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启技术 | 吹过的牛逼要兑现了?

作者 | 南方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深圳有两家有名的少年公司,光启技术和柔宇科技,两家公司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两个老板都姓刘,都是83年的,比如两家公司都被传为"披着皇帝新衣的PPT公司"、"毒角兽"。

前几天新闻报道柔宇科技已经在接受上市辅导,而光启技术也被市场认为"曾经吹过的牛逼开始要兑现了",股价蹭蹭蹭地涨。

光启技术的老板是刘若鹏,被称为是"深圳新生代科技专家",2009年从美国杜克大学回来后,率领他的团队成功研制出了"隐形衣",这一成果被《科学》杂志刊登,刘若鹏是第一作者。

隐身衣类似变色龙,随着周围环境而变化,其关键原理是"形状和材料",形状用来消除大部分的回波,材料用来吸收电磁波以至于不被雷达发现,给人视觉上形成一种隐身的感觉。

这种黑科技用于军事上,以避免船舰和坦克被雷达的微波探测系统发现行踪,提升作战能力,这种材料被称为"隐身材料"。

01

靠收益利润支撑的"徒有其表"

光启技术在A股现身是2017年,其前身是做汽车零配件的"龙生股份",受当年中国汽车市场增速逐渐放缓的影响,公司当年通过先定增募资再资产注入的方式,以4.46亿的自有资金并购了超材料业务主体"光启尖端",形成商誉3.21亿。保留原有汽车零配件业务,切入了军工尖端装备"超材料"领域,摇身一变"光启技术"。

虽然主业上仍然还得依赖汽车零配件,但是业务却是变洋气了:从一家汽车座椅功能件制造商转型为以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为核心业务的尖端科技创新型公司,实现了从传统制造业向创新企业、高端制造业的转型。

怎么个创新、高端法,主要还是因为公司不光向军工企业卖超材料军工装备,还卖研发服务,等于是给军工企业提供技术外包业务。

这个模式让探雷哥想起软件企业的产品+服务模式,面向客户的定制化销售,这类产品的毛利率大概只有20%-30%左右,而光启技术的超材料业务毛利率在40%-50%左右。的确要高端地多,毕竟人家的客户是军工企业,生产的产品用于军事作战。

虽然已经完成转型3年,原有的汽车零配件业务虽然已从17年89%的收入占比逐渐降低至2019年的52%,但说它还主要是个汽车零配件厂商一点也不为过。

但"汽车零部件产品业务"近年因为受汽车整车不景气的影响,是连年走弱,收入及毛利率双降;

而新转型的超材料业务,整体收入规模也才2亿,整体毛利率稳定在40%以上,比公司的汽车零部件生意附加值要高端。

其中,超材料研发业务收入和毛利率波动较大,2017年刚收购进来时,研发业务的毛利率达到了73.7%!但研发业务目前还没突破1个亿的收入;超材料产品收入和毛利率一直在稳步增加,2019年,超材料产品销售额大幅增长至1.56亿,比研发业务体量大,毛利率水平差不多。

公司含汽车零部件业务的整体利润也就1.28亿,2017年,光启技术切入超材料业务后,公司的收益质量反而大幅下滑,核心利润在2017年达到历年顶点后,2018年、2019年反而下滑到比之前只做汽车零部件还差的水平。

2019年,公司还有大概3291万的研发投入资本化减少了对利润稀释。

但,为啥公司的利润总额要比之前好呢?

主要还是公司的收益类利润变多了,而收益类利润主要是政府补助和理财产品收益,2018年和2019年,这两项利润合计比公司的主营业务核心利润贡献的盈利还要多。这点在下文再细讲。

收益类利润跟主业利润呈现很明显的互补规律:2017年核心利润最多时,收益类利润最少,2018年核心利润最低时,收益类利润最高,2019年,核心利润和收益类利润是1:1.17的比例。

随着公司切入超材料业务,反而收益类利润超过了核心利润。所以,转型后的光启技术靠"超材料"并非真正牛逼

02

业绩翻番预期炒出来的股价

但这并不妨碍光启技术的股价在短短一个月内翻4倍,从7块翻到30块。

而这主要是因为它给了市场一种柳暗花明、牛逼要兑现的感觉。

7月中旬,先是发布了利润同比增幅30%-50%的半年度业绩预告,随后又公告公司产能打满,银星基地完成产能扩建,产能提升至8000公斤,计划投资总额为14.9亿的顺德基地项目,一期建设已经完成,预计今年12月投产,产能可以达到40000公斤,能满足客户对超材料尖端装备产品未来3-5年的交付需求。

7月21日,公司又发了一份公告,说子公司光启尖端近日成为了成都某重要客户的外包合格供方。

加上最近军工走强,公司释放的多项利好叠加就把光启技术直直地炒上天。在股价上涨期间,公司的部分股东均出现了减持。

7月29日,光启技术因为股价涨幅较大因此收了关注函,询问上述利好对公司的具体影响几何?

以银星基地来说,该基地据称是公司生产超材料尖端装备的唯一生产基地。2019年,尖端装备产品销量是3100公斤,产能利用率是78%,近期银星基地从4000公斤/年产能扩产至8000公斤/年,目前处于满产状态。

公司的销售是以销定产,满产状态意味着这些扩建的产能都是有客户订单支撑的。

而顺德基地12月投产后,一期建成后产能可以达到40000公斤,使得公司能够大规模、批量化生产交付,能够满足客户对超材料尖端装备产品未来3-5年的交付需求。

而光启对上述数据的测算依据是根据已签1.8亿的合同和预期订单等信息得出的,按照2019年销量3100公斤,收入1.56亿,2020年已签订单1.8亿大概需要消耗3600公斤,加上公司销售季节性规律,下半年订单会比上半年高,所以,就银星基地扩产至8000公斤而言,属于尚可相信范畴,按照银星基地的这个产能,公司2020年的订单应该是要翻3倍的节奏,收入按照节点确认,2020全年收入应该是要比2019年要好。

基于这个预期,公司的股价因此被拉涨。

但顺德基地项目呢?在雷哥看来,就不太可信,它其实是公司变更后的募投项目,生产的产品类型跟银星基地一样,今年年底就可以达到40000公斤/年的产能,但从2023年开始,一期才能逐步进入满产能状态,公司也提示了下产能利用的预计存在一定不确定性,所以该项目建设是否合理呢?

看完下文,也许你就会对这个项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03

变来变去的募投项目和令人匪夷所思的借款

光启技术从汽车零配件业务切入到超材料业务,虽然看似后者高科技许多,但本质上都还是生产制造企业,资产结构应该主要以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此类经营性资产为主。但它的资产结构却发生了较大变化:从原来的以非流动资产为主到以流动性资产为主,2017年-2019年,流动资产占比85%以上。

主要原因就是光启技术账上高企的货币资金余额,2017年-2019年,占比85%以上的流动资产中有77%以上是由货币资金和交易性金融资产(结构性存款)构成。

是做军工生意现金流很好吗?显然不是,之所以保持这么高的流动性主要是公司2017年发生了一笔高达68.38亿的定增,截至到2019年,公司只花出去12.47亿,改变用途金额33.6亿,尚未使用的募集资金总额59.2亿。

因为大量闲置,导致公司不得不用来买理财2017年-2019年,公司分别花了26.5亿、58亿、26.5亿用来买理财,而对应只投入了0.74亿、1.42亿、3.32亿用作购建经营性资产。

少额资金用于超材料的产业化,但公司却因为切入"超材料"业务后获得了比原来做汽车零部件业务更高的政府补助

以及这笔以超材料产业化和超材料研发中心建设名义募集而来的金额高达68.38亿的定增,却获得了高达59.2亿的闲置资金用来买理财。也许光启是觉得,把钱用在搞生产都不如把钱拿去买理财、获得政府补助得来的投资回报高。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光启2017年向关联方收购来的"光启尖端"是公司超材料业务的主要实施主体,有业绩考核目标:2017年-2019年,需要分别完成不低于0.37亿、0.41亿、0.44亿的业绩承诺,光启尖端各年实际完成的业绩是3779万、4448万、7356万,累计约1.56亿。

而公司因为从事"超材料"业务,在2017年-2019年获得的政府补贴以及理财收益分别是0.32亿、0.84亿、1.07亿,累计收益2.23亿,要高于上述主业收益0.67亿,是笔更划算的生意。

另外,为啥雷哥说募投项目是个噱头呢?

我们来看看这笔2017年2月就已经募集完成,分别计划投入53.97亿、14.4亿用于超材料业务的产业化和研发中心的建设的项目,近2年时间过去,这两个项目的投资进度分别才只有1%、0.19%。

2018年年底,在研发中心项目才投入271万的情况下,公司就又变更了募投项目,不盖研发中心大楼,改用来做网络建设和信息系统建设。同时,将大约5亿的闲置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撇开花钱效率不高来说,公司这波将实实在在的"有形"资产变成"无形、不好计量"的网络建设和信息系统建设,还将工程完工时间往后延1年的操作,可谓是别有心机。

1年过去,网络建设和信息系统建设项目分别才投入0、46万的进度,2019年,公司继续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于2个新项目"建设顺德、沈阳产业基地",同时将10亿闲置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中,顺德产业基地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的"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的时间"是2025年,所以上述40000公斤/年的产能感觉像是先画大饼为敬的节奏。

而原来的老项目,进度还是不足1%,停滞不前。

上述操作总结起来就是,钱花不出去,但是花钱名头换来换去,而且只打雷不下雨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公司有大量闲置募集资金,2018年、2019年分别变更了5亿、10亿资金用于补充流动性、资本性支出较少的情况下,公司竟然在2018年、2019年分别有2.67亿、9.35亿的借款,2018年,公司有0.03亿的短期借款余额和1.4亿的长期借款余额,而且长期借款的性质是质押借款。

至此,不得不让人怀疑,公司的募集资金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

04

结束语

2020年,光启尖端是业绩承诺期过后的第一年,根据光启技术此次利好的公告来看,如果没有吹牛逼的成分在,2020年业绩是要好于2019年的,但是不是又在吹牛逼,募投项目还能不能顺利推进,我们且看。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