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卖、减持窘境频现,银行股权缘何不香了

作者:孟凡霞 宋亦桐

来源:北京商报

从前几年的“香饽饽”到如今无人问津的“烫手山芋”,越来越多的银行股权因拍卖无果,进入了周期较长的“变卖”阶段。8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不完全统计发现,开年至今,已有93笔银行股权因接连拍卖失败遭遇了“变卖”,虽然进入“变卖”的银行股权竞买“门槛”低,但上述股权中仅有12笔成交,“流拍”更是成为了常态。另在银行资产质量下滑,股东长期持有意愿不足的情况下,银行股也迎来尴尬时刻,频遭投资者减持。


01

拍卖失败沦为“变卖”


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已经有逾12015起银行股权进行了拍卖,其中近900起银行股权进行到“变卖”阶段。从时间节点来看,仅2015年初至今遭遇“变卖”的银行股权就达到879起,占比超九成,2017年、2018年、2019年这三年来,被“变卖”的银行股权数量直线上升,分别为54起、304起、398起。

时间进入2020年,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开年至今,已有93笔银行股权因拍卖失败进入了“变卖”阶段。从标的信息来看,这些银行多以城、农商行居多,标的金额大多在20万元—1500万元不等。“变卖”标的的主体有企业持有的银行股权,也有自然人持有的银行股权。

记者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一般情况下,拍卖流程主要有三个阶段,分别为首次拍卖、第二次拍卖和“变卖”,首次拍卖失败后转入二次拍卖,如果二次拍卖仍失败,则该标的会转入“变卖”阶段。如果“变卖”失败就要视处置方的决定,如果要求再次拍卖,则重新进入拍卖流程的三个阶段,拍卖价位均由处置方决定。

从时间跨度来看,“变卖”与首次拍卖、第二次拍卖的周期有较大差距,首次拍卖和第二拍卖的竞价周期大多为一天,而“变卖”的周期则长达60天。

对银行股权频上“变卖”台,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认为,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的银行股权拍卖,是因为银行的股东出现债务危机而被迫拍卖和转让,银行股权“变卖”更多是其股东出现了债务问题,股权比例均比较小,通常不会对银行产生实质影响。


02低价打折难觅“接盘侠”


以往,银行股权的司法拍卖往往会出现关注者众多而出价者寥寥的情况,因此一拍、二拍过程中的流拍现象屡屡出现。进入变卖程序后,标的价格通常会大幅缩水,较评估价打近半折的标的不在少数。按理来说,进入“变卖”的银行股权,竞买“门槛”低,处置应该更加容易,但北京商报记者却注意到,即使到了周期较长的“变卖”阶段,银行股权的成交率依旧很低。

上述93笔被“变卖”的银行股权中,仅有12笔股权成功交易,另有8笔被中止,3笔被撤回。诸如7月24日,一家公司名下持有的浙江民泰商业银行3613万股股权完成了“变卖”,这笔股权的评估价格在1.01亿元左右,“变卖”价格较评估价格大幅“跳水”,为5666万元打了近半折,虽然经历了13408次围观,95人设置提醒,但该笔股权最终因无人报名而“变卖”失败。

更早之前的6月29日,一自然人持有的安徽金寨农商行278.34万股股权,评估价为426.41万元,起拍价为289.96万元,最终也因无人问津而“变卖”失败。

在即将开拍的股权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九江银行数次流拍的大额股权也将进入“变卖”阶段,为了加快处置进度,法院对合计1.36亿股的九江银行股权进行了“打散”,共拆分成5份,分别为1224万股、4215万股、3860万股、2785万股、1523万股进行“变卖”,对应股权分别为0.51%、1.75%、1.6%、1.16%、0.63%。此次“变卖”价格总计约10.17亿元,较此前市场评估价12.93亿元出现“缩水”。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近几年,银行的股东合规性要求比较严格,例如,不能拥有两家以上的银行和保险类的股权,在严监管重压下,银行股权“流拍”已经成为常态,另外,在目前中小银行整体估值偏低的情况下,很多投资者对银行股权兴趣度低。而“流拍”也显示出投资者对这些银行股权价值的不认可。于百程认为可能有多方面原因,据他介绍,首先是价格不合适,其次是拍卖的股权多数比较小,只能财务投资,真正想要银行股权的机构并不感兴趣;还有宣传不够,司法拍卖平台上股权投资者少,股权并不像房产那样标准化,所以更难被一般投资人接受。


03

银行股也遭投资者“用脚投票”


除中小银行股权在拍卖台上频遭“冷遇”,部分上市银行股份也遭遇投资者减持。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公募基金在今年二季度对银行股的持股仓位继续下滑,其中,农业银行、民生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等银行遭减持的银行股数均超2亿股。二季度公募基金减仓最多的10家上市公司中,银行股占了一半。

中信证券研究报告认为,二季度公募持仓银行股进一步降至历史次低水平,全部公募基金和主动型基金重仓持股中银行股占比分别为4.1%、2.3%,较一季度下降2.2个百分点、1.3个百分点。总体而言,银行让利及资产质量方面的市场悲观情绪,是二季度银行持仓降至历史次低点的主要原因。

除公募基金减持外,亦有股东降低持股比例。交通银行7月16日晚间发布股东减持股份计划进展公告称,截至2020年7月15日,社保基金会已通过委托的证券公司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该行A股股份约39454.47万股,达到计划拟减持股份数量的53.13%,持股比例从17.37%降至16.84%。

有市场人士认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复,银行股已经到了压力位,在当前银行不良率反弹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投资者表现出了担心情绪从而引发减持动作。盘和林进一步指出,银行股权频频被减持的原因也有很多,整体来说现阶段一些中小银行不良率都呈现上升态势,风险较大,触发市场减持。

于百程则表示,资本市场更看重未来,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机构对于银行未来的业绩增长持谨慎态度,坏账率也呈现缓慢抬升状态,因估值比较低,近几年银行一直处于机构低配状态。不过,从各个行业整体情况来看,银行业绩目前依然是非常出色的。业绩表现优秀、前景看好的银行依然会受到追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