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合伙人易诺青:高瓴在生物医药领域一直加仓增持,把时间看远一点,就能支撑生物医药这波行情

来源:阿皮亚

“受益最大的包括疫苗,后面还有综合抗体这些,可能还有像诊断,一系列企业直接受益了新冠疫情。”

“生物医药的这一波行情,大家稍微看得远一点,把未来时间逐渐拉长一点,discount回来,就能支撑现在这一波市场的表现。”

“在生物医药领域我们一直是在不断的在加仓增持的,几乎没有退出过。”

“可以多考虑选择一些头部企业。因为这个行业在中国也只算是刚刚开始,未来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头部企业已经获取了很好的资源优势。毫无疑问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他们空间还是非常大,相对来说风险会很小。”

“在中国,化疗药同样增长很快,靶向也是飞速发展,又加上现在的免疫治疗,都在同时发生,机会是很大的。那就看谁能够跑到头部,跑到前面去,这个很重要。”

以上,是高瓴资本集团合伙人、联席首席投资官易诺青日前在中国药促会和香港交易所联合举办的线上会议中,分享的最新精彩观点。

易诺青是高瓴资本合伙人,同时也是高济医疗董事长,高济是高瓴资本旗下的零售药店管理平台。

他负责高瓴的医药和医疗投资,带领团队与梅奥医疗集团合作成立了合资公司惠每医疗,并投资了包括药明康德、甘李药业、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和君实生物在内的医药企业。

高瓴对于未来医药赛道的投资下注,体现在A股、港股、美股,全方位。

一季度持仓显示,高瓴的重仓股中,医药类企业就占据了半壁江山,包括凯利泰、爱尔眼科、金域医学、泰格医药和药明康德等,都是其心头好。

此外,高瓴投资的甘李药业已经顺利IPO,公司是首家掌握产业化生产重组胰岛素类似物技术的中国企业,主要从事重组胰岛素类似物原料药及注射剂的研发生产。

根据港交所披露信息,在港股,近一年以来,高瓴也出现在多家医药公司的大股东名单上,其中微创医疗今年以来涨幅已经353.40%。

在美股,高瓴持仓的前十大中,也包含百济神州、泰邦生物,其中百济神州今年以来已经上涨20.53%。

在本次线上会议中,易诺青谈到了最近这一波医药行情,认为把时间看远一点,就能支撑现在这一波市场表现。同时,他还谈到了高瓴在生物医药领域的持仓,以及对这一行业风险的看法、投资时重点要注意的几个方向。

聪明投资者整理了对话精彩内容,分享给大家。

疫苗、综合抗体、诊断受益于新冠疫情

生物医药这波行情看得远一点

就能支撑这一波市场表现

问:作为投资者,怎么看待现在这一波生物科技板块市场的表现?

易诺青:这一波行情非常非常好,很多的股票都涨得非常好。一些传统的中国的这些big pahrma,还有医疗股,都涨得非常好。

反映了几件事:

一个是从2015年以来,中国整个行业的发展,包括药证的审批、评审制度的改革、从医保的角度准入这些制度的改革,这些大的行业改革进一步的深化。大背景还是推动整个行业更加快速往前发展,更多的生物医药的公司在出现。

当然,上完市的这些龙头企业,也能够获取各方面更多的资源,能够发展的更快。公司的临床的项目得到快速推进,包括信达的 PD-1进入医保,能够惠及更多的患者,这个是大的背景因素。

第二个,这一次席卷全球的新冠,也提醒了不只是生物医药的从业者,基本上是提醒了全球人民,包括各个方面的决策者。最终还是需要依赖生命科学的科学技术方面创新来解决问题,大家还是得回到科学层面来。

这个也对香港的生物制药板块有很大的助推。

受益最大的包括疫苗,后面还有综合抗体这些,可能还有像诊断,一系列企业直接受益了新冠疫情。

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A股上市公司,特别是诊断企业,还有医疗器械企业,借这次疫情的机会,他们的产品出口到了全球的市场。这个背景应该也给很多的投资人带来一定的预期。

在中国的生物制药规模发展这么大,发展这么快的背景下,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像百济神州这样的公司也逐渐在走向全球,过去全球范围内基本上只有欧美日的企业在主导创新药,包括中国市场以前,定价体系基本上也是遵照欧美日的定价体系,天花板是非常高的。

在中国经济发展已经非常好的情况下,很多靶向、很好的治疗用药的渗透率都非常低。国家医保的负担也是有限的,老百姓个人,可能只有金字塔塔尖上的少数的人能够获益。如果是看全球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也是这样。在过去,发展中国家的老百姓只有非常少的人能够获得创新药的益处。

高瓴我们投中国的生物药第一天起,我们也大概有这样的一个预期,一方面像15、20年前的互联网,无数的科学家回国创业,把这个产业发展起来,像互联网一样逐渐走向全球。

我们也相信中国的生物医药,也会像15、20年前,类似于华为一样,以非常高的性价比,能够让另外几十亿发展中国家老百姓也能获益。

这几个方面累加起来,生物医药的这一波行情,大家稍微看得远一点,把未来时间逐渐拉长一点,discount回来,就能支撑现在这一波市场的表现。

高瓴在医药领域一直加仓

几乎没有退出过

问: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退出的经验吗?

易诺青:我们在中国的A股、香港市场,还有美国市场都有非常多的投资,但是在生物医药领域我们一直是在不断的在加仓增持的,几乎没有退出过。

信达在香港上市以后的每一次再融资,我们都是积极参与;百济神州2016年1月份在美国上市以来的每一次融资,我们也都是积极参与,还有像药明生物在港股、药明康德在A股,不管是老股减持还是增发,我们全都是积极参与,继续增持。

这个板块我们几乎还没有什么退出,但是对于投资人来说,肯定是需要有退出的途径的。这个对二级市场上完市以后的流动性要求会比较高,所以这个流动性非常重要。

但也很高兴的看到,香港生物板块规模逐渐起来以后,公司也多了,各种各样的投资人也逐渐进来以后,流动性得到了非常大的改善。

包括刚才提到的闪电配售,非常方便快捷的政策,也是能帮到公司做一些大宗的老股减持,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

生物医药公司风险大

多考虑选择一些头部企业

问:生物科技板块现在看来还是属于比较高风险的领域,对于投资者有什么风险管理建议?

易诺青:的确是生物医药公司,我们以前看到很多互联网公司说要去上市,一般都会有收入,可能没有利润,大家预期未来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会有利润。

生物医药公司更加极端,很多公司上市前没有收入,更何况利润。所以现金流的预测肯定是周期更长,意味着风险更大。

何况这个行业链条非常长,从刚开始的discovery,到临床前的研究、临床中的研究,很多年,产品才有可能批出来。

批出来以后,对于一个生物制药行业,怎么从研发型组织升级成研发+商业化的组织,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研发团队的文化跟商业化团队的文化差异还是非常大,这个周期非常长,过程中风险的确非常大。

但是好的公司,好的企业家,能够组织最好的资源、最好的人才,建立好组织,把每一步非常扎实的执行出来,价值的创造是巨大的,所以回报也是非常高的。可以说是高风险高回报,同时周期需要很长。

上完市以后,这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投资人,有specialist、generalist,我们也很高兴的看到,以前亚洲这边几乎没有specialist,但是随着联交所两年来的板块发展,整个群体的壮大,也能够给市场提供很多专业的投资研究和建议。

对于风险,specialist他们能够深入到企业的每一个环节,甚至到很多科学细节层面,能够对风险和回报把握的非常好,他们肯定没问题。

对另外两类投资人,generalist也分很多,可以多考虑选择一些头部企业。因为这个行业在中国也只算是刚刚开始,未来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头部企业已经获取了很好的资源优势。毫无疑问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他们空间还是非常大,相对来说风险会很小。

首先看管理层,看谁能够跑到头部

问:你看金融科技、医疗健康的公司,会看重哪几点?

易诺青:我们首先看重的肯定还是管理层,领军的创始人以及他的团队,还有他的格局、胸怀、吸引人才,能够跟董事会建立起一个很好的激励制度,抓到非常好的人才建组织,打造文化,这才是长期长远发展的基石,这个是最重要的基础,在这个之上。他们是不是能够进入到一些比较大的市场领域,把它快速执行出来。

中国机会和欧美、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机会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最火的肿瘤领域,美国可能早就进入免疫时代了。

但是在中国,化疗药同样增长很快,靶向也是飞速发展,又加上现在的免疫治疗,都在同时发生,机会是很大的。那就看谁能够跑到头部,跑到前面去,这个很重要。

创始人的格局胸怀,建立起一个大的组织,把各种人才能够招募进来,能够执行的快,抓住这些机会,就进入一个正向循环。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