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预言08年金融危机的大佬:债务违约海啸将至,美国金融危机近在眼前

来源:腾讯美股

当众多投资者都在纷纷为股市的持续反弹叫好,并期待着经济重启和迅速复苏时,他们却没有意识到,一场巨大的违约和财产损失海啸正悄然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目前各种主流财经叙事都宣称,虽然新冠疫情造成的封锁严重影响了美国经济的表现,但是这一次的危机与2008年不同,本质上并不是一次金融危机。然而,在欧洲太平洋资本(Euro Pacific Capital)首席执行官席夫(Peter Schiff)看来,这种说法完全是自欺欺人。席夫以其悲观的市场预测而闻名,他曾准确预测了2008年金融危机。他4月间就预言说,美国毋庸置疑地正在走向一场金融危机,而且这危机还要比2008年更加严重

“显而易见,如果人们,尤其是那些小企业的老板和员工,无法获得与他们工作时相当的收入,那他们就将无法偿还贷款。这就意味着银行将无法收取利息。违约将大量发生……当你原本就处在信贷泡沫当中,经济本身就是以债务为基础构建起来的,那么,一旦有某种会动摇这个基础的事情发生,你当然就会遇到天大的麻烦。” 

迄今为止,靠着政府的干预和放款方的宽限,那无可避免的结果尚未成为现实。只不过,债务人的处境越来越挣扎,这也就意味着,事情注定不可能永远拖延下去。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称,目前,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都未能按期偿还房屋抵押贷款、汽车贷款和其他各种债务。虽然由于华盛顿的帮助和债权方的宽限,目前尚未发生大规模的住宅止赎、租客被逐、汽车被收走和信用记录受损事件,但是,这样的局面显然是难以持久的。

当下的安排本质上就是试图搭一座财务桥,让因为疫情失去收入的人们能够顺畅过渡到未来,然而遗憾的是,这其实是一座只搭了一半的断桥。事实就是,许多需要得到帮助的人至今也没有得到帮助。

NPR的报道以一对在疫情中失业的夫妇为例,指出妻子连续十周申请失业救济,但至今没有任何回应,而丈夫则被抵押贷款公司告知,他不符合联邦延迟偿还计划的要求。事实上,许多贷款机构在这个问题上都在有意无意地误导债务人。 

好在,几经周折,丈夫终于从福特汽车争取到了跳过一次还款的宽限。福特方面介绍说,公司已经批准了许多因为疫情而财务受损的客户跳过还款。

根据信用机构TransUnion的估计,目前大约有300万笔汽车贷款和1500万个信用卡账户推出了各种类似计划,允许人们跳过一期还款,或者是减少部分还款。这个数字还只是个保守估计。分析公司Black Knight的数据显示,目前有475万房主——相当于所有住宅抵押贷款合同总数的9%,已经进入了宽限计划。

事实就是,银行和信用卡公司也无法允许人们永久性拖欠下去。一些小放款商自己也快顶不住了。美国金融服务协会总裁辛普勒(Bill Himpler)直言,金融公司希望得到一个“政府渠道”,因为他们自身也需要借钱。 

目前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国会必须想办法延长联邦政府额外失业救济的有效期。现在,许多失业者之所以还有能力继续偿还债务,确保自己有栖身之地,靠的就是这每周600美元。这一支持将于7月底到期,届时估计会有不少人找到新的工作,但是还会有许多人继续失业。

倡导可负担住宅的非营利机构Enterprise Community Partners的雅卡博维奇(Andrew Jakabovics)指出,当联邦的每周600美元救济7月底到期,就将有很多人面临无家可归的风险,“驱逐事件数量预计将会暴增”。

事实上,早在新冠病毒肆虐美国之前,消费债务就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美联储的数据显示,2月间,美国总消费债务猛增2230亿美元,达到了史上新高的4.23万亿美元。可是,政策制定者们居然现在还在打消费者的主意,认为他们还会更多举债消费,来推动复苏。 

然而,消费债务经济模式其实已经走到了强弩之末。截至2019年底,总消费债务已经相当于美国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19.3%,为史上最高。一直以来,许多观察家都指出,靠举债消费支撑经济绝非长治久安之道,一旦这一链条断裂,经济就极可能随之止步不前

事实就是,虽然在位者还一厢情愿地希望消费者像之前一样继续举债来挽救经济危局,但是后者的举债能力其实已经达到了极限,毕竟每个人的信用额度总是有限的。且不说是否能够借新债,当下消费者连旧债都快要还不上了。

席夫指出,不管主流叙事多么乐观,客观现实都无法改变——美国即将迎来一场金融大崩溃的完美风暴。 

当你的经济停摆,那些债台高筑的人们怎么可能有能力还钱?大量债务无法偿还,这不叫金融危机,那还有什么能叫金融危机?正因为如此,房地产危机才会被视为金融危机。危机并不是因为房价下跌了,而是因为房价下跌意味着相应的贷款收不回来了。银行当然有权止赎,问题是,收来的房子,其价值依然不足以填上银行的亏损窟窿。

现在,类似的逻辑正在上演。银行的风险敞口甚至比2008年时还要更大。我们当下的危机注定要超过2008年,因为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就是,我们的债务水平比那时更高了。遇到麻烦的债务人数量要比那时候多太多了。”

席夫进一步指出,其实从美联储的举措就可以看出,他们很可能也认为当前的局面比2008年更加险恶。“现在,美联储动用了他们上一次金融危机时动用过的所有工具,而且力度更大,速度更快。他们会这样做,说明什么?只能是因为他们有着更为重大的理由。这实质上就是在告诉我们,当前的金融危机和上一次如出一辙,唯一的差别就是规模更大。这是一次更可怕的危机。”

现在,许多人依然相信,一旦经济开始重启,复苏就将大步飞奔,而事实上,这种想法正和对债务麻烦的想法一样,完全是一厢情愿。未来的道路注定将布满荆棘。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