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巨头”黑石苏世民:我不会猜测巴菲特的决定,我们不持有任何航空股

作者:郭昕妤

来源:腾讯财经

借着今天“世界读书日”的契机,与大家分享与黑石掌门人苏世民先生近期的一次对话。苏世民对当前的全球经济、今年的投资展望、中国的机会与前景等话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他不会猜测巴菲特的决定,但黑石不持有任何航空股。

我充满信心,世界终将度过这场危机,我们将看到经济增长出现实质性的改善。中国拥有自然优势,这将使其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

——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

在投资界有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一笔糟糕交易,一笔不良投资,随时可能将你击垮。

不过,反过来看也一样。你随时可能从山顶跌到谷底,也随时可能从“一腔孤勇”到“一路高歌”。

1985年,由于雷曼兄弟出现较大的交易问题,苏世民与当时雷曼兄弟的董事长彼得·彼得森(Peter G. Peterson)共同投资40万美元创建黑石集团,就此走上了一条全新但未知的创业道路。如今,黑石集团是全球私募股权和房地产投资的巨头。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黑石管理的资金总额超过5500亿美元,黑石集团人均利润是高盛的9倍,过去30余年平均回报率高达30%以上。

与此同时,苏世民也成为了华尔街最受瞩目的投资者之一。除了美国黑石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的身份之外,苏世民身上有着很多的标签:私募界的巴菲特、21世纪的新“华尔街之王”、金融危机“灾后新秩序”的大赢家、美国总统特朗普常求助的“首席商业顾问”。

3月,他刚刚推出《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中文版。这是一部投资、管理的书,是一部关于成功创业的书,也是一部处世哲学的书。苏世民先生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与教训,都浓缩在他的这本书里。

今天,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的契机,腾讯财经与大家分享与黑石掌门人苏世民先生的一次独家书面对话。在这次对话中,苏世民对当前的全球经济、今年的投资展望、中国的机会与前景等话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苏世民谈到,2008年的危机和当前有着根本的区别,这不是一场正常的经济衰退。黑石将继续在中国寻找长期投资机会,看好中国的仓储物流和甲级写字楼。此外,他不会猜测巴菲特的决定,黑石不持有任何航空公司股票。


2008年的危机和当前有着根本的区别,这次不是一次正常的经济衰退


问:近期,全球各国努力采取措施以缓解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市场渐趋稳定。您如何看待这一轮反弹?市场已经触底,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吗?还是我们过度乐观了吗?

苏世民:美国政府和世界其他国家采取的快速行动有助于减轻一些直接的经济影响,这是值得赞扬的,但是,还需要继续努力,复苏也需要时间。市场波动很大程度上是形势的不确定性造成的,随着我们对这种病毒的了解加深,这种不确定性将会平息下来。我更关注长期经济健康状况,而非短期的公开市场波动。

问:正如您在新书中所写到的那样,您已经目睹了7次市场崩盘或衰退:1973年、1975年、1982年、1987年、1990-1992年、2001年、2008-2010年。您认为,是否有某一次与当前的情况是有可比性的?如果以史为鉴,我们正在面临的是一次更加严重的动荡吗?

苏世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经历了许多不同的市场周期,毫无疑问,这次的周期影响更加深远。这一次也是非常独特的——记住,重要的是,今天这场危机的经济影响是自愿停止商业活动的结果,而不是一次正常的衰退。例如,当前与2008年的另一个根本区别是,如今美国银行体系的根基牢固得多。虽然一些企业和行业将会遇到困难,但体系整体的状况是更好的。目前看来,世界各国政府在短期内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经济刺激。

问:您曾在金融危机期间为美国前财长Hank Paulson和Tim Geithner提供过政策建议。您对美联储最近的政策有什么看法?例如大幅降息、无限量QE、购买垃圾债和市场上除股票以外的几乎所有信用衍生品等。您认为会有进一步的货币宽松政策吗?美国经济需要这样的政策吗?

苏世民:2008年的危机和今天的情况有着根本的区别。美联储,作为美国的央行,正在尽一切所能来确保信贷在美国经济中流动。这些努力与美国国会通过的经济刺激法案相结合,是确保经济在这一时期健康发展的重大而积极的努力。目前看,美国各政府部门的决策者都坚定地承诺,将在这个困难时期提供必要的额外支持。

问:日本和欧洲多个国家已经实行负利率多年,最近美联储触及零利率下限,美国超短期国债收益率也一度转负。我们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进入一个负利率经济体吗?这将如何影响金融市场和资产价格?以及您对在负利率环境下的投资有何建议?

苏世民:早在本次危机之前,全球就出现了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趋势。我曾有些担心,这将使一些国家在经济低迷时期处于面临挑战的境地,就像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情况一样。但是现在,各国央行尽其所能来支持全球经济,这是很重要的。

低利率环境可能会使另类投资更具吸引力。黑石集团在各个周期都拥有良好的往绩记录,包括在全球金融危机等充满挑战的时期。

问:最近,有人担心,疫情过后,全球化是否会走向终结。您认为新冠疫情大流行会扰乱全球供应链吗?这会增加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吗?

苏世民:作为隔离措施的一部分,许多企业因为关闭边境而遭遇供应链中断,这可能表明了部分企业有多依赖中国或其他国家。因此,您可能会在未来看到一些“再平衡”。这反映出个别企业希望降低风险,而不是曝露在更大的地缘政治问题之下。

至于对中美关系的影响,2020年1月达成的初步贸易协议是重要的第一步。不过,目前美国和中国各自忙于应对国内疫情的挑战,下一阶段的进展自然会受到影响。但是,解决贸易紧张关系仍然符合两国的长期共同利益。

问:您在近期提到,现在是投资中国的时候了。世界范围来看,您认为中国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吗?中国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开始复苏了吗?

苏世民:中国一季度GDP大幅下降,这在意料之中,但却是史无前例的。不过,我充满信心,世界终将度过这场危机,我们将看到经济增长出现实质性的改善。中国拥有自然优势,这将使其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自1992年以来,黑石在中国一直很活跃,并将继续寻找引人瞩目的长期投资机会。

问:房地产占黑石投资的很大比例。由于政策刺激和城市化,中国的住宅地产销售在过去10年里一直保持弹性。您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有何投资机会吗?

苏世民:在房地产领域,我们对那些顺应趋势的领域很有信心。例如,基于电子商务的增长和对仓库的需求,我们看到物流系统中有引人瞩目的机会。在中国,我们的仓库位于主要的分发中心,并租赁给领先的第三方物流和中国科技公司。我们还关注中国和亚洲的甲级写字楼资产,因为我们在亚洲继续看到积极的需求。

问:旅游业可能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您如何看待巴菲特抛售航空股?

苏世民:我不会猜测巴菲特的决定,但旅游业显然是当今面临挑战的一个领域。在黑石,我们受益于长期投资者的身份,一直专注于收购我们认为实力雄厚、具有独特优势的企业。我们没有任何航空公司股票。


马云引发了我对人工智能的兴趣 

目前黑石的状况异常强劲


问:黑石正在科技和人工智能的未来上押下重注,有大量的相关投资和收购。您认为,科技和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交易环境?私募将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提高投资回报率?

苏世民:人工智能是我个人很感兴趣的一个话题。这是由与马云的一次对话引发的,马云描述了商业和学术领袖在人工智能对社会是利是弊的问题上存在广泛分歧。这最终驱使我将人工智能作为我最近慈善工作的一个关键部分,我帮助创建了麻省理工学院的施瓦茨曼计算学院和牛津大学的施瓦茨曼人文中心,以探索这些主题。

在黑石,我们一直关注可能引发颠覆的潜在领域,以及这些领域可能如何影响我们现有或未来的投资组合。尽管人工智能带来的技术颠覆只是潜在的,但这是很重大的。我们还定期评估新技术如何改进我们自己的投资流程,以及我们如何管理投资组合的方式。我们所处的行业无法幸免于这些影响。我们目前已经在黑石的多个应用程序中使用人工智能。

问:最近美国股市暴跌对黑石有什么影响?您是否面临大量赎回请求?作为领先的私募股权公司,黑石如何在黑天鹅事件(如新冠疫情)的背景下管理风险?

苏世民:黑石的状况异常强劲,我们的投资者很多是世界上最老练的投资者,他们了解我们的业务结构,他们愿意在当前的混乱市场下投入资金以换取未来的回报。

像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事情,是无法真正预测到的。但作为一家企业,黑石建立了一种不断寻找并将下行风险纳入我们决策过程的文化。我们还有意从过去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并将这些智慧运用到每一宗新交易之中。

问:正如您书中所写的那样,您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投资首要原则是“不要亏钱”。在这样市场崩盘的状况下,投资者如何才能做到不亏钱?您如何看待今年的投资前景?

苏世民:当人们听到我的首要投资原则时,他们通常会笑,但就是那么简单:不要亏钱。在黑石,我们建立了一个投资流程,帮助我们实现这一基本概念。我们的投资决策全都基于严格、冷静和稳健的风险评估。在今天这个高波动性和高度不确定性的环境中,这个准则变得更加重要了。我们必须对这套投资决策流程以及我们代表投资人作出的决策可能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保持高度关注。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