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互娱“别样摆摊”:破产清仓! 拖鞋、T恤、帽子、手机全部卖卖卖...

昨日晚间,“王思聪旗下熊猫互娱破产拍卖”一事上了热搜。

一时之间,在网上掀起千层浪。没有夸张,随着这一拍卖消息传出,网上充斥疑惑、惋惜、嘲讽等各种言论。

“不知道发生了啥,熊猫突然就没了”

“凉都凉了,这些周边产品买下来还有何意义”

“熊猫告别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觉得还有希望回来…没想到,就这样拍卖了”

据了解,近日熊猫互娱在阿里拍卖上线了一批商品,其中包括帽子、拖鞋、帆布包、手机壳、充电宝等,单价从20元到2000元不等。所拍卖23种周边产品均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定制,产品外部有熊猫图案或者熊猫直播logo(Panda.TV)。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

随后,该公司还还上线一批福袋等拍品,起拍价51元起,目前一款价值51元的福袋已经有近5万人围观了。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

小到拖鞋,大到礼盒,熊猫互娱的这一场破产拍卖,不免让人看出了“摆摊甩卖”的的既视感。

而往深层次上来讲,这些被拍卖的低价值单品也透视出一个事实——熊猫互娱,这家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公司,在陷入经营困境并走到破产的地步时,还真的没有剩下什么有价值的资产了。

那么,熊猫互娱这一座“大厦”是如何一步一步倾倒的呢?

1巨亏20亿的“试水”

原本,熊猫互娱有一个十分华丽的起点。

2009年,王健林拿出5个亿给王思聪“试水”,做不成就乖乖回万达继承家业。

2015年,王思聪瞄准了直播这一领域,在熊猫直播即将上线两天前的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称,“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随后引起众多投资人和吃瓜群众的注意。

就这样,在“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号召力下,熊猫直播款款走到万众瞩目的聚光灯下。

据公开资料显示,熊猫直播上线于2015年10月,其运营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后者注册时间为2015年7月,注册资本约1.55亿元,实缴资本为1.02亿元,董事长为王思聪。

彼时,熊猫直播的风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迅速攀升的市场影响力,二是获得众多投资大佬的青睐。

具体来讲,成立后仅一年,熊猫直播的数据就仅次于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在2016年的“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第三,超过龙珠和老牌直播平台战旗。而成立后仅两年,熊猫直播便获得累计逾16.5亿元融资。投资人中,光环闪耀,互联网大佬周鸿祎,知名资本如兴证资本、光源资本等先后前来站台。

然而,由于烧钱太快、融资难等原因,熊猫直播高光过后便陷入经营困境。

2015年,熊猫直播亏损约5000万元,2016年则亏了5亿元,2017年亏了8亿元。

2018年,熊猫直播陆续传出拖欠薪资、资金链紧张等传闻,并数度传出将“作价卖身”,但最后都不了了之。而据媒体报道,高达7亿元的负债是熊猫“卖身失败”的重要原因。也正是因为熊猫直播出事,才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2019年3月,熊猫直播关闭;11月,网曝王思聪成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的同时、名下资产最近也遭到查封;12月,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指出,熊猫互娱巨亏20亿,损失全由王思聪承担。

值得一提的是,围绕这20亿的损失,王思聪还曾与投资人展开剧烈博弈,直至普思资本官宣普思资本及实控人王思聪承担经营全部损失为止。

具体而言,去年12月26日,普思资本发布《熊猫互娱投资纠纷处理结果》表示,经过近两月几十轮商谈,普思投资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承担。 

(图片来源:网络)

而据天眼查数据,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由王思聪持股100%,并担任董事长。因此这意味着,王思聪将独立承担近20亿投资损失,随后继续创业。

“20亿元”用王思聪老爸王健林的话来说,也就是20个小目标而已。

但对于陷入财务危机的王思聪而言,还是有点难的。据了解,承担20亿的投资损失的披露,距离王思聪持有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其财务危机浮出水面的时间刚过70天,而距离王思聪摆脱“四道限消令”也就刚过了2天而已。

为什么会亏这么多钱?

此前,曾有一级市场投资人士透露,王思聪在给熊猫直播融资时普遍签了个人回购担保。随后,又据相关媒体报道称,一款名为“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的产品是单一投向熊猫直播的股权投资产品,王思聪个人签署了担保回购。

一般情况下,敢于签署担保回购的人,都算的是资金实力十分雄厚的人,王思聪做为中国最有名的富二代做出这个举动实属外界意料之中的事。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场“担保回购”也间接的成为拖垮熊猫直播的导火索了。

从拥有5亿创业资金,到承担20亿投资损失,王思聪的这一场投资学习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失败了。

不过,没关系,思聪老爸王健林“允许你失败两次,你亏掉再给,第二次再失败对不起,你就老老实实回来上班”还深深地扎根于互联网记忆之中,王思聪退路还是很多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对于2019年资产缩水682亿、跌出福布斯富豪榜前十的王健林而言,能不能再给思聪一个练手机会还是一个较大的未知数,毕竟这次摆脱“四道限消令”还是靠思聪老妈的1个亿解决的。

2“倒下”绝非偶然

一座大厦的倾倒绝非偶然,小到一块砖头,大到楼层架构,整个体系下所有环节都不容出错,而熊猫互娱的“倾倒”亦是如此。

寻根究底之下,熊猫互娱的倒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构成,具体如下。

1、短视频猛烈冲击之下,直播行业风口稍纵即逝。

不得不说的是,直播行业在经历2015年走红、2016年井喷式发展之后,于2017年遇上了强劲的对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短视频行业的兴起可谓是——抢走了直播行业的荣光2016年短视频在直播的光环下野蛮生长,到了2017年,短视频更是被成为短视频元年,风口效应凸显,成为资本最关注的领域。

据了解,2017年,短视频行业成为替代直播行业的资本的风口。彼时,直播平台寒冬来临,光圈直播等几十家平台宣布倒闭。而熊猫直播当时虽已成为行业翘楚,但也在2017年5月获得最后一笔10亿元的融资后再无外部资金注入后,因高额负债逐步走入破产清算的境地。

再祭出一组更加直观的数据——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7.59亿,较2018年底增长3391万,占网民整体的88.8%。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48亿,占网民整体的75.8%。参照用户规模指标来看,短视频无疑是业界黑马。而因为短视频间接侵蚀直播行业的市场空间,造成直播用户的减少,从而对直播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冲击。

2、实控人管理至关重要,因此也存有“成也思聪,败也思聪”的意味。

说句实在话,熊猫互娱的倒下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需要王思聪来背锅。前文已经提到,王思聪一直是熊猫直播的CEO,而且也身处于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享有实际控制权。不过在他的管理下,熊猫娱乐存有以下几个明显的问题。

一是,制造行业虚假繁荣泡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熊猫TV成立之前,平台头部主播的签约费在几百万到一千万之间,但随着熊猫TV撒钱挖角斗鱼、虎牙一哥一姐之后,主播薪资大幅上涨,有些合同甚至过亿。挖角这件事上,熊猫TV引起的法律纠纷就高达数百起,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行业虚假繁荣的泡沫现象,加速整个行业的落没。

二是,极度放权导致自己的管理权被逐渐架空,使得公司长期处于一个内讧的状态。前文已经提到,王思聪是熊猫互娱的第一大股东,拥有30.07%股权,而周鸿祎的北京奇虎科技则拥有19.35%,是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但据相关媒体爆料,王思聪虽然身为实控人,但对下属宽厚到不像老板,一点冲劲和狼性都没有,一天一天到晚在外边玩儿,而这种做法也使得其慢慢将管理权让给了第二大股东奇虎360。这样的做法也就导致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斗,网上爆料称在360团队入主东宫之后,王思聪手下的高管纷纷被边缘化,就连法定代表人龙飞也说不上话。

在这个工作环境下,熊猫头部主播“囚徒”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熊猫互娱的管理缺陷:

“熊猫TV的内部比较官僚,主要体现在所有的办事风格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是这个事可能做了会好,但是不做一定没事那我就一定不做。”

如此的管理水平,熊猫互娱想要长久的走下去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除此之外,在遭受上述的连环暴击之外,熊猫互娱还遭遇了一轮“资本寒冬”。进入到2018年,钱荒来袭,2018年是VC行业进行整合的一年。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曾表示“从现在起至少到2019年底,中国一级市场的募资环境都将比较险恶,这一波资金源寒冬才刚刚开始”。

言下之意,“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自然也没钱接济“孩子”了。

而与此同时,腾讯接连入股斗鱼和虎牙,也加剧了直播行业的竞争:目前而言腾讯已经完成了对直播行业的初步整合,手握行业一哥二哥,再加上自家新建的企鹅电竞、企鹅体育,腾讯几乎已经渗透到了直播行业的各个角落。

在上述种种危机伺服下,熊猫互娱的倒下也就成了既定的结局。

3结语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熊猫互娱从身披诸多荣光走的破产清算的地步,告诉了大众一个道理:即便占了“天时地利”,也抵不过一项“人和”,当一个公司管理不当,其也不可避免走向了或破产清算,或卖身求活的结局。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