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万手亿元大单瞬间撬开银龙股份跌停板 !是“赵老哥”在努力自救还是洗盘成功呢?

来源:每经牛眼

周三(6月3日),是碳基概念大牛股银龙股份(5.09 -9.11%,诊股)的4万股东忧喜参半坐上“过山车”的一天。

继周二(6月2日)继续涨停创出1年多新高之后,银龙股价晚间发布了一条“澄清”公告,周三银龙股份一开盘就趴在跌停板上一动不动,周二追高买入的股民悉数被套。就在股民们一脸懵圈、捶胸顿足之时,接近11点02分,一个超过21万手的大单瞬间冲开跌停,甚至在22分钟后竟然将股价拉红,一度再创新高。这一手让所有股民们猝不及防,股吧内一片惊呼声。

周二银龙股份的龙虎榜数据显示,中国银河(9.93 -0.90%,诊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绍兴营业部当日买入587.47万元,位列买入第三席位。而这一席位据称正是著名游资大佬“赵老哥”赵强的两大常用席位之一。

不过,周四(6月4日)银龙股价再次大跌,截止发稿时间,现价5.05元,跌幅9.82%,逼近跌停。


银龙股价分时图

数据来源:同花顺


言归正传,周三银龙股份的“过山车”,是“赵老哥”在努力自救还是洗盘成功呢?


或因“澄清”公告早盘跌停


周三一开盘,前期已经连收5个涨停、5天上涨超60%、创出1年零1个月新高的碳基概念大牛股——银龙股份——却意外“翻车”了:直挺挺地趴在跌停板上一动不动,有20多万手大单压在跌停板之上。

这个跌停与公司周二发布的公告有一定关系:



公司表示:“碳基研究院为公司持股比例51%的控股子公司,碳基研究院目前正与相关单位合作推进时速300~350公里高铁粉末合金制动系统的合作和时速400公里以上的碳基高铁刹车等项目,相关项目尚在推进中,暂不具备商业化的条件,对公司营业收入、利润增长不存在实质或重大影响。碳基研究院致力于碳基材料的研发,目前尚未参与碳基半导体材料的相关业务。”

前期推动5连板的利好被“澄清”,买入银龙股份的股民们一时间沉默了,不过也有成功出逃的幸运儿:



亿元大单瞬间撬开跌停板成交放出天量


不过很快他们也许就后悔了,快到11点02分时,一个高达218507手(约合1.16亿元)的巨大买单瞬间出现,将跌停板上的所有卖单一扫而空,再加上跟风的买单,一时间将银龙股份的跌停板撬开,并且还一路拉升,甚至在11:24时还将股价拉红,涨幅1.87%,从跌停板算起在22分钟内暴涨近12%,再度创出近1年零2个月的新高。


银龙股份周三分时图


银龙股份分笔成交示意图


就在股民们期望来个“地天板”时,银龙股份却短暂翻红后重归走弱,最终收跌4.92%,在日K线图上留下了长长的上下影线,同时成交量巨幅放大,创出了上市5年多以来的历史天量。


银龙股份近期分时


涨停板入货的“赵老哥”自救还是洗盘?


银龙股份因周二涨幅偏离值达7%而登上成交龙虎榜,万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珠江新城证券营业部成为最大买家,净买入1300.79万元,卖出前5席位均未超过400万元,因此被合计净买入2333.8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买三席位赫然出现了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绍兴证券营业部,净买入587.47万元,而据游资江湖的传说,该席位正是游资大佬“赵老哥”赵强的两个专用席位之一。

“赵老哥”原名赵强,网传赵强最初入市资金是20万,目前坐拥50亿资金。关于赵强当初是因何入市的网上众说纷纭,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在他的舅舅、同为敢死队大佬的同信证券上海东方证券营业部“只做涨停板”引领下走进游资江湖。

从各种信息整理中发现,2007年初入股市的赵强同很多新韭菜一样遭受过市场收割,市值被惨烈腰斩,但随着他不断交易强化,逐渐开始崭露头角。2010年4月到12月期间的三届淘股吧百千万实盘炒股大赛中,“赵老哥”均获得傲人成绩。

不过,周二在银龙股份一字涨停板上入货的“赵老哥”在周三早盘跌停时被套的机率非常大,所以,撬开跌停板的动作有没有可能是“赵老哥”的自救或是洗盘行为呢?

Wind数据显示,在前4个交易累计净流入2亿元之后,周三净流出1.2亿元,金额绝对值创出了近期新高。



另外,结合银龙股份在1年多高位放出历史天量来看,前期低位介入的资金逢高出货的可能性比较大,后市有必要引起警惕。


碳基”行情最靓的仔


银龙股份是5月底6月初那波“碳基概念”行情中最靓的仔。

这波行情开始于5月26日,根据公开消息,北京元芯碳基集成电路研究院当日宣布,由该院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彭练矛和张志勇教授带领的团队,解决了长期困扰碳基半导体材料制备的纯度、密度与面积等瓶颈问题。该研究成果被收录在今年5月22日的《科学》期刊“应用物理器件科技”栏目中。

据称,从航空航天、金融保险、卫生医疗等领域到智能手机、家用电器等数码家电所使用的芯片,绝大部分均采用硅基材料的集成电路技术,但该项技术被国外厂家长期垄断,导致中国每年进口芯片的花费高达300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进口石油的花费。

彭练矛院士宣称,与国外硅基技术制造出来的芯片相比,我国碳基技术制造出来的芯片在处理大数据时不仅速度更快,而且至少节约30%的功耗。

彼时正是热炒概念股之时,由于旗下拥有专注于碳材料研究及应用的天津聚合碳基研究院,银龙股份自然成为了受追捧的明星,具备相同概念的丹邦科技(10.76 -3.24%,诊股)、楚江新材(8.65 -2.04%,诊股)、中科电气(8.29 +2.60%,诊股)、金博股份(94.89 -3.15%,诊股)也同步上涨。

就在5月26日,股价震荡下滑了近2年的银龙股份还毫无生气,收盘价仅3.65元/股。不过次日即开始了跳空涨停之旅,连续5个涨停板将股价拉到了5.89元/股,涨幅超过60%,并且创出1年零1个月新高。

但碳基在银龙股份的业务构成中却微乎其微。按照5月30日公司公告,天津聚合碳基复材研究院有限公司是银龙股份控股51%的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截至2019年年末,其总资产为132.7万元,净资产为51.7万元,营业收入115.29万元,净利润仅为15.06万元。

与银龙股份的同期营收和净利润相比,碳基研究院的占比仅分别为0.044%和0.091%。银龙股份更是表示,碳基研究院与相关单位开展的碳基材料的合作尚在推进中,暂不具备商业化的条件。


未赶上行情,大股东卖亏了


据Wind数据,银龙股份的2020年一季报显示,股东总户数为3.9万人,并且随着前期股价下滑,股东户数呈缓慢递减。



而从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银龙股份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前五大股东中,谢铁桥、谢铁根、谢铁锤、谢辉宗为兄弟关系,谢志峰为谢铁桥之子,其中谢铁桥和谢铁根为一致行动人,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华泰证券(17.75 -0.17%,诊股)的两个资管计划和建行的一只基金也位列其中。



银龙股份十大流通股东


此外,今年3月,股价在低位徘徊的银龙股份推出股份回购,拟以不超过5.5元/股回购股份1500万元至2000万元。

5月8日公告显示,截至4月30日,银龙股份已累计回购191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0.227%,回购最高价为4.34元/股,最低价为4.07元/股,合计支付金额797.8万元。

但回购股份对银龙股份的股价刺激并不明显,短暂小幅回升后又继续回落,直至被本次碳基概念打了“鸡血”。而银龙股份在最近股价飙涨,周三收盘价达到5.60元/股,已经超过其回购股价上限,这或将改变其计划中的股权激励。

此外,银龙股份股价因碳基概念创下阶段新高,其大股东谢铁锤却错失了部分财富增值机会。公司公告表明,谢铁锤在3月5日至6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占2%的1682万股,套现金额为6187.5万元,其3.65元至3.75元/股的减持均价,不仅远低于近期5元以上的收盘价,也低于银龙股份回购股票的价格。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