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 | 1.1亿销售额背后尴尬:李佳琦起步获投 老罗创业无人投资

作者:刘小倩

来源:铅笔道

愚人节晚上8点,罗永浩正式开始他在抖音的第一次直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创下抖音直播带货新纪录。

老罗再出发,只是此次出场方式大有不同。在一次采访中,老罗曾透露自己的人生愿景是成为科技领袖。而今,老罗选择先成为一名卖货主播

若是换在以前,只要宣布再出发创业,融资上都是华丽出场:宣布做锤子手机,接下来7年融资17亿宣布做子弹短信7天拿下1.5亿宣布做电子烟立刻融资3000万。

而今,老罗的项目几乎没有任何融资消息传出,只是网传与抖音的合作涉及金额6000万元。据一位知情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即便是老罗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李佳琦,在没成名之前也完成了一笔融资。

从结果导向来看,老罗难道已陷入“无人投资”的境地?

铅笔道从多位曾经参与罗永浩此前项目的投资机构人士处了解到:

1、直播带货并非老罗新创项目。
2、未听说老罗正在融资的举动,也未曾与股东会有沟通。
3、直播带货并不烧钱,应该不是目前最应该关注的事。

一位知情投资人向铅笔道透露,直播带货更可能是路上的又一举动:锤子科技最多时欠款6亿,为了挽救公司,他签署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协议(1个多亿)。“其实,老罗完全可以直接清算公司,债务也可以不连带担保,但他都扛下了。”

仅从直播电商这个模式看,一方面老罗可能也不那么急于融资:直播电商离现金流近,运转周期短,本身不缺钱。

另一方面,在投资人眼里,它也不是一个延展性强的生意。“如果1个老罗1天带货1亿,那么他一年在全勤状态下只能带货365亿,再向上发展就会触达天花板。”

从为纳米涂层站台,到直播卖货,从还债的角度看,老罗是一位有担当的创业者。只是感叹之余也让人惋惜:老罗这个标签,正在离他的人生信条——科技领袖越来越远。

他这一站,即便走得再远,也不过是打败薇娅、李佳琦、辛巴、散打哥。即便目标实现,这依然离大家的期待太远:我们期待的是科技领袖罗永浩归来。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罗永浩再出发,已无融资


空降抖音的第7天,罗永浩总共发了9条抖音为直播预热,吸引700万粉丝摩拳擦掌,时刻准备下单付款。

2020年4月1日20点,罗永浩准时开始直播。在介绍产品上链接之前,他再一次重申广为流传的罗氏语录,“基本上不赚钱,就是交个朋友。”

信良记是昨晚上架的第3件品牌,却凭借超17万件的销量、2044万的累计收入排在销量榜第一。创始人李剑向铅笔道介绍,这次与罗永浩合作,销售成本分为2部分,坑位费和佣金。网传罗永浩的坑位费高达60万元,李剑表示,“没有那么夸张,为了给消费者最低价,他们中途甚至还主动找过我们降低抽佣比例,产品价格因此再度下降20元,只售119元。”

网传罗永浩直播相关招商标

在罗永浩看来,抖音直播带货就像一个大型团购,聚集足够多的消费者需求,为品牌方带来更多的销售确定性,而他链接信息双方,其核武器则是议价权带来的低价,从而使得三方共赢。

罗永浩所谓的“不赚钱”,只是不赚消费者的钱,他本人还是这场直播的受益者。在3个小时直播内,罗永浩共介绍了22件商品,包括奈雪的茶定制心意卡、信良记小龙虾、石头科技 T7扫地机器人新品 、洽洽坚果、碧浪、伊利安慕希、极米投影仪、网易严选人体工学椅、搜狗AI智能录音笔……多款商品上架即售罄。

抖音数据显示,本次直播累计观看人数为4892.2万,订单量为90万,音浪收入362.3万元,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

有这样的数据并不意外,罗永浩本身是顶流大IP。接受铅笔道采访的多位圈内人士都表示,愿意为罗永浩的单口相声付费。因此,网上有人调侃,“创业第14年,罗永浩终于找到了自己擅长的事业。”

此前,罗永浩创办过牛博网,开过培训学校,出过书,卖过手机,搞过社交平台,前段时间甚至为电子烟和纳米涂层站台。

然而,罗永浩这次直播创业的融资情况似乎不如以往。截至发稿,罗永浩直播带货没有任何融资消息传出。仅有的消息是抖音独家签约罗永浩,除流量扶持外,网传双方合作涉及金额为 6000 万元。同时,抖音方面给出3亿以上曝光量支持。

而此前,锤子科技8轮融资超17亿;子弹短信上线7天融资1.5亿,半个月后再宣布基本搞定B轮融资;在数千电子烟品牌厮杀的阶段,小野也拿下了3000万……相较而言,这次创业的出场不太华丽,似乎陷入无人可投的境地。

虽然已无融资,但真金白银的销售额还是证明了罗永浩作为中国初代网红的实力。因此,有人评论,与其说罗永浩这是在创业,不如说只是一个“还(交)债(友)的生意”。


只有老罗,不是好标的


虽然没有确定的融资消息官宣,但关于罗永浩此次创业的融资BP《罗卖卖》却在网上广为流传。铅笔道试图从此入手,了解罗永浩的融资情况。该BP显示,罗永浩的商业模式有三层,打造罗永浩IP、建设直播带货商学院,以及搭建二三线诚信城市直播消费产业园。

《罗卖卖》出自BP+,BP+是一家专门做融资BP的商业咨询服务机构。合伙人张平向铅笔道解释道,该计划书只是作为罗粉的单方面对罗老师的诚意之作,并非官方承认BP。

有投资圈的人士猜测,如果有融资的话,资方极大可能性来自罗永浩圈内好友,内部人士可能更知情。

但锤子科技的投资方之一阮现(化名)随即否认这个消息,“应该还没有找融资。”就他现阶段了解到的情况,直播带货并非罗永浩的新创业项目,并且融资的事情还没拿到股东会层面沟通。“直播带货并不烧钱,我觉得融资应该不会是他目前需要关注的事情。”

他认为罗永浩的目的在于还清之前的欠款。对于罗永浩,他保留积极的看法。去年11月,罗永浩曾自述,锤子科技最多时欠款6亿元,为了挽救公司,他还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其实,罗永浩完全可以直接清算公司,债务也可以不连带担保,但他都扛下了。”

长期关注直播赛道的投资人程牧(化名)则表示,他也不太清楚罗永浩近期的融资进展。如果有投资人希望先看几场带货数据,再判断是否值得投资,对于抱有这种想法的人,程牧表示可以理解。“罗永浩本身是个IP,起点较高,如果选品对的话,交易数据会比较好看。”

他解释,一方面,站在创业者角度而言,直播电商离现金流近,运转周期短,本身不缺钱,也不会急着找融资。直播的成本并不高,只需要一套专业设备和一个完整的运营团队。在直播电商里,粉丝量是变现的基础,罗永浩显然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因此,还没有传出融资消息可以被理解。

另一方面,从投资角度来讲,单个大IP意味着项目的延展性差,主播有天花板,而矩阵式的平台才是好的投资标的。“如果1个老罗1天带货1亿,那么他一年在全勤状态下只能带货365亿,再向上发展就会触达天花板。这时,如果有一堆中罗和一堆小罗在下面支撑,虽然单个带货量少,但是整体力量大,可复制性强,才具备投资意义。”


抖音成全,罗永浩仍难成李佳琦


融资进展不透明,但这并不妨碍罗永浩直播带货。

罗永浩此时进入直播行业,可以说是正好踩在了势头上。昨晚,被网友称为中国直播界“腥风血雨”的一夜,罗永浩抖音直播首秀,微娅在淘宝卖起了火箭,辛巴家族成员则在快手朝罗永浩叫嚣。

相较于后两者,罗永浩算得上是直播的新星。而他选择抖音,既在意料之外,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首先,抖音的流量优势非常明显。根据抖音发布的《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抖音日活跃用户已经于2020年1月达到4亿,并且去年下半年增长8000万日活。

淘宝直播的调性以美妆、服装为主,不符合罗永浩侧重于数码、文创图书等选品范围。并且,淘宝直播有微娅、李佳琦,他们已经抢占绝大部分流量。而快手80%的用户来自下沉市场,罗永浩在下沉市场的影响力并不大。这些都在表明,罗永浩需要抖音。

此外,抖音也需要罗永浩。抖音入局带货晚,注重内容传播,抖音需要一个有足够影响力的顶级网红来推动抖音直播的发展。网上有消息称,抖音还曾向罗永浩团队保证每场直播都有播放量,首场保3亿+曝光量,2000万观看人群。

“如果没有官方长期推荐,宣称自己要周播的罗永浩带货量稳定性难以保证。”一位直播行业资深创业者表示。

都是男性网红顶流,长久来看,发家于抖音的罗永浩能够成为淘宝的李佳琦吗?“不能。”在谈到这个话题时,直播赛道圈内人士李墨(化名)直接给出了否定答案。

他解释,第一,在直播领域,目前80%的份额还是淘宝的,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抖音的带货规模虽然会不断增加,但还是没办法和淘宝相比;

第二,淘宝直播在早期是通过算法不断给到头部几个主播流量支持的方式来推红这些人,进而带动直播发展的,这也造成了现在淘宝直播的金字塔结构很明显,头部主播拿走了绝大部分的份额,这个路子抖音很难沿用,也就会很难调动主播的积极性;

第三,李佳琦是一个深谙产品的人,他是贴近生活的,而罗永浩的直播方式可能会让你喜欢看,但未必会觉得这个东西和你有那么强的联系。

罗永浩的粉丝以科技发烧友居多,80%都是男性,与女性不同,男性的消费往往会更克制。在直播结束后,铅笔道再一次询问了采访对象,大家下单的并不多,且购买的都是当下需要的产品,唯一能够谈上囤货的也只有零食产品,小龙虾居首,毕竟,其他零食产品的优惠力度并不大。

当抖音不再给推荐位和流量,消费者吃过第一场直播的瓜后,之后是否还会持续为其付费,仍有待时间验证。要想在直播带货的江湖中持续发光,“相声演员”罗永浩还是需要找到成为“主播”罗永浩的核心落脚点。

后网红时代,并不排除罗永浩成为第二个李佳琦的可能性。但从昨日直播的表现上来看,罗永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