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巴西单日死亡人数超过美国?

临近6月,海外各国疫情趋缓,相比之下巴西这个拉美国家情况却仍旧严峻。5月17日,巴西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西班牙和意大利,5月18日超过英国,5月22日超过俄罗斯。据最新数据,截至5月29日,巴西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438238例,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此外,巴西近期日新增病例数居高不下,昨日新增26417例创下纪录,超过美国居全球第一。据巴西公布的数据,26日巴西单日因新冠肺炎死亡达1039人,连续第五天居世界首位。而这情况似乎并未好转,截至29日,巴西单日新增死亡人数已经连续三天超过1000。image.png

来源:新浪

疫情的恶化引来了对总统的不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5日报道称,面对总统博索纳罗对疫情的应对举措,遭受新冠病毒严重袭击的巴西马瑙斯市市长严厉谴责前者,指责总统对该国庞大的死亡数字负责,并直呼其“愚蠢”、连连喊话博索纳罗:“辞职,辞职,辞职!”

image.png来源:网络

巴西资本市场学院教授里卡多·凯希奥洛认为,在抗疫方面,巴西目前局面混乱,总统和各州长处于完全对立的立场。各地各自为政,缺乏统一协调,这成为疫情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疫情在巴西爆发后,总统博索纳罗一直极力主张尽早重启经济,在抗疫问题上与地方政府迟迟未达成共识,并一再对地方政府的社交隔离措施表示不满。“一些州的隔离政策是不对的。它会让我们的经济后退的。”

部分政府官员因此与总统在疫情应对上存在严重分歧,导致巴西前司法和公共安全部长塞尔吉奥·莫罗以及先后两任卫生部长路易斯·曼代塔和内尔松·泰奇相继离职。

3月13日,巴西卫生部开始行动,建议地方政府取消大型集会,要求入境者,无症状的居家隔离7天,出现症状则隔离14天。但不到24小时之后,来自巴西总统府的压力是的卫生部撤销了这些建议。

由于缺乏统一的防控意识和措施,虽然疫情急剧恶化后巴西各地暂停了除超市、药店等必要行业以外大多数商铺的营业,也呼吁民众自觉采取社会隔离措施,但各地隔离率始终不高。据统计,上周巴西各州遵守社会疏离政策的民众仅为40%到55%,甚至总统也带头反对社交隔离措施。据巴西卫生部统计,疫情重灾区圣保罗市各地社会隔离率均低于50%,远低于理想的70%。

另外在总统的坚持下,部分州、市出于保经济的考虑,在确诊病例数没有显著下降的情况下就匆忙解封,结果很快导致感染人数再度上升,不得不再次禁止商铺开门。image.png

(巴西总统参加反对隔离集会,来源:网络)

此外,医疗资源不足、分配不均也是导致巴西死亡率高的重要原因。其中,巴西医疗部门中对新冠病毒诊疗十分重要的呼吸机和核酸检测试剂数量明显不足。据巴西媒体报道,截至今年1月底,巴西仅有约6万台呼吸机,主要集中在大城市,许多地方医院根本没有配备呼吸机。截至目前,拥有总人口2.12亿的巴西接受核酸检测的仅有87万人。

4月初,为了补充该国医疗物资库存,巴西实施了价值16亿元的防疫物资采购计划,不过在连续遭到4国拒绝,也严重耽误了疫情诊治的进度。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以来,除了新冠疫情,登革热和流感等也同时暴发,对巴西医疗体系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巴西主流媒体《圣保罗州报》近日所做调查显示,在疫情较为严重的多个州,公立医疗体系早已不堪重负。尤其是重灾区圣保罗州,随着疫情发展,该州重症病床占用率达到了91%,已经有13家医院因为满员而无法接收新病人。

并且,巴西的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目前,巴西有一半以上的床位都由私人医院所有。地域上,巴西22%的床位都集中在圣保罗州,圣保罗州所在的东南地区床位数占全国总数40.8%,亚马孙州所在北部地区的床位数仅占7.5%,为全国最低。

正是因为缺少巴西联邦政府的统一协调,在各州医疗资源差距巨大的情况下,各州无法按照疫情的严重程度,重新分配资源,最终导致巴西疫情的恶化。

巴西卫生部曾经乐观的估计疫情到7月将开始缓解,而确诊人数的增长将从8月开始进入拐点,并且认为很可能到来9月份的时候就已经会开始消失。然而如今看来这场疫情的结束变得难以预测。

“毫无疑问,疫情震中正在转移到巴西,但在这里,人们处于非常贫困的状态。”巴西国际寿命主席亚历山德勒·卡拉奇说,“如果继续这一曲线,预计我们将有12万人死亡,我们将在未来几周达到美国的数量。”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