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创始人:我们正经历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经济

来源:新浪财经

今年二季度以来,在美国经济基本面持续走弱的背景下,美股市场却迎来持续强劲反弹,关于股市与经济脱节风险的争议从未停息。新浪财经日前对话了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的创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这位活跃全球市场多年的知名股票空头表示,当前美国的经济就像一个空前巨大的“火药桶”,任何一点火星都可能将其瞬间引爆。

他对当下严峻的经济形势和疯狂的股市走势表达了明确的担忧。Carson Block称,所有曾经有意义的逻辑、数据和技能都不再重要,金融市场已经失去了它原本应该履行的功能,现在唯一重要的问题就是:你是否对美联储(Fed)充满信心?

Carson Block数次将矛头对准鲍威尔所代表的美联储,表示主席鲍威尔引导美国经济如同在驾驶一辆甚至有酒驾风险的超速快车,很可能面临车祸。

他说:“我大概率不会上车。”

以下是对话实录:

问:你之前说到,股市不该和经济脱节。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大家都说脱节风险在急剧增加,但美股市场依然涨得很好。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Carson Block:我不是说股市不能与经济脱节。我的意思是,金融市场不该是这样运作的。金融市场最重要的角色是为了最大化资产配置的效率,但现在市场正在与这个角色脱节,没有在履行它的功能。

在投资上,我们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大家在投资股票的时候,并不是真的看好投资的公司,根据公司发布的信息谨慎地做出决策。公司的资质如何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你是否认为央行刺激能够继续推动股市上行?

如果你现在能在市场上赚钱,做出正确的策略,只能说明你很幸运,不能说明你很智慧(skillful)。甚至对于央行来说,现在的状况已经远远超过了界限。大家的想法就是,听鲍威尔的就是了!鲍威尔(和央行)所做的就是推动资产价格上涨,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传达这个讯息,这点已经非常明显了。

所以,投资者所要知道的就是听央行的。而央行现在做的是史无前例的事,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些刺激政策是否会奏效。所以如果你猜对了,你也只是运气好,而不是依赖你在经济处于常态的时候所掌握的技能做出的决策。你对央行是否有信心?这是现在投资唯一要紧的问题。我认为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现在就跟扔硬币一样,大家在凭运气行事。

问: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市场面临的不确定性非常高,如果央行刺激失效,市场很可能就会崩盘?

Carson Block:是的。有些人可能假装现在有一些规律和逻辑可寻,可是我觉得并没有。现在这个情景,没有真正有效的技能(skill)在帮助市场的资本配置变得更加有效、在帮助经济更高效地利用资本。你所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预判央行政策的有效性。

在最乐观的情形下,央行政策会长期发挥作用。即使是这样,我们也只是在延续这个繁荣与萧条交替循环的金融市场周期。我们现在经历的是“火药桶经济”,任何一点小火星都可能引发它的爆炸,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欧洲一样。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曾经缔造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2008年更大的次贷泡沫,但最后都破碎了。

我们现在又做了什么?我们用不断扩张的资产负债表制造越来越多的“火药”,又做了一个巨大的、打破历史记录的“火药桶”。

但这就是经济周期运作的方式,每十年我们就会碰到一次经济危机。而每次危机之后,全世界90%的人就变得更穷,10%的人变得更富,这是人们目前碰到的重大难题。

因此,我现在无法对未来乐观。这个经济周期总会结束,然后我们将面临着真正的结构性问题,不停地将我们导向更加高度金融化的经济模式。

有效联邦基金利率(蓝线)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红线),阴影部分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定性的美国经济衰退期

(图片来源:Fred、《线索Clues》整理)

问:你刚刚提到了互联网泡沫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在历次危机中,股市最终都在暴跌后回归了基本面。这次会有什么不同吗?

Carson Block:每次危机都是由于不断累积的债务引爆。现在,我们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债务,越来越多的,所以人们用越来越高的杠杆在购买资产。大家解决高债务的方法是借更多的钱。所以,实际上任何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我们只是在不断延迟最终“审判日”到来的时间。但它到来得越晚,问题也就越严重,最后变成了我们还未出生的孙辈的问题。迟早有人无法通过继续发债来逃避,而需要继续被迫面对它们。

这会是我有生之年发生的事吗?我不知道。但我实在憎恶现在市场上所发生的一切——逻辑与数据不再重要,只要你对央行充满信心就可以。

问:创造更多的债务并不能解决问题。那你认为理想的解法是什么?

Carson Block:我觉得我们需要某种程度上的经济重置(economic reset)。你没法在经济危机正在进行或者刚刚结束时做这件事,因为那时人们都还在艰难的处境之中。

现在我们已经不可挽回地错过了改变它的机会。当2015年经济复苏迹象不错、走出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这么做。但我们没有。当时的经济有能力承担市场的下行和打击,央行就应该开始收紧货币政策,哪怕这可能会造成一次经济衰退。

如果当时央行这么做的话,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不会像现在这般脆弱。虽说没有人能够预见到2020年新冠疫情的大爆发,但可以预见到的是,到某个时间点我们一定会碰到灾难,例如每十年就会碰到一次经济危机。

在这个前提下,央行应该确保韧性,为可能突然降临的打击做好准备。但是,央行只确保了银行的韧性,却限制银行在债券市场中的角色。以至于从2009年到现在,低利率环境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在不断的膨胀,市场的流动性却面临急剧短缺。央行所做的只是鼓励将一个行业的脆弱性转移到了另一个行业。

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会使脆弱性累积,但美联储主席不会在乎这一点,美国总统也不会在意这一点。没有人在意10年周期结束后会发生的事,他们的任期早已结束。所以他们只会坐享短暂政绩带来的荣光。

我认为从互联网泡沫开始,我们就在一次又一次地制造越来越多的泡沫,造成了资本错配、价值缺失和企业的脆弱性,没有为经济打下一个可持续的基础。

怎么解决呢?我认为要让市场机制正常运转。利率目标的设定不是为了推高或者压低股市,而是为了市场的更有效的运转。2018年的时候,央行开始升息,试图探索利率目标到底是什么水平,但在股市出现抛售以后,他们又转变了方向开始降息。

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利率目标是什么。我们需要测试利率目标在哪里,才能使市场更好地创造可持续的长期价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当这次经济重返复苏、不像现在这么脆弱的时候,我们迫切地需要政治力量引导市场往这个方向去。

问:那你对当下的股市有一个合理的估值水平吗?

Carson Block:我没有。

问:浑水在3月的时候觉得基本面不好,做了一些空仓。现在你们调整了策略吗?(编者注:浑水通常只基于财务造假主动做空单只股票,即主动做空,而不是基于基本面的好坏做出策略。)

Carson Block:我们一开始挣了钱,在市场反弹以后收益有所减小,就把这部分止盈清仓了,只剩下主动做空的仓位。在我们看来一切都在崩溃,我们选择更专注在有把握的——主动做空这部分策略。

问:你认为现在基于基本面投资股市风险太大了是吗?

Carson Block:还是那句话,现在就像扔硬币一样碰运气。我知道这样的股市不可持续,但我不知道央行的刺激能够奏效多久,也许会奏效好几年。

另外,我知道的是,每一次当我们采取这样的措施,都在往越来越极端的方向走。对现在的市场来说,甚至新冠疫情过去与否都不再重要,你只要选择是不是跳上这辆鲍威尔驾驶、有酒驾风险的超速快车,可能会面临车祸。而我大概率不会上车。

问:对于空头来说,从来都没有容易的时候。但当下是不是比往年还要更加困难?

Carson Block:现在有越来越多高市值的公司都存在更加严重的基础问题。可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没人在意公司是否有问题。

问:你们是否曾经深入调查过某个怀疑有问题的公司,最后却发现公司还不错?

Carson Block:我们调查过一些其他人都很喜欢并且认为没问题的公司。但我们并不认可这些公司的资质,它们都存在财务造假问题,只是没有成为好的做空标的,但我们仍然认为这些公司并不好。相对来说,做空一些其他人也不认可的公司会容易些。

问:方便披露你们曾经做空某个公司的收益率吗?

Carson Block:我们从来不披露具体收益。我只能说,如果(被做空的股票)股价下跌,我们会很高兴。当它的股价上涨,我们会更加努力地思考怎么对付它。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