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韦临床报告将在4月发布,疫苗猴子实验很成功

作者:林志佳

来源:钛媒体

3月28日,世界知名期刊《科学》(Science)杂志于今早发布一份与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George Gao)院士的采访文章。该采访对话主要围绕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展开讨论,内容非常有价值和意义,里面包含了大量的信息,我们经过整理后总结了以下几点:

1、关于病毒溯源,高福表示,新冠病毒最初的疫源地可能不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没有证据说明2019年11月初就发生新冠疫情。至于为何不在1月初就直接对外公布新型冠状病毒的序列信息,高福解释称,这是一项公共安全事件,需要等待决策者的肯定才可对外公布。

2、关于疫情防控,高福表示,大众没有“群体免疫力”,他们正在等待抗体测试数据的确切结果,从而有证据说明全球新冠感染者的准确数字。

高福强调,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做到了物理隔离,这是非常重要的防控手段,使用非药物策略隔离大量的新冠患者人群,采取封城和暂停公共聚会的手段,让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3、关于新冠防治,高福表示,由于新冠病毒是通过飞沫和接触传播,并且许多人是无症状或症状前感染患者,他们是病毒传递来源之一。但在美国和欧洲,人们没有戴口罩意识是一个大的错误,这将影响到病毒的加速传播与疫情防控。

4、关于新冠药物和疫苗问题,高福表示,今年四月中国就会发布瑞德西韦的临床实验数据报告,而新冠疫苗也正在研发,早期在动物实验时使用了带有ACE2蛋白的猴子模型和鼠类标本模型,经过研究后发现,使用猴子模型的疫苗实验是非常成功的,并将在近期对外发布相关的论文内容。

以下是《科学》杂志和高福院士之间的对话实录:

(《科学》杂志)问:其他国家可以从中国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学到什么?

(高福)答:“隔离”是控制任何传染病(尤其是呼吸道感染)的基本策略。首先,我们使用了“非药物策略”,因为新冠没有任何特定的抑制剂或药物,也没有任何疫苗。其次,(医院)必须确保隔离所有病例。第三,亲密接触者应该隔离,我们花费大量时间试图找到所有这些聚集性和接触性病例,并确保隔离它们(接下来的动作)。第四,暂停公共聚会。第五,限制运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封城和停止活动的决定。

:武汉于1月23日开始封城,并扩大到了湖北省的邻近(省级)城市。其他城市是如何协调疫情防控的?社区监督工作重要在哪里?

:大众必须要有理解和共识。为此,我认为,疫情期间需要在地方和国家层面上有着非常强有力的领导。需要与公众紧密合作的主管领导和社区监督员。主管需要知道谁是密切联系的人,谁是可疑病例。社区中的监督工作是非常关键的,他们(监督员)必须非常警惕。

:其他国家在疫情期间犯了什么错误?

我认为在美国和欧洲,最大的错误是人们没有戴口罩。新冠病毒通过飞沫和接触传播。悬浮在空中的病毒颗粒(以下称小滴)会进行传播,人们必须要戴上口罩,因为说话时总是有小滴从嘴里出来。许多人患有无症状或症状前感染的患者,如果他们戴着口罩,可以防止携带病毒的小滴溢出并感染给其他人。

:其他疫情控制措施又如何?例如,在中国的商店、建筑物和公共场所的入口处积极使用额温枪,这会有效控制病毒传播吗?

:可以。在中国的任何地方都有额温枪。大众必须尝试尽可能多地测量人们的体温,以确保发高烧的人能远离。

一个非常重要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是该病毒在环境中的稳定性。因为它是一种包膜的冠状病毒,所以人们认为它很脆弱,对表面温度或湿度特别敏感。但是从美国的结果和中国的研究来看,它看起来对某些表面的破坏都很抗拒。它可能能够在许多环境中生存。我们需要有基于科学的答案,才可以对外发布。

:在武汉,核酸测试为阳性但只有轻度疾病的人被隔离在方舱医院中,并且不允许家人探望。其他国家需要效仿吗?

:感染者必须隔离,因为这是传染病防治的基本手段,如果将轻症患者统一隔离,将会删除感染源的进一步传播,会控制新冠肺炎疫情,这就是我们为何建造模块化医院,并将体育场等改建为方舱医院的主要原因,

:关于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的起源有着许多疑问。之前中国科研人员报告说,最早的病例可以追溯到2019年12月1日。但南华在近期引述相关数据报道指,新冠肺炎第一个病例在2019年11月18日,您有何看法?

: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已经在2019年11月就出现了(新冠爆发)集群。我们正在努力更好地了解起源,从而回答这一问题。

:武汉的卫生官员将大量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联系起来,假定了新冠病毒是在市场上(被屠杀)的野生动物中传染给人类,并于1月1日关闭。但是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的论文中,您提到,在五个最早感染者中,有四个与海鲜市场没有联系。您认为新冠病毒的疫源地是否在华南海鲜市场?还是有更多的爆发因素,而非原始来源?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像侦探一样工作,从一开始,每个人都认为起源是华南海鲜市场。现在,我认为有两种可能性,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是最初的疫源地,也可能是病毒被放大的地方。这是一个科学问题。

:中国也被批评没有立即分享病毒序列,1月8日,《华尔街日报》(WSJ)发表了有关新冠病毒序列的猜测信息。但这份信息不是来自中国的科学家,您有何看法?

:《华尔街日报》这篇内容是非常好的一个猜测(Very Good Guess)。世卫组织已获悉该序列,我认为从该文章发表到正式分享该序列之间的时间可能是几个小时,这不会超过一天。

:但是后来公开的病毒序列数据库显示,首份是中国科学家于1月5日提交的。因此,至少有3天的时间,您是知道有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但老实说,当时没有公开报道这一序列的一些事情?

: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及时与科学领域的同事共享了信息,但这涉及公共卫生(事件),我们不得不等待政策制定者的公开宣布。有些人不希望公众惊慌,对吗?而且在任何国家,都没有人能预言这种病毒会引起大流行。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非流感的大流行病。

:直到1月20日,钟南山(中国科学家)才正式表示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人与人之间存在传播。您认为,为何早期中国的流行病学家并没有直接指明这一事实?

:尚无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从一开始,我们就面临着非常疯狂和隐蔽的病毒传播。在意大利,欧洲其他地方和美国,情况也是如此:从一开始,科学家们(仅)认为:“好吧,这只是一种(引起普通肺炎的)病毒。”

:新冠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已逐渐减弱,新确诊的病例主要是人们进入该国,对吗?

:可以这么说。目前,我们没有任何本地传播病例,但对中国而言,现在的问题是境外输入案例的防控,因为有非常多的潜在感染旅行者进入中国。

:但是,当中国恢复正常时会发生什么?您是否认为已经感染了足够多的人,“群体免疫”能否可以阻止病毒的传播?

:我们绝对没有“群体免疫力”(Herd immunity)。但是我们正在等待抗体测试的更确切的结果,这些结果可以告诉我们,新冠病毒真正感染了多少人。

:那么现在的(新冠防治)策略是什么?等待时间让科学家找到有效的药物?

:是的,我们的科学家正在研究疫苗和药物。

:许多科学家认为瑞德西韦是目前正在测试当中的最有效的药物。您认为该药物在中国的临床试验,何时会有数据发布?

:四月。

:您认为,中国科学家是否已经进行了足够多的动物模型实验,来研究发病机理并测试新冠药物和疫苗?

:目前,我们正在使用猴子和转基因小鼠(来进行实验),它们都带有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新冠病毒的主要受体之一)。小鼠标本模型在中国已广泛用于药物和疫苗评估,我认为至少很快会有几篇有关猴子模型的新冠论文发表。我可以告诉您,我们的猴子模型实验是非常有效的。

:您如何看待美国方面将新的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中国 病毒”?

:称它为中国病毒绝对不是一件好的事情。该病毒来源地球,病毒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而不是任何人或国家的敌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