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出走二十年,归来仍是少年

来源:wind

6月1日,网易公司宣布启动作为全球发售一部分的香港公开发售。本次发行将新发行1.71亿股普通股,以126港元的发行价计算,预计此次募集资金约215亿港元。公司普通股将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联交所")主板上市,股份代号为"9999.HK"。

作为2000年第一批出海上市的互联网“老面孔”,网易时隔二十年归来有哪些变与不变?作为投资者,又如何参与港股打新,分享互联网企业的红利?

1、网易二次上市的时间与规模

网易在香港联合交易所网站提交的招股文件显示,公司本次发行将新发行逾1.71亿股普通股,最高公开发售价为每股发售股份126港元。

据披露,按照香港公开发售及国际发售每股发售股份126港元的指示性发售价计算,经扣除预计承销费及我们应付的预计发售开支后,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被行使,估计自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为212.8亿港元;假设超额配股权全部被行使,则约为244.9亿港元。

上市日期方面,网易2020年6月2日至6月5日招股,预期定价日为6月5日,预期股份将于2020年6月11日上午九时正开始买卖。中金公司、瑞士信贷、摩根大通担任联席保荐人、联席全球协调人和联系账簿管理人。

2、如何参与网易港股上市打新?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回港二次上市,公开发售期间认购人数超过21.5万,一手中签率达80%,首日股价涨幅近7%。而这次网易归来,不少股民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机构也“摩拳擦掌”预备参与打新。

投资者参与港股打新的渠道有券商或银行,可以通过融资或现金的方式进行认购。目前已有部分机构设立港股打新专项基金,并提供数百亿港元的融资额度,且已有资金流入这类专项基金。在线券商富途证券表示,目前暂为6月份的新股预留了200亿港元的融资额度。香港地区券商普遍为客户打新提供融资杠杆,因此新股发行时,券商一般会准备融资额度。

基金也欲从网易的上市打新中“分一杯羹”。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QDII一般会参与中概股香港二次上市的打新,当然也要看发行价是否有吸引力。二次发行价如果比美股便宜,就有一定吸引力,基金打新积极性会比较高。“雷根基金总经理李金龙则称,该机构会参与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的打新。“网易和京东知名度较高,预计打新会比较火爆,上市后破发概率也很低。”

3、网易二次上市目的:推进全球化与创新

对于募资用途,网易表示,拟将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净额用于全球化战略及机遇,推动对创新的不断追求以及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具体包括:

(1)全球化战略及机遇,约占45%。继续通过丰富海外市场(如日本、美国)的在线游戏内容并增强网易的全球研发及游戏设计能力改善网易在全球的影响力;继续通过投资于国际游戏开发商、IP及内容所有者以及与其合作以探索全球的机遇;致力在海外市场发展网易的智能学习及其他创新业务。

(2)推动网易对创新的不断追求,约占45%。继续丰富及提升网易的创新内容,并增强网易的创新技术。

(3)一般企业用途,约占10%。

值得注意的是,网易创始人丁磊此前透露:网易下一步在以下四大方向着重发力:第一是建立一个有自我进化能力的组织。从今天起网易会要求所有管理者快速、大量地挖掘各种年轻人才,帮助他们更快获得培养。第二是继续贯彻精品战略。第三,坚定推进全球化战略。最后,推动资源更加普惠。

4、网易时隔二十年归来,那些变与不变

作为第一批出海上市的企业,网易无疑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老人”。但正如丁磊所说,这家互联网公司“还未成功,还在成长”。在行业蓬勃发展的今日,归来的网易仍有着少年的面孔,未来还有创新和想象空间。

招股书中,丁磊披露了首封致股东信,标题为《相信热爱的力量》。信中提到:“到今天,网易的股价无论是提升倍数,或是年复合增长率,都有良好的表现。我们每季度为股东分红,也已经坚持了6年。这是一个好的趋势,它代表了我们与投资人分享成长的意愿,也代表了网易仍像少年般蓬勃与充满活力。”

招股书显示,网易于20世纪90年代末以典型中文门户网站起家,并推出了媒体及电子邮件服务;2001年,网易的战略扩展到在线游戏业务领域。从今天来看,这些旧有业务已取得蓬勃发展:截至2019年12月31日,网易电子邮箱注册用户总数超过10亿;游戏业务也成为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一季度占总营收的80%。此外,根据App Annie的数据,按2019年iOS及Google Play综合用户支出计算,其现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移动游戏公司。

另一边,有道和音乐业务则逐渐成为网易的增长引擎:一季度有道的净收入为5.4亿元,同比增长139.8%;而网易云音乐注册用户总数则在2019年超过了8亿,音乐社区音乐人共计超10万名。不过,在今年两会提案中,丁磊透露出当前在线音乐面临的版权压力,这无疑反映了网易云音乐自身面临的压力。

此外,网易的其他创新业务未来还存在想象空间。除了已初具规模的网易音乐与网易邮箱以外,这些业务还包括电商、直播、传媒、支付等应用,而这些创新业务自2019年二季度起毛利率已经由负转正,显示出网易在“摸爬滚打”之后逐渐熟悉行业打法,从而进一步打开这些领域的增长空间。正如丁磊在致股东信中提及的那样,“从邮箱、门户、互娱、公开课,到有道、音乐、电商......我们不定义自己,不束缚自己,无论边界,无论领域。只要足够相信可以改变点什么,便愿意为之一搏。”

音乐、教育、甚至是养猪,网易的生态发展一直让行业“捉摸不透”。或许正如丁磊股东信所言,“相信热爱的力量”、探索用户需求是网易不变的战略打法。而这个时隔二十年归来的互联网前浪,依然是还在成长的少年。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