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新股募资逾2600亿超去年全年 IPO常态化变IPO无节制?

来源:华夏时报

注册制推进大背景下,A股IPO迎来爆发期。以首发上市日统计,截至8月13日,年内募资总额已逾2600亿元,超过去年全年总额。

自7月中旬以来,A股上涨乏力,震荡不止,新股密集发行是否已对股市造成失血性影响?分析人士认为,从目前来看,IPO尚不是构成股市资金被抽离的主要原因。但是在市场已经失去上涨动力的情况下,恐将令缺乏增量资金入市的股市受到动摇。


年内募资已超去年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并没有影响到IPO市场的常态化运行。早在今年2月,监管层也曾向外界透露,“疫情防控期间,IPO受理审核及许可工作正常推进,新股常态化发行不受影响”。

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以首发上市日期统计,截至8月13日,2020年沪深两市共有186家企业IPO(含科创板),合计募集资金达2612.85亿元,已超去年全年总额。2019年沪深两市共有203家企业IPO,合计募资2532.48亿元。

从省份分布来看,其中北京、广东、浙江、江苏、上海为首发募资规模最大的五个省(直辖市);从行业(证监会一级)分布来看,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金融业等为首发募资规模最大的前五大行业。

IPO市场的火爆,科创板的力推功不可没。截至8月13日,以首发上市日计算,年内科创板上市企业家数多达81家,占A股年内上市家数的42.95%,合计募资额1536.5亿元,占比58.81%。

某头部资管机构研究员王权向记者表示,IPO市场欣欣向荣,许多企业摆脱了过去借壳上市的窠臼,搭上注册制的快车纷纷上市。另一方面来说,从行业角度而言,2020年本来就应该是一个IPO大年,硬核科技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一批上市企业的涌入。中国金融改革加速,资本市场的大量资金投向硬核科技(如5G、芯片、生物医药、新能源)领域。此外,移动互联网头部创业公司登陆资本市场,部分AI时代快速发展起来的公司也开始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监管部门严格把关的情况下,上市公司质量继续提升。截至8月13日,年内有107家企业IPO过会(不含科创板),2家被否,2家暂缓表决,3家取消审核,过会率达93.86%。而2019年全年过会率为92.5%。


年中迎来大爆发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IPO市场在年中时段更有爆发趋势。分月份来看,2020年1月至8月(8月截至8月13日),沪深两市首发上市企业数量分别有16、22、13、24、18、26、50、17家;各月募资总额分别约为417亿、270亿、100亿、186亿、160亿、261亿、1004亿、216亿元。

数据来源于同花顺iFind,截至2020年8月13日数据来源于同花顺iFind,截至2020年8月13日

其中,7月首发上市企业达50家,募资总额骤然超过千亿元。7月16日,国产芯片龙头中芯国际(688981.SH)登陆科创板,募资额高达532.3亿元,刷新科创板记录,占当月募资总额超50%,占年内总额比例也高达20%。

中芯国际之后,年内募资额位居前列的分别为京沪高铁(601816.SH)、奇安信(688561.SH)、凯赛生物(688065.SH)、康希诺(688185.SH)、君实生物(688180.SH),募资额分别约为307亿、57亿、56亿、52亿、48亿。其中,除了京沪高铁为1月份首发上市,其他均为7月、8月上市。

“IPO爆发的主要原因是股市上涨,股票市场的交易量大增,同时在政策层面也鼓励企业更多参与到直接融资市场中。”中银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向记者分析表示。

事实上,早在年初,股市因疫情一度暴跌,但从3月末开始有所回升,沪指6月份单月涨近5%,7月更是涨超10%。而创业板指更显强势,在4月、6月、7月的单月涨幅均超过10%。

随着注册制启航,业内人士普遍认为IPO规模在下半年仍将继续爆发。8月12日,证监会公告表示,已按法定程序同意宁波迦南智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盛德鑫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万胜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华业香料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的创业板注册申请。至此,已有23家首发公司创业板注册生效,业内预计将在8月下旬集中挂牌。

此外,统计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下拟IPO企业合计364家。其中,从证监会平移过来的在审企业176家,按照改革后的创业板定位申报的有188家。

在7月初,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曾预计,全年A股多层级资本市场IPO企业有望超过300家,融资规模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但从目前情况来看,3000亿规模仍有所低估。


股市失血忧虑


王权也认为,IPO大爆发也与A股大涨的趋势有关。他表示,股市大涨本质上完成了资金从机构投资者以及散户手中向需要融资的企业转移的过程,这一过程本身可以称得上是标志性事件。

其中有着两方面重要意义。“其一,发生在疫情之后,这对于中国经济增长,企业恢复元气,市场恢复信心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二,大量资金融入企业,在进出口贸易暂时放缓的状态下,主要是开启经济内循环模式,也就是说这些资金对于企业加强创新研发,扩大生产规模意义深远。”王权表示。

然而,鱼多了,水池自然需要更多新鲜的水。新股密集发行,甚至迎来爆发期,股市失血忧虑也由此而生。

这样的忧虑并非毫无根据。7月16日,募资超500亿的中芯国际上市首日,沪指暴跌4.5%,创业板指暴跌5.93%。当时,不少机构分析人士就直指,暴跌与中芯国际IPO引发的抽血效应不无关系。

同时,自7月中旬以来,A股市场震荡不止,暴跌行情频现。市场中,不少投资者也发出“新股发行太快太多,股市涨不动”的声音。

今年7月22日,沪指30年来首次大修落地。此次大改,规定将日均总市值排名在沪市前10位的新股,于上市满三个月后计入指数,其他新股于上市满一年后计入指数。这样的调整无疑对指数、对市场信心有着重要意义,但对市场影响最大的新股抽血效应显然于事无补。

丁孟表示,IPO增加在边际上确实会对股市的资金总量造成抽离的作用,但也要看IPO的总量和股市新进入资金量的动态的平衡,除了这两个因素之外,股市的杠杆水平,外资流入量和大股东减持的情况都会对股市中的资金量造成影响。

“从目前来看,IPO尚不是构成股市资金被抽离的主要原因。但是在市场已经失去上涨动力的情况下,继续这样做,缺乏增量资金入市的股市将受到动摇。”丁孟认为。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