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邮轮”接二连三,股价打骨折,邮轮股买得过吗?

过去两个交易日美股走出反弹行情,道指周一高开高走,收涨7.73%;周二则高开走低,小幅走跌0.12%。

大盘回暖,此前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两个板块终于可以稍微回血:一个是航空板块,连价值投资者巴菲特的割肉了,航空股最近情况是怎么样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昨天同花顺航空公司板块指数大涨6.01%。

另一个则是邮轮板块,该板块包含个股数量不多,仅四只,但昨日盘中皇家加勒比邮轮涨超21%,嘉年华邮轮和挪威邮轮涨超16%。截至收盘,该三家公司分别大涨13.31%、10.68%及17.77%。周一,邮轮概念板块指数则大涨20%。

(图源:同花顺)

航空股最近有多惨经过周末巴菲特的代言大概也众所周知了。邮轮行业近况其实与航空业同理:因为疫情,全球出行需求骤减,没有了业务收入的邮轮公司随即凉凉。

来看看邮轮股最近一个月有多惨。三月份至今(已算上最近两日的大幅反弹),皇家加勒比邮轮、嘉年华及挪威邮轮仍分别大跌57.86%、66.23%及70.45%。行业市值最高的皇家加勒比邮轮跌穿100亿美元,其余个股统统四到三折出售。

(图源:同花顺iFinD)

邮轮股近期的暴跌,还要从日本的“恐怖邮轮”钻石公主号开始讲起。

1

坐邮轮吗?有去无回的那种

1月20日,一艘搭载该2666名乘客,名为“钻石公主号”的邮轮从日本横滨出发,途径日本鹿儿岛、中国香港、越南、中国台湾、日本那霸之后,本计划在2月4日晚上返回横滨,但在返航过程中,邮轮获悉一名80多岁的香港男性1月25日在香港下船后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肺炎。

2月3日晚,“钻石公主号”放弃原定行程,紧急返航停靠在横滨港外,进行14天的海上隔离。就是在这船上的群体隔离期间,之后船上每天都有几十例确诊病例。根据后来推测,在隔离期间,邮轮上的旅客可能因二次三次交叉感染而波传染。

截至2月19日,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已有621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20日,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有2位钻石公主号的确诊患者已去世。

这艘“钻石公主号”背后的母公司正是嘉年华公司。

2月21日,嘉年华公司旗下另一艘邮轮“至尊公主号”结束旧金山往返墨西哥的第一阶段旅程,2500人下船。其中1名71岁的男子在加利福尼亚普莱瑟县因新冠肺炎去世,当地官员认为,他可能是在“至尊公主号”中感染。

3月6日,“至尊公主”邮轮上共46人完成检测,其中2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24人呈阴性。

两艘搞出人命的“恐怖邮轮”让嘉年华公司焦头烂额。

3月12日,嘉年华宣布停运所有邮轮2个月。公司股价受事件影响,从1月21日就开始一路疾速下跌。1月17日,公司股价为51.94美元,最新已跌至11.3美元。

(图源:同花顺)

不止是嘉年华,截至上个月14日,出于公共安全的考虑,皇家加勒比邮轮、名人邮轮、公主邮轮、诺唯真邮轮(挪威邮轮)、地中海邮轮、歌诗达邮轮、爱达邮轮、迪斯尼邮轮、水晶邮轮、银海邮轮、丽晶七海邮轮等邮轮公司均宣布停运。

航空公司因为出行需求下降,乘客数量减少,因为出行刚需仍存在,还是有一定收入,但邮轮在接连发生新冠感染事件之后,只能完全停运,而一停运,收入来源就完全切断了。

2

资金紧缺唯负债前行

邮轮由于造价高昂,所以邮轮公司要扩大经营规模,一般就须通过融资手段。大量融资之后资产负债率就自然较高。统计美股皇家加勒比、嘉年华及挪威邮轮等上市公司,流动比率全数低于0.3,负债普遍较高。

但同时,邮轮上的各种消费项目又可为公司源源不断地带来现金流。且与普通旅游业不同,邮轮旅游的旅客在邮轮上的目的更为纯粹——就是消费,故正常情况下可谓公司带来较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故虽然公司负债较高,但有健康的现金流亦足以应对。

但现在问题来了,公司业务停运了,现金流没有了,邮轮运营成本还是要继续支出,而且原有的负债还积压在头上,凭谁都会过得困难。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它们默默地负债前行。

(图源:同花顺iFinD)

还是以嘉年华公司为例。上周公司发布最新财报(截至2月底),公司第一财季营业收入为47.89亿美元,同比增长2.48%;归母净利润为亏损7.81亿美元,同比下降332.44%。公司预计, 2020财年将会出现净亏损。

同期,由于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未来预期经营现金流将出现下降,公司对贴现现金流量进行分析后,NAA(北美及澳洲)及EA(欧洲、亚洲)两个分部共录得商誉减值7.31亿美元。

由此可见,公司最新财季亏损仅主要是商誉减值等非经营因素影响,3月之后业务停运之后对公司现金流的影响并未计入。相信计入之后,公司第二财季表现会更加难堪。

再看公司现金及短期负债情况。截至二月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3.54亿美元,对应流动负债为10.04亿美元,长期负债的即期部分为21.96亿美元。在现金不足以覆盖短期负债的情况下,自三月份起失去现金流来源的嘉年华将过得更加拮据。

(图源:公司季报)

公司在资金压力之下只有通过发债自救。3月31日,嘉年华发布公告表示将发行价值12.5亿美元的股票、30亿美元的有担保债券和17.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债券到期日均为2023年。

皇家加勒比邮轮亦在近期获得了22亿美元的有担保定期信贷额度,公司称目前已有超过36亿美元可供支配的流动资金,包括现金存款以及尚未使用的循环信贷额度。

相比之下,一些中小型的邮轮公司此时若无法顺利取得融资,结果就只有黯然出局了。

3月2日,日本神户夜光邮轮公司宣布申请破产,该公司旗下运营日本著名美食邮轮——夜光神户2号。神户夜光邮轮为行业首家因新冠病毒而破产的邮轮公司。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家。

3

邮轮买不起,买邮轮股可以吗?

现时美股市场上皇家加勒比、嘉年华及挪威邮轮为全球前三大邮轮集团,它们要取得融资度过目前的困难期,问题应该不会太大。再看以上三家公司的滚动市盈率,从三月份的8至9倍跌到目前普遍只剩下2至3倍,似乎很具有吸引力。

(图源:同花顺iFinD)

邮轮买不起,邮轮船票现在也买不了,买邮轮股总可以了吧?

先来看看这个行业的情况。邮轮产业本是一个短期内难看到天花板的行业。去年全年,邮轮行业共服务3000万人次,按照此前预期,行业服务旅客数量今年将增加至3200万人次。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该预测近乎是不可能达到了。

去年就市场规模而言,加勒比海航线占全球市场的三分之一,然后是地中海(占17%),欧洲其他地区占11%,中国市场占5%。

此次受疫情影响较严重的地区按时间顺序排列分别为中国、欧洲及美国。欧洲及美国航线占全行业市场规模超过一半。而且在疫情之后,接连发生的“恐怖邮轮”事件余波犹在,旅客还有多大的意向登上邮轮出海远行,无人可知。

对此,嘉年华公司亦表示,即使是在旅行建议和限制取消之后,邮轮的需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也可能会依旧保持疲软,故无法预测每个品牌是否、及会在何时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需求或票价。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需要再强调一下,邮轮与飞机不一样,邮轮出行真不是刚需,所以业绩反弹完全根据旅客用脚投票。

过去一年,三大邮轮股在行业快速增长下业绩均颇理想:

嘉年华集团2019年营业收入为208.3亿美元,同比上涨10.3%,创历史新高;净利润为29.9亿美元,同比下跌5.1%;

皇家加勒比集团营收109.5亿美元,增长15.4%;净利润19.1亿美元,同降4.9%;

挪威邮轮营收64.6亿美元,同比增长6.6%;净利润9.3亿美元,下跌2.1%。

但今年的故事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版本了。近期邮轮股上涨可能只是疫情消息面出现好转之后的超跌反弹,公司中长期的表现还须看行业整体走向。

花旗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股票交易策略主管Jimmy Conway昨日表示,在下一波的企业业绩中,可能会出现一些“非常可怕”的现金流数字,而目前的市场并未将该等数字反映到企业对应的股价中。

以上意见或亦适用于近两日在低位大涨的邮轮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