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抄车王,翻车了!

作者:俞颌恺

来源:华商韬略

市值36亿亏损上百亿,董事长成“老赖”……盛产“神车”的众泰,如何走到今天难以挽救的地步?

1、连环爆雷

2019年,炎炎夏日的寻常一晚,重庆民警小王站在马路边,例行检查来往车辆。

拦停一辆白色“保时捷”后,小王一边收起酒精检测仪,一边让车主配合出示驾驶证。不料,这位20多岁的男青年,却红着脸支支吾吾,始终不肯拿出证件。

嗅出一丝不同寻常,小王飞速联网查询车辆登记,却见信息显示,“渝AXXXXX”根本不是保时捷,而是一辆众泰!

上:众泰SR9    下:保时捷Macan

多番询问后,小王还得知,开着这辆“保时泰”,小伙还在几天内搭讪多位妹子,并给她们留下了年轻有为的深刻印象。

▲购物网站上的“保时泰”套装,让人眼花缭乱

不过,“10万块开保时捷”的美丽泡影,碎灭在2020年6月22日深夜。

当晚,众泰汽车披露2019年年报。-60亿、-90亿、-115亿,在历经三次修改后,企业净利润最终定格在-111亿,同比跌幅1498.98%。此刻,众泰汽车市值才36亿。

可怕的是,亏损超百亿,在部分高管看来,都不足以说清公司实情。年报的重要提示中,企业“保守派”和“革新派”就把剑拔弩张的氛围落在字面上。

众泰董事长金浙勇等人声明,这份年报真实、准确、完整;董事娄国海认为,因经营能力不确定,公司的营收和利润无法确认真实、准确、完整。

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同样不敢打保票。因“公司内控环境存在重大缺陷、内控监督缺失”,他们在审计报告上盖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印戳。

一夜间披星戴帽,6月24日,“众泰汽车”变成了退市风险警示的“*ST众泰”。

此前,百度帖吧里,官方还以正常运营的信息动态安抚股民。不料,引来员工集体声讨:“半年工资没发,无诚信无底线,它不戴帽谁带帽?”

5月起,众泰各大舆论“阵地”,也沦陷为员工“哭墙”。

当时,疫情逐步缓解,长沙基地准备开工,一则《关于公司员工顺延放假通知》,让收拾好行李的工人们,被迫休假一年。《通知》还颇有“人情味”,鼓励大家主动离职,解约成功将发放补贴。倘若员工停薪留职,2021年开工后,将被派遣湘潭工厂,旷工3天将被清退。

众泰缺钱早已是公开的事。2019年入夏后,“百家经销商总部维权”、“A股企业连环暴雷”等频现报端。

去年8月8日,子公司君马汽车等100多家经销商,扯着白底黑字横幅,集结在浙江永康众泰总部门口。

半月前,君马账目管理系统已无法登陆。由于未被告知工厂停产,经销商们还提交了购车款,但账户余额被迅速扣除。

明明不能提车却收走现金,联系经理询问实情却被告知早已离职,气愤的经销商走投无路,只能围堵总部,要为自己讨说法。

2019年8月8日,众泰永康总部门前

君马经销商们“人头攒动”

同样因拖欠款项,众泰供应链也依次炸开。拖欠比克动力的6.16亿元,以及容百科技、当升科技、杭可科技等一众上市公司的欠款,已经加入到计提坏账准备中。

反水愈演愈烈,仅2020年4月,众泰就收到10个开庭公告。

因不断陷入纠纷,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被列入限制高消费的“老赖”名单。夸张的是,该案执行标的仅9.08万元,足见现金流之紧绷。

比金浙勇更头痛的是他舅舅应建仁,他是众泰汽车实际控制人。

7月8日,尽管杭州临安区人社局亲自出面辟谣:众泰母公司铁牛集团破产,这是不实消息。但企业的连环暴雷,意味着应建仁倾尽毕生心血的造车梦,破碎难圆。

2、艰难起步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最爱吟诵《七律·长征》的应建仁,此前也是名小镇青年。

在浙江永康这座57.7万人口的“五金之城”,倘若问起众泰,老乡们或许答不上一二;但提起应建仁,他们会像自家亲戚一样,亲昵称呼为“建仁”,他的发家史,早已烂熟于心。

与生俱来热爱挑战,对资本天生敏感,在很多人看来,2017年就过10亿美金身家的应建仁,理应与马云、李书福一样,成为一代浙商代表人物。

年轻时,意气风发准备进军造车的应建仁

1992年,踏着下海经商的时代潮流,30岁的应建仁,赶上了永康五金制造的风口。

当时,在黄山仪表二厂,应建仁已从财务科长做到了厂长位置。为成立“永康长城机械厂”,他跑遍亲朋好友,硬生生借来8万块,众泰母公司铁牛集团的前身就此落地。

千禧年后,汽车市场高速增长,民营老板们打起了造车主意。其中有奇瑞的尹同跃、吉利的李书福,还有做五金配件的应建仁。

他眼中,造车就像长征一样,现金、技术、牌照,是必须迈过的三座大山。应建仁财务出身,对资本领域相当熟悉,这夯实了企业早期发展的基础。

以白车身、电机等作为主营业务的金马股份,2002年因经营不善面临退市。拿下这一基盘,既造车身又卖五金的铁牛,先后承接了江淮、菲亚特等大厂的产品设计与制造任务。从中,应建仁挖得迈向大宗制造的第一桶金。

显然,经营“加工厂”,并不能满足商人们的野心。

时针旋至2003年,电视剧《聚宝盆》中的沈万三,让“浙商”的金字招牌誉满天下,应建仁也应声跳进造车行当。这年,众泰控股正式成立。

如何让第一款车就引爆市场?应建仁迎来首个难题。

当时,因财务问题,台湾丰田要打包出售SUV特锐生产线,价格非常便宜。该消息触动了应建仁的神经。

作为竞争买家,吉利、奇瑞均把轿车视为主推产品,对是否收购SUV,始终拿不定主意。对手动摇之时,众泰速战速决,几轮谈判后,香饽饽就被幸运的应建仁收入囊中。

为确保万无一失,众泰希望将整套设备、模具,甚至技师、高管一股脑带回永康。因为,“拿来主义”是当时众泰让整车快速落地的最佳选择。

迁到江浙小城,台湾工程师们起初并不情愿。为解决人事困局,众泰高管们约谈了三四个颇有声望的老技师,分析特锐为何败走台湾,并承诺众泰零的部件优势,将会让该车重获新生。

当工程师们到永康实地参观后,他们对大陆民企的疑虑彻底打消。有部分人,还成为后来众泰汽车的技术中坚。

拿来主义,完美解决了初期产品落地和生产技术的难题。

2005年6月18日

第一辆整车众泰2008成功下线

2005年,特锐改造的“众泰2008”成功下线,应建仁却感受不到快乐。因缺乏“准生证”,该车无法上市。

为向国企寻求合作,众泰高管们接连飞往北京、长春,却屡屡碰壁。好在,民营车企“新大地”敞开怀抱,打着借生产资质换钱的主意,与众泰一拍即合。

停放工厂一年后,众泰2008正式上市,应建仁对着全国媒体,激动吼出了心中喜悦:“我们早就憋不住了!”首年,这款车挂着“大地众泰”LOGO的汽车卖出了1.1万辆,开了个好头。

自己造的车,凭什么挂“大地”标?为让梦想照进现实,应建仁再次举起收购大旗。

2007年,从李书福哥哥李胥兵手中,铁牛买下江南汽车70%股份。当年上海车展,众泰与江南同台亮相,应建仁终于长舒一口气:扫清一切障碍后,“众泰汽车”名正言顺,大步迈入公众视野。

3、高光时刻

“买买买”奠定了企业基盘,在此之上,应建仁敏锐的市场嗅觉和应对转型的勇气魄力,让企业加速迎来了高光时刻。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中国车市井喷速度日趋放缓。在应建仁看来,二三线城市,将是挖掘增量的重点市场。于是2009年,众泰推出“千县工程”、“赶集工程”。

财政部“减免购置税”、“汽车下乡”等政策一下发,众泰顺利尝到了第一波红利。

这年春天,山东临沂“汽车下乡产品展示会”上,购车的农民兴奋地接受电视台采访:“5万的众泰,能领到5000元政府补贴,真应该让亲戚都来买。”

配合着电影放映队等文化下乡宣传手段,众泰迅速打开低线市场。这年,企业销量突破10万,“众泰2008”跻身中国SUV前三甲。

切合新能源趋势,众泰和特斯拉在落地时间上,也完全可以称兄道弟。

2008年,当第一辆Roadster正式交付,众泰就拿下中国纯电车首个产销许可。不久后,纯电乘用车“第一牌”也花落众泰,让海内外关注瞩目。

《泰晤士报》曾评价:一次充电行驶250英里,众泰突破了电动车里程瓶颈;资本大鳄罗杰斯,还曾饶有兴致地试乘过众泰电动车,并在上海某一峰会的晚宴致辞中高声感慨,“没想到中国电动车这么好,世界的希望在中国!”

罗杰斯的夸赞,被众泰官方宣传反复引用

荣誉纷至沓来,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也向新能源车企逐步倾斜。

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众泰纯电动出租车,曾是杭州的一道亮丽风景。2010年,为切合低碳出行新时尚,这座城市就把众泰列入公务车等采购名录。

2014-2015年,众泰先后获得4.43亿、11.41亿新能源补贴,同期净利分别为2亿、9.68亿。也就是说,倘若排除补贴,众泰实在难以扭亏为盈,企业获利,多亏了应建仁的战略眼光。

2016年还有个小插曲,众泰汽车收到经销商实名举报,表示企业篡改新能源车型生产日期,涉嫌“骗补”。不过,该经销商随后澄清“举报仅是猜测”,该事不了了之

当消费、投资、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被反复提及时,扩充海外市场,也被应建仁视为发展新趋向。

搭载40辆众泰2008的游轮,早在2006年9月驶离了中国港口。产品登船前一天,应建仁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签署合作,众泰比绝大部分中国车企,提前享受到国有政策性保险公司的金融支持。

因性价比优势,2009年,在中亚等区域热销的众泰,出口销量占据总销量的15%;对比目前海外销冠,奇瑞2019年的9.6万辆出口仅占总成绩的12.8%。

有人说,风口之上,猪都能飞起来。显然,同时获得市场与政府青睐,众泰汽车绝非短视。

4、踏入歧途

当业绩的雪球越滚越大,造车思路上,众泰却被钉在资本运作的高度。如何快速钱生钱,在这一刻渗入了发展的血脉。

从特锐尝到“赚快钱”的甜头后,买断产品线,被应建仁看作掌握技术、实现盈利的可行方式。

2011年,众泰豪掷千万,聘请黎明代言朗悦,成为市场上破天荒的大事件。朗悦原型车是菲亚特Mutiplan,也是众泰数亿购得8款车型的其中一款。

黎明代言的朗悦,后更名为M300

仅购买生产平台,让众泰错过了“引进-吸收-再创新”的技术契机。当时,南京菲亚特处于破产边缘,倘若与其母公司达成合作,与沃尔沃赋能吉利、捷豹路虎赋能于奇瑞一样,众泰有机会踏入技术升级的全新风口。

但靠着百试百灵的“拿来主义”,众泰开始滥用无度:不仅“拿来”生产技术,还直接“拿来”了外观设计。

“这辈子能不能开上兰博基尼,就看众泰了”。

虽说是句嘲讽,众泰却把“虚荣心”视为消费风口:高配置+低价位,应是自主车企盈利王道;至于造型设计,找个漂亮车型,“逆向研发”就行了。

2013年,消费者敏锐发现众泰T600“物超所值”:看车头,像是大众途锐;看车身,像是奥迪Q5;8万元超高性价,让该车迅速月销过万。

“保时泰”更在2017年名声大噪。北京车展上,保时捷CEO亲临众泰展台,近距离观摩酷似自家Macan的众泰SR9后,面露不解的现场照片,瞬时登顶微博热搜。

保时捷CEO参观众泰汽车展台时“面露不解”

当回应“山寨王”、“皮尺部”的谑称时,众泰反以耻为荣:“这是中国品牌必经之路”。

2015-2017年,众泰以22万、33万、32万辆年度销量,给老老实实研究技术的自主品牌,连续扇了三年耳光。越来愈多“保时泰”、“玛莎拉泰”驶上街头,让他们不禁自我怀疑:旁门左道也有春天?

如果说,“拿来”外观技术,会对口碑带来负面影响;那么,决策维度不切实际,直接“拿来”发展战略,则让众泰迅速陷入资本内耗。

当技术达成积累后,面对消费升级,吉利推出高端品牌领克、长城推出WEY,应建仁也不甘示弱。2017年6月,君马汽车在雄安新区正式落地,企业信誓旦旦宣布,将在3年内连推8款SUV、1款轿车。

话音未满两年,“百家经销商集结”事件爆发,众泰显然高估了自身实际。

技术上,它并未具备吉利的“安全”、长城“SUV”一般的术业专攻;品牌上,山寨“包袱”还没卸下,消费者怎会买账高端车型?

应建仁的资本腾挪大术,让众泰汽车的外强中干在二级市场中暴露无遗。

借壳金马股份的众泰汽车,2016年股价飙升到18.19元的顶点后,因行车漏油、安全气囊无法弹出等投诉不绝于耳,早已应声跌破2元。

2018-2019年,从25.5万到15.3万辆的销量骤减,众泰的拿来主义,终究只抄了面子、没抄到里子。

5、一溃千里

有的堤溃于蚁穴,有的堤却溃于千里。

2017年众泰福特成立,这让错失菲亚特的众泰,一度幻想着把握提升研发技术的新契机。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事实证明,福特下嫁,仅仅是次政策押注。当应建仁与福特集团副总裁傅礼德笑意盈盈签署合作后,美方就很少在公开场合再提及这段历史。时至今日,这一项目并无进展,内部还曾透露,美方几乎不再染指合资运营。

技术研发不上道,君马、大迈、汉龙、汉腾等多品牌更是一盘散沙。如今,企业正策划战略收缩,回归到一个“众泰”品牌经营深耕。

在别的企业,精简架构,人事上根本无需大动干戈。但在众泰的家族式体系中,却绝非易事。

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大乘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吴建中、众泰长沙基地统筹君马品牌的应苏研、重庆基地规划新能源产品的陈孝祝……

此前,“藩王们”立下汗马功劳;如今,要从“自家人”手中夺回实权,阻碍无疑困难重重。

待到汽车市场凛冬突降,挣扎和改变都为时已晚。

众泰此前曾拥有过山车般直冲云霄的业绩,如今崩盘速度也超乎众人。

2019年,燃油车排放标准由“国五”迅速切换到“国六”,结果预计2020年下半年才推出国六车型的众泰,直接遭遇无车可售。

新能源补贴退坡加速,使丧失技术优势的众泰,在这一领域销量也几乎走空。

国内自身难保时,国外众泰又遭遇合作伙伴的釜底抽薪。

2018年,美国HAAH与众泰签署协议,以助力众泰汽车的全球化销售。按照规划,HAAH Automobile将把众泰汽车投放在100家美国经销店,首款SUV也本应在2020年中登陆美国。

如今,众泰自身难保,北美战略功亏一篑。HAAH在北美辛苦搭建的“中国经验高管团队”,即将成为奇瑞的嫁衣。

此前,HAAH创始人杜克还呼吁特朗普不要加征关税

这将严重影响众泰北美的发展步伐

无法稳住基盘,亦无法扩充增量,奄奄一息的“中华神车”,正面临退市风险。

按照最新的证券法,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便会触发退市。目前,1.41元的众泰,距离巅峰时的18元相距甚远,而距离退市却触手可及。

“只有真正经历风雨,才有勇气迎接一个又一个挑战。”

2017全球浙商金奖颁奖典礼上,应建仁和马云、李书福再度同框,铁牛精神、众泰梦在这一刻大放光彩。

应建仁说,工匠精神、创造变革,是企业应对挑战的核心能力。

或许是“成王败寇”的精神烙印,或许是“钱可通神”的思维捷径,众泰汽车口中的工匠与创造,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早已荒腔走板。

即便“中华神车”盛誉全球,众泰却注定是钉在汽车行业耻辱柱上的名字。

如今,奄奄一息的众泰忙于自救。融资贷款、盘活土地,甚至“假如有代工机会,公司会考虑”。倘若时间充裕,逆风翻盘当然并非绝无可能。

不过,商业世界是残酷的,逐利时的七窍玲珑、抄袭时八面威风,却始终轻视长远发展和核心技术积累,退场,终究是商人们心猿意马的必然宿命。

众泰,炸响了惊雷,敲响了警钟。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