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黑石苏世民:医疗产业现在才刚刚开始,最大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在美国的房地产还有证券这方面,其实都有很好的价值可以去挖掘,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在买房这方面同样还有很多需求。”
“医疗产业现在才刚刚开始,因为我们中国可能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内需,我们的社会保障网络里面最关键的一个部分就是医疗,这里有非常大的需求。” 
“一个大的趋势就是技术现在越来越先进了,像亚马逊也是最大的公司之一,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还有很多其他的技术公司也是面临着很多利润方面的挑战。当然我们需要去挣钱,但同时我们也要去关注怎样能够把商业规模扩大来占领市场份额等等。”
“有很多公司估值会上升,有时候这个公司可能发展得不是那么好,所以我们也不仅仅考虑利润。我们确实关注长期价值。”

以上,是黑石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A.Schwarzman)在中信出版社举办的“2020,市场破局与投资趋势”线上新书发布会上,交流的精彩观点。

下面小编整理了苏世民的完整交流中的要点,分享给读者。


如何看待当下动荡的市场


美国股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连续向下熔断,很多人认为美股已逐渐探底,苏世民表示美联储现在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幅投资使得证券市场能够加以稳定,这也给投资者带来很多信心,并且随着时间流逝,可以看到情况的好转,这是一个危机的时刻。

而这些举措是否会对美国产生负面影响,苏世民称,是有可能的。“赤字问题是一个大的问题,就像美国的情况,美国有很多的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了100%-125%,这就需要

考虑税收以及其它方面的措施,需要去进行长期经济发展的一些刺激”。

苏世民表示,美国政府会进行干预,这也是有一系列的信号。

美联储像中国人民银行一样,现在也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幅的投资来使得美国证券市场能够加以稳定。这也给投资者带来很多信心。 

市场的真实情况、经济的真实情况,能够给人们以新的信心,能够让人们看到回报。市场是否是探底了、是否还会有一些波折、是否会缓慢地回暖,对于投资者来讲,信心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政府进行了干预。


美国房地产和证券有很多价值可以去挖掘

最大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消费者需要从长期角度来判断自己国家地产政策的走向。“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很强的话,疫情过后会有反弹”。

他以美国为例,1982年时,买房子是非常便宜的,甚至到了1992年,房价还是没有太大变动,但是如果继续持有,房子就会产生15%-20%的增值。“你需要对增值的时间、区域有一个判断,可能也需要做出很多的投入,我们需要特别注意这些周期性的影响”。 

现在来讲,在美国的房地产还有证券这方面,都有很好的价值可以去挖掘,同时也能够看到在买房方面还有很多需求。 

在这次疫情过后中国会是所有国家里面恢复得最快最好的一个国家,在未来世界的蓝图里面也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中国政府在保护人民、让社会迅速恢复到之前状态上做了些非常出色的工作,还是非常有成效的。目前其他很多其他国家还处在比较慌乱的阶段,也特别需要中国供给很多的物资,所以中国在疫情之后应该会非常好。 

另外,我们注意到很多人工智能的变革。在中国人工智能革命期的一部分中,会有很多人能够在这些方面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人力资本和资金资本如何取舍


苏世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他强调,人力资本和资金资本是相互关联的,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就很难雇到合适的人才,但如果有优秀的人才,就能够吸引到资金。“没有合适的人,即便说有很多金钱,但是也很难持续下去”。 

苏世民并不在意给人才支付了多昂贵的薪酬,而是更关注人才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我们现在的业务规模非常大,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支撑,我们就没办法真正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资金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要有相应的知识资源,要有非常出色的个人能力,这样才能够把现有的资金资本发挥出更大的力量,并且将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所以人永远是最重要的”,他强调。 

当然,会牵扯到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与1980年代相比,普通人要实现美国梦是不是更难了? 

苏世民称,20世纪80年代,美国发展得非常快,特别是二战结束之后一直到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发展是非常好。 

 “我们的社会不断地发展,就业体系在美国发展得很好,这会影响人们去实现美国梦,这仍然是可能的,美国梦一直在被实现之中”,他强调,现在有了互联网,完全的透明,人们可以看到其他人取得了更大的成功,这也会激励他们去努力。 

 

疫情产生的影响

 

苏世民认为,现在人们更加习惯于在家工作,这可能会对商业地产等行业产生长期影响,“人们发现在家工作有时候是很容易的”,“可以充分地利用技术,开视频会议”。 

当前世界经济所面对的困难与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是不一样的。现在世界各地对抗疫情的普遍做法是禁足在家,所以很多商业的活动就没办法正常进行。 

此外,当下的经济情况需要政府的干预,也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不管在中国,还是世界各地,疫情让我们感受到我们是彼此相连的,是没办法分开的”。 

如果有政府的干预的话,还是能够尽量地去阻止经济下行的趋势。疫情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可能在一年或者一年半之后才能够看出它能够恢复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至于疫情过后的经济复苏,他认为,各地恢复的节奏不会一样,某些国家和地区可能快一点,有些可能慢一点。 

对年轻人来讲,确实是不容易应对的一件事情。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年轻,你就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去翻盘。很多的组织也是和很多年轻人一起去寻找一些新的机会,当经济的一些波动发生的时候,他们也是尽量地能够去找一些新的灵感,因为很多时候周期的一些问题我们也是没办法避免。

所以,也需要仰仗这些年轻人,让他们去发挥他们的能力。当然我们也需要继续找到合适的人才,看哪些适合做哪些工作。同时也要让这些人锻炼他们的耐力,能够持续地去做一些事情。 

在回答“企业家们该如何应对这场由疫情而引发的危机”时,苏世民给出了三点建议: 

第一,必须要确保有足够的资金,自身不能够很懈怠,要随时做好打攻坚战的准备。第二,要确保员工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因为员工是企业家的资产。第三,必须能够观察到全球未来的趋势。


我们要在既有模式下寻找创新机会

 

苏世民认为,人们现在采纳了很多非传统的技术和方式,像在2000年的时候人们看到的一些重点内容可能跟现在我们所关注的重点完全不一样。在1999年的时候可能也就是100家的风投,但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家。

另外一个大的趋势就是技术现在越来越先进了,像亚马逊也是最大的公司之一,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其他的技术公司也面临着利润方面的挑战。我们需要去挣钱,但同时也要去关注怎样能够把商业规模扩大来占领市场份额等等。

但是现在很多做法大家都是比较趋同的,可能关注的内容更多的是利润、盈利性,但是始终还是要去紧密关注市场的变化、估值,这个公司的估值可能有的时候高,有的时候低,会有这样的一些波动,但是它背后的模式仍然还是奏效的。 

对于投资人来讲,肯定不会被这样的短期波动造成困扰的。像现看到的一些生物科技的公司,它们做的也是非常好,我们在投的时候也比较成功。 

在一开始的时候出现了一些颠覆性的模式,确实会带来一些冲击。但是作为风投的投资人,看的这些点是不太一样的。

苏世民认为,他本人成功率并不是像他们做的那么高,但是会相对比较保守的,不太容易赔钱。他希望能够尽可能利用好自己现有的资源,然后去追随着市场的趋势去做。当然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比较幸运的事件。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