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剁手族”:捐钱买花订外卖,他们不是隐形富豪

作者:琉璃 

来源: 90度地产

离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在阶段性的混乱过后,生活和工作的秩序正在逐渐恢复。

疫情期间,城市被按下了“暂停键”,居民消费几乎处于半停滞状态。

可是仍然有这么一群人,在忙着捐钱、买花、订外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消费。

如果不是为了“报复性消费”,他们又在图什么呢?

吃货总动员:每张订单 都寄托着祝福

小陶的“买买买”之旅,是从朋友发来的一条“吃货助农”链接开始的。链接上展示的各类农产品,价格低的让人心疼。之前小陶也听说过农产品滞销的事情,但没想到严重到这个程度。

民以食为天。虽说居家隔离,瓜果蔬菜总还是要吃的。看着海报里一张张焦灼的面孔,小陶有点说不上的难受。“下几单吧,能帮一点儿一点儿”小陶在心里对自己说。

大概一个星期后,猕猴桃、咸鸭蛋什么的陆续到货了。猕猴桃订单上写的9.9元20粒,实际收到了15粒。果子比在水果店买的要略小一点,放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熟。咸鸭蛋倒还不错,蛋心的油非常足,早餐时切一颗佐粥,再好不过了。

给小陶发链接的朋友西西,春节假期刚结束,就回到了北京。当时外面的餐馆、饭店十门九闭,让热衷美食的西西很是郁闷。独居的小屋没有燃气,一个人也不值当开火做饭,西西决定把翻着花儿的点外卖,把家附近好吃的店都点一遍!

于是,点外卖成了西西每天最开心的时刻之一。东北菜、西北菜、云南菜、江浙菜统统来一遍,小龙虾饭、米粉、烤串一个也不能少。常去的店雨露均沾,看着不错的店也愿意试试。

每天一单,每单平均50元起步,是西西给自己定的餐标。花比平时多一点儿的钱点外卖,也是希望能鼓励喜欢的店家经营下去。西西觉得,这一单,在饭店生意好的时候也许微不足道,但在疫情严重的当下,有可能成为他们坚持下去的希望。

早在3月10日,某宝的“爱心助农计划”累计销售农产品就已突破10万吨。某外卖平台数据显示,在过去一个月里,北京累计消费了4.4万只烤鸭、1.8万份炒肝、1.5万份炸酱面……支撑着农民和餐饮业熬过寒冬的,是千千万万个吃货小陶和西西们。

文艺总动员:疫情之下 生活更要有光

时隔三年,苗苗再次在鲜花电商平台下单了。上一次的订单,发生在遥远的2017年3月。这次的订单,有一点儿特殊,因为苗苗是冲着爱心助农去的。

买花的念头,是从情人节看到一条微博兴起的。某电商巨头,报道了云南鲜花滞销,花农忍痛让鲜花烂在花地里的消息。

向来爱花的苗苗看了,心中实在不忍,不但参加了“云买花”,还在自己尘封已久的鲜花电商平台下了一单助农花。

收花的那天,一捧洋甘菊点亮了整个房间。后来苗苗又在网上陆续下了几单助农花,收到的花束有好有坏,但对苗苗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鲜花让她再次拥抱了春天。

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毕业十年的小宇,用1/3的月薪充值了单向空间的最贵的孤岛会员。这是他在疫情期间最大的一笔开支。

小宇在西北小镇长大,读书时最爱去的,是学校门口的书店。在物质不算丰富的时代,小宇经常去书店蹭书读。偶尔遇到特别喜欢的书籍,才会用有限的零花钱去买。

书店里略显昏黄的灯光,是他青年时期最深刻的记忆之一。可惜就在他大学毕业没多久,这家书店就因无法维持经营关门了。如今的单向空间,让他想起了曾经的那家书店。

在这家以日历闻名的书店评论区里,数以千计的网友用不同的话语,表达着同一种期待:实体书店,熬过去,活下去。

“希望美好的事物历经洪流仍能闪耀光芒”

“别让世界只有一种人,一种见,一种店”

“如果这一生无法拥有书店,那就祝现存的书店安度每一个寒冬吧”

“我从高中开始喜欢的书店,现在已经大学毕业,我们都要为理想之境努力、加油”

公益总动员:聚沙成塔 浪花一样有力量

疫情发生之后,社会各界都在组织捐款。林帆的加入,让朋友有些意外。

一年前,林帆刚买了房,身上除了银行贷款,还背着几十万从亲友处借来的首付款要还。本来过日子就精打细算的她,变本加厉地“抠”。吃饭、购物、看视频,不是用优惠券,就是拿信用卡积分兑换。生病去趟医院,都要纠结好久。

谁也没想到,疫情期间,她却是小圈子里捐钱最利索的一个。一线医护人员防护物资紧缺,恰好她在朋友圈看到武大校友会募资的链接,没怎么犹豫,她就转账了100元过去。

后来又看到某公益为抗疫女性发起的安心裤、卫生巾募集接力,同为女性的她,再次出手捐了50元。

这150元,在民间捐款的海洋里连朵浪花都算不上,可却是她平时要用十几张代金券,才能省下来的一笔钱。

受疫情影响,裁员减薪的压力始终悬在工薪族头上。但即便如此,也还是有千千万万个林帆,选择了捐款。或是向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传递祝福,或是被伊朗缺少防护的农民触动,总有一个场景,能触动人心的柔软。

不催外卖、五星好评 消费者的心态变包容了

疫情发生后,居家隔离的人们,吃喝用度很大一部分是靠外卖小哥和快递员来维系的。偏偏疫情期间大部分小区禁止他们进入小区,这更增加外卖准时到达的难度。

不能让外卖小哥凉了心。吃货西西,一改往日的佛系做派。遇到送餐时间比较短或者小哥取到餐比较晚的情况,她都会发私信提醒一句:“注意安全,可提前点送达”。

收到外卖,只要没有漏单或者菜品太过难吃,一水儿给外卖员和商家五星好评。遇到好吃的菜,还会主动点个赞做推荐。疫情期间,都不容易,能搭把手就搭把手吧。

偶尔逛淘宝的苗苗,购物习惯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从前下了订单,都是等平台默认收货,从不肯主动去点个确认。疫情之后,每天看各种中小商家资金链紧张的报道,不管大单、小单,苗苗都会记得尽快去确认收货。

疫情期间,“报复性消费”的话题几度被挂上了微博热搜,此刻买云南的花、淘宝的货、海底捞的外卖,也被定义成了“隐性富豪”。

但实际上,他们捐钱、买花、订外卖,却并不是隐性富豪。

他们想要的只是用自己一点小小的善意,让喜欢的事物能继续存在下去,让被疫情打乱的秩序和节奏,尽快恢复正常。

用微光照亮微光。

微光就是希望。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