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明星公司陨落:曾一年融资4轮

作者:周佳丽

来源:投资界

这是创投圈又一个令人唏嘘的倒闭案例。

据悉,知名创业项目“回家吃饭”已停止运营。近日,有“回家吃饭”用户陆续收到平台官方发送的短信通知。短信显示,近期接北京市场监督管理局朝阳分局通知,“回家吃饭”平台暂停运营,用户可在6月1日前填写退款申请。

至此,最后一个共享私厨平台走到了尽头,这个崛起于共享经济时期的知名项目,最终还是难逃昙花一现的命运。

成立于2014年,“回家吃饭”是当年共享经济盛行时期颇为知名的代表案例——一出世就获得了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刚的投资,随后的投资方更是豪华:朱啸虎的金沙江创投和徐新的今日资本。

当时,刚投出滴滴的王刚和朱啸虎是中国创投圈新晋大佬,他俩同时下注的项目受关注程度可想而知。遗憾的是,“回家吃饭”最终没能成为餐饮领域的“滴滴”,而是随着风口退去,悄悄消失了。


1

一家明星公司陨落

停止运营,创始人已经另谋出路


创立6年,“回家吃饭”悄悄停业了。在前几年共享经济盛行的时候,这家公司曾经火爆一时。

资料显示,“回家吃饭”隶属于北京加双筷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个基于地理定位、共享身边美食的O2O平台,通过挖掘厨艺达人,以配送、上门自取等多种方式,为忙碌的上班族和不愿下厨的年轻人提供家常菜,此前曾深入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投资界获悉,日前有用户开始陆续收到来自“回家吃饭”官方发出的短信通知,短信告知:“近期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朝阳分局通知,回家吃饭平台暂停运营。为了您的资金安全,请在6月1日前务必填写链接完成退款申请,逾期将不再处理。”

在“回家吃饭”账户储值剩余金额申请页面上,退余额说明一栏显示内容为:由于用户有多次储值情况,会产生多次赠送金额,本次退还余额=账户现有余额-最后一次储值赠送余额;退款余额将在7月1日前退还到账户。

一切早有端倪。投资界通过搜索发现,“回家吃饭”的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都已经无法正常进入,官方微博账号更是长时间未打理,最后一条微博的更新时间是在2019年9月。此外,“回家吃饭”App已在苹果商店下架,虽然在安卓应用市场、应用宝等软件还未下架,但打开App后页面显示“数据异常”,用户已无法注册和登录。

创始人唐万里早已退出公司。企查查显示,2019年4月,北京加双筷子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法定代表人变更,由从“唐万里”变更为“马小龙”。目前,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销售食品,技术推广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餐饮管理;投资资询等。

“回家吃饭”倒下,引来网友一片唏嘘。有用户感慨:“不想做饭又想吃纯正家常菜的时候,这个App几乎是救命的”、“之前用过,明显跟外卖不一样,用料实在”、“还没来得及用,就倒闭了”......也有网友表示第一次听说“回家吃饭”:“我也第一次知道,可见宣传不行啊,这种其实也可以被美团饿了么收购。”

对于“回家吃饭”的停摆,有评论分析认为是在意料之中,“因为各个家厨不一定都有厨师资格证,都只是各家做饭好吃的妈妈爸爸阿姨姐姐,想做了今天就开业,也没有卫生许可证,全凭各家良心,所以倒闭是迟早的。”


2

曾一年融资4轮

见证了创投圈那段疯狂的岁月


“回家吃饭”创始人唐万里与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交情颇深,看着好友一步步成长起来,他也想能打造出一个餐饮领域的“滴滴”。

拉唐万里走上创业之路的,正是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坊间流传着一个故事版本:在一次阿里离职员工聚会上,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一眼看中了前阿里中供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唐万里。当时唐万里还在湖南卖腊肉,硬是被王刚怂恿着跑到北京搞共享经济。

在北京创业,没钱租办公室,唐万里直接在滴滴公司租了一个工位,在那里看了几个月的风口,从快递试到体育馆预定,迟迟找不到所谓的“高频刚需”。另一边,王刚的“最佳拍档”朱啸虎也认可这个年轻人,愿意提供支持让这位钟意的CEO去验证模式。于是,王刚和朱啸虎隔几天就给他提供一个新思路,三个人最后敲定了“回家吃饭”。

这是当时创投圈颇为抢手的项目。企查查数据显示,“回家吃饭”成立至今一共获得了五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了知名天使人王刚、金沙江创投和今日资本,其中最鼎盛的时候曾在一年之内完成4轮融资。2016年7年,该公司获得了1000万元C轮融资,但投资方并未披露。此后四年,“回家吃饭”再没有获得了任何投资。

大佬给予这个项目的不仅仅是钱。在“回家吃饭”创业的大方向上,朱啸虎帮唐万里确立了还是要做“3S”,即Significant,要大市场,比如滴滴所在的本地出行是4000亿级,饿了么所在的餐饮行业是万亿级;第二是Scalable,要可扩张,能够容易并低成本的扩张,这是他热衷投资消费互联网的原因;第三是Sustainable,可防守,有足够的壁垒以阻止潜在的竞争。

从最开始讨论商业模式时,朱啸虎就支持做家庭厨房,不支持饭局,也不支持手工美食。“就要做刚需、高频、有海量供给。”那几年,正是中国创投最为疯狂的时候,“烧钱”成为时髦,“回家吃饭”融到的钱没捂热就直接砸向了市场,甚至广告一铺就是一列地铁车厢。

对于这个项目,朱啸虎也曾力推,常让周围的人使用“回家吃饭”。只是,无论是资金还是大佬站台背书,这个项目终究还是起不来,渐渐被人遗忘。


3

一个风口的消亡史

创业砸再多钱,也无法战胜常识


唐万里不是程维,“回家吃饭”更成为不了第二个“滴滴”。这个项目的倒下,堪称是一个风口消亡的缩影。

当年,Uber和滴滴掀起的共享经济浪潮席卷各个领域,诞生了共享私厨这个风口,“回家吃饭”应运而生。但这门生意的前景一直模糊,自出生就面临着政策与商业逻辑的双重窘境。只是风口战胜了常识,相关创业项目层出不穷。

直到狂热的共享经济风口退去,共享私厨才意识到现实中的困难——由于制作无法标准化,该类平台曾被多次定性为违规。

据报道,北京市食药监局餐饮服务监管处处长刘国斌明确表示,“‘自家厨房送餐’性质的无证餐饮是不合法的,我们从来没有对一家‘自家厨房送餐’性质的个人发放过餐饮服务许可证和食品经营许可证”。

伴随着政策出台,行业的震荡才真正开始。根据《网络餐饮服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八条规定,利用互联网提供餐饮服务的,应当具有实体店铺并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不得超范围经营。如果违反第八条规定,网络餐饮服务经营者不具备实体店铺,未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依照《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处罚。

此举直接清退了赛场上的大半玩家。“邻食”、“丫米厨房”等多个共享私厨平台纷纷下线,而与“回家吃饭”模式相同的私房菜预定平台“我有饭”则立刻转型至包桌业务;餐饮共享平台“妈妈的菜”也随之转型为药膳菜品为主的平台。

泡沫破灭后,人们开始发现,共享私厨是个伪命题。尝试共享私厨模式失败后,“妈妈的菜”创始人韩迪曾公开表示,共享经济的模式并未在正餐这个领域得到验证,“当时在这一模式上倾注了太多的情怀和理想化的成分,让我没有看到 O2O 生意的本质。”

更有创业者直言早就预判了共享私厨的结局,“我在一年前就给共享私厨模式判了死刑,回家吃饭如果不转型,将会面临着失败”。

而一位早期投资机构的合伙人认为,如果没有外卖市场,“回家吃饭”这种模式或许可以发展得比较好。但当外卖发达了,“回家吃饭”的处境尴尬了——好比电影院变得普及的时候,没有人再去看DVD了。

如今,共享私厨被彻底判了死刑,曾经创造一年融资4轮记录的“回家吃饭”,也终于坚持不下去了。而一同消失的,还有中国创投圈那段疯狂喧嚣的岁月。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