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创始人“逃亡”美国,比贾跃亭更狠!有人拿国资66亿只卖出27辆、有人烧光84亿车还没量产

作者:若然

来源:创业邦

“2019年将是造车新势力的倒闭年。”

去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直言,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中国这一批新兴的造车企业数量早就超过了100家,大部分都活不到2020年。

这话虽有些过激,但当下发生的一切都在印证他所说的话。

据央视财经报道,拜腾汽车陷入经营危机,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近日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自2017年成立以来,拜腾共进行4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

此外,近日赛麟汽车被国资股东诉至法院,资产冻结高达66亿元博郡汽车因经营困难最终宣告“放弃造车”;“PPT造车鼻祖”游侠汽车,工厂已经烂尾。

今日,创业邦向赛麟汽车和博郡汽车求证公司目前运营状况,但截止发稿均未得到回复。而拜腾汽车首席事务官丁清芬则回复称:“谢谢关心”,拜腾公司内部人士则证实了工厂休假与拖欠工资的传闻。

对于造车新势力迭遭不顺,有业内人士称,这是一项昂贵的烧钱运动,缺钱几乎是所有造车新势力都要面对的难题。拿到钱的公司或许还能再撑一撑,拿不到钱的只会陷入绝境。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去年曾公开表示,新势力的融资窗口只剩不到一年,一年后大批企业将会被淘汰出局,90%的投资人将血本无归。

现在,正是造车新势力们的生死存亡之际。


01

三家车企爆雷

两位创始人“逃亡”美国


2020年,造车圈的创始人们有多惨?

在“维权讨薪”“停水停电”成为媒体报道中再稀疏平常不过的新闻时,“逃离中国”成为了这些创始人们最醒目的标签。

被网友称为“贾跃亭第二”的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遭到其前员工乔宇东实名举报。举报信称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66亿元、涉嫌贪污巨额国资。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赛麟汽车的公告

6月23日,随着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赛麟上海分公司全部资产公告的曝光,王晓麟的这起骗局终落帷幕。

有消息称,赛麟汽车上海公司总资产预计超20亿元。而在赛麟资产被查封的同时,王晓麟所控制的其他4家公司股权也被司法冻结,资产高达66.58亿元。

这距离赛麟“超豪”的鸟巢新车发布会,才过去不到一年时间。

赛麟之夜发布会宣传海报(来源:赛麟汽车)

去年7月,“赛麟之夜”的广告席卷全国电梯楼宇广告杰森斯坦森、吴亦凡等影视巨星到场,业内预计主办方赛麟的总花费在2-3亿元之间。

从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至今,赛麟汽车仅卖出了27辆车。至于王晓麟本人,事发至今整整两个月,则一直身居美国,声称“买不到回国机票”,将一系列纠纷留在国内持续发酵。

一个是回不了国,另一个则是“逃亡美国”。

据爆料人士称,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曾试图与妻子一同回美国,但因为博郡汽车劳动仲裁的原因被限制出境,黄希鸣在机场被拦截。但之后,黄希鸣可能利用另外一个身份,成功“逃离”中国。

迫切离开中国的背后,其公司已陷入资金危机,基本已无力生还。

黄希鸣曾经的伟大梦想,是要在世界有一席之地(图源:官网)

6月10日,博郡召开了总监级以上内部会议。黄希鸣宣布将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以较低价格,收购老公司数据、知识产权以及供应链资产。同时,黄希鸣还辞去了南京博郡CEO、董事长的职位。

3天后,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在一份公开信中称,公司目前正在遭遇严重的经营困境。为解决现状,黄希鸣称将“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这被外界解读为“博郡将从OEM做回供应商”,也就意味着,博郡汽车将正式放弃造车。

但这一系列举措,被员工质疑为“资产转移”。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博郡汽车就因欠薪被员工起诉,数百位员工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领到工资。今年3月,博郡汽车又被曝出要求员工自缴社保,除了个人缴纳部分需要自掏腰包,公司缴纳部分也要员工自己承担。

此外,博郡与一汽夏利成立的合资公司,博郡承诺缴付10亿元的首期款,至今也只投入1410万,连2%都不到,但却因此接盘了一汽夏利土地、厂房、设备等超5亿资产。

在博郡陷入危局之后,造车“新贵”拜腾汽车也遭遇到了资金危机,夹在其中的一汽夏利,更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创业邦注意到,今年4月,拜腾汽车便被曝出美国研发中心临时裁员、高管降薪80%以及中国区员工延迟发放工资等消息。

拜腾汽车全员邮件

根据内部员工最近爆料,拜腾目前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涉及人员超过1000人。与此同时,拜腾南京工厂欠费停水断电关门、上海北京办公室相继撤租,以及对一汽夏利有4.7亿逾期未付款项。

对于拖欠薪资问题,拜腾汽车回应称,管理层和股东正在积极应对,争取尽快妥善解决。对于公司资金问题,拜腾透露公司仍处于C轮融资阶段,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融资计划也有所延迟。

有分析认为,拜腾C轮融资不利,导致公司极度缺钱,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境地。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则直言,新能源造车这扇门,已经基本对拜腾关上。

此前,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微博中说过,“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这两个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


02

疫情彻底引爆危机

“互联网造车”集体窒息


“这个该死的病毒...”

突如其来的疫情,在汽车行业投下一颗“原子弹”,把初出茅庐的造车新势力们,炸得遍体鳞伤。

创业邦独家获悉,在今年初时,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在微信群中表示,“我们在南通建了个合资厂,总投入178亿人民币,去年第一期10亿美元投资的生产基地全面完工,470台机器人,和腾讯合作开发的赛麟云控制系统,本来春节后全面投产。”

赛麟董事长王晓麟在微信群中的回复(来源:创业邦)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基石资本CEO张维甚至尖锐地指出:“新势力是资本催熟的产物,脱离政策与热钱的扶持,势必无路可走。”

这些造车新势力们,迎风口而生,但行至中途,各种问题早已显现出来,而这场突发的疫情,只不过是加速其淘汰的其中一个因素。从2019年开始,资本市场冷却、资金链紧张,以及车型量产难落地等问题就已经甚嚣尘上。

首先,造车是一件十分烧钱,但却很难赚钱的事情。

去年李斌在蔚来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透露,蔚来4年间烧掉约220亿元。而在2019年全年财报公示后,蔚来亏损高达113亿。去年蔚来总计卖出2万辆,可以说,每卖一辆车就亏损约54万元。

特斯拉成立17年以来,没有一次实现过全年盈利,去年虽然全球销量接近37万辆,但仍然亏损了8.62亿美元。这些年烧掉的钱超过50亿美元,其中仅2017年的亏损就高达23亿美元,平均每分钟烧掉6500美元。

家电界的网红戴森,在宣告放弃酝酿6年的电动汽车项目时,给出的理由也是“太烧钱了”。戴森两年内投进去217亿元,其中仅詹姆斯个人就投入了43亿元,但仍无法起死回生。

戴森电动车(图源:The Times)

其次,钱烧了,车却卖不出去。

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首次下滑,全年销量累计120万辆。其中,纯电动乘用车达到83万辆,在整个车市中只占了4%的市场份额。大部分还被北汽、比亚迪、上汽等传统车企瓜分。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表示,造车新势力要达到盈亏平衡,必须要达到年销10万辆的量级。但实际上能够迈过“一万台销量”的新创车企,都屈指可数。

目前在新造车企业中,蔚来汽车占据TOP1,总销量超过2万辆,威马、小鹏和合众的交付量仅为1万余辆,理想在前段时间刚刚完成1万辆交付,而零跑、前途的交付量则不足千辆。

另外三家在死亡线上徘徊的“独角兽”之一赛麟,全年仅卖出27辆,连蔚来的零头都没有,博郡和拜腾的交付时间,则一再延期。

造车新势力2019年销量统计(制图:创业邦

如今随着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加速交付,按照特斯拉的计划,其国产化率将达到70%-80%,而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的Model 3补贴后价格可能降至25万元以下。在这个价格区间内,国内新造车势力已几乎没有任何生存空间。

最后,资本市场冷却,造车新势力们融资变得异常艰难。

相较于2015年,资本市场的狂热,到了2019年,资本已经渐渐冷却。在电动车投资领域,根据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中国电动公司获得的风投金额只有约7.83亿美元,同比暴跌了90%。

去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已经是2019年全年造车新势力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到了今年,头部造车企业中,只有蔚来先后获得合肥市政府以及腾讯汽车的注资。其他几家融资进度基本停留在一年以前。

对于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态度的变化,有业内人士曾这样分析,这就好像是在“赌马”。

在起跑线阶段,由于赔率很高,投资人会分散下注,造车新势力也比较容易拿到融资。随着比赛进入后半程,赛事逐渐明朗,投资人会押注在领跑的几匹马上,排位靠后的自然不会有人继续投资。


03

疯狂烧钱之后

造车还有机会吗?


如何活下来,是新造车企业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首先最好的结果,是被传统大车企收购。

“对传统车企来说,它是需要改变它原有的模式。对未来的把握,可能会跟它原来传统的优势是有一定冲突的。”腾讯自动驾驶总经理苏奎峰曾在专访中向创业邦表示。

而对于生产燃油车起家的传统车企来说,最佳的电动化转型方式就是收购新能源车企,作为转型的跳板。据创业邦了解,“爆雷”的拜腾汽车与博郡汽车,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操盘手”——一汽集团。

去年,原本有着“国民神车”之称的一汽夏利宣布与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一汽夏利拿出生产制造相关资产,博郡则负责出钱。但谁料博郡的资金出问题,资金没到位、工厂也未完成改造,双方合作陷入困局。

拜腾M-Byte

在2018年,拜腾5亿美元B轮融资中,一汽集团以领投身份进场。更有趣的是,一汽再次用一汽夏利旗下资产,为拜腾解决生产资质。在去年,官方透露C轮融资即将完成,一汽集团继续加持,但该融资迟迟没有进展。

不可否认,实力雄厚的一汽集团对新造车企业有着一定的认可度,尤其对像拜腾这类有着硅谷创业团队基因,以及在智能交互有诸多创新的车企。而此前,蔚来汽车还传出过吉利以3亿美金价格“抄底”的消息。

再顽强一点的,是转型做“to B”的生意。

此前,拜腾CEO戴雷向创业邦透露,这块48英寸的全面屏,是耗时两年多时间与京东方合作打造成车规标准。并且,方向盘及驾驶员触控屏也花了两年多时间开发。这些技术的流产,对于中国汽车产业来说,着实有点可惜。

拜腾M-Byte内饰

而拜腾前CEO、现任职于贾跃亭造车公司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全球CEO的毕福康曾在专访中表示,公司正在与车企合作开拓“to B”业务,今年3月,FF与美国一家混合动力公司合作,FF将为商用车辆提供动力总成单元。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曾在美国最大的两家车企福特与通用都有过工作经历,随后创办了美国AVT与上海思致。他与诸多老牌车企都合作过,完成过多个整车厂的底盘平台开发、操稳性能改进、NVH性能提升等工作。

所以,如今造车“暴雷”,博郡汽车第一时间宣布退出造车,转而回到原本所处的“供应商”的定位。

另外,还可以投靠互联网大厂。

比如在美国,纯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在去年获得来自亚马逊领投的7亿美元融资,此外亚马逊还计划从Rivian采购10万辆电动车,或投入到其物流体系中。

在国内,美团参与了理想汽车C轮融资,其中王兴个人出资3亿美元领投。近日更是传出美团再出5.3亿美元加码理想汽车。而理想在更早的时候与滴滴出行达成过战略合作,并开发过网约车“专供车型”。理想早期车型SEV的底盘技术,目前还被用在美团旗下的无人配送车上。

当然,留给新创车企们最坏的结果是——破产、倒闭。

写在最后

“市场的调整,可能让某些企业遇到一点困难,而不是说这个方向(新能源汽车)是错误的。而且我也相信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原来这么多家新势力,不可能所有的企业都会成功。”此前拜腾CEO戴雷在专访中向创业邦如是说道。

当时,戴雷认为在传统车企转型间隙中,包括拜腾在内的新造车势力们,只有“2-3年的窗口期”。

显然,它们能否活过2020都是个疑问。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