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联合国达成合作,是腾讯的一次历史性增长机遇

作者 | 借东风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自2018年1月全球股市见顶下跌之后,全球头部科技企业如Facebook、亚马逊、谷歌等,纷纷在2019下半年或今年年初创下新高。然而同期的腾讯,股价却处在徘徊状态。这一方面是受港股估值普遍较低的牵连;而另一方面也说明,腾讯曾经维持10年交替出现的“增长—盈利”双轮驱动逻辑,出现了一定的波动。

持续两年相对稳定的股价,仿佛是一场耐心的等待。此刻,站在2020年初,腾讯亟待下一个能够打开增长空间的业务,使估值提升的逻辑成为可能。

3月31日早晨(美国3月30日),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宣布,将在今年9月份举行联合国成立75周年大会(UN75),就气候变化、地缘矛盾、信任危机等话题在全球各国范围内展开对话与讨论。

新冠疫情下,这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线上全球对话急需技术支持,而最终提供支持的企业,正是中国的腾讯

联合国官方宣布腾讯作为75周年大会合作伙伴

联合国与腾讯达成合作之后,来自全球的对话参与者将通过腾讯会议、企业微信两大平台,并借助腾讯同传技术,灵活组织和参与不同规模的在线会议。

同时,联合国将面向全球公民发起1分钟调查,通过微信和QQ、腾讯新闻、腾讯看点、腾讯视频、微视和腾讯广告等数十个平台,汇集人们关于应对全球重大挑战等关键议题的想法。腾讯游戏旗下包括《王者荣耀》、《和平精英》、《PUBG Mobile》和《Arena of Valor》在内的多款海内外产品也将参与到本次问卷互动的推广中来。

对于中国人而言,这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对于腾讯而言,将是打开全球化市场的一次最佳机遇:

一方面,企鹅来到联合国,标志着腾讯的全球化战略取得重大进展;另一方面,借助这个契机,腾讯的to B业务有望打开全球化这一新的增长空间,使腾讯获得估值提升的动力。


1

联合国为何垂青腾讯?


此次联合国选择合作伙伴,作为观察者,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是Zoom、不是Cicso,甚至不是阿里,而是腾讯?

要知道,作为Cicso旗下远程视频公司的Webex早在1995年就已经成立,即便是后来Webex前工程师成立的Zoom,也是一家运营了9年的公司。并且受益于疫情“红利”,Zoom还支持了“线上G20”,估值也从1月底以来翻了一倍。对比之下,腾讯会议这个视频会议行业的新玩家,距今只发布了不到4个月。

腾讯会议主要功能界面

分析原因,从需求看,一方面,联合国将举办的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全球对话,要求不仅能支持联合国组织的会议,还能支持联合国的合作方自由发起会议,自由组织他们的受众参与讨论,整体会议量不会低于数千场;另一方面,联合国还要面向全球公民发起1分钟的调查,需要的是能最大程度地收集来自全球的声音。

这意味着,对合作方来说,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能力、服务B端的能力,还要有尽可能触达全球用户,即C端的能力。

纵观国内外科技公司,前面提到的Webex、Zoom具备技术能力,Facebook、Twitter能满足触达全球用户的能力,但能在短时间同时提供这两项能力的,不得不说,只有腾讯。

回溯2018年,腾讯启动架构调整和战略升级,在深耕消费互联网的同时,以“C2B”模式进军产业互联网。两年来,腾讯在拥有几乎国内最多To C产品的基础上,依托多年积累的AI、云计算、安全等能力,孵化了大量To B产品。

就连前面提到出生刚满“4个月”的腾讯会议,也已经上线了国际版,日活跃账户数超过1000万,覆盖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泰国、日本、中国香港、中国澳门等。并且免费向用户开放,最高可支持300人在线会议。而如果还要组织更大规模的人有序地参会,企业微信还要协助部署联合国会议的组织形态。

至于同传,随着技术的提升,已经成为打破几十亿人语言鸿沟、连接全球的利器。此前,腾讯同传已经为世界经济论坛系列峰会、博鳌亚洲论坛、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提供了支持。

可以说,将腾讯会议、企业微信、腾讯同传集成起来,形成一个线上会议和交流的服务生态,正是联合国UN75所需要的,甚至是未来人类打破地域鸿沟与语言鸿沟的,高效工作沟通的平台雏形。

除了产品的适用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联合国UN75的终极愿景与腾讯产品生态的契合性。

正如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活动筹备工作秘书长特别顾问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Fabrizio Hochschild)提到,“腾讯所提供的视频会议服务和对话交流平台将极大地帮助我们触及到全球更多参与者,而腾讯的技术和全球影响力对于扩展我们在青年群体中的影响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活动筹备工作秘书长特别顾问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Fabrizio Hochschild)

此次联合国UN75对话的理念与宗旨是为应对气候危机、不平等、新型暴力等问题以及重大人口和技术趋势,组织的一场跨国界、跨行业、跨世代的合作,连接全世界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语言的人类,让很少甚至从未参与过全球合作的人,向世界发声,共同参与全球治理。

联合国将通过腾讯平台向全球公民发起1分钟调查,吸纳所有人们应对上述全球级重大挑战的想法。最终报告会在2020年9月的联合国75周年高级别活动上,正式提交给世界各国领导人和联合国高级官员,促进国家和国际组织采取行动,催生新项目,扩大投资,加强伙伴关系。

腾讯为这个合作,投入了几乎整个To B和To C的产品,尤其To C端。包括微信和QQ、腾讯新闻、腾讯看点、腾讯视频、腾讯微视和腾讯广告等数十个平台,甚至腾讯游戏旗下包括《王者荣耀》、《和平精英》、《PUBG Mobile》和《Arena of Valor》在内的多款海内外产品也将参与到本次问卷互动的推广中来。

这无疑是腾讯产品生态一次面向整个星球上70亿人口的公开亮相,产品触达用户全球用户能力,无出其右。


2

腾讯C To B模式的全球化机遇


这次疫情打破了全球运行秩序,打开了全球化治理的窗口,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也为有野心的大公司开启了新一轮全球化机遇。

纵观国内科技公司的出海史,早期以工具型产品为主,拓展到电商、资讯、直播、短视频等内容产品,出海的方式也从产品、商业模式输出到服务和技术输出。

腾讯的全球化起步较早,多集中在to C业务上。以游戏为例,腾讯利用收购海外游戏公司的方式完成全球化,建立了庞大的海外业务联盟。2019年第三季度,腾讯超过10%的游戏收入来自海外,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腾讯海外游戏收入同比翻倍,占整体网络游戏收入的23%。随着Supercell的并购完成,来自海外的游戏收入比例还会持续攀升。

2020年,腾讯在AppAnnie发布的年度全球发行商52强榜单中排名第一;2020年2月,腾讯披露《PUBG Mobile》已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在中国大陆地区外共获得6亿次下载;另据动视暴雪2019Q4财报显示,其与腾讯合作的《使命召唤:现代战争》手游安装量超1.5亿,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登上下载榜榜首。

另一项腾讯乃至国内科技公司出海的标志业务是移动支付。截止2019年,微信支付在境外合规的国家和地区覆盖量已经增加至60个,支持16种不同货币直接结算。

这些为腾讯在海外积累了具备全球竞争力的用户储备,是此次与联合国合作的基础。而与联合国达成全球合作,又为腾讯的C To B模式创下全球化的绝佳机遇——整合在C端积累的海量用户和场景,与云计算、人工智能技术结合,为B端、G端提供数字化产品和服务解决方案,以帮助政府和企业更好的服务C端用户。

过去,AI、云计算、大数据的发展给国内科技公司带来了技术机遇,让他们能通过技术差异化切入海外市场。绝大部分国内科技公司出海的基本规则都是打时间差,将成熟的产品和服务形态,输出到发展相对滞后的国家,例如东南亚市场,如果不考虑付费程度,无疑是TO B和TO C的首选。

一个行业规则,与To C相比,To B打开市场更困难,客户需要考核的是商务、产品服务、技术、交付等综合性因素,往往进入一个新的市场最难的是拿下的就是第一个用户。

而联合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真正具有普遍性的全球组织,腾讯与前者合作,向全球传递的潜意识是:这是腾讯借助具有全球竞争力的C端用户储备和服务B的技术能力,与海外最成熟的企业服务市场竞争对手较量的结果。

这不仅为腾讯的C To B模式“出海”树立了最具信誉度的交付案例,帮助腾讯打开B端全球市场,建立口碑、赢得用户赞誉,更提高了知名度与潜在用户的认可度。

与此同时,对腾讯服务B端的能力也是一次“试炼”。让几个月大的产品在短时间内,顺利完成联合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全球性的线上会议,在服务过程中接受考验,发现和解决交付过程中的难题,并不断创新,解决政府、企业潜藏的痛点,完善和优化B端生态。

当全球用户通过UN75的活动用起了腾讯会议,腾讯不仅在为联合国提供会议支持服务,其在C端的用户也将在短时间内被迅速拉起,延伸到过去腾讯全球化战略中尚未覆盖的人群。而这不断增长的C端人群,又是联合国想要触达的标的,于是,C To B模式循环驱动,开辟出一条to B业务出海的新路径。

腾讯会议如此,企业微信也是同样。随着参会人群的不断增长,为了满足更大规模的人群有序参会,就需要企业微信协助联合国部署会议组织形态,服务联合国的同时,再度吸纳更广泛的人群。

最终,当越来越多的全球用户进入了腾讯的产品体系,用户便有可能在腾讯的各个平台流转。从在线办公流转到社交,再到游戏、内容等等。To B业务和to C业务进入互相反哺的阶段,腾讯全球化战略也将“提速”。


3

或开启新一轮的估值拉升


那么,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此次联合国合作又将给腾讯带来什么呢?

前面提到,腾讯的股价在2018年10月止跌之后,已经反弹震荡徘徊2年多了,特别是2019年大部分时间徘徊在330-370之间。

但是,细心的投资者会发现,不论是与港股大盘(恒生指数),还是与美国科技指数(纳斯达克)相比,腾讯都表现出了很好的抗跌性。尤其是此次疫情,腾讯从年内高点的回调不足10个点,大幅跑赢恒指和纳斯达克。

港股素来以冷酷理性著称。股价的抗跌性,说明一些正在发生的变化,也许表明,市场开始意识到腾讯的to B业务、产业互联网,在经历了2年的积聚力量之后,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爆发。

而纵观历史,腾讯的股价运动模式规律,每每呈现出“增长逻辑”(增长驱动)与“盈利逻辑”(盈利驱动)交替出现的格局,每3年循环一次。这样的循环历史上出现股3轮。

其中估值拉升的周期比较短,往往在1年左右,而估值消化(盈利兑现)的周期比较长,多则超过3年,最短也有两年有余。

腾讯每次估值迅速拉升,都有一款王道的产品或业务开路,打开广阔的市场空间,为营收与利润实现几何级数式的增长。

上一轮估值拉升周期出现在2017年,随着《王者荣耀》大火,估值翻3倍,股价从180涨到474。而2018年随着金融去杠杆以及国家对游戏产业的政策收紧,腾讯的股价遭遇了流动性和盈利的“双杀”,到2018年10月的低点(250),股价累计跌幅高达47%。

今天,腾讯的股价仍然处在上一轮估值快速拉动之后的盈利兑现与估值消化的过程中。自2018年1月见顶以来,估值消化已经持续了25个月,按照历史规律来看,下一轮估值拉动的周期即将开启。

此次与联合国合作,使腾讯在三个方面受益:(1)全球化布局;(2)CtoB打开广阔的增长空间;(3)B端生态得到完善与优化。打开了全球市场的窗口,正好给了腾讯 to B业务的增长预期,提供了一个绝对充分的理由。

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之下,按照前述估值逻辑,腾讯极有可能借助C To B的全球化,再度回到增长驱动的模式,或带来新一轮的估值拉升。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