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还能坚挺多久?巴菲特与弗里德曼青睐的指标已亮起红灯

来源:wind

美国股市当前这轮由大型科技股拉动的涨势还能持续多久?“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已故美国知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喜爱的估值指标正在向投资者发出警告。

不惧美国经济基本面的不确定性,标普500指数自今年3月低点以来上涨了48%,但涨幅过度集中在少数科技股已经引发一些人的担忧。与此同时,巴菲特和弗里德曼的估值指标正在提醒人们防范未来可能到来的下跌。

企业获利与GDP之比是弗里德曼偏爱的指标。根据《财富》(Fortune)的报道,这位诺贝尔奖得主生前曾说过,“从长期来看,盈利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不可能长期高于历史平均水平”,利润通常会回归均值。

《财富》的Shawn Tully分析了标普500指数每股收益(EPS)与美国GDP之比的表现,以衡量当前股市估值是否过高。只有当投资者确信未来12或24个月有利可图时,他们才有勇往直前的动力。

Tully以标普500指数上周四(7月23日)的收盘位3236点为基础,该点位只比2月19日的历史收盘高位3386点低4.4%。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计,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国民收入将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年化21.729万亿美元下滑至19.246万亿美元,第三季度料为20.361万亿美元,分别较去年四季度缩水11.4%和6.3%。根据CBO的预测,经济产出要到2021年四季度末才会恢复到2019年底的水平。

Tully保守假设,如果投资者希望在这一年半里获得10%的收益,或者年化6.5%的收益,标普500指数则要在18个月里上涨至3560点

Tully认为,一旦美国经济回到正轨,标普500指数的合理市盈率为20倍。这低于过去20年的水平,但远高于不到17的60年均值。

按20倍的市盈率计算,EPS需要达到178美元,标普500指数才有望在未来18个月触及3560点,从而实现10%的回报。这比2019年底创纪录的139.47美元EPS高出28%。

然而,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利润已出现大幅下降,接受标普调查的华尔街分析师预测,2020年全年,标普500 EPS为93美元,较2019年底下滑33%。分析师还预计,到2021年底,即CBO预期国民收入恢复到2019年底水平的时候,EPS将达到147美元,仅略高于2019年末。

标普500指数要在18个月内触及3560点,EPS要比知名乐观分析师的预测高出21%,标普500整体收益与GDP之比必须要达到6.7%。

2019年末,5.3%的EPS与GDP之比按历史标准来看已然相当高。在2007年7月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这一比率为5.5%,2000年中科技泡沫时期则为4.3%。有人认为,到2022年,企业利润要比2019年底的繁荣时期高出近30%,也将远超以往狂热时期,但在Tully看来,这只是幻想。

如果标普500 EPS达到2019年末的约140美元,而指数触及3560点,那么市盈率将达到25.4倍,届时市场将会拉响警报。因为该市盈率比Tully所认为的合理水平高出27%,何况,在过去十年里,单季市盈率从未有过如此之高,且期间21倍的市盈率均值也已高于历史正常水平。

当然,从理论上讲,EPS跳升至178美元或者市盈率攀升至25以上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抑或某种高EPS和高市盈率的组合亦能在未来18个月产生10%的收益。但从“巴菲特指标”来看,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极低。

股市总市值与GDP之比是巴菲特钟爱的指标,他曾在2001年对《财富》说,“这可能是衡量任何时刻估值水平的最佳单一指标”。

Tully指出,若具有代表性的标普500指数达到3560点,市值与GDP之比就将达到135%,这与过去几乎所有的先例都极不相符。2007年中期,标普市值与GDP之比为97%。近几十年来该比率的最高纪录为123%,曾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2000年6月科技股崩盘前的高位,另一次是在2019年底。自1975年以来,该比率的平均水平约为90%。

综上所述,基于巴菲特和弗里德曼青睐的指标,Tully认为,标普500指数自当前水平上涨的空间并不大。更有可能的情况是,EPS在未来18个月回到2019年末139美元左右的水平,市盈率为20倍。这种情形下,标普500指数将位于2780点,较上周四收盘和3560点的水平分别低14%和22%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