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空瑞幸大作手,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我们试图让所有人都远离邪恶公司的股票

编者按:瑞幸咖啡高管自曝造假,涉及金额22亿美元,进而瑞幸股价一夜暴跌80%。随着瑞幸的危机不断发酵,此前发布瑞幸做空报告的“大作手”——浑水基金——受到人们的关注。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一直主张和奉行“积极卖空主义”。
卡森·布洛克认为,“活跃的做空力量不仅能帮助上市公司获得更准确的定价,它还能遏制市场中那些“恶”的行为,带来社会效益。”此外布洛克提出了一项新的道德倡议: 取消华尔街对那些严重损害公众利益的公司的支持。他认为,卖空者应该唤醒那些为有毒业务推波助澜的银行家、分析师和基金经理们。

下文是笔者整理的布洛克最近的一次采访的精华总结,一起看看吧。


1、浑水谈做空过的公司

 

2010年,浑水发布了东方纸业的做空报告,这打开了揭露中国在美国上市公司欺诈行为的大门。而后,浑水再次发布了针对绿诺科技(RINO)的做空报告,后绿诺科技与美国证监会达成和解,不再进行欺诈诉讼;但公司摘牌,高管也被禁止入市在沽空中概股的过程中,布洛克意识到欺诈上市的利益冲突,实际上跟普遍存在于股市中的利益冲突是一样的,而这些利益冲突和道德败坏的管理层造成的机能失调无处不在,不仅限于中概股。

浑水的沽空,有成功也有失败。例如,浑水在2012年做空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大宗商品公司奥兰国际(O32.Singapore)遇到了滑铁卢。该公司曾多次得到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的纾困,由于政府的救助,这家公司股票最终上涨。虽然浑水的判断是对的,但这笔做空并没有赚到钱。

布洛克表示,绝大多数浑水公开做空的股票的确都会在中期和长期下跌。


2、为什么要发起这些运动?


大多数做空报告都是关于那些对投资者隐瞒真相的公司,浑水认为做空者对市场来说一直很健康,而且是一股向好的力量,但它还将带来更广泛的社会效益,而不仅仅是防止市场变得比现在更肮脏,他也是做空十字军的一员。 

譬如,在KASE 会议上,布洛克提到一家 叫AAC 控股公司(AAC) ,该公司拥有美国成瘾中心(American Addiction Centers) ,并于2016年在加州解决了一起有关一名客户死亡的刑事案件。它同意被处以民事罚款和要求改进质量的禁令;还有Insys Therapeutics (INSY) ,这是一家生产合成鸦片类药物喷雾剂的制造商,它确实导致了使用过量鸦片类药物的患者死亡。这些都是需要阻止的情况,需要提醒投资者,“也许我不应该持有一家运营如此糟糕的公司的股票。”

而这些不良行为,华尔街却是极尽纵容的。

投资者应该向卖方分析师和银行家求助,或者说是很有效的办法吗?答案是,不可能的。他们(卖方分析师与银行家会继续得到丰厚的报酬,同时他们继续做我指控他们做的坏事。

布洛克认为这些问题,不仅要在法律上监管,更要在道德义务去真正研究它。

所以如果你曾经做多过这只股票,那么你就有道德上的义务来卖出。如果你是卖方分析师,你就有道义上的义务,要么调低这只股票的评级,要么取消对它的关注。

 

3、需要做空手段去推动变革

 

投资一直是无关道德的。

人们会批评化石燃料公司、枪支制造商、烟草公司和鸦片类药物制造商,而我们真正需要去抵制、去践行做空的是那些导致严重受伤或死亡的公司。这些公司肯定会达到这个标准。我们需要从这些商业行为开始,绝大多数投资者都会同意这是一种邪恶的行为。

ESG 因素投资是一种很好的手段去指引投资,但另一方面它是长期导向的。如果一家企业的利润来自于越界行为,然后(投资者)寄希望于它们实质性改变经营方式,那么这家企业就很难做长线投资。而且,它只会选择买 or 放弃。

而非法企业在监管采取行动之后完全崩塌,但强有力监管措施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所以,如果你的取向是做空,那么你就有动力来真正推动变革。

巴伦周刊对卡森·巴洛克的采访参见 

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blame-the-bankers-for-bad-corporate-behavior-51546636592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