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一场彻头彻尾的资本骗局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从成立到上市仅仅19个月,成为全球最快IPO的公司。那一天,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打出瑞幸“不可一世”的广告语。

中国咖啡和美国咖啡相比,差距在哪?差在自信。现在看来,既可笑,又愤怒。

1

4月2日,瑞幸盘前暴跌85%,盘中6次熔断,最终仍然重挫75%。一夜功夫,350亿人民币灰飞烟灭。

(来源:瑞幸公告)

瑞幸被市场疯狂抛售,导火索是公司“自爆”财务造假。

据瑞幸向SEC提交的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

(来源:瑞幸公告)

22亿人民币,什么概念?瑞幸Q2+Q3的营收总额为24亿元,相当于营收几乎全部由造假而来。

(来源:瑞幸公告)

瑞幸破坏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辜负了所有人,接下来将被当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首先,投资者集体诉讼已经在路上。

据悉,加州GPM律所、Schall律所,纽约州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可以与律所联系,2020年4月13日是首席原告截止日期。

其次,将遭遇SEC的严厉处罚。不光是钱,可能还包括强制退市等手段。你还记得2001年的安然公司吗?

还有,相关责任人可能会面临刑事责任。根据美国法律,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最后,可能还逃不掉中国证监会的调查。

3月1日,中国证券法修改之后,赋予了中国证监会和公安司法机关“长臂管辖权”,瑞幸造假相关涉案人员同样可能要承担国内的违法责任。

刚刚,中国证监会发声,表示高度关注财务造假事件,并强烈谴责。今日盘前,瑞幸再度暴跌21%。

2

早在瑞幸出事之前,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在1月31日发布了非常详尽的做空报告。

浑水基于从瑞幸2000多家门店收集的2.58万张电子小票,以及11260个小时的门店流量视频分析发现,瑞幸每家店每日销售的商品数在2019年三季度夸大69%,四季度夸大了88%。

要知道,浑水做这个事,一共有92名全职和1418名兼职人员在现场监控,记录了981个店铺的客流量。报告发出之后,瑞幸当晚一度重挫20%,收跌10%。

同时,瑞幸出面否认,另有包括国外知名机构香橼和国内中金等二级市场研究机构站出来帮着瑞幸反驳。

瑞幸应对浑水的做空指认,并没有多大反应,基本算是“冷处理”,资本市场也随之冷静下来。

后来,瑞幸成立了一个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据说这是迫于美国证监会要求和压力。

调查组由三名独立董事组成,组长邵孝恒从瑞幸上市时就担任独立董事,并持有股份。邵孝恒此前在多家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担任董事的履历并不光彩。18家公司中,有4家被指控存在欺诈,以及5家被指反向收购。

独立调查组的另外两人为近期进入公司。而公司董事、愉悦资本的刘二海从审计委员会退出,退出后不久,瑞幸就承认造假之事。一切的一切,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的。

3

瑞幸,玩火必自焚,还殃及了池鱼。瑞幸实控人陆正耀,持股比例23.94%,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同时他与郭丽春还持有神州租车29.76%的股份。

(来源:瑞幸公告)

今日,港股上市的神州租车开盘后,直线跳水,盘中一度跌近70%,后于10:13份正式停牌。另外,在新三板上市的神州优车盘中亦暴跌超过26%。

(来源:瑞幸公告)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接下来,我们不妨再来简单回顾一下瑞幸一路来的“蝶变传奇”。

2018年初,瑞幸开始试运行,短短8个月时间,门店突破1000家。在2018年7月和12月总计获得4亿美金的融资,拿到钱,继续开店扩张。

瑞幸的玩法很简单,不就是神州、ofo换了一个产品马甲而已。

瑞幸通过社交拉新和广告拉新,配合很大力度的优惠,结合线上线上,有一套看似很完美的营销模式。

(瑞幸咖啡营销模式,来源:中信证券)

高层一直强调不追求盈利,只求先圈住互联网用户。但圈住了用户,有用吗?活生生的例子就在前面,ofo小黄车、摩拜单车一共投放了1000多万辆自行车,每天上千万次骑行订单,然而这些数据在月亏数亿,找不到盈利模式面前都毫无意义。

2018年年底,瑞幸咖啡B轮融资计划书被曝光,其中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前9个月瑞幸咖啡累计销售收入3.75亿元,净亏损8.57亿元,毛利润为-4.33亿元,毛利率为-115.5%。事件被爆之后,“瑞幸咖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ofo”的讨论铺天盖地。而瑞幸咖啡却不那么care。

CEO钱治亚却在1月初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我们会长期坚持补贴,持续大约三年到五年。我们和投资人在补贴战略上态度高度一致,他们还担心我们保守了。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手里有足够的现金。

“目前公司现金流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坚持3-5年不盈利,所以不担心资金链紧张问题,也不会成为下一个ofo。”瑞幸CMO杨飞也称。

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又来了。但瑞幸动作快,闪电般上市,去资本市场融资输血了。

上市之后,瑞幸不断烧钱扩张,不断亏损,其商业模式也受到越来越多投资者的质疑和拷问。瑞幸也明知美国证券市场处罚的严重性,还是铤而走险进行造假,取悦投资者。

具体而言,公司第三季度亏损了5.3亿元,但是门店层面盈利(扣除营销费用)了1.9亿元。但最终事实证明,瑞幸咖啡所谓的盈利改善,其实只是财务造假。

这也说明自身对于商业模式能够盈利没有抱任何希望。

现在好了,资本市场凉了,融不了资了,4500家已开门店的运营支出,还怎么担呢?

与ofo不同的是,瑞幸前期投资者大多已经退出,一地鸡毛的结局会由二级市场来承担,而ofo是割了一级市场的韭菜。前期投资人成功套现退出了,即便瑞幸凉凉了,又有何关系呢?瑞幸,只不过是资本牟利的一个马甲而已,其资本最肮脏的一面暴露无遗。

不过,4500家门店,16645名员工,成为了资本游戏的牺牲品。

瑞幸一开始,就不是抱着真正为社会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来的,因为2年时间不可能很好的打磨产品、培育用户粘性、沉淀品牌,铸就护城河,只是不断开店再开店、补贴再补贴,跟ofo当时不断在各大城市投放单车的模式,并无二致。

资本就是如此疯狂与炙热,心里想得就是赶紧烧钱圈用户,然后套现走人,资本游戏玩得666。

瑞幸成为了下一个ofo,资本游戏又被玩了一次。

4

瑞幸赴美上市,成为中概股大家庭的一员,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国的市场形象。一造假,将严重影响海外投资者对于中国企业的不信任,进而对中国公司的治理水平和诚信度产生怀疑。这是极其恶劣的影响。

瑞幸在2年之内完成上市,前期资本成功退出并赚得盆满钵满。如此浮躁的风气,也是对于当下真正踏踏实实,专注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家的一种亵渎。

但幸好的是,在ofo之后,中国并没有太多“瑞幸”。资本的游戏再次落幕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