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深度报告(二):从财税收入格局探究体育产业改革

体育产业深度报告二:从财税收入格局探究体育产业改革
作者:格隆汇 liyinlin 申烨

之前格隆汇分享了来自广发轻工团队体育产业资深研究员、格隆汇成员 李音临和申烨对中超市场化改革中的投资机会,受到很多会员的关注(原文详见:体育产业系列深度报告(一):中超市场化改革中的投资机会)。这次他们从财政税收格局出发,分析得出我国体育产业结构升级势在必行,随着体育产业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入,从核心的体育竞赛到体育场馆运营,再到体育彩票等周边产业的发展,多层次的财税收入贡献作用将日益突出。投资者可以紧跟政策思路,全方位把握体育产业价值修复过程中带来的投资机会。
下面是他们分享的观点:

体育产业系列深度报告(二):探究体育财税收入格局 政策思路彰显改革决心
核心观点:
(一)深入刻画体育税收全貌,体育产业结构升级势在必行
我们在体育产业系列深度报告的开篇之作《政策篇:前瞻性探究中国球市,市场化改革蓄势待发》中明确指出市场化改革是我国体育产业的创新路径。在此基础之上,我们继续紧贴政策,尝试从政府财政税收的视角说明体育产业市场化改革与发展对国家的重要意义。据我们推算,2012年我国体育产业的税收贡献在90亿元左右,尚不足财政体育支出的三分之一。相比之下,英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已实现税收完全覆盖公共体育支出。我国体育产业总产值2006-2012年复合增长率为21.33%,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带动了体育税收增加。现阶段,国内以体育用品行业等非核心层业务为主的结构难以支撑体育产业的持续高速发展。只有优化体育产业结构,提高以职业足球联赛为代表的核心层业务占比,体育产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对于国家财政税收的贡献才会越来越大。


(二)体育场馆补充财政收入,海内外借鉴寻求模式创新
体育场馆运营是政府非税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目前我国体育场地存在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布局不合理,群众性健身场馆所占比例偏低等现象。事业单位自主经营模式是我国大中型体育场馆的主要经营模式,实行全额财政拨款或差额拨款,在体育行政部门的领导下,由体育场馆管理人员进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从国家体育局公布的数据来看,近两年财政拨款的比例逐渐走高,而场馆的事业收入和营业外收入占比越来越少,且远远少于财政拨款,整体入不敷出的情况明显。根据李克强总理在9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指示,我们认为国内体育场馆市场化运营的程度将进一步提高,具体模式可以借鉴谢菲尔德国际设施管理集团S.I.V和五棵松体育馆的成功经验。

(三)社保体育双重发力,体彩公益金贡献卓越
彩票公益金作为社会保障基金的重要资金来源,每年有约三成的彩票公益金通过财政拨入分配给全国社保基金,为社保基金和国家财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2013年全国共筹集彩票公益金约861亿元,其中体育彩票公益金总额为351亿元,约占40%,同比增长19.59%,创下历史新高。此外,体彩公益金还参与支持多项体育事业,如推行“奥运争光计划”和“全民健身工程”。因此,为了应对未来社保和财政体系的支付压力、更好地支持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政府有理由、有动力去推动彩票行业特别是增速更快的体育彩票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四)立足宏观经济高度,把握体育产业长远布局
发展体育产业除了带来直接的财税收入增长外,还能够带来更长远的经济效益。近几年,体育产业保持高速增长,复合增长率为21.33%,2012年,占第三产业比重为1.35%,比2006年增加0.24个百分点,高速增长的体育产业有助于推动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新增就业方面,体育产业为社会创造出大量的岗位,近些年从事体育产业的人员逐年上升,2006-2012年平均每年保持6-7%的增速。同时,体育产业以其高联动性,带动了餐饮、汽车、旅游等其他行业共同发展。我们相信,体育产业的做强做大必将持续培育其他新的经济增长点。

(五)风险提示
国内体育产业市场化仍处于初级阶段,行政干预风险较大;各地政策落地时间和推进进程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一、本文逻辑、结构以及与大众观点不同之处
(一)财税视角:探究财税收入格局,持续紧跟政策思路
我们在体育产业系列深度报告的第一篇《政策篇:前瞻性探究中国球市,市场化改革蓄势待发》中从监管机构设置和权责划分的角度出发,指出市场化改革是我国体育产业的创新路径。在此基础之上,我们继续紧贴政策,尝试从政府财政税收的视角来说明体育产业市场化改革与发展对政府的重要意义。在税收方面,我们从体育产业总产值入手,分析目前体育产业为国家带来的整体税收贡献。再通过对体育产业结构的剖析,以及具有代表性的足球联赛税收情况来阐明产业结构优化对税收的重要意义。现阶段,国内以体育用品行业等非核心层业务为主的结构难以支撑体育产业的持续高速发展。只有优化体育产业结构,提高以足球联赛为代表的核心层业务占比,体育产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对于国家财政税收的贡献才会越来越大。

(二)深入挖掘:多角度分析非税收入,场馆彩票重要来源
在非税收入方面,国有体育场馆是政府非税收入的重要来源,2014年9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盘活、用好现有体育设施,积极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在更好服务群众的同时提高自我运营能力”,可见政府对其重视程度。因此,我们重点探讨了国内体育场馆的现状,投融资与经营情况,并借鉴海外体育场馆成功的管理模式,为我国体育场馆经营改革提供参考,同时也指出体育场馆作为潜在的优质资产未来具备市场化的可能性。此外,在各项财政收入来源中,彩票公益金因其巨大的增长空间而引人注目。由于彩票公益金的增长直接依赖于我国彩票销售规模的增长,即我国财政、社保体系都间接受益于彩票的销售,而体育彩票得益于更强的互动性和娱乐性,行业增速逐渐赶超福利彩票。我们相信,为了应对未来社保体系和我国财政的支付压力,为了更好的支持我国体育事业,政府有理由、有动力去推动彩票行业特别是体育彩票的持续健康发展。

(三)高瞻远瞩:立足宏观经济高度,体现产业长远布局
发展体育产业除了带来直接的财税收入增长外,还能带来更长远的经济效益。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发展体育产业“对于刺激消费、扩大内需和就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有重要意义”,这也是国家首次将体育产业摆在宏观经济战略的高度。因此我们立足于国家财税,进一步将研究视角延伸至体育产业带来的宏观经济效益,分析体育产业如何推动国家产业结构调整,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及拉动关联产业投资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我们从宏观经济的高度,阐明体育产业发展对国家的深远意义,以及政府培育体育产业的决心。

(四)与大众观点不同之处
第一,9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后,市场上充斥着各种解读,我们拨开迷雾,首创性地从体育产业财税收入角度切入,紧抓政策“痛点”,阐明发展体育产业对于政府财政的重要意义。第二,我们深入挖掘财税信息,第一次为投资者刻画了体育产业税收贡献的全貌以及隐性非税收入的情况,呈现出体育财税收入的整体格局。第三,我们紧跟政策思路,分析了发展体育产业对宏观经济的重要作用,认为政府对体育产业的改革是长期部署,体育产业的价值修复将带来长远的投资机会。

二、总量提升拓宽税收来源,结构优化提高税收比例
我们在《政策篇:前瞻性探究中国球市,市场化改革蓄势待发》中从监管机构设置和权责划分的角度出发,指出市场化改革是我国体育产业的创新路径。在此基础之上,我们继续紧贴政策,尝试从政府财政税收的视角来说明体育产业市场化改革与发展对政府的重要意义。体育产业的发展给政府带来最直接的贡献是税收增加,整个产业为政府贡献的税种主要包括营业税及附加、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随着我国体育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对政府的税收贡献将会越来越大。

(一)体育产业总产值分析
近年来我国体育产业始终处于较快增长的状态,2012年体育产业增加值为3136亿元,同比增长14.45%,2006-2012年复合增长率为21.33%。相比之下,美国2012年体育产业总产值为4350亿美元,占GDP的2.59%,而中国只占GDP的0.60%。经过多年的发展,美国体育产业已成为美国十大经济支柱之一,而中国的体育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据统计,目前我国人均体育消费仅有27美元,而全球平均水平为217美元,是中国的8倍。体育产业十二五规划中提出,体育产业未来要保持15%以上的复合增长率。可以看出,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体育消费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体育产业总产值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

由于缺乏全国范围的体育产业税收总贡献额的数据,我们将对此进行粗略估算。根据云南省体育局数据,2006年云南省体育产业总收入为38.45亿元,各体育单位上缴税费共1.05亿元,占总收入的2.73%。据此推算,2012年我国体育产业的税收贡献在90亿元左右,而2012年全国公共财政体育支出为272.49亿元,体育税收不足财政体育支出的三分之一。相比之下,英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已实现税收完全覆盖公共体育支出。当时英国体育产值为68.5亿英镑,政府能从中获得24亿英镑的税收,占总产值的35%,是当时政府财政体育支出的5倍。

可以看出, 我国体育产业总产值的快速增长将带动体育税收的增加。另一方面,我国体育税收仍不能覆盖公共财政体育支出,和发达国家仍有很大的差距,政府有动力将体育产业蛋糕持续做大,促进体育税收的增加,减轻财政支出负担。

(二)体育产业结构分析
我们在前面的分析中提到,英国体育产业税收占总产值的35%,远高于中国的2.73%,其原因除了两国税法的差异外,体育产业结构的不同也是重要因素。

在产业结构方面,我国仍处于初级阶段。根据《体育及相关产业分类》规定,体育产业可分为核心层、外围层和相关产业层。核心层包括体育组织管理活动、场馆管理活动、健身休闲活动等;外围层包括体育中介、体育培训等;相关层包括体育用品、体育建筑等。在国外成熟的体育产业体系中,核心层业务占据主要部分,相关层业务占比较小,而中国体育产业则恰恰相反。在2010年,我国体育产业核心层业务占比约为15%,相关层业务占约81%。美国的核心层业务包括运动观赏业和运动健身服务业,分别占比25%和32%,而体育用品生产业占30%。我国职业体育发展仍不成熟,竞技体育产值较小,造成了核心层业务比重偏小的结构特征。随着我国体育产业的进一步成熟,产业结构将会向国外成熟市场靠拢,可以预期未来以运动观赏业,特别是竞技体育为代表的核心层业务比重将进一步增加。

目前,我国体育行业仍以相关层业务的体育用品、服装鞋帽制造销售为主。在2012年,体育用品制造及销售增加值为2346.64亿元,是体育产业总增加值的74.83%,占据了体育产业的绝大部分。然而在快速扩张后,体育用品行业发展的疲态逐渐显现。剔除受经济危机影响的2009年,体育用品行业的增速始终处于下降趋势。2007年体育用品行业增长率为29.08%,到了2012年已回落至16.64%,与07年相比增速下降了接近一半。随着体育用品行业增速放缓,市场趋于饱和,它对体育产业增长速度的贡献也越来越小,要保持体育产业的增长势头,则必须增加核心层业务在体育产业中的比重,减少对相关层业务的依赖。

从近年数据来看,体育用品占比已从2006年的79.51%下降到2012年的74.83%,减少接近5%,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相关层业务占比下降是未来趋势。此外,近年来体育用品行业盈利能力下降越发明显,四家国内知名体育用品企业李宁、安踏、匹克、特步的总资产回报率平均值已从2007年的24.37%下降到2013年的5%,国内体育用品企业经营情况恶化已是不争事实。我们认为,相关层业务盈利能力的下降也是体育产业结构转型的重要驱动力。

核心层业务比重的增加将使得政府税收占体育产业总产值的比例提升,从而拉动体育税收的增长,这是因为核心层业务税收贡献率高于其他体育业务。我们将在下文以体育用品和足球联赛为例,进一步分析核心层业务税收贡献率高于相关层业务的具体原因。

(三)体育用品行业税收结构
非核心层业务主要包括体育中介、体育培训、体育用品和体育建筑。体育中介、体育培训缴纳的税种主要有营业税、附加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体育建筑缴纳税种与体育中介培训基本相同,但其建筑材料要缴纳增值税。体育用品业务属于生产、销售货物,主要缴纳增值税。由于我国的非核心层业务中体育用品占90%左右,因此下面首先分析体育用品的税收贡献情况。

体育用品行业缴纳的税种包括增值税、附加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国内生产销售体育用品增值税税率均为17%,其中娱乐或运动快艇与高尔夫用品需缴纳10%的消费税,对于出口企业,出口退税率为9%、11%或13%;企业所得税为25%。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是国内体育用品行业上市公司中市值最大的,其税收贡献情况具有代表意义,由于缺乏具体的细分数据,我们将根据税率进行大致推算。安踏体育2013年营业收入为72.81亿元人民币,营业成本为42.42亿元,按照17%的增值税税率进行估算,缴纳的增值税约为51667万元,附加税为增值税的11%,约为5683万元。年报披露的所得税额为42325万元,实际税率为24.15%,与理论税率25%相比偏差不大。员工成本为75293万元,员工人数约为12700人,平均每人年薪约为5.9万元,据此简单估算个税贡献约有659万元。以上税项合计有约10亿元,占安踏营业收入的14%。

(四)足球联赛税收贡献
足球运动作为世界上最受人们喜爱、开展最广泛、影响最大的体育运动项目,被誉为“世界第一运动”。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吸引着成千上万的现场观众甚至数以亿计的电视观众,有关足球赛事的报道,占据着世界上各种媒体的头条篇幅,当今足球运动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赛事的冠名权,门票、广告、电视转播权的出售以及赞助费等收入,使各大足球俱乐部和球队联盟盆满钵满,足球博彩、足球学校、足球用品等与足球相关的体育产业也蓬勃发展。

中超公司2013年收入为3.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19亿元。文化体育行业营业税率为3%,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合计为营业税的11%。据此推算中超公足球联赛在体育产业的核心层业务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其税收结构很好地反映了核心层业务税收贡献较高的特点。目前,整个中超体系对政府的税收贡献可以分为三部分:中超公司税收贡献、俱乐部税收贡献和球员教练税收贡献。其中,中超公司和俱乐部的税收贡献包括营业税及附加、企业所得税,球员教练缴纳的主要是个人所得税。公司贡献的营业税及附加为0.12亿元,企业所得税为0.40亿元。
2013-14赛季,16家中超俱乐部2013年营业收入共有16.16亿元,其中只有广州恒大与辽宁宏运分别实现盈利0.86亿元和0.18亿元,其余俱乐部均处于亏损状态。俱乐部税率与中超公司相同,据此推算俱乐部贡献的营业税及附加为0.54亿元,企业所得税为0.35亿元。
足球联赛球员教练薪资处于较高水平,普遍适用高税率,因而球员教练个人所得税的税收贡献是十分可观的。根据税法,全月应纳税所得额超过80000元部分税率为45%,而中超明星球员教练薪资均值为694万元,全部球员教练平均薪资为222万元,都适用最高税率。2013年中超薪酬支出为14亿元(包括个税),用45%的税率进行粗略估算,球员教练贡献的个税约有4.34亿元。
从中超联赛税收结构中可看出,球员教练个人所得税所占比最大,高达76%。其次是俱乐部营业税及附加,占比9%。中超公司和俱乐部所得税分别为7%和6%。足球联赛球员教练薪资较高、俱乐部普遍亏损的特点决定了以个税为主的税收结构,这对于其他大型职业联赛也是适用的。2013年中超球员教练薪资占俱乐部总收入的87%,而球员教练普遍适用最高税率,因此球员教练成为了政府税收的最大贡献者。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五大联赛同样有着球员教练个人所得税占主导地位的税收结构。五大联赛薪资占总收入比例略低于中超,其中最高为意甲,高达75%,最低为德甲,占51%,平均占比为66%。五大联赛球员教练绝大部分适用当地最高税率,其中最高为西班牙,税率为52%,最低的德国也达到了42%。据此进行粗略估算,个税占联赛总收入平均达到31%,最高的法甲占37%。规模最大的英超联赛2011-12赛季共为英国贡献了约16.38亿欧元,其中球员教练个税高达9亿欧元,占总税收贡献的55%。英超个税占比低于中超,这是由于英超俱乐部盈利情况相对较好,2011-12赛季共有8家俱乐部实现盈利,使得俱乐部贡献的税收较多。由此可见,国外足球联赛的税收贡献同样以球员教练个税为主。

接下来我们对比英超俱乐部的税务结构。根据英国的税法,英超俱乐部为政府贡献的税种包括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以及球员的个人所得税。以曼联2013年的经营情况为例,其营业收入为3.63亿英镑,营业成本为3.10亿英镑,根据英国税法,英超增值税率为20%,据此推算曼联缴纳的增值税约为1057万英镑。曼联2013年出现亏损,因而所得税为0,球员教练工资支出约为1.8亿英镑,参照45%的税率,个人所得税贡献额约为8124万英镑。在总税收贡献中,球员教练个税占88%左右,增值税占12%左右。
2013年中超公司、俱乐部和球员的税收贡献共有5.75亿元,中超体系收入为19.86亿元,税收占总收入的29%,远高于国内体育产业平均税负比例2.73%。而英超2011-12赛季税收贡献为16.38亿欧元,总收入为29亿欧元,税收占比为56.48%,也高于平均税负比例35%,相比之下,体育用品、体育场馆、培训等业务不具备薪资支出占比大、平均薪资高的特点,因而税收占总产值的比例较小。以安踏为例,其个人所得税只占总税收贡献的0.66%,税费占总收入的比例只有14%。可以看出,以职业联赛为代表的体育竞赛表演业,不仅在体育产业中占有核心地位,而且对政府的税收贡献大于其他体育业务。
由此可见,现阶段,国内以体育用品行业等非核心层业务为主的结构难以支撑体育产业的持续高速发展。只有优化体育产业结构,提高以足球联赛为代表的核心层业务占比,体育产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对于国家财政税收的贡献才会越来越大。参考国外成熟经验,如何深化包括足球联赛在内的核心层业务的市场化成为国家政府和体育监管部门的重要使命。目前中超俱乐部盈利情况普遍不乐观,俱乐部对减税的呼声较高,政府很有可能会通过税收优惠等方式来促进中超市场的发展。早在2012年底,财政部税政司的专家就与10家中超俱乐部代表出席了调研会,听取俱乐部对税收优惠的意见。2013年7月,国家税务总局与中国足协、中超公司相关人员以及俱乐部代表举行座谈会,虽然座谈会并未形成结论,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是未来出台中超税收优惠政策的信号。对比国外,美国、日本、韩国在其职业联赛发展初期也提供了许多税收优惠政策,未来参考国外发展经验进行税收减免是极有可能的。尽管降低俱乐部税率可能会减少一定税收,但减税举措可促进中超市场规模进一步做大,进而提升包括个人所得税在内的税率更高、占比更大的税基部分,保证整体税收贡献的不降反升。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体育产业对国家的税收贡献将会越来越大,主要有两大驱动因素:首先是总量提升带来的整体产值增加,体育产业蛋糕做大拓宽了政府税收的根本来源;其次是结构优化,以职业联赛为代表的核心层业务的税收贡献率更大,而这部分业务在整体产业中的比重将继续提升,进而使得政府在体育产业大蛋糕中分得更大的份额。因此,从财政税收的角度出发,政府有动力持续推动发展体育产业的市场化改革,进而从中创造更多的税收。
三、体育场馆补充财政收入,海内外借鉴寻求模式创新
除了直接税收贡献,在非税收入方面,体育场馆也是政府收入的重要来源。在2014年9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要盘活、用好现有体育设施,积极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在更好服务群众的同时提高自我运营能力”,可见政府对其重视程度。因此,我们将在本章节重点探讨国内体育场馆的经营现状以及投融资情况。

(一)国内体育场馆运营现状
体育场馆是进行体育锻炼和比赛的场地、大型体育场为综合性运动场,一般建有一个标准田径场,在田径场内设置一个标准足球场(或橄榄球场)。场地四周设有看台,与其它配套设施一起可进行多种体育项目的训练和比赛。第五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显示(以2003年为基准)平均每万人拥有体育场地6.58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为1.03平方米,人均投入体育场地建设资金为148.15元。截至2010年底,我国体育场地总量约110万个,但人均供给仅1.2平方米。图7、图8为第五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可以看出,我国体育场地中标准场地比例为64%,非标准场地比例为36%。而在所有拥有体育场地的单位中,校园所占的比例做大,达到了68%,远远高于其后企事业机关单位的9%。而乡(镇)村拥有体育场地的数量仅仅占到了我国体育场地总数的8%,居住小区、老年活动场地等居民健身设施占比分别为5%和2%,与我国人口结构明显的不匹配。同时,我国东部、西部和中部的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分别为1.42平方米、0.65平方米和0.83平方米,东部地区是西部地区的两倍以上,由此可见,我国体育场地存在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布局不合理,群众性健身场馆所占比例偏低等现象。

国内现行体育场馆的经营模式由于体育场馆种类、功能等方面的不同而表现出较大的差异,主要有单位内部自主经营、承包租赁经营、事业单位自主经营和企业化经营等经营模式。比如,北京首都体育馆就是采用承包管理的经营模式,要求每年完成50万利润,利润按2:3:5的比例分配,其中20%作为场馆本身发展基金,30%上交管理部门,50%由承包方自主分配。而广州天河体育中心是实行集约式企业化经营的事业单位, 即改良型的事业单位自主经营模式。在内部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制度和全员竞聘上岗的用人制度,内部完全按照企业化运作。现阶段,事业单位自主经营模式是我国大中型体育场馆的主要经营模式,体育场馆作为各级体育行政部门下属的一级事业单位,实行全额财政拨款或差额拨款,在体育行政部门的领导下,由体育场馆管理人员进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

(二)我国体育场馆投融资与经营情况
体育场馆的运营特点为投资金额大,建设周期长,资金回收慢。运营体育场馆开支巨大,单是能源、维修和人员开支三项,就占据了运营成本的八成以上。此外由于目前中国体育市场化还不够成熟,体育场馆创收方式极度单一,导致只有少数体育场馆在日常管理过程中达到收支平衡甚至稍有盈余,但是绝大多数场馆仍然处于亏损状态。根据第五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数据,我国体育场地的融资模式中财政拨款的占比仅次于单位自筹模式,可见财政融资模式在我国体育场馆投融资中的重要性,而民间资本投入明显不足。

从国家体育局公布的我国体育场馆收入决算数据来看,近两年财政拨款的比例逐渐走高,而场馆的事业收入和营业外收入占比越来越少,且远远少于财政拨款,整体入不敷出的情况明显。2013年的财政拨款持续上升,但事业单位的经营收入下降了了97%,事业单位的经营收入为举办大型活动等非主营业务收入来源,此方面收入的下降说明了我国体育场馆经营的多样化程度在降低。

(三)经验借鉴:谢菲尔德“体育城”与五棵松体育馆
目前,我国体育场馆运营主要存在以下问题:前期投资巨大、大型场馆建设功能单一,不利于赛后开发利用、选址位置偏远,不利于全民健身的开展,且维护费用高,公共财政背上沉重包袱。这主要与我国体育场馆的经营权与所属权分离的管理体制导致的我国体育场馆运营效率低下有关。参考国外经验,美国、英国、日本等主要发达国家体育场馆广泛采用委托专业化企业经营,政府对体育场馆运营进行固定或专项补贴的形式,可以为我国体育场馆的转型提供经验借鉴。

1. 谢菲尔德:老工业区的向现代化体育城市的转型
以英国的谢菲尔德市为例,谢菲尔德曾经是一座以钢铁产业为主的工业化城市,然而,谢菲尔德以199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举办为契机,成功转型为体育城市,英国体育理事会的总部也设在这里。1988年,谢菲尔德国际设施管理集团S.I.V入驻谢菲尔德市,对该市14座大型公共体育休闲设施统一管理整合运作,该集团是欧洲最大的体育、休闲和娱乐场馆管理公司,隶属于谢菲尔德城市基金会这一非政府组织,是一个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管理机构。S.I.V运营管理的设施资产达到2.5亿英镑(约合375亿人民币),其集团客户超过400万;所辖14个场馆中包括5个世界级场馆;年营业额达到2000万英镑;每年举办2000多场赛事;所辖场馆每年超过15小时的电视直播,高达1000万的观众;所辖的Sheffield Arena每年承办超过100次的音乐会;所辖的Sheffield City Hall每年举办400多次艺术表演;2005年被授予全英休闲管理产业的最高奖项OUEST奖。

目前S.I.V管理的体育场馆均由英国政府投资,属于英国国家体育组织所有。S.I.V负责场馆经营,每年可获得政府相应经费补助金额(由英国国家体育组织、约克郡体育组织、谢菲尔德城市基金会三方共同筹集),S.I.V行政总裁的薪酬由谢菲尔德城市基金会确定,在场馆经营税收方面享受优惠政策。S.I.V的运营模式最实质的内容就是通过集团化托管模式打破场馆独立发展的局限,将整座城市的体育休闲娱乐资源加以合理优化整合,形成竞争优势集合,形成谢菲尔德体育设施运营链。这条运营链涵盖了谢菲尔德的社区体育活动、体育赛事活动、运动健身活动、娱乐休闲活动、商务会展活动等资源。

事实上,谢菲尔德作为一个运营十分成功的“体育城”,并没有很多先天优势。谢菲尔德的大部分地区建造在山坡上,最低点的海拔高度只有10 米,而某些部分海拔高度超过了500 米,且城市周围被几座小山环抱,周围是村庄和国家公园,距离伦敦170英里,车程约二小时四十分钟。同时,谢菲尔德市人口仅50万左右,常年处于人口净流失状态。地理位置偏僻,人烟稀少,这些先天劣势都为谢菲尔德向“体育城”转型造成了不小的困难,但谢菲尔德市抓住了1991年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契机,引入第三方运营机构,利用市场机制成功将一个没落的工业老城区转型成现代化的体育城市,而我国大部分体育场馆地处一、二线城市,人口密度集中,仍在依靠财政拨款艰难运营,少有盈利,主要是因为我国大部分体育场馆的所属权与经营权分离,受行政管制严重,利用率低,依赖财政拨款,没有充分引入民间资本、发挥市场调节作用。谢菲尔德的成功可以为我国体育场馆的运营提供宝贵经验。

2. 五棵松体育馆:国内唯一由民营企业运营的体育场馆
五棵松体育馆(现名为万事达中心),位于五棵松体育文化中心,毗邻长安街。是2008年奥运会比赛场所,占地面积31.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分为地下三层和地上四层,可容纳观众约18000人。是一所世界级的多功能场馆,能承办不同类别的活动,包括大型国内外演唱会、各类体育赛事、企业推广活动、会议及展览等,可满足各类大型或小型活动的舞美要求。奥运会后在这里无数次成功举办了包括NBA中国赛、碧昂斯"非我莫属"北京演唱会、亚瑟小子北京演唱会和CBA全明星周末等在内的大型娱乐演出活动、体育赛事及有影响力的商务活动,是国内少有的可以实现盈利的体育场馆之一。同时,五棵松体育馆也是国内唯一一家产权归民营企业所有的奥运场馆,隶属于五棵松体育文化中心有限公司。

五棵松体育文化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金为6亿元。 2006年初,华熙集团通过旗下民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从北京市政府取得五棵松体育文化中心有限公司65%的股份,成为五棵松体育馆的业主。剩余部分由北京城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城建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天鸿集团公司分别持有5%、 25%、 5%股权。2010年1月18日,北京城建股份公司与民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署《产权交易合同》,将所持北京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有限公司2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民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价款为3.3亿元。民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控股比例提升到90%,至此,五棵松体育馆成为国内唯一一个由民营企业运营的体育场馆。

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项目主要包括篮球馆(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和北部商业区(建筑面积29.61万平方米)等。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的投资、融资、开发与运营等相关工作,旗下成立两家全资子公司,场馆运营公司负责篮球馆,商业运营公司负责北部商业区的经营运作。同时,五棵松体育馆与全球最大的场馆运营商美国安舒茨集团(AEG)和NBA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AEG作为场馆运营商,相继引进了 NBA中国赛、碧昂斯演唱会等活动,2010年,AEG将北京的团队交割给五棵松场馆运营公司,而成为五棵松体育馆场馆运营公司的运营顾问和商业推广合作伙伴,双方继续合作。

五棵松体育馆的赛后调整工程采用了商业化赛事的多功能利用模式,并重点采用了美国NBA的管理模式,将体育比赛全过程商业化运作,演变成一种娱乐表演模式。在商业活动方面,得益于五棵松先进的场馆设施,愿意来做活动的单位络绎不绝,年底活动最多的时候,甚至出现过数家单位排队做活动的状况。靠着场租,五棵松体育馆在2011年实现了盈利。在国际上,场馆运营成功的一大标志就是有冠名,2011年,五棵松将将冠名权卖给万事达,为五棵松体育馆带来了数千万元的收入。此外,随着承接活动数量的提高,万事达中心也开始自己主办一些活动,或与主办方携手,共同举办活动,实现了场馆的商业化全面发展。

五棵松体育馆的赛后运营为我国大型体育馆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五棵松体育馆的成功之处在于充分利用市场优势,开展赛后重规划工程。五棵松体育馆引入了民营企业,提高了运作效率,并建立了国际战略合作伙伴,国际背景的运营团队一改国内现有模式,为我国大型场馆的赛后运营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四、社保体育双重发力,体彩公益金贡献卓越
在体育产业非税收入中,还有一个重要性日益凸显的项目——体育彩票公益金。“体育彩票公益”是指经国务院批准,从体育彩票销售额中按规定比例提取的专项用于发展体育事业的资金。彩票公益金作为社会保障基金的重要资金来源,每年有约三成的彩票公益金通过财政拨入分配给全国社保基金,为社保基金和国家财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一)公益金三成拨入,力挺全国社保基金
我国现行的彩票管理制度规定,彩票公益金来源于彩票发行销售收入和逾期未兑奖的奖金。而彩票发行销售收入中,由于不同彩种的返奖率存在差异,彩票公益金的提取比例有所不同,一般而言,乐透数字型彩票提取比例为35%,即开型彩票提取比例为20%,竞猜型彩票提取比例为16-18%。

在公益金的分配中,中央和地方各获得公益金的50%。而地方政府获得的公益金由当地地方来确定分配原则,然而中央获取的彩票公益金则是依据规定,以60%、30%、5%和5%的比例,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专项公益金、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之间分配。简单而言,每年有约三成的彩票公益金会通过财政拨入分配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2012年中央本级政府性基金支出预算表》显示,2012年体育彩票和福利彩票共募得753.52亿元公益金,分配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达到241.26亿元,其中体彩公益基金分配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为88.05亿元,占比36.50%。

当彩票销量节节高升时,彩票公益金的募集量也随之增长。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彩票共销售3093.25亿余元,同比增加478.01亿元,增长18.3%,筹集彩票公益金贡献约861亿元,创下历史新高。近年彩票公益金拨入社会保障基金的数据统计显示,在财政拨入社会保障基金资金呈下降趋势的同时,彩票公益金的贡献额年年走高,彩票公益金占财政净拨入比例快速上升,即彩票公益金在财政拨入中的地位和对财政拨入的贡献力度都在提升。这表明彩票公益金作为社会保障基金的重要资金来源,为我国社会保障基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对我国社会保障基金和财政体系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二)支出增速快于收入,社保面临支付压力
目前,社会保障基金的收入持续提升,然而基金面临的支出压力却也不断加大。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于2000年成立,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以及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构成,用于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简单而言,社会保障基金相对于社会保险基金,是补充当前社会保险基金的支出,针对解决长期社会保障需要,例如应对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社会养老的社保需要,是我国社保体系的长期保障。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3年社会保险基金总收35253亿元,比上年增长4514亿元,增长率为14.7%;社会保险基金支出合计27916亿元,比上年增长4585亿元,增长率为19.7%。虽然社会保险基金目前是收大于支,存有盈余,但社会保险基金支出增速快于收入增速,长期来看支付压力将越来越大。作为社会保险基金的储备基金——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也同样面临着支出增幅超过收入增幅的现况。总体而言,长期支付压力逐年增大。

此外,相比欧美发达国家,我国社会保险覆盖面仍存有较大提升空间,为了满足社保覆盖面扩大的迫切需求,社保支出将继续呈现上升趋势。同时我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愈加严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突破1.77亿人,占人口总量的13.26%,比2000年人口普查上升2.93个百分点,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接近1.2亿人,占8.87%,比2000年人口普查上升1.91个百分点。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示,预计到2015年,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2.1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6.7%。由此可见,长期而言,我国将面临更严峻的社会保障支出的挑战。

面对不断加重的支付压力,社会保障体系中收入增长显得格外重要。社保体系中收入主要来自于投资收益和财政拨款。虽然彩票公益金相对社会保障基金总收入规模较小,但是彩票公益金在基金的财政拨入中占据重要位置,是我国社会保障基金的重要基础资金来源。因此,我们认为面对未来的财政支出压力、社保支出压力时,政府将致力于继续扩大财政收入,而彩票公益金作为财政收入尤其是非税收入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将会受到越来越大的重视。

(三)体育公益金快速增长,大力助推体育产业
近几年来体育彩票公益金一直保持高速的增长,2009-2013年以来复合增长率达24.24%。2013年筹集的体育彩票公益金总额为351亿元,约占当年筹集彩票公益金的40%,同比2012年增长19.59%,比当年福彩公益金增速高出5个百分点,这种趋势表明,体育彩票公益金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除了支持我国的社会保障基金,按照《体育彩票公益金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秉承“来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筹集而来的公益金还有很大一部分用于支持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推行“奥运争光计划”和“全民健身工程”两个项目,包括资助开展全民健康活动、弥补大型体育运动会比赛经费不足、修整和增建体育设施和体育扶贫工程专项支出等。

中央体育彩票公益金方面,以国家体育局为例,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年使用体育彩票公益金23亿元,占中央集中彩票公益金的5%,主要用于支持支持体育产业的发展,推动包括体育设施的建设、体育设备的购买及体育活动的开展等各个方面,其中88.39%用于实施群众体育工作,主要用于援助全面健身产地设施和捐赠体育健身器材方面,11.61%用于资助竞技体育工作,主要用于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培养。

地方体育彩票公益金方面,以江苏省为例,2013年江苏省省级体育彩票公益金支出为5.2亿元,主要用于“奥运争光计划”和“全面健身计划”两个项目。其中,用于实施“奥运争光计划”占49.10%,主要用于举办国际、国内大型运动会以及建设、维修训练场地;用于实施“全民健身计划”占38.95%,主要用于体育设施的建设和健身工程的推行两项。

2014年9月2日,李克强在北京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部署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推动大众健身。而体育彩票公益金的高速增长,将有助于“全民健身项目”和“奥运争光计划”的发展,势必将对体育产业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四)彩票市场蛋糕持续膨胀,体彩公益金成重要补充
近年来我国彩票市场规模突飞猛进,在2013年末更是突破了3000亿元的大关。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彩票销售额3093.25亿元,同比增加478.01亿元,增长18.28%,国内彩票市场的蛋糕继续膨胀。其中体育彩票总销售额达到1327.97亿元,较上年增加223.05亿元,增幅为20.19%,同比加快2.38个百分点;福彩全年总销量达1765.28亿元,较上年增加254.96亿元,增幅16.9%,同比放缓1.28个百分点。可以看出,体育彩票以其独有的赛事相关性和互动参与性保证了未来的市场增速,我们有理由继续相信体育彩票将成为彩票市场中最大的增量蛋糕。

由此可见,在各项财政收入来源中,彩票公益金因其巨大的增长空间而引人注目。由于彩票公益金的增长直接依赖于我国彩票销售规模的增长,即我国财政、社保体系以及各类慈善事业都间接受益于彩票的销售,而体育彩票得益于更强的互动性和娱乐性,行业增速逐渐赶超福利彩票。我们相信,为了应对未来社保体系和我国财政的支付压力,为了更好的支持我国的社会公益和体育事业,政府有理由、有动力去推动彩票行业特别是体育彩票的持续健康发展。

五、产业结构升级增加就业,周边产业带动经济增长
发展体育产业除了带来直接的财税收入增长外,还能带来更长远的经济效益。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发展体育产业“对于刺激消费、扩大内需和就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有重要意义”,这也是政府首次将体育产业摆在宏观经济战略的高度。因此,我们将在本章节将研究延伸到体育产业带来的宏观经济效益,分析体育产业如何推动国家产业结构调整,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及拉动关联产业投资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一)产业结构升级的必然方向
随着经济的发展,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将逐渐从第一、第二产业转向第三产业。我国的第三产业起步较晚,主要经济的推动力来自于第一、第二产业,而第三产业发展水平较低,发展的空间巨大。从横向看,在发达国家中,第三产业占较大的比重。2012年,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占比均在70%以上,而中国仅占GDP的43.7%,不足总产值的一半。而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上看,2013年中国第三产业占比为46.1%,仅为美国70年前的占比,处于较低的水平。

从纵向看,自2004年以来,中国的第一产业占GDP比重逐渐下滑,2013年第一产业仅占GDP的10%。第二产业占GDP比重在2010年达到顶峰之后逐年下滑,2013年仅占GDP的43.9%。而第三产业越来越凸显其重要地位,占GDP的比重不断上升,2013年占GDP比重为46.1%,首次超过第二产业的比重。可以看出,中国的第三产业相比起发达国家而言,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未来第三产业将会是未来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产业转型是大势所趋。

体育产业作为新兴的服务业,在第三产业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借鉴其他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作为第一、第二产业的农业、商业、制造业等行业均有一段快速的发展历程,然而这些行业在未来发展将逐渐减缓甚至停滞,而作为第三产业的体育产业,始终能保持较为稳步的增长,并在国民收入中占据重要地位。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08年起,欧美国家体育产业占GDP的比重为2-3%。

我国体育产业起步较晚,2012年我国体育产业仅占GDP的0.6%,远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水平。然而,我国的体育产业保持较为高速的成长。近6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21.33%,其中,2012年体育产值总规模突破3000亿元,同比增长14.45%。体育产业的迅速发展扩宽了第三产业的增长领域,带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势必加快产业结构的转型。另一方面。自2006年以来,体育产业占第三产业比重越来越大,2012年体育产业占第三产业1.35%,比2006年增加0.24个百分点。根据2011年颁布的《体育事业发展的“十二五”规划》显示,“十二五”规划期间,体育产业增加值实现年均增长15%以上,到期末实现体育产业增加值超过4000亿元,占GDP比重0.7%以上。由此可见,发展体育产业,使其充分带动第三产业发展,实现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二)有利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体育产业正在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并为社会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在发达国家这一特点更为突出。有数据显示,2007年,欧盟体育产业就业人员1500万,约占当年就业总人数的5.4%;2008年,尽管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英国的体育产业产值依旧保持同比2%的增加,创造出44万的就业机会,约占英国当年就业人口的13.9%;2011年法国从事体育相关行业高达115万,约占当年就业人口的3.8%;2012年美国体育产业对于美国就业的直接间接贡献达到11%。可见体育产业在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就业率方面的巨大作用。

我国的体育产业就业人数和上述发达国家相比,规模相对较小。根据2012年《2013-2017年中国体育产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的数据显示,我国当年体育从业人员为375.62万人,仅占当年就业人口的0.49%,比例较低。然而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国体育产业发展空间之大。

2003年5月14日,国家统计局印发了《三次产业划分规定》,对体育产业进行了详细的划分。《规定》将体育产业划分入第三产业,并将体育产业细分为图18所示的几大行业,其中每一个子行业都能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拿体育竞赛表演业来说,每一次体育赛事的成功举办都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根据公开资料测算显示,2004年上海举办F1汽车拉力赛,仅赛车场就创造出就业岗位近1000个,间接带动了相关行业大约3.23万人就业;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筹办期间,带来了约74.5万的就业岗位;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举办,为广州市新增了近30.4万个就业的岗位,当年广州市城镇登记失业率下降0.05%。

近几年,我国体育产业从业人员不断上升,自2006年的256.3万以来,平均每年保持6-7%的增速,2012年,我国体育产业从业人员达到375.62万。根据《体育事业发展的“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实现体育产业就业人数400万人。随着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体育产业将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届时将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

(三)带动体育周边产业的发展
体育产业集健身、娱乐、休闲及竞赛等于一体,涉及国民生活的各个方面,较大程度地带动旅游、交通、电信、餐饮等相关服务行业的发展。同样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2-2008年筹办期间,吸引的投资规模高达2800亿,其中投资于相关的体育场馆和固定设施1340亿。在该期间,北京将新建和改建城市道路318公里,新建轨道交通线路共计154.5公里,全市轨道交通运营线路将超过300公里,大大推动铁路事业的发展。同时,2008年北京市汽车需求量高达245万以上,促使了当年汽车产业的高增长。除此之外,奥运会的筹办还促使了住房需求量约1亿平方米,推动北京市房地产行业的发展。

综上所述,9月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委会议首次提出大力发展体育产业“对于刺激消费、扩大内需和就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也有重要意义”,这充分说明国家已经认识到发展体育产业对于国民经济的重要性,政府对体育产业的改革是长期部署。我们认为,随着体育产业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入,从核心的体育竞赛到体育场馆运营,再到体育彩票等周边产业的发展,多层次的财税收入贡献作用将日益突出。我们将持续紧跟政策思路,全方位把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