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索罗斯等11位大佬Q1大举买入和抛售了哪些股票?

来源:腾讯美股

第一季度当中,伴随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的爆发,经济和金融市场都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冲击,不管是出于被动应变还是主动出击,亿万富翁投资人们在这一季度都不可能闲得下来。

至上周结束,他们都相继递交了最新的监管备案文件,Business Insider根据这些文件挑选出了他们当季的最重大交易。

包括巴菲特(Warren Buffett)、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内,不少重量级投资人的投资组合在第一季度都发生了沧桑巨变。

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的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建仓迪斯尼,勒布(Dan Loeb)的Third Point将亚马逊持股数量提升两倍,卡拉曼(Seth Klarman)的Baupost Group则将触脚伸向了谷歌和Facebook。


巴菲特售出高盛持股84% 


在200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支持了高盛50亿美元“救命钱”,以此换取了支付10%股息的优先股,以及在未来低价买进高盛普通股的认股权。

第一季度,巴菲特的公司卖出了从这笔交易当中获得的大部分股票,进账超过30亿美元。


索罗斯买进迪斯尼和Peloton


Soros Fund Management的报告显示,截至3月底,他们已经持有价值大约500万美元的迪斯尼股票。

与此同时,他们所持有的Peloton股票数量也增长十倍以上,达到近300万股,价值约7900万美元。


艾因霍恩买进迪斯尼、特斯拉、伯克希尔 


艾因霍恩的基金皮披露,他们已经建仓这三只股票。3月底时,他们持有的迪斯尼和伯克希尔股票价值均达到了1100万美元左右,此外还有大约600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


卡拉曼买进谷歌和Facebook


这位价值型投资人经常被称为是“下一个巴菲特”,不过在今年前三个月当中,他的表现要比巴菲特本尊积极得多。

他的公司Baupost披露,已经入手了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Facebook股票,目前持股价值约为3.5亿美元和3.3亿美元。


德鲁肯米勒买进迪斯尼卖出Snap和优步


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的Duquesne Family Office在第一季度购入了价值300万美元的迪斯尼股票。

他们还出清了Snap头寸,并将优步股票数量从大约260万股卖到只剩400股。


勒布重注亚马逊和迪斯尼

 

勒布的Third Point将亚马逊股票增持至21.5万股,相当于第一季度开始前的大约三倍,截至季度结束时的总价值大约4.19亿美元。

他们还持有价值约1.38亿美元的迪斯尼股票。


阿克曼买进伯克希尔和星巴克

 

阿克曼(Bill Ackman)的潘兴广场(Pershing Square)靠着对冲投资准确抓住市场崩盘机会而大赚26亿美元,随即将这些资金投入了之前的一些重仓股。

他持有的伯克希尔股票增加了超过三分之一,达到550万股左右,希尔顿增加近三分之一,达到1400万股左右,星巴克增加超过80%,达到1000万股以上。


伊坎增持西方石油近300%


伊坎(Carl Icahn)在债务缠身的西方石油的投资当季增加290%以上,从2300万股增至8900万股。

今年4月,这家油气巨头为了节省现金,选择以股票来当作股息派发给巴菲特,当时伊坎曾经明确表示不满。“这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愚蠢的交易。”


马克斯的阿里巴巴持股翻番


马克斯(Howard Marks)的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手中的阿里巴巴股票数量在第一季度当中增加了大约140%,达到了39.1万股,季度结束时,这些股票大约价值7600万美元。

马克斯对美股近期的反弹持明确的怀疑立场。他警告说,新冠疫情的发展几乎是不可能预测到的,“这世界的大麻烦可远不止15%”,但是当时,美股距离历史最高点的距离却只剩下了15%。


泰珀买进奈飞、特斯拉、推特


泰珀(David Tepper)的Appaloosa Management在第一季度当中大幅提升了科技板块投资力度。

目前,他们持有价值大约1.36亿美元的推特股票,9600万美元的奈飞,以及各自接近2500万美元的微软和特斯拉。


保尔森的蒂芙尼持仓翻了两番


保尔森(John Paulson)的Paulson & Co将蒂芙尼持股的数量从13.4万股增加到了超过60万股,截至3月底,这些股票的价值大约为7800万美元。

这家著名的珠宝公司将被法国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收购。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