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 | 《好声音》步入中年,致灿星文化终将失去的青春

作者 | 柔山

来源 | 格隆汇新股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一个好的真人秀节目现场一定是失控的。”2015年,时任灿星文化传播公司制作总裁金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这句话不仅概括了当年《中国好声音》大获成功的部分原因,也一语成谶,变成了对灿星文化发展之路的预测。

2012年7月13日,《中国好声音》在浙江卫视开播,收视率一路上扬,在2015年一度突破6%,该年就为制作方灿星文化带来11.44亿元的收入,占灿星文化全年营收的46.43%。

《中国好声音》的成功由多种原因促成——首次实行制播分离带来了电视台和制作方的分工专业化,灿星文化CEO田明曾为体制内媒体人,那英、刘欢等实力派歌手对观众有足够的吸引力,制作团队也效仿海外真人秀强化细节、制造失控等手段提升效果。

无论是有心插柳还是机缘巧合,所有有利因素都在同一时间汇聚到了《中国好声音》,比其他节目抢跑了好几个身位。不过,随着国内综艺节目的效仿和创新,同质化的节目、更好的替代性娱乐层出不穷,仅今年夏天,就有十余档综艺节目在播或待播,尽管综艺节目的整体热度和流量水涨船高,像《中国好声音》这样的老牌节目生命周期亦有限,难以与不断涌现的新节目相抗衡。

风格化、创新化的爆款可遇不可求,作为当之无愧的“综艺一哥”,灿星文化不断出品新作,但也挡不住业绩的颓势,2017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16.53亿元和17.33亿元,净利润为4.52亿元、4.53亿元和3.45亿元。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滑23%。

伴随着灿星文化再度递表,拟登陆创业板,我们来一探究竟。


1

节目同质化,

“换汤不换药”?

灿星文化主要专注于综艺内容制作和产业链开发运营,并以内容为基础开展音乐制作授权及其他衍生业务。

据不完全统计,2017-2020年内,该公司参与制作了包括《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中国达人秀》、《蒙面唱将猜猜猜》、《了不起的挑战》、《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即刻电音》、《一起乐队吧》、《创造营2020》等多档热门综艺节目。

同质化在综艺圈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灿星文化的同质化却做得更“彻底”,旗下各节目时不时地“换汤不换药”。

在2019年夏的综艺大混战中,灿星文化有四档几乎同期上映的综艺节目,分别是《中国好声音2019》、《中国达人秀》、《这!就是街舞》、《一起乐队吧》。

归属新门类的《一起乐队吧》节目播出后,赛制一度被网友评价“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节目宛如“中国好乐手”、乐队版“好声音”。整个放映周期结束,豆瓣评分稳稳地保持在4.2分。

在《中国好声音》之后,灿星文化在赛制上形成了稳定的路径依赖,挑选手、组战队、最终舞台PK,《这!就是原创》、《一起乐队吧》等节目都是这样的赛制逻辑。

不只是赛制逻辑,灿星文化的节目剪辑也趋向于“程序化”的表现。

此前,灿星文化担任后期剪辑的大型能量女团成长综艺节目《创造营2020》(以下简称“创3”)开播,不少网友在看过“创3”开篇舞台后,直接吐槽是“《中国达人秀》和《中国好声音》的低配版”,失去了女团选秀的味道。

目前,《创3》节目综合实力不容小觑,热度居高不下,但本次“吐槽风波”的确也侧面反映出,灿星制作中“好声音模式”的强辨识度及同质化。

当初《好声音》有多成功,如今这些翻版节目就有多尴尬。

节目制作上的标准化,只能决定节目水平的下限,要提高节目水平的上限,还必须依靠当年制作《好声音》时,一群专业人才的大胆创新和试错,只是不知道2018年通过转让股权套现1.48亿的田明是否还有这种拼劲?

在审美疲劳加速、竞争日趋激烈的综艺行当里,敢拚敢闯的新锐企业层出不穷,前可追溯到德云社,后有笑果文化,像灿星文化这样“换汤不换药”的守成做法,有如在逆水行舟中丢弃了船桨,其结果不言自明。

2

核心IP深陷“七年之痒”,

难掩业绩颓势

看过了业务的发展情况,再回到招股书,看看灿星文化近三年的境遇到底如何。

截至目前,灿星文化的业绩仍重度依赖《中国好声音》系列节目,2017-2019年,该系列贡献营收占比分别为32.33%、32.96%及26.67%。但这一系列的节目历经多年已迈入下坡路,所产生的经济效益不断下行。

上述同时期内,《中国好声音》系列的收入从2017年的6.65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4.62亿元;毛利从2.2亿元下降至1.72亿元;平均收视率也从1.93%下滑至1.85%。

(来源:招股书)

此外,公司近几年制作的其他主要节目盈利波动也较大,营收占比始终低过《中国好声音》系列。

超级网综《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虽然喜提流量,但网综江湖不比当年的台综,渠道流量集中在几个有限的平台之中,渠道话语权也随之提升,网综业务的毛利表现低于台综,并没有为灿星带来与热度匹配的利润。

因此,IP流量及盈利表现的波动,进一步传导至灿星文化整体的业绩表现。近三年来,灿星文化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营业总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16.53亿元和17.33亿元,净利润为4.52亿元、4.53亿元和3.45亿元。尤其是2019年,公司净利润较上年出现23%的明显下滑。

(来源:招股书)

综合整体业绩表现来看,大多数综艺节目,难逃行业天然的周期宿命。曾撑起灿星文化业绩半壁江山的《中国好声音》连播8年,效益已大不如前,其他节目收益也是随势波动,给灿星文化的未来发展带来了较大不确定性。


3

并购业务不见成效,

反成巨额商誉隐患

2016年,灿星文化并购兄弟公司梦响强音,带来了账面上的巨额商誉。

截至2019年末,公司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16.36亿元,接近同期公司净资产规模的一半。

梦响强音主要业务包括音乐制作及授权、衍生品开发及运营、演出活动、艺人经纪,以及其他以节目为依托的衍生产品运营。

直观来看,其业务可与灿星文化形成协同,有助于歌手通过灿星文化旗下节目出道,获得艺人经纪等其他衍生业务收益。

然而,2016年至2019年,公司签约艺人数量分别为145人、144人、146人、162人,四年来合共仅增加了不足20名艺人。灿星文化音乐制作授权及其他衍生业务收入年均增速仅为6%,占营业收入不足四分之一的比重。

(来源:招股书)

目前看来,灿星文化与梦响强音“前店后厂”的组合,尚且没有为灿星文化的业绩带来太大助益,反而埋下了商誉减值的隐患。

在“商誉暴雷”日益成为A股市场敏感话题的今天,巨额商誉就像是悬在上市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投资者对于商誉较高的企业,也越来越谨慎。

业绩依靠爆款不能一劳永逸,创新也需天时地利,又有商誉风险高悬,灿星文化还需尽快振作才行。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