIFT是国际结算和清算的充分条件,但不是必要条件,不是国际清算体系本身。

危与机总是并存的,压力反过来也可以推动我们加快必要的建设,比如金融支付清算系统也需要自己的“鸿蒙”,亟待加速完善。

第三,刘晓春副院长提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比如国家的层面,仿造银联模式,打造一个跨境银行业务信息传输服务机构,可以考虑所有中资银行包括它们的海外分支行、在华外资银行成为这个机构的初始成员,当业务逐步成熟后,以市场化的方式向全球推广。(至少可以解决一部分业务不走SWIFT所以不被美国偷窥。)比如机构的层面,中国的银行互为外币帐户行,建立一个信息传递系统及虚拟账户清算体系,这个系统可以是几家银行合作设立,也可以是其他第三方提供服务。

最后,务必是要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越难越要坚持开放和发展。成功靠朋友,伟大靠对手!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