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货币政策应对疫情合理得当 美联储救市猛药推升资产价格

作者:倪楠

来源:证券日报网

“全球流动性陷入充盈或泛滥的问题是疫情影响下各国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更积极的财政政策而导致的,货币赤字化倾向越来越严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引导美元在全球泛滥,进而推高各国的资产价格。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陆家嘴论坛上指出,凡是危机中应对比较有效的政府都果断出手,通过财政、货币、金融稳定政策的组合拳,及时纾困止血,稳定市场预期。

“疫情期间中国货币政策合理得当。”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强化逆周期调节。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略高于名义经济增速。

其次是充分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牵引带动作用,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扩大对涉农、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重行业的信贷支持,引导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第三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化LPR改革,有序推进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

第四是继续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第五是强调对经济的托底作用,将今年推出的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的到期时间从今年的6月底,延长至明年3月底,“托底”意愿明显,以及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应延尽延,对其他困难企业贷款协商延期,鼓励银行大幅增加小微企业信用贷、首贷、无还本续贷等。

第六是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推动中小微企业便利获得贷款,推动利率持续下行,明显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

对于全球流动性充盈甚至泛滥的根源,上海迈柯荣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有四个原因:一是全球储备货币之发行失去外部约束,这是核心,也是货币数量论的基本结论;二是浮动汇率体系之汇率动荡,迫使各国央行干预外汇市场;三是因浮动汇率而起的各种衍生金融产品之交易量达到天文数字规模;四是资产证券化的飞速发展。

“美联储开启无限量化宽松,六大措施紧急救市。”徐阳表示,美联储推出的一系列救市措施是全球流动性充盈甚至泛滥的始作俑者。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