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靠什么撑起千亿美金估值?它还会有第三个Pre-IPO吗?

作者:三生万物

来源:格隆汇创客

字节跳动的估值站到了新的高位。

据外媒报道,抖音和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最新估值达到900亿美元-1000亿美元。相比上一轮750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数字在一年半多的时间里上涨幅度为20%-25%。这也让字节跳动再次保持着全球第二大未上市公司的排名,仅次于2000亿美元估值的蚂蚁金服。

最新估值得以曝光,源于国际投行老虎环球基金对字节跳动的投资。在老虎给投资者的信中,它透露21个月前就开始运作这笔投资交易。其中,老虎以750亿美元一半的价格入手一部分股份;另外,通过未公开的二手交易市场购入一部分,而字节跳动在该市场对应的估值在900亿美元-1000亿美元。

还有媒体报道,这是字节跳动的Pre-IPO融资,预示着进入上市倒计时。格隆汇就此求证一位基金从业者,对方表示字节跳动此前确实有今年上市的计划,还接触了几个大的投行,但又推迟了。也有一位CFO告诉格隆汇,不保证字节跳动会不会再来一个Pre-IPO。

所以,字节跳动会不会有第三个Pre-IPO,以及它到底靠什么撑起千亿美金估值。

1.疯狂的业务版图,千亿美金的估值

未上市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虽然通常会采用市盈率、市销率、对比行业内已上市与未上市公司以及本公司前一轮估值来进行,但是未上市互联网公司的估值计算方法并不固定。加上资本寒冬、动荡的全球市场环境,估值缩水、上市市值与前一轮估值倒挂……的事情屡屡发生,这让这些创业公司的早期估值更显单薄。

但是对于一些头部互联网公司来说,还是可以从它的业务版图里一窥究竟。

字节跳动于2012年诞生于北京某小区里,最早是靠内涵段子打下基础,通过今日头条这一算法平台起家,后又靠抖音、Tiktok打开国内外市场,业务边界在不断扩张。去年7月15日,字节跳动宣布旗下产品全球总DAU超过7亿,总MAU超过15亿。目前,这些产品和服务已覆盖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图片来源:恒大研究院

在字节跳动这8年的成长中,大概可以看到有三条业务增长曲线:第一条是综合资讯;第二条是短视频;第三条有三个方向,游戏、教育产品以及飞聊的国际化。这些增长曲线,就是撑起公司千亿美金估值的基石。

A.以今日头条为主的新闻资讯平台。

早在三年前今日头条的日活就达到1.2亿左右,但可惜的是在后续的时间里一直徘徊未曾有大幅上涨。也有说法,目前今日头条的日活在1.8亿的瓶颈期挣扎。

无论是做小程序,还是搜索,今日头条都是为了推动用户增长。去年6-7月的CEO面对面会上,创始人张一鸣说,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今日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4000万DAU。同年,今日头条CEO也从陈林换为朱文佳。

参照行业里的玩家来看,已经上市的趣头条的市值仅为6.2亿美元。2019年Q4,趣头条月活1.379亿人,同比增长46.9%;日活4570万人,同比增长47.8%。该季度公司营收16.58亿元,同比增长25.0%;净亏损5.51亿元,上年同期3.98亿元。一点资讯完成F轮融资,估值在15亿美元。

恒大研究院测算,今日头条2018年的广告收入为290亿元。该年,也有消息称今日头条的估值在350亿美元。但它已经遇到天花板,未来成长性不足。

B. 以抖音、Tiktok为主的短视频平台。

抖音于2016年9月上线,用户自2018年春节后实现三级跳,截至今年1月,日活用户突破4亿。抖音算是实现弯道超车,曾经的行业老大快手的日活经过一个春节刚刚突破3亿。而在短视频领域,抖音起初为了赶超快手,曾采用抖音+火山+西瓜视频的三级火箭战略包抄后者。

在商业化层面,抖音以品牌广告为主,同时在探索直播等变现方式;而快手以直播打赏为主,辅以广告等。据新京报报道,抖音2019年营收为500亿元,其中广告超200亿元,直播超200亿元,游戏和电商导流100亿元左右。快手2019年营收约为450亿元,其中直播300亿元 ,广告100亿元,电商50亿元。最新消息,快手将2020年的广告收入目标定为400亿元。

图片来源:Sensor Tower

估值层面,在1月初完成的30亿美元F轮融资中,快手的估值达到286亿美元。目前,并未有抖音的最新估值。不过2018年中旬,抖音的估值在80亿美元-100亿美元。随着用户的增长,抖音的估值应该已经翻番。

在国内,短视频经过高速发展后,用户渗透率已经越来越高,这使得抖音和快手的竞争白热化。下一阶段,除了不断的用户攫取外,双方都在证明自己更强悍的赚钱能力。

不过,此次老虎环球基金入股字节跳动,看中的并非是抖音,而是更具发展潜力的Tiktok。虽然TikTok的月活只有1亿,但上述基金从业者向格隆汇表示,它的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大。

受春节和疫情的影响,TikTok 2月的下载量和应用内收入创纪录。Sensor Tower数据显示,该月TikTok获得全球范围内近1.13亿次安装和5040万美元的应用内收入。迄今为止,TikTok全球总下载量达19亿次。TikTok的飞速发展,已经引起Facebook的高度注意,马克·扎克伯格更是将其列为竞争对手。

为了更好的开展海外业务,最近字节跳动还进行了组织升级。公司八周年之际,张一鸣称,未来将把更多时间放在全球战略和全球发展上,将构建一个超大型的国际化公司。在这一过程中,TikTok是排头兵。

C. 游戏、教育、飞聊的国际化。

目前,这些业务都处于投入期。在今日头条和抖音后,字节跳动迫切希望有第三款亿级用户的产品接档。

最近风声更大的似乎是教育。

在在线教育品牌猿辅导获得10亿美元G轮融资的前一天,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陈林表示,字节跳动教育今年将会招聘超过一万人。今年2月的春季校园招聘中,字节跳动已放出1500+个主讲与教辅岗位,面向多个城市招聘。字节跳动还曾在去年透露,他们内部正在准备一款面向用户的教育硬件等产品K12,预计今年年初发布。此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在K12、PreK、少儿英语和成人教育等领域已进行多点尝试。

而在游戏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也颇为频繁。

字节跳动的游戏团队规模上千人,开展的游戏种类,包括独家代理、重度自研游戏、小游戏、休闲游戏等。为了自研重度游戏,字节跳动还专门成立“绿洲计划”。有消息,有两款自研重度游戏将于今年上半年推出。此外,字节跳动也在通过投资收购来拓展游戏版图。

这些是围绕三级增长曲线的重点产品,除此之外,字节跳动还有非常庞杂的产品种类,比如视频社交产品多闪、知识问答产品悟空、音乐产品Resso、企业办公套件产品lark等等。其中,lark表现不错,受疫情影响推动了增长。所有这些产品,或许都成为“潜力”的注脚,支撑起了字节跳动的千亿美金估值。

务虚的估值之外,营收可能更为务实。腾讯科技曾报道,字节跳动2020年的营收目标为1800亿-2000亿元。而老虎环球基金也向投资者表示,预计字节跳动今年在中国网络广告市场的占有率将从2017年的大约4%增长到19%。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中国数字广告支出将达到810亿美元。

2. 延迟满足的它,会有第三个Pre-IPO吗

字节跳动成长为小巨头后,不断被问询的问题之一是,它会接受BAT中哪一家的投资,也即站队。当字节跳动成长为新的BAT后,外界最关心的问题就变为,它到底什么时候上市。

字节跳动的融资历史,确实已经可以拉出一列。其实关于IPO的问询,在D轮之后就开始出现,而新闻报道集中爆发在2018年和2019年。这两年,字节跳动游走在试探资本市场的态度的边缘。

2018年上半年,是字节跳动的多事之秋。内涵段子被关,今日头条、抖音、火山和西瓜视频等接连下架整改,这对用户增长以及广告收入增长都是重挫。而当时,字节跳动的估值一度下降到350亿美元。

或许是为了试探资本市场的反应,几个月后外媒开始曝出字节跳动IPO的计划。

2018年7月,《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与投行磋商,考虑以450亿美元的估值在香港IPO,计划在年内进行。一个月后,《金融时报》又报道称,字节跳动希望明年上市。

用IPO作为引子,与市场互动几次。2018年9月,字节跳动完成由软银领投的30亿美元融资,估值增长至750亿美元。至此,字节跳动估值涨了起来,彻底从上半年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图片来源:天眼查 字节跳动融资历史

2019年2月底,证监会将为四类独角兽IPO开快速通道的新闻,搅动了资本市场。也就在这时,《南华早报》报道,字节跳动或在科创板上市。

这或许只是积极回应新的上市政策,但之后也看到与快手的暗自较量。因为在彭博报道快手2020年赴美上市一个月后,《金融时报》又报道字节跳动就会在2020一季度赴港上市。报道还透露,字节跳动已经在K&L Gates律师事务所聘请一个团队为公共政策提供建议。同时,投资者也试图在上市之前平息美国对TikTok的反对,为此,字节跳动拟出售美国新闻内容业务TopBuzz。

一位基金从业者告诉格隆汇,字节跳动此前确实有今年上市的计划,还接触了几个大的投行,不过又推迟了。

至于选择去哪上市还没有确定消息。

虽然有软银、老虎环球、KKR等国际大投行加盟,但一位CFO告诉格隆汇,这并不能断定字节跳动会赴美上市。他还表示,去哪里上市,公司要综合承销商的建议,以及交易所、监管部门的情况。而据投资界报道,字节跳动是否到美股IPO,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监管层面对于抖音和TikTok的态度,“不封杀(TikTok)就去。”

不过,老虎这轮之后,字节跳动到底会不会上市,还是充满不确定性。毕竟在老虎这轮之前,2018年软银领投那轮也被称为是Pre-IPO。所以,未来6-8个月内,如果字节跳动没有IPO,那它还会有第三个Pre-IPO。

第三个Pre-IPO,不是不可能。2019年11月,在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谈及字节跳动何时上市,朱文佳表示这个问题要张一鸣来回答。朱文佳说,张一鸣认为上市“这个事情比较大,要延迟满足感,再等一等”。而张一鸣也曾在2017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表过态,“确实没有上市计划,真的没有考虑。”

所以,按照字节跳动延迟满足的定力,以及耐心做大的野心,在有可能推迟的情况下,就不可能提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