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真相(一):人均资源量不足1盎司,货币天然是金银

来源:Wind

题记:新冠疫情冲击下,美联储迅速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至0,而全球资产的定价锚——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迅速跌破1%,最低只有0.3%。美债收益率牵一发而动全身,收益率扁平化的结果就是,美债作为“无风险资产”,其和黄金这种真正意义上的避险资产,其竞争优势面临瓦解。
而美债身后的美元,信用体系正面临多重冲击,为应对新冠疫情,美联储开启了无限量的QE。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元的扩张,必然是信用的透支,越来越多迹象表明,全球信用货币有史以来第一次,面临着广泛而深重的信任危机。

4月7日,国际现货黄金价格再次冲高,截至北京时间10:00,报1661美元/盎司,而COMEX期金主力合约更是突破了前期1700美元的高点,7日早盘,最高上冲至1742.6美元。黄金价格一季度达到7年来最高,眼下国家金价步步攀升,距离2011年的1922美元历史高点也仅有一步之遥。

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加剧的当下,黄金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全球19.3万吨黄金

从采集第一颗金沙到2018年底,人类共开采出了约19.3万吨黄金,如果对应到全球70亿人口来衡量,人均资源量是27.6克,不足一盎司(31.103克),这是一个中国女性金手镯的常见克重。在中国,一个家庭平均拥有大约30克的黄金,是很平常的事情,大家并没有太多的感觉。问题是,一个家庭的所有的家庭资产均以这30克黄金作为凭证,世界将会怎样?

事实上,如果黄金作为货币存在,它代表的就是财富,虽然,它眼下只是潜在的货币。

在全球范围内来看,人均拥有30克金,并不是普遍现象,除了中国、印度之外,其他国家的居民,并不特别钟情于金首饰,西方国家的居民更钟情于钻石。

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目前已查明的黄金矿藏5.4万吨。按照最近全球每年大约3000吨的生产速度,在未来不到20年的时间里,全世界所有可开采的黄金矿藏都应该耗尽。

据科学家推算,地球上的黄金资源大约有60万亿吨,人均数近万吨,但金元素90%都是在地核当中,而地壳上的黄金不到1%。凭人类目前的科技,地核黄金是无法开采的。

黄金自古以来,就因为稀缺性,最终在不同的国家文明史中,充当了一般等价物功能,几千年以来,黄金作为财富的“符号”深入人心。

黄金开采:20世纪产量井喷,但后续资源匮乏

数百万年前,强烈的火山喷发将溶液状的黄金带到地表中,冷却凝固后,这些黄金和石英矿脉夹杂在一起,形成母体脉矿床。含有金矿的母体脉矿床断裂破碎后,经风化和侵蚀作用后,剥离出许多小块的含金矿石,这些小块的含金矿石经过各种自然搬运作用,被带入到河流系统,在长期的水流搬运、侵蚀作用下,一些含金矿石的表面的其他矿物被剥离,残留下来小金矿粒,和泥沙混在一起,沉积在河床或者河滩或海滩中。人类采集到的第一颗金就是来源于此。在1850年以前,世界黄金生产几乎全部来自砂金矿。中国的金沙江,古称丽水,因产金沙,而在宋代被称之为金沙江。中国汉语中的“淘金”一词,也是基于沙金的提炼而来。

1848年8月19日《纽约先驱报》报道加利福尼亚发现黄金。消息传开后,引发了席卷整个美国乃至世界的淘金热。也揭开了美国“远西部”开发的序幕。

分布在地表的沙金是很少的,在19世纪以前的5000多年时间里,人类大约开了不到1.2万吨黄金。

进入到20世纪,随着金矿探勘技术的重大突破、开采技术的发展,以及氰化法提金工艺的普遍应用,促使黄金开采量进一步大幅提高。整个20世纪百年里,世界总产金量为12.15万吨,是十九世纪百年1.15万吨的10.57倍。五大金矿储藏国(俄、美、澳、南非、加)在整个20世纪仍是主要的产金国。其中,南非在1898年时金年产量已达120吨,取代美国成世界第一大产金国,并一直保持到2007年,成为百年之冠,南非还在上世纪70年代创造过年产1000吨黄金的神话。

但随着开采黄金难度的提升,开采成本也在不断攀升,目前黄金的平均开采成本在800~1100美元/盎司。加之储存、运输、包装、销售成本等。国际金价成本至少应在1100美元/盎司以上。

目前,地球上已知的最大单体金矿区是南非的威特沃特斯兰德盆地(Witwatersrand basin)金铀砾岩矿床,是地球上名副其实的“黄金仓库”!

中国是全球第一产金国

在2007年的时候,我国黄金产量超过南非达到270.491吨,成为全球黄金产量最多的国家

,目前中国已经连续13年稳坐产金大国榜首之位。同时,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2019年,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1002.78吨,连续7年保持全球第一。

另外,各大洲采金量占比已出现分化:欧洲采金量比重已占全球不足1%;非洲年采金量虽仍在增长,但其占全球比重已下降至20%(至2017年),在20世纪时,非洲的产金量占全球60%以上。亚洲(包括独联体)产金量快速上升,其占全球比重已上升至34%,中国和俄罗斯联邦采金增幅贡献最大。

从黄金的生产和消费来说,中国应该拥有着绝对优势的市场,但是,中国却只是全球第三大黄金交易市场,排在中国之前的是英国和美国,全球拥有国际黄金定价权的也只有伦敦黄金交易所和纽约黄金交易所两家。由于中国在全球黄金金融交易市场中发展起步较晚、金融交易程度不高,因此仍缺乏在国际黄金市场中的定价权。

需求:首饰珠宝约占一半

在全球的黄金需求中,珠宝、首饰用途约9.2万吨,占47.6%;私人投资约4.1万吨,占21.3%;各国央行的储备资产约3.3万吨,占17.2%;工业、化学、电子用途等约2.7万吨,占13.9%。

投资需求的存在使得黄金总需求呈资产特征,黄金价格每上涨1%,黄金总需求增加0.085%。商品需求和资产需求具有本质上的不同。一般而言,商品的需求价格弹性为负,资产的需求价格弹性为正。在黄金的三大需求中,投资需求的价格弹性较高,为0.754,即黄金价格每上涨1%,投资需求增加0.754%;而珠宝和工业生产的价格需求弹性较低,分别为-0.147和-0.131,即黄金价格每上涨1%,珠宝需求减少0.147%,工业生产需求减少0.131%。

黄金的供给方面,除了每年新开采出来的黄金,世界各国央行售金是导致黄金供给波动的主要因素。世界黄金协会对1982年至2012年间再生金数据的一项分析显示,约75%的再生金总量变化是由金价波动造成的。

货币功能丧失,避险功能长期被美债压制

黄金在世界货币体系发展中,主要经历了金银复本位制、金本位制、虚拟金本位制、布雷顿森林体系、牙买加协议与黄金非货币化等阶段。

目前,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存在,在法律上,并不是货币,但在人们心中,其仍然是最耀眼的“货币”。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社会分工的诞生,催生了交易需求,牲畜、贝壳、布匹、金属等都曾充当过交易媒介。最终,金属由于其优良的自然属性成为所有国家都决定使用的媒介。至于选择哪种金属,各国也有所差异。古斯巴达人用铁,古罗马人用铜,而所有富裕的商业国却选择了金银。欧洲从拜占庭帝国灭亡(15世纪中叶)开始直至19世纪,都是使用银本位制度。16世纪银矿的发现使得银币成为这四百年间国际贸易通用的货币。之后,黄金开始成为通用货币。

黄金非货币化后,黄金的“货币地位”依然存在, 其货币功能主要表现为储备功能和支付功能。各国央行仍储备大量黄金,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各国央行尤其是新兴经济国家更是显著增持黄金。国际清算银行至今仍将黄金列入可接受的国际清算工具;在实际经济交往中,用黄金作抵押,用黄金偿还债务的事例依旧屡见不鲜。

目前,黄金是全球最主要的避险资产。但在2008年金融位置之前,黄金的避险资产功能长期被压制,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美债因为强大的信用背书,被资本市场视作无风险资产,而其付息的功能使其比黄金更加有吸引力。

但,黄金的光辉并没有被掩盖。黄金的在近些年的光辉,主要体现在抗通胀方面。信用本位带来的另一个弊端则是通货膨胀,现如今,各个国家都在通过货币政策积极的调控社会经济,在扩张性货币政策和扩张性财政政策的推动下,通货膨胀的压力时有发生。黄金历史走势证明,其在高通胀时期,黄金是少有的保持财富不缩水的手段之一。

黄金的弱点

但黄金的弱点,也很突出:一、不能生息;二、不便于储存、保管;三、交易成本偏高。

在现代社会,货币、有价证券都有孳息功能,但黄金没有这种功能,还需要一定的看管、保护成本,此外,黄金的变现、交易也不是那么方便,而且成本较高。这些都制约了黄金的投资功能。

关于黄金,巴菲特就从来不感冒。1998年其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时,巴菲特说:“人们从非洲或者其他地方的地方土地里将它挖出来,然后将它熔化,挖另一个洞,又把它埋了,然后雇人守着它。它没有实用性,火星人看到我们这么做肯定疑惑不解。”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