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难的事:啥都别做!

作者:伍治坚 

来源:伍治坚证据主义

在过去的两周,全世界的投资者都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刺激。在短短的10个交易日内,美股4次发生熔断,有两天(3月12日和16日,分别下跌9.5%和12%)创下了过去100年来股市单日下跌幅度第三和第六的纪录,同时3月13日的涨幅(+9.3%)创下了单日上涨幅度第九的纪录。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办?美国先锋集团的创始人,约翰·博格尔,在其著作中,曾经提到过广大投资者应该如何应对类似的危机:

当这样的危机来临时,最好的应对方法(在99%的时候都管用),并不是“不要站在那里啥都不做”,而恰恰是“啥都别做”!

这样的“投资建议”,让很多人感觉匪夷所思。当我和一个投资者朋友分享这句名言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你看到有暴风雨正在逼近,难道不应该做点什么,而只是等在那里坐以待毙么?

相信很多读者都会有类似的疑问。但这种想法的缺陷在于:你很难知道自己面临的究竟是多大的风暴,以及这场风暴会在何时,以何种形式结束。

以我们目前面临的,由COVID-19全球病毒引发的股市大跌为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是比较乐观的。在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和公众目睹了意大利的惨象之后,他们终于明白了这种病毒可能造成的杀伤力,并且开始严肃对待。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个从“无知无畏”,到慢慢醒悟过来,认识并采取正确方法抗疫的过程。到目前为止的股市大跌,其实就是对政府之前的大意和糟糕的应对效率的惩罚。

但是,正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在吃了大亏以后,英美政府的首脑,终于意识到”隔离、封城、排查“,才是有效应对疫情的最佳策略。因此,接下来的两个月,很可能是英美对抗疫情的关键攻坚战阶段,就好比2月份的中国。他们会开始执行“社交隔离”策略,关闭学校,禁止大规模公共集会,要求民众尽量呆在家里。同时,他们应该也会快速提高排查的效率,让有疑似病症的民众能够快速获得免费检测,尽早确定自己是否为阳性。在这段时间内,欧美诸国官方公布的感染人数,会快速上升。但这其实是好事,就像过去2周的韩国:在快速确认了感染的病人,并对他们隔离治疗后,就能快速掐断感染源,有效减少继续感染他人的概率。

在这种乐观的情况下,疫情在三到四个月可能得到有效控制。公众对于疫情的认知,也会从“谈冠色变”到理性对待。各行各业会慢慢恢复到正常状态,投资者也会对股市逐渐恢复信心。

当然,还有另一种悲观的可能。在那种悲观的情况下,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会发生类似于意大利那样的医疗系统崩溃。如果一国的医疗系统崩溃,那么死亡率会从普通情况下的1%左右,飙升到目前意大利的10%左右。整个社会会陷入恐慌之中,所有经济活动都会停摆,并由此造成类似于1930年代的大萧条。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政府推出各种万亿级的救市策略和量化宽松,也难以止住经济的大幅度滑坡,股市也很可能还会继续下跌。

那么接下来的发展,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情况?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的问题。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组织效率,民众的配合程度,隔离政策的有效程度,以及其他因素对于病毒传染性的影响(比如气候)。从概率上来讲,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介于上面乐观和悲观情景之间:没那么快把病毒一下子消灭,但也没有糟糕到把全世界都拖入萧条的深渊。

在这种情况下,最优的策略,恰恰如博格尔所说:管住自己的脑袋和双手,提醒自己啥都别做。

这是因为,越是充满危机的时候,市场的波动幅度越大。这里的波动幅度大,同时包括市场的下跌和上涨。比如我们如果看美国股市历史上单日涨跌幅度最大的10个交易日,就会发现:下跌最大的10个交易日,集中在1929、1933、1987、2008和2020年市场大跌时段。但同时,上涨幅度最大的10个交易日,也发生在1929到1933、1987、2008和2020年相同的时段里。这是一个让很多投资者不解的股市怪象:为什么大跌和大涨,都发生在相同的时段里?

原因在于,股市的最重要功能之一,就是价格发现。也就是说,数以亿计的投资者,在股市上对未来做出他们的预测,并基于其预测来为股票定价。像目前这个情况,就属于多空分歧比较严重的时候。一方面,如果看到疫情变得更加严重,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直线上升的话,很容易让人对未来产生极度悲观,因此以最悲观的假设来为股票定价。但另一方面,政府连出重手,推出各种万亿级别的救市政策,动用各种手段限制股市下跌(比如禁止做空),加上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每天都有新药和疫苗研制进展的更新,又给人以各种希望,描绘出一幅截然不同的远景。因此,几乎每一天,股市都在冰火两重天之间大幅度震荡,导致大跌和大涨同时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的话,很有可能会错过股市历史中涨幅最大的那几天,从而对他的长期投资回报造成重大打击。研究显示,长达20年(1996~2015)投资并持有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投资回报为每年4.8%左右。但是如果投资者在那20年间错过股市上涨最大的5天,没有持有股票,那么其回报就会下跌到每年2.7%左右。如果投资者错过了股市上涨最大的10天,那么其回报会进一步下跌到每年1.2%左右。而如果投资者不幸错过了上涨最大的40天,那么其回报就变成了惨不忍睹的每年负5%左右。

也就是说,哪怕只是错过了0.1%的样本量,那个轻举妄动的投资者的回报,就会比什么都不做的投资者每年差上2%。每年2%,在连续20年的复利影响下,累计的回报差是48%,足以定义一项投资计划的成功或失败。如果错过的大涨交易日更多的话,那么两者之间的回报差别就更加悬殊。

有些读者可能会说,你这里怎么只计算错过上涨日的情况。如果能够避开下跌最大的交易日,投资者的回报不也能变得更好?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要想避开下跌最大的交易日,提前在市场大跌前卖出,你得算的多准?这个概率,和恰好抓到上涨最大的交易日的概率是差不多的。在现实中,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为了避开大跌,反而踏空,或者在大跌后卖出,大涨后买入,变成高买低卖,弄巧成拙。

对于一个长期投资者来说,只要他有一套系统和计划,就不怕类似于当下的市场下跌。笔者经常强调,我们在投资中要始终贯彻多元分散,控制成本,长期坚持的投资原则。投资者基于这几个原则建立起一套多资产投资组合,在市场回撤过大的情况下启动再平衡等机制,就不会像其他那些没有计划的投资者惊慌失措,在市场下跌时害怕会下跌更多,在市场上涨时又悔恨自己不小心踏空。孙子兵法云:“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有了周全的计划,就能够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做到”以不变应万变“,从容应对各种可能的情况,并在波澜不惊之中获得自己应得的投资回报。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