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安全 | 粮食危机要来了吗?

者:德米特里

来源:地球知识局

民以食为天,食物是人类生存的前提,即使是科技昌明的现代社会,粮食对于社会稳定、国家发展的重要性仍然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即使是发达的工业国,粮食也是种出来的

(图片来自:Frank Gaertner /shutterstock)

然而随着2019年以来世界各地遭受的一系列灾害,以及目前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全球粮食交易却出现了令人不安的紧缩。这一方面源自特殊情况下政府层面的大量采购,另一方面也源自部分粮食出口国设法收紧出口政策。

总的来说,尽管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2020年全球的粮食总产量不会有大幅度的减产,但局部地区以及某些农产品种类的供给的确受到了影响。这对于在病毒面前千疮百孔的全球化来说,无疑又是一次重击。

2020年的众多灾害中也包括蝗灾

东非受灾尤其严重,需要大量进口粮食..

(图片来自:Jen Watson  / shutterstock)

粮食壁垒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各个国家相继公布了道路交通封锁政策以及禁止医疗物资出口的政策。目前来看,各国的封锁正在进一步扩大,边境海关越来越严格、实行封锁政策的国家越来越多,包括农产品在内的物资的流动也受到了相应的限制。

最终极的刚需...

(图片来自:Quality Stock Arts/Shutterstock)


3月19日,阿根廷就采取了隔离政策。政策一经发布就使该国的物流陷入停滞,据路透社的报道,目前阿根廷农场和谷物交易中心向食品加工厂家提供的大豆减少了约一半的量,而且由于部分港口暂停港务活动,阿根廷很难向国际买家如期供货。

阿根廷已经累计确诊966例

从3月20日进入了全国范围内的封锁

(布宜诺斯艾利斯中心区,阿根廷-3/21)

(图片来自shu2260 / Shutterstock.com)


大豆是一种重要的国际大宗货物,简单来说它可以在经过压榨后变成豆油和豆粕两部分,前者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食用油之一,后者则是动物饲料的关键部分。而阿根廷又是世界第一大加工大豆出口国,所以它的封锁不仅与阿根廷利益相关,也对全球粮农市场有着牵一发动全身的作用。

大豆+豆粕+豆油,占了阿根廷出口的四分之一

(不过豆粕其实不适合出口和进口,保质期短)

(图片来自:OEC)


无奈之下,全球进口商只得寻求巴西和美国等地的供应商来替代阿根廷。但是那里的情况又怎么样?

世界上的大豆生产国排名,前三位的美国巴西阿根廷

同样是世界大豆出口前三强,远远超越其他国家

(图片来自:wikipedia-List of countries by soybean production)


同样位于南美的大豆出口大国巴西,去年出口了7400万吨大豆,其中5800万吨销往中国,今年大豆丰产也有望使其成为世界最大大豆生产国。然而由于圣保罗疫情严重,附近的桑托斯港口工人在岗数量不足,导致港口转运困难,货物难以过境,阻碍了巴西农产品出口。

大豆(soybeans)占巴西出口的10%+

出口受阻对巴西也是巨大的损失

(图片来自:OEC)


而且新冠疫情在巴西还远未到拐点。事实上据巴西卫生部长路易斯·曼代塔预计,在4月底巴西卫生系统有崩溃的风险,到那时巴西农产品能否完成装运,仍然是个疑问。如果届时巴西和阿根廷一样采取严厉的封禁措施,或许才是困难模式开始的时候。

截止3月30日,巴西已经确诊了4579例

南美洲虽然严重程度和欧美不能比,但这可能只是开始

巴西港口工人面对的问题,显然也是全世界的面对的问题,大型农场在农忙季节常见的季节工出现短缺现象,也必然会对农产品的产量造成影响。

出于对新冠病毒流行的担忧,为了优先保证国内的主粮供应,世界最大小麦出口国俄罗斯率先宣布从3月20日起暂停加工谷物的出口。这道禁令一石激起千层浪,国际粮食买家一时间人人自危。好在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这项措施已经被取消。但随后俄罗斯农业部门还是宣布将每周核算一次粮食出口配额,小麦出口终究没有原来那么顺畅了。

以保证国内物资充足为基础

(图片来自:俄罗斯农业部)


从俄罗斯的情况看,虽然各国都不愿意完全断绝国际农产品交易,但市场的不稳定情绪是普遍存在的。而它的一个副产品,就是贸易保护主义,各个主要产粮国纷纷出台了限制农产品出口的政策。

世界第三大稻米出口国越南宣布于3月24日至28日期间暂停大米出境,以检查国内是否有足够的供应量应对新冠疫情的爆发。

湄公河三角洲河道上的越南运粮船

(图片来自:Nguyen Quang Ngoc Tonkin / Shutterstock)


作为世界第一大稻米出口国的印度,已经因为3月25日起的封国政策而暂停了粮食的对外出口,据印度媒体消息,这批扣留在印度境内的粮食没有为它们的海外买家保留着,而是统一收归印度政府管理。26日印度财政部长宣布,政府将向8亿贫困人口提供每月5公斤小麦或大米和1公斤首选豆类。

印度的突然封锁,对广大穷人是沉重的压力

如果有钱的话,他们应该也会大量屯粮

(印度 阿萨姆邦古瓦哈提-3/27)

(图片来自David Talukdar / Shutterstock.com)


哈萨克斯坦政府也表示,为确保稳定供应,暂停出口小麦粉,荞麦,糖,葵花籽油和一些蔬菜,禁令持续到4月15日;塞尔维亚宣布禁止出口葵花菜籽油等农产品;泰国禁止出口的物品比较奇怪,是鸡蛋,从26日起禁止出口7天。

一旦有抢购物资的情况出现

小国家很难自我调控物资

(希姆肯特 哈萨克斯坦-2/14)

(图片来自Vladimir Konstantinov / Shutterstock.com)


有传统欧洲粮仓之名的乌克兰,也针对疫情有了动作。虽然由于政府内部分歧,乌目前并未有任何粮食出口禁令,然而乌经济部还是承认目前小麦出口量并没有达到先前与贸易商达成协定的数额。

不论人们愿不愿意承认,国际粮食贸易的震动已经开始了。


恐慌性屯粮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三月份发布的报告,今年预计全球小麦总产量与2019年相差无几,大米总产量受自然灾害影响略低于去年,主粮总量仍将保持一个平稳的态势。

其实在现代育种和化肥技术的加持下,只要气候不是特别离奇,人类的粮食总产量保持稳健已经是一种稳定的预期。然而在全球化分工的大背景下,总产量并非粮食供应唯一的决定因素,甚至都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全球粮食市场上,几个主要的产粮国把持了绝大部分的粮食贸易份额。比如大米出口国中前4名印度、泰国、越南和巴基斯坦出口量占全球大米出口总量的近70%;小麦出口国家和地区中前5名俄罗斯、美国、欧盟、加拿大和乌克兰占全球小麦出口总量的约73%。

如果以上几个主要产粮国集体实行粮食出口限制或者禁止出口,很快就会引发全球粮食动荡。

俄罗斯人民对国家的物资储备也不是太放心

抢购一空,但不爱吃的终归不爱吃...

(俄罗斯,圣彼得堡19.03.2020)

(图片来自Evdoha_spb / Shutterstock.com)


好在现在除了越南之外的大多数主要产粮国都没有颁布相关禁令,但从俄罗斯、印度等产粮国的情况来看,疫情导致的波折已经出现,如果它们未来对国际国内形势预估不乐观,就可能会效法越南,多储存一些粮食来应对可能到来的危机。

这对于粮食对外依存度高的国家来说无疑会带来很大压力,为了防止可能出现买不到粮食的情况,进口国就需要在出口国颁布粮食禁令之前大量买进。

所以自三月中旬以来,国际小麦价格飙升,但市场依然火热。比如北非的旱灾让该地区国家谷物需求量增加,阿尔及利亚国家谷物局OAIC在3月12日以每吨226美元的相对高价订购了约68万吨制粉小麦,3月24日又以更高的每吨243美元订购了约24万吨可选原产制粉小麦来填补战略库存。

现在不买,就怕之后更贵还买不到...

(图片来自astudio  / shutterstock)


另一个北非国家摩洛哥宣布暂停对小麦征收关税,并将自4月1日起停止对硬粒小麦,扁豆,鹰嘴豆,豆类和蚕豆的关税,以扩大粮食进口,缓解旱灾的影响。

那这对于中国人又有什么影响呢?

中国农业发展的一项主要宗旨就是粮食自主。以2018年的数字看,我国水稻、小麦、玉米的自给率都在98%以上,人均粮食占有量470公斤。像泰国香米等进口谷物主要是作为调剂粮,占总量不过1~2%,所以即使国外全面封锁,中国也能在内部调货,至少保证人民吃饱饭。

主粮要尽量实现自给自足

(不过要多吃肉的话,大豆还是少不了进口,而且量很大)

(图片来自:国家统计局)


但在全球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各种货物之间都有四两拨千斤的干扰作用。诸如大豆等生产用作物因贸易壁垒而价格上升,最终还是可能引起连锁反应,导致粮农生产波动。再叠加猪瘟、贪夜蛾等外部因素,食品价格上涨也不是完全不可想象。

当然,中国这种体量国家的风险应对能力,也不是谁都有的。

比如新加坡粮食自给率不到10%,其粮食进口来源于180个国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关系微妙的邻国马来西亚。这样一个深度嵌入全球化,以实现自身现代化的城邦小国显然是最怕全球贸易壁垒的。此前马来西亚宣布关闭边境以阻止新冠病毒传播,就给新加坡居民带来了恐慌,商店和市场都排起长龙大肆抢购物资。

土地狭小的新加坡靠贸易积累起巨大财富

但一旦贸易断绝,各种物资可不是光靠钱就能买到的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物资匮乏的恐慌情绪正在全世界蔓延,个体在群体之中很难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的恐慌如果持续下去,即使粮食供应真的足够充足,正常的贸易秩序也难免被打破。


世界灾年


其实各国竖起粮食贸易壁垒并非无据可依,2019和2020两个年份本就是农业生产的多事之秋。

2019年以来,受全球极端气候影响,世界各地灾害频仍。

去年受印度洋高温影响,非洲东部地区降水量畸高,造成了严重的洪涝灾害,上千人死亡。受强降雨影响,非洲东北部地区沙漠蝗虫夏季繁殖的数量增加,蝗灾在2019年下半年于非洲东北角的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和也门部分地区形成策源地,最终于2019年年末形成大爆发,范围波及东非、中东和南亚地区,对该地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威胁。而2020年的蝗灾还未被消灭,如果持续下去对夏季农作物的耕种也会产生影响。

今年年初新一轮的蝗灾,东非已经受灾了

蝗灾会不会向东蔓延到印度半岛,尚未可知

澳洲大火对澳大利亚农业生产造成了严重打击,火灾和伴随火灾出现的焚灰破坏了大片饲料、储备粮农场和优质牧场,2020年澳洲粮食产量预计下滑7%。

联合国粮农组织对于今年全球粮食产量的乐观基于农业大国俄罗斯、巴西、中国、美国等国的丰产。但这些农业大国都也不免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粮食种植和收获都有不同程度的缩水,按往年经验估算产量还是不够安全。

一船小麦从澳大利亚起航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Alf Manciagli)


对此,联合国粮农组织经济学家阿巴西安认为,现在国际粮食供应进入到了一个相对脆弱的阶段,有两件事情一旦发生,就足以引发大范围粮食危机:一是政府或大财团开始恐慌性抢购,二是国际大宗粮食买家认定在们在5-6月份收不到订购的小麦和稻米。

基于这些现实,也就不难理解越南禁止大米出口、土耳其等国大肆购买小麦的行为了。疫情和环境变化将会把全球粮食市场带往何方,仍然是一个谜。

然而虽然关于粮食安全的话题从未离我们远去,但总的来说粮食短缺事件发生的概率并不大,全球粮食贸易供应链还是可以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只是这条紧密的链条断裂的风险在逐步升高,越来越高的贸易壁垒很有可能会成为今年上半年的趋势。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粮食危机正在发生。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