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环股份十字路口:大股东未定前景莫测

作者:沈小波 

来源:能源杂志

中环股份正处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5月20日,中环集团100%股权的转让信息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披露。中环集团是中环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55%。

中环集团是天津市国资委全资持有的国有企业。今年3月,天津市国资委推出了60户精品国资混改项目,中环集团100%股权转让是混改项目之一。

6月16日,中环集团股权转让信息披露截止。6月23日,中环股份发布公告称,已收到通知,截至中环集团股权转让项目交易保证金交纳时间,已产生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后续将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组织实施竞价。

这意味着,中环集团100%股权转让已进入最后阶段,很快将会确定最终的受让方。中环股份新的控股股东即将揭开面纱。

中环集团正处在挑选受让方的最终时刻,作为中环集团最具价值的资产,中环股份的偏好与天津市国资委的选择偏好并不一致,而选择不同的受让方,也将对中环股份的未来产生不一样的影响。


中环股份的体制之弊


中环集团100%股权转让,带来中环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业内普遍认为对中环股份利好,其缘由,正因为中环股份的国有体制之弊。

中环股份发端于半导体行业,其前身,可追溯至1969年成立的天津市第三半导体器件厂,进入光伏行业后,已经发展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硅片制造商之一。截至目前,太阳能板块收入占中环股份9成以上。2019年,中环股份营业收入168.87亿元,其中新能源材料收入149.21亿元,半导体材料收入10.97亿元。

中环股份是光伏行业里少有的国有企业,在竞争激烈、技术更迭快速的光伏行业,中环股份的国有体制导致决策相比较慢,容易错失市场机会,并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过去的5年里,单晶替代多晶的浪潮席卷了整个光伏行业。中环股份与隆基股份都曾是单晶这个小众市场的领头羊,随着单晶的潮流走向前台,成为光伏业内唯二的两大硅片巨头。

在这股单晶历史潮流中,身为民营企业的隆基股份,通过对单晶前景的预判,从2014年起大胆布局下游,并大规模扩产,其商业决策力和执行力令业界印象深刻。

民营企业决策快,对市场反应灵敏,勇于承担风险,隆基的快速发展证明了这一点。相比之下,中环股份在单晶上的布局比隆基要慢,在2017年之后才开始大规模扩产。中环的慢节奏与体制有关。

中环股份的控股大股东是天津市国资委,天津国资委间接持有中环股份37.01%的股份,是中环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这意味着中环股份将纳入天津的国资管理体系,中环股份的投资决策首先需要通过天津国资委的监管和审批通过。

中环股份最大的硅片生产基地在内蒙古,但这一生产基地最终落地颇费周折。知情人士称,早在2009年,中环股份想在内蒙投资硅片基地,反对的声音就很多,可研报告就写了“七八次。”

“国有决策体系,懂的人不懂的人都要说两句。”中环股份董事长沈浩平表示,这导致和同行相比,做同一件事,“要慢上半年甚至更多。”

此外,国有企业不被鼓励做冒险性、前瞻性的投资决策。隆基在多晶占据市场顶点时,就敏锐发现了单晶的潜力,开始扩张布局,并在之后享受到了丰厚的回报。中环很难复制这一点。

中环股份2017年之后能够实现大规模投资扩产,是因为市场已经证明了单晶的成功。

“我老沈是‘顺水推舟’而不是‘标新立异’。”沈浩平说,“这也是国有企业领导人的悲哀,一定要市场上有人证明成功了,才能去做,而不是杀出一条血路。”

国有体制在市场行为上不鼓励冒险,中环股份又是一个技术立企的公司。沈浩平透露,2012年之后,中环花了很大的精力去把半导体行业的8英寸硅片做好。到了2017年,是12英寸大硅片技术突破的关键期,解决了12英寸大硅片的技术框架后,中环才集中全力去把太阳能硅片做大做强。

中环股份的技术是沈浩平的骄傲。沈浩平多次公开表述,从2002年以来,围绕单晶的所有的重大技术创新,没有一个不是中环创立的。这一观点业内存在不同意见。

沈浩平对此也有反思,他说,中环的技术没有和商业决策和市场执行力很好的结合起来。回顾过去几年,他很遗憾的是,中环有好的技术和技术创新能力,却没能转化为商业竞争的优势。

国企在薪酬激励方面也容易处于不利地位。国企一般有工资总额限制,每年增长有限,国企员工待遇往往低于同业顶尖的民营公司,这可能引发人才流失。

国有企业相比民营企业普遍效率较低,做同样的事,很可能成本要比民营企业要高。对比中环和隆基可以很明显看出这一点。中环股份的资产周转率要明显低于隆基。

根据2019年中报的数据,隆基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为139.2亿,对应营收141.11亿,而中环固定资产账面价值184.84亿,对应营收79.42亿(90%以上收入来自光伏产品);在利润率上,隆基也甩开中环一个档位,根据2019年中报,隆基的毛利率为26.22%,中环股份仅为16.85%。

过去的5年里,单晶替代多晶历史潮流下,中环股份、隆基股份大规模扩产。今年以来,由于单晶硅片产能迅速膨胀,下游受疫情影响,新增装机规模增长不及预期,单晶硅片产能严重过剩。

单晶硅片事实上已经处于价格战之中。自3月25日以来,隆基股份已经连续5次降价。产能过剩局面下,成本控制能力成为硅片生产商竞争的核心能力,在这一背景下,中环的国有体制在成本控制上的劣势,将给中环股份带来更大的竞争压力。


无法预知的“新主人”


中环集团100%的受让方已经进入了竞价阶段,不日即将面世,但目前谁将接手仍是未知之数。

TCL是确定的意向方之一。6月23日晚间,TCL科技发布公告,称已在6月13日召开董事会,确认将参与公开摘牌收购中环集团的100%股权。

TCL在公告中表示:“本次交易有助于双方发挥资金、技术、经验等优势,通过协同整合、产业落地、需求引导等方式进行突破,把握半导体向中国转移的历史性机遇、能源供给清洁升级及智能联网电器化的发展浪潮。”

TCL是唯一公开表态参与竞购中环集团的意向方。

有消息人士称,中环集团公开挂牌之后,一开始据消息称有10多家表露意向,收到各方申请材料后,中环集团会聘请专家组参与评估,给与反馈,有些已经在第一轮被淘汰。最终到24日,选出1家以上受让方进入下一轮竞价。

此前据报道,包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航科工集团、无锡产业集团在内的多家央企、地方国企,以及TCL科技等民营企业均有意要参与此次竞购。

在6月23日交纳保证金的最后时间,多个消息人士确认,由IDG资本牵头、珠海国资委控股企业珠海华发出资的珠海“财团”,也参与到中环集团公开挂牌股权转让的竞标中来。

目前可确认的是,最终参与竞价的不止一家意向方,其中至少包括TCL科技。 知情人士透露,最后参与竞价的意向方中,不止一家民营企业。

据中环股份公告,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后续将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按照披露的《权重分值体系》组织实施竞价。

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将根据权重分值体系评议得分最高的意向受让人为最终受让方,其中“产权受让价格”这一权重指标占比最高(51分),其次是“在津产业布局”(11分)、“产业协同”(9分)、“行业管理经验”(7分)。

分析人士认为,在这场由天津国资委主导的中环集团转让中,除出价高低外,最终受让方对天津本地的产业推动是权衡的重要因素。

这一价值取向事实上与中环股份的取向并不一致。中环股份一位高管直言,“中环股份既不缺钱,也不缺技术。”

分析人士认为,对中环股份来说,最佳的新控股股东是一个财务投资者,可以支持管理层对中环股份进行改革,以弥补体制的短板。

上述中环股份高管表示,中环股份的价值取向,并不能影响天津市国资委的选择标准,对于中环集团转让的最终结果,中环股份只能被动接受。

5月13日,中环股份发布《公司章程》等相关制度修订案。修订后的《公司章程》增设了职工代表董事,并规定董事会中职工代表的比例不低于1/4。此外,新的《公司章程》还规定:总经理需熟悉本公司所处的半导体及光伏行业情况,并有十年以上有关从业经历。

分析人士认为,中环股份在混改结果面世之前修改《公司章程》,正体现了对未来不确定命运的担忧,通过修改《公司章程》,增设职工代表董事,并明确总经理人选的专业背景门槛,中环股份管理层增强了对董事会的控制。

版权声明 | 此内容为能源杂志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能源杂志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