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化称年报存会计差错,年审机构拒绝承认

作者:刘培 

来源:网易清流工作室

主投过多部爆款电影《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000802.SZ),因为高管内讧波及到两家审计机构。

根据2020年7月1日北京文化公告,北京文化2018年报审计机构中喜会计事务所(普通合伙)(下称“中喜”),拒绝承认2018年北京文化财报审计时出现差错。

中喜从2006年始为北京文化提供审计服务,至2019年12月不再续聘,已为北京文化服务长达13年之久。此后,北京文化改聘中兴华会计事务所(普通合伙)(下称“中兴华”)负责年报审计,而针对2018年年报会计差错更正出具审计说明的正是新任审计机构中兴华。

中喜称,会计师在2018年年报审计时已执行了恰当的审计程序,获取了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不存在“未能在公司2018年审计工作中识别前述会计差错”。

但北京文化则坚持称,内审时发现2018年收入确认错误,2018年年报存在会计差错。

上述分歧是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和副董事长娄晓曦的利益冲突爆发后的余震。2020年4月28日,北京文化发布2019年年报同时称,因为娄晓曦公司(北京文化的前子公司)主导的两大电视剧项目收入确认不符合会计准则,下调当年收入4.6亿元,相当于原来收入的4成;净利润下调了2.0亿元,相当于原来净利润的7成,并进行相应的会计差错更正。

这一行为遭致北京文化前副董事长娄晓曦的不满,遂选择公开举报北京文化系统造假,将其和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之间长期恩怨推至水面。北京文化反击称,娄晓曦及其昔日搭档涉嫌挪用资金已被公安局立案。


年报背后的博弈


娄晓曦发给清流工作室的一段录音显示,2020年4月2日,也就是在北京文化年报公布时的26天之前,时任审计机构中兴华为了出具2019年年报,在北京文化财务总监贾元波的陪同下通过电话会议的形式,拨通了在国外的娄晓曦的电话,向娄核实当时北京文化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的情况。

世纪伙伴,为北京文化2014年通过公开发行股票募资后,斥资13.5亿元从娄晓曦处收购的公司。收购后,娄晓曦继续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并承诺4年累计完成5亿(扣非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业绩,2017年娄已经完成业绩对赌。

这场会谈长达20多分钟,娄晓曦因为被北京文化举报涉嫌刑事犯罪而言语激愤,使得这场问题会谈一度偏离正题而中断,中兴华与娄晓曦约定将私下继续沟通世纪伙伴情况。

据娄晓曦称,此后中兴华未再联系他,他还给中兴华邮件发送了世纪伙伴的相关材料。

26天后,娄晓曦通过北京文化公告方知晓,北京文化卖掉其创办多年的公司——世纪伙伴,并对世纪伙伴2018年确认的收入以差错更正的形式缩减4.6亿的收入和2亿的净利润。

北京文化当时公告称,公司在2019年度对子公司进行的内部审计及资产清查中,发现在2018年度存在对在制剧投资收益权转让确认收入核算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规定。

中兴华出具差错更正说明,并模糊地称“我们作为北京文化公司聘任的2019年度审计机构,上述事项已经北京文化同意与前任会计师进行了沟通”。

外界不知,两家审计机构如何沟通,中兴华出具的报告是否默认了此报告经过了中喜的同意?

但是2020年7月1日,中喜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的态度,却表明二者观点不一致。中喜称,对世纪伙伴争议的两大电视剧——郑爽新剧《倩女幽魂》和刘涛新剧《大宋宫词》的收入确认执行了主要审计程序,这两部剧主要风险和报酬都已经发生转移,满足收入确认条件,因此不存在“未能在公司2018年审计工作中识别前述会计差错”。

不过,北京文化坚称,2018年上述两大电视剧存在项目会计差错。以《倩女幽魂》为例,世纪伙伴将《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给雅格特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下称“雅格特”)作价人民币3.8亿元,当年确认收入3.58亿元。

但是公司2019年内审时访谈雅格特法人,其确认相关权利义务没有移交给雅格特,仍由世纪伙伴实际实施,雅格特目前没有支付后续合同款的安排。依据合同约定的实际执行情况,《倩女幽魂》的权益并未实质转移给雅格特。

根据北京文化的公告表述内容,《大宋宫词》亦存在类似情况。


财务造假还是会计差错更正?


北京文化高管内讧波及到两家年审机构之间的不一致,拷问着两大年审机构的独立性。

清流工作室此前曾报道,娄晓曦指控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利用上述两大电视剧进行财务造假。

娄晓曦提供完整的银行流水给予证明,北京文化为了完成可转债对2018年业绩要求,通过《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两个项目,利用自有资金转给受让方,来让对方帮忙签署个收益权转让协议,受让方只是个通道公司,并不发生真实资金支付。

娄晓曦还称,2018年下半年,世纪伙伴将拥有60%的《倩女幽魂》投资收益权,转让给捷成华视网聚(常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双方的转让协议为北京文化高管都认可的,但是协议酝酿大半年,到2019年2月春节后,中喜审计时,因为北京文化和世纪伙伴内部工作疏忽,导致审计机构未能及时识别“协议中的不可抗力条款”存在的风险,所以春节后看到协议文件后才指出该协议不能将收入做进2018年年报。此后仓促之下,一个月的时间,世纪伙伴将倩女幽魂卖给另一方,并签署新的转让协议(即上述的虚假协议)。几天后,审计机构出具2018年年报非保留意见,向深交所递交了2018年年报。

为何短短一个月,审计机构确认了一笔数亿元的收入?而《倩女幽魂》项目并非小项目,而是作为2018年北京文化的第一创收项目,为北京文化贡献3.58亿元收入。

清流工作室多次拨打2018年年报中喜审计师的办公电话无人接听,清流工作室在2020年6月8日走访中喜北京的办公室,亦被前台工作人员以“审计师比较忙碌”为由谢绝任何回应。

而即使抛却前面收入确认的仓促,北京文化事后大规模的会计差错更正似乎也有不妥。

曾主导起草会计政策、任职财政部会计司的专家马靖昊也曾告诉清流工作室,会计准则允许公司调整追溯过往报表收入情况,并不意味着公司可以随意以差错更正的名义来掩盖造假的实质。在实践操作中,他建议可以依据差错的严重程度来判断是造假还是差错更正,如果影响很重大,就可以定性为财务造假。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