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下一个全球疫情黑洞?

1918年,全球爆发西班牙大流感。

据相关资料显示,西班牙流感当时在印度的死亡率达到了10.26%,仅北方邦就死了300万居民。而印度政府根据自己的估算指出,死于那一场流感的大概为1700万人,占当时总人口的5% 

那时候的印度,到底有多恐怖?

据印度卫生专员的1918年度报告记载:所有的江河都被尸体堵塞了,就连当时连著名的印度英雄甘地都因感染了流感而差点死掉。

一个当时才22岁的印度青年后来回忆道:

“恒河里全是尸体,我的妻子也在里面。没有足够的木材火化,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我的家人眨眨眼就消失了。”

100年后的今天,一种同样恐怖的流行性病毒再次猝不及防在全球蔓延。

4月3日,世界银行拨款19个亿美金援助25个国家抗疫,其中10亿美金拨给印度。

一半的钱都拨给了印度,可想世界对于印度疫情爆发的恐惧。

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气候适宜传播,人口密度大,卫生条件差,医疗系统跟不上,政府低效的治理能力,很多人没有任何的防疫手段······以上所有因素叠加起来,对于新冠病毒来讲,简直就是完美的培养皿了。”

(图片来源:地理知识局)

至此,印度成为全球担心的“防疫黑洞”也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1、一份“反常”的数据

截至北京时间4月9日7时,印度新冠肺炎累计确诊5916例,治愈506例,死亡178例。

(数据来源:新浪网)

这个确诊数据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太正常。

全球共有70亿人口,近150万人感染,相当于每百万人口有214余人感染。而印度共有13亿人口,近6000人感染,相当于每百万人口只有4.5人感染,感染率仅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50。

来一份稍微正常点的数据预测,如下:

3月27日,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有关印度疫情的文章,作者Laxminarayan教授是一位经济学家和流行病学家,他的团队预测,现在印度实际的感染人群已经达到21000人,而即便是最最保守的预测,该团队也预计,印度疫情爆发高峰期时,至少会有10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

那么,印度新冠肺炎感染率这么低,究竟是为什么呢?

因为防控有力?恐怕不是。

3月24日,印度宣布为期21天的封锁,距离1月30日发现首例确诊病例已经过去了将近2个月的时间了,相对于他国的封国时间的确是有点晚了——同样在1月31日确诊首例病例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别于3月10日和3月14日采取封国措施;而中国从发现首例患者到武汉封城,也才用了一个多月的反应时间。

因为气温高?好像也不是。

拿新加坡来说,纬度比印度更低,气候也更加炎热,但也有1600多人确诊,再加上新加坡人口只有600万,就相当于每百万人口中有266人感染,感染率可比印度高的多了。而菲律宾感染率也比印度高——有3870人确诊,总人口1亿200万,相当于每百万人口有近32人感染。

(数据来源:wind)

事出反常必有妖。印度新冠肺炎确诊数据存疑的背后,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只要不检测,就不会有人确诊,就不会有数据大爆发。

在3月9日的时候,印度每一百万人里面,甚至只有3个人接受过核酸检测。而在3月20日当周,印度每一百万人中,只有10.5人接受了核酸检测,在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

(数据来源:智谷趋势)

就目前来看,印度的检测水平还是没有跟上去。相关数据显示,该国目前每天能完成的检测量是2000例左右,而就算检测能力不足的美国,每天能完成的检测量也可以达到20万例了;此外,印度每一百万人检测数量为29份,为全球最低。

与此同时,印度也不乏存有“有钱更易检测,没钱更易感染”的状况,据CNN报道称,印度被测试的大多是有钱人,目前检测费用约350元人民币左右,相当于印度普通劳动力家庭约半个月的工资。

由此可见,大量的感染者因为没有检测而被遗漏,这可能才是印度确诊数据反常的真正原因吧。

2、两大“硬核”防疫手段

而比反常的确诊数据更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印度最“硬核”的防疫手段了——牛尿和恒河水防疫。

01、包治百病,喝牛尿

在印度,牛的地位很高。由于80%印度人都信仰印度教,而牛是主神湿婆的坐骑,所以印度人均认为牛是最圣洁的——不仅不能够杀牛,也不能吃牛肉,更不能用牛皮制品,牛甚至还可以在街上乱逛。

而由于牛是印度教徒中的神兽,因此牛尿就成为了印度人公认的“救命神药”。

关于用牛尿治病,印度已经拥有10多项牛尿专利,有牛尿商人曾扬言要超越可口可乐,把牛尿饮品推向全世界。因为太多的印度人信这个,为了迎合民意连印度一些高层都只能睁着眼说瞎话。

印度卫生部长乔贝曾公开宣称,牛尿连癌症都能治,还宣称前总理德赛喝过牛尿治病。

(图片来源:网络)

不仅如此,包治百病的牛尿也被一些印度人用来抵御新冠病毒。3月14日,印度一个组织举办了一场活动,公开大规模喝牛尿来对抗新冠病毒。

(图片来源:网络)

更夸张的是,有部分印度人认为新冠病毒太厉害了,单独喝牛尿可能无法抵御,喝完牛尿之后还得泡牛粪浴才能万无一失。

(图片来源:网络)

喝牛尿、泡牛粪浴,印度这种防疫手段还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虽然牛尿牛粪有没有奇效我们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牛粪泡完澡后可以直接物理隔绝病源了,因为没有人敢靠近“此人”。

02、净化一切,靠恒河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喝牛尿可以抵抗病毒之外,恒河水也被印度人视为净化灵魂和肉体的“神仙水”。

(图片来源:地理知识局)

在印度人的眼里,恒河水不仅可以洗涤自己的灵魂和肉体,洗去一切污秽,还可以净化病毒。

(图片来源:地理知识局)

但实际上,恒河水有多毒,全世界都知道,恐怕也只有印度人不知道了。

在印度,恒河肩负着印度人如厕、抛尸、沐浴等种种“人生大事”,而这也就意味着恒河实际上是一个“超级细菌库”。有专家拿着最新研究报告出来警告印度人不要再喝恒河水了,因为他们发现恒河里充满着大量具有抗药性的“超级细菌”,且程度已经达到“天文数字级别”。

然而,印度人还是不care,有信徒朝圣沐浴回应“超级细菌”称——“我们不在乎这种事”。

不得不说的是,“不在乎”的态度背后并不能掩盖印度因污染死亡的人数位列世界第一的事实。据了解,看似每个印度人开挂般的身体实际上平均寿命只有60+岁,而据全球健康与污染联盟发布报告显示,印度因污染死亡的人数位列世界第一。

3、四大无法跨越的难题

事实上,相对于上述的检测数据存疑、防疫手段奇特的现象而言,印度的“终极难题”还在后面。

难题一,多又密的人口。

众所周知,印度是世界上第二个人口大国,总人口多达13亿,而印度领土面积为298万平方公里,这就意味着印度的人口密度是450.4人/平方公里,但我国虽然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人口密度也才144.3/平方公里,而这就说明印度的人口密度是中国的三倍。此外,据全球城市人口密度排行榜显示,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印度的新德里就是其中的第二名。。

需要指出的是,新冠肺炎的第一大忌就是——“人口密集”,人口数量如此之多,人口密度如此之大的印度,怎能不让人担心。

难题二,脏乱差的贫民窟。

据了解,印度贫民窟人口约为1.7亿人,人口密集、空间逼仄、卫生状况堪忧等状况叠加可以说是新冠病毒的“绝佳温床”。

就拿孟买的达拉维贫民窟来说,这是世界第二、亚洲最大的贫民窟。1.75平方公里的面积上,集聚了100多万人,而第一例印度平民窟的新冠确诊病例就是出自于此。有公共卫生专家指出,如果病毒在达拉维这样的贫民窟传播,疫情将很难控制,因为达拉维的一个房间里通常住着8到10个人。

(印度贫民窟 图片来源:地理知识局)

在印度的贫民窟里,人口密集、卫生状况极差的环境下,再加上印度湿度大气温高,含有病毒的飞沫颗粒不易蒸发不易沉降,可谓是为病毒的传播提供更多的便利条件,加速情况的恶

一旦疫情在贫民窟爆发,对于印度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难题三,脆弱的医疗系统。

虽然,印度靠着仿制药在全球赫赫有名——印度目前生产了全球20%的仿制药,它们被出口到超过200个国家,而且其中有60%以上出口到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但实际情况下,印度的整体医疗水平处于全球的中下水平。

2018年,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曾发表过一篇报告,从方方面面对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水平进行打分。其中,印度在19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第145名。与此同时,印度在医疗领域投入的资金只占到GDP的4.7%,人均医疗卫生支出更是只有75美元,不到美国的1/100,不及中国的1/5。

据Shruti Rajagopalan团队估算:印度的医院床位总数为1759580张,印度每千人仅拥有1.31张病床。拥有近2亿人口的最大邦北方邦,每10万人仅拥有38名医生,贾坎德邦每10万人仅拥有13名医生。可怕的是,印度私立医疗资源还是公立的4倍,而私立医院都是为富人服务的,贫民无法享受也享受不起。

以上讯息也就意味着印度的医疗水平绝对是没有“仿制药”那样吹得神乎其乎的。而在人口多又密的压力下,一旦新冠疫情爆发,其医疗系统很有可能被击穿。

难题四,低效的政府治理能力。

据了解,印度是一个种姓制国家(等级制度),高种姓的人统治低种姓,基层自治能量非常大,而这也意味着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不强。

同时,印度政府的管理能力和控制能力,全球都属于垫底的,常年佛系治国,疫情的信息收集速度比病毒的扩散速度要慢得多。就拿印度政府“厕所革命”运作多年来说,印度人随地大小便的习惯至今没有改变。

(印度厕所革命 图片来源:网络)

在防控新冠肺炎上,是非常考验一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但从一开始,印度就失去了中央控制权这一先天优势。因此,印度政府是否能够控制住疫情,实在是让人担心。

4、贫穷,比病毒更可怕

3月24日,印度总理莫迪“全国封锁”一声令下之后,造成了印度成千上万的人失业。

《印度教徒报》7日报道,印度经济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周因为印度全国“封城”,造成至少有5000万人失业,这一结果使印度的城市失业率从两周前的8.66%上升到目前的30.93%。同时国际劳工组织亦在7日发布报告中指出,印度全国“封城”使全国约4亿名日薪打工者陷入贫困。

一夜之间,印度街头多了很多的人居无定所、吃了上餐没下餐的失业人员,随后他们自发形成两派人。

一派是硬着头皮出去找工作,流荡在街头。

对于他们而言,待在贫民窟,没工作没收入一定会饿死;出去找工作,感染病毒,可能也会死。但比起一步一步饿死的绝望,感染病毒而死似乎还要来得快一下。正因如此,不少印度民众置封国令于不顾,走上街头。

(印度警察驱赶外出民众 图片来源:网络)

另一派人则是,逃离大城市,返回村庄。

据BBC报道,封锁之后靠日薪为生的印度民工们一夜之间变成了“难民”,为了活下去农民工正拼命试图回到自己的家园,与饥饿和疲劳作斗争。他们说,村庄的家能保证食物和家庭的舒适。

由于省邦之间的火车交通已被关闭,汽车站挤满了大量逃难的人。

(挤满印度汽车站的印度工人 图片来源:网络)

更令人心酸的是,大部分失业工人已经没钱了,担心自己会饿死,开始徒步回家。此前不久,《印度快报》的标题就是——“印度正在走回家。”

(徒步回家的印度工人 图片来源:网络)

“我走了一天,晚上走的。我有什么选择?我没钱了,几乎没有食物。”

——一位印度失业工人如是说

而令人心碎的是,有的人走着走着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有相关媒体报道,这次徒步回村,起码导致22人在途中或意外或劳累而死亡,其中还有5名儿童。

病毒之下的迁徙灾难,也使莫迪不得不出面公开道歉。他说:

“实施封锁是很艰难的决定,但是我别无选择,对于给大家造成的困难,我道歉,特别是穷人,我知道很多人在生气,请原谅我。实施封锁是为了保护您和您的家人,请再忍耐一段时间”。

而德里首席部长也恳请工人不要离开首都。他要求他们“无论身在何处,因为在大型聚集中,很可能被冠状病毒感染”。他表示,政府将支付房租,并宣布在首都开设568个食品配送中心。

可这仅有的救助,在印度的贫民面前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显示,印度贫民窟的贫民每天收入在138-449卢比之间(折合约1.84美元-5.97美元),只能勉强糊口。一旦失去了工作,他们就没有收入,也没有钱购买生活必需品。而仅有的救助,能撑到几时?能援助到什么范围?这都是不可知的。

有时候,比病毒更可怕,恐怕还有贫穷了。

5、结语

张文宏曾明确说过,全世界的疫情能否控制得住,不是取决于疫情控制得最好的国家,也不是取决于医疗条件最好的国家,而是取决于疫情控制得最差的国家。

以印度目前的国民生活卫生意识及国家医疗系统条件,一旦最后抑制不住这次肺炎病毒,无论是对于印度本国,还是对于全球其他国家而言,都恐怕又将是一场“史诗级”的灾难。

还是期待印度能真的出现奇迹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